梁京:解读“去美国化”口号背后的敌意与恶意

上周,新华社用英文发表的一篇评论在国际上引起了不小反响。这篇评论的题目是”美国的财政失败成就了一个去美国化的世界之理由”。(US Fiscal Failure warrants a De-Americanized World)这篇评论不仅为国际媒体提供了炒作的谈资,而且迫使美国政府的发言人也不得不作出反应。

在我看来,美国之所以对这样一篇其实很不严肃的评论作出反应,一方面是这篇文字刺到了美国的痛处。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竟然成为中国最大的债务国,而且这个自诩为民主政治典范的国家,竟然会闹到政府关门,国家濒临债务违约的地步。因此,中国作为美国国债最大的持有者,此时公开表示一点不满和担忧,完全合乎情理,美国政府除了表态一定欠债还钱,也真没有别的话可说。

不过,正如《洛杉矶时报》指出的,这篇评论言辞之犀利,让人感到吃惊。为什么会这样呢?《洛杉矶时报》的解读,是因为中国人对受制于美国,不得不继续买美国国债的处境不满。我的解读则不同,我认为这篇评论流露了中国当权派,包括体制内的奴才们,对美国难以掩饰的敌意与恶意。

这种敌意与恶意,集中地表现在”去美国化”这个口号上。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们知道,今日的中国,已经不是毛时代的中国。中国的知识人,尤其是像评论的作者刘畅这种能够用英文写作的人,对外部世界的了解,已非昔日可比。因此,提出”去美国化”的口号,绝不可能是出于无知和天真。当年中国确有很多青年人相信,一个打倒了美帝国主义的世界,一定会变的公正,但今天的刘畅之辈绝不会相信,世界如果去美国化,一定会更公平。

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还要主张”去美国化”呢?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恰恰在于,他们知道,美国人虽然无力实现世界的公平,但美国人相信世上有公平这么一回事,而中国的主流精英们,如刘畅之辈,根本就不相信公平的存在,因为他们自己就是中国不公平秩序和竞争的获益者。他们知道,相信公平的美国人,终究是一切坚持邪恶秩序的国家最大的外部威胁。也就是说,美国对所有不相信公平的人都是真正的威胁。他们要”去美国化”,就是要去除这个威胁。

最近的科学研究表明,人类对敌人的痛苦非常敏感。新华社趁美国内部的政治危机提出”去美国化”的口号,让我们看到了这种敏感,看到了中国当权派对美国这个自由与公正的灯塔的敌意与恶意。美国在追求自由和公正方面不断探索的巨大示范效应,确实让世界上一切压迫者和剥夺者自动地成为她的天敌。

不过,美国的强盛,为什么没有能带来一个公平的世界?美国实力的相对衰弱,究竟是有利于促进一个公平世界的出现,还是不利于出现一个公平世界?这是一个困惑了许多人的老问题。这个问题的困难来自于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内部的自由和公正确实是美国富强最根本性的制度原因。但美国的富强既产生了有利于自由和公平的示范效应,也产生了另外一个效应,就是对落后国家的压迫效应。也就是说,美国因自由和公平而获得的巨大国力,也为美国占其他国家的便宜提供了方便。美国人不是圣人,他们有时很难克服这种诱惑。况且,美国人中,也有不相信公平的败类。

因此,我们很难就美国相对衰落来判断世界的短期走势。因为,这可能意味著一段时间里邪恶势力的猖獗。但是,美国永远是人类对公平与正义的信心最重要的来源是不会改变的。这一点,从美国最近的政治危机中也能够看到。美国的茶党虽然犯了重大的策略错误,但他们决心纠正美国寅吃卯粮积弊的决心,以及多数民众对他们这一理念的支持,并没有因此而遭到根本的伤害。在美国,正气不仅长存,而且邪气总是难以压倒正气。

而”去美国化”口号的提出,恰恰反映了今日中国正不压邪的现实。比起美国债务危机和民主制度危机,中国正不压邪这个现实其实更值得世界关注和担心。”去美国化”口号之提出,不仅说明了中国邪恶势力对正义满怀敌意与恶意,它还说明,这种邪恶势力如今有了从未有过的全球野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