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报纸的“呐喊”

10月19日,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跨省刑事拘留。之前,该记者曾采写上市公司中联重科的负面报道。昨天,新快报以业内罕见的方式,用头版整版呼吁“请放人”,并在内文以通版报道事件来龙去脉。

通版报道记者被抓经过

被长沙警方

从广州某派出所带走

一切来得毫无征兆。据陈永洲的妻子回忆,2013年10月17日上午,在报社正常工作的陈永洲接到警方电话,称要向他了解一些情况。

10月18日上午9时许,陈永洲与妻子来到派出所。“刚进入询问室没几分钟,就进来几名长沙市公安局的警察,简单亮出证件以及一张A4纸样的东西,称陈涉嫌犯罪,要将其带走。我问为什么,但被迅速拉至隔壁房间。”陈妻说,现场并未要陈永洲签字,也没有让她看A4纸样上的内容。

随后陈永洲被带上一辆湘牌奔驰商务车,迅速离开广州。

36个小时之后,10月19日晚上9时许,陈妻接到一个湖南手机号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传来陈永洲的声音,他告诉妻子,他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被刑事拘留,当晚将被送往长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妻子请律师以及送些衣物。至此,陈妻就再也没有见到陈永洲。

记者连发10余篇

涉中联重科负面报道

今年5月27日,《新快报》刊发了陈永洲的《中联重科再遭举报财务造假 记者暗访证实华中大区涉嫌虚假销售》一文,报道了A、H股上市公司中联重科去年在华中大区涉嫌销售造假。

此次报道中,记者经实地暗访调查,发现中联重科的一线销售与举报材料多处吻合,该公司在去年前三季度与湖南祺润、武汉翼达、江西鼎盛为主的客户签订数量巨大的混凝土机械销售订单,旋即于去年四季度出现大规模的退货订单。这一异常行为,恰与中联重科去年前三季度业绩亮丽、第四季度骤变暗合。新快报此后报道还指出,在中联重科去年前三季度业绩、一线销售订单皆极为景气下,该公司的直接、间接控股公司长沙合盛、长沙一方却在二级市场上“疯狂”套现近8亿元。

这些报道包括上市公司公开资料及记者实地暗访中所保留的录音、照片等。

加上这篇报道,陈永洲针对中联重科,先后发表过10余篇负面报道。

新快报之前起诉

中联重科

7月10日、11日,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其实名认证的微博上连续发布以“舆霸与打手”、“打手!阴谋,黑手,舆霸”为题的微博,将新快报相关报道描述为虚假报道,并将陈永洲的记者证及身份信息在网络上公开。

新快报随后发表严正声明,要求高辉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删除上述微博侵权言论,并在微博及相关媒体中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由于认为遭到一系列的公开侵权,新快报、陈永洲决定对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及高辉提起诉讼,并于2013年8月7日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立案。

中联重科一面向广州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一面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于2013年9月16日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对陈永洲予以立案,并在2013年10月15日发出网上追逃。

10月20日,陈永洲妻子委托的律师赶赴长沙,次日上午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陈永洲,了解案件的有关情况。

21日上午,长沙市警方来到新快报,要求搜查陈永洲的办公室。

事件回顾

2012年9月26日~2013年6月1日

陈永洲在《新快报》上发表10余篇有关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报道,致中联重科股价大幅下跌。

2013年5月27日

中联重科因涉嫌销售造假传闻,公司股票于开盘后停牌2日,随后发布了澄清公告,否认《新快报》相关报道。

2013年7月10~11日

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其实名认证的新浪微博上,连续发布“打手!阴谋,黑手,舆霸”等为题的信息,质疑报道真实性,称为虚假报道,更将矛头直指竞争对手三一重工,并公布了陈永洲的个人信息。

2013年7月12日

新快报发布声明,要求高辉删除微博,赔礼道歉。

2013年8月7日

新快报以及陈永洲以涉嫌侵犯名誉权对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及高辉提起诉讼,并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立案。

2013年10月19日

陈永洲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为由刑拘,早些时候,中联重科向长沙警方报了案。

(本版据《新快报》)

《新快报》评论全文如下

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假如,你是个记者,写了些批评某公司的报道。有一天,警察叔叔把你抓了。

请你不要激动。人家是有理由的——“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关你几天、几十天,查查总可以吧?

现在,我们新快报的记者陈永洲,不幸成为了那个倒霉的家伙。

我们很想抽自己两耳光。

因为我们一直以为,只要负责任地去做报道,就不会有问题;万一出现问题,我们登报更正,致歉;实在严重,对簿公堂,输了官司,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该关门就关门,那也是活该。

但事实证明,我们太天真了。

陈永洲在熬过三天三夜,终于见到律师时说,他可以熬个三十天,多了,就不敢说了。

欲哭无泪。

应该说,我们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上周五上午,人被带走了,我们没有吭声;上周六,我们没有吭声;星期天,我们没有吭声;星期一,我们没有吭声;昨天,我们还是没有吭声。

因为,我们总是想,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台底下的隐忍和努力能换回来一个活泼泼的同事,是值得的——请读者诸君尤其是同行们原谅,我们这样做,没有顾及公义,没有为革命而牺牲而献身的勇气,真的很懦弱,真的很自私,真的很可耻。

但是,我们不后悔。

因为警察叔叔虽然别着枪,很威武,中联重科虽然给长沙交了很多税,很强大,但毕竟都还是阶级弟兄,有矛盾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嘛。

如果上天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还是会说:警察叔叔,中联大哥,求求你,放了陈永洲吧!

如果上天只给我们一个说话的机会,我们会说:

我们认真核查过陈永洲对中联重科的所有的15篇批评报道中,仅有的谬误在于将“广告费及招待费5.13亿”错写成了“广告费5.13亿”。如果警察叔叔发现了敝报虽力尽而不能发掘之证据,敬请公示,我们一定脱帽致敬。因为我们仍然相信——至少会有那么几天吧——你们和我们一样,对法律具有完整之尊重。

我们要谢谢长沙来的四个警察叔叔,是你们闭起一只眼,昨天夜里陈永洲瑟瑟发抖的幼妻才能从自己家里平安出走了。

我们还要谢谢你们,没有动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秘密武器,把你们认定的可疑分子、经济中心主任一举抓获。顺便说一句,他真的不在家里,早几天就不敢回家了。真的。

哦,还有高辉,敬爱的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我们几个月前已经起诉你侵权了,希望你给点面子,应个诉啥的,我们不会突然把你拿下的——我们每年交的税很少的,营业额也远远没有几百亿。

你们的老乡,湖南人曾国藩写过一个对联,“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二根穷骨头”。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