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北京人呼吸还是让河北人吃饭?

《金融时报》发表分析文章说,要彻底改善北京的空气质量,就要关停并转围绕北京的河北重工业,就意味着饭碗…

北京人一戴上防尘口罩,一捂上鼻子,就上了国际新闻。《金融时报》的文章分析说,北京人呼吸的雾霾,除了“自产”外,还有来自中国北方重工业城市,特别是环绕北京城的河北省的工业污染大户的“贡献”。

中国东北以及河北大片地区星期二(10月22日)继续为浓重的雾霾笼罩,也继续成为新闻关注的焦点。

而目前中国空气质量最差的三个城市中,两个是东北城市——长春和哈尔滨,另外一个是河北唐山。
“空气末日”

中国政府对北京的空气质量造成的国际关注如此担心,它要求河北省削减煤炭、钢铁和水泥工业的生产,以降低排放。

但是,这些工业是河北省的支柱产业、经济命脉和个人的饭碗。

《金融时报》文章说,要清洁北京的空气,就要减少北京周边城市的工业污染排放,这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是敏感甚至危险的。

但是,中国的“空气末日”(airpocalyps)的国际形象促使北京下决心采取行动。

昨天,北京市政府公布了新一轮的对付污染的措施,从交通限制到重污染日学校停课等。

但《金融时报》说,北京的蓝天越来越依赖围绕着它的周边重工业城市的合作。

《金融时报》以河北承德市为例进行分析。承德的许多污染严重的重工业本来是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而从北京周边迁到承德的。

中央承诺河北拨款20亿人民币补偿河北关停并转污染工业的损失。但是,许多工业是河北的支柱产业,河北省关不起。

空气与饭碗

《金融时报》举例说,仅国营的承德炼钢厂就是一座城中城。即便是在晴天,承德炼钢厂造成的污染从卫星图像上都可以看到。专家估计,承德炼钢厂造成的污染为北京的污染“贡献”了四分之一。它也是最近被中国央视点名的三家污染最严重厂家之一。

但是,清理承德炼钢厂的污染却不是河北人最关心的事。承德市已经把它发展成为集矿业、发电、加工于一身的大集团,牵一发而动全身。

它不仅是河北的纳税大户,更重要的是承德最大的雇主。承德国企职工中,每8人就有一个在承德炼钢厂工作。

北京人的平均收入是56000元人民币,承德人只有34000元。

《金融时报》说,在北京,人们每天察看空气质量数据,在雾霾天戴上口罩。

在承德,人们在考虑将炼钢厂附近的居民外迁,但由于赔偿协议谈不妥,人们每天继续呼吸着烟霾。

《金融时报》引述钢厂外摆摊卖面条的小贩的话说,在解决污染之类的问题前,先要操心基本的需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