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眼中糟糕的中国政府效率

阳歌

  几乎我认识的每个外国人都有自己与中国官员打交道的难忘经历。大多数本地中国人甚至不会讲这些事情,因为他们认为这是生活中的普通事实。上海当然是中国更加前沿的城市,尤其对于商业而言,它应该继续努力,消除依然存在的障碍,这些障碍可能阻碍中国成为真正国际化的城市。
上海当然是中国更加前沿的城市,尤其对于商业而言,它应该继续努力,消除依然存在的障碍,这些障碍可能阻碍中国成为真正国际化的城市。  上海当然是中国更加前沿的城市,尤其对于商业而言,它应该继续努力,消除依然存在的障碍,这些障碍可能阻碍中国成为真正国际化的城市。

  在这一专栏中,我通常不写关于外国人的特定主题,因为我更喜欢关注上海人感兴趣的更广泛的问题。但是最近报道,一名获得罕见的中国绿卡的外国人遇到了困难,这似乎是一个良好的机会来看看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影响我们所有人的官僚机构。

  一方面,我不得不称赞中国,过去二十年在简化官僚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使得购买车票和获取旅行证件等日常事务变得更加容易。但是《东方早报》上的一篇最新报道表明,依然有很大的提升和该进空间,地方官员仍然过度钟情于官方印章和文件。(详见报道:《中国绿卡年发放仅200余张 老外持绿卡四处碰壁》

  几乎我认识的每个外国人都有自己与中国官员打交道的难忘经历。大多数本地中国人甚至不会讲这些事情,因为他们认为这是生活中的普通事实。

  这个报道中的故事是围绕一个57岁的土耳其人,当他最近成为为数不多的拥有中国绿卡的外国人时,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在其他国家,这种身份允许持卡人无限期居住在中国,并且可合法地在当地找工作,无需工作签证。还允许持卡人在这里退休,这点对于其他没有绿卡的外国人几乎不可能,不管他或她在中国居住和工作了多久。

  在中国的外国人多达633,000,其中只有5,000人持有绿卡。但是进入这一精英身份最初的欣喜之后,这位土耳其人很快发现他依然面临与之前一样的障碍。银行、酒店和机场等许多地方不接受其将绿卡当做有效证件,依然想查看他的护照。

  我从没考虑过申请中国绿卡,即便缺乏这种身份意味着我可能将无法获得理论上我有权享有的养老金,我受雇于一家国有单位。我总认为这需要无数次到政府机关,导致无止境的等待以及可能被拒绝之后的失望。

  这个土耳其人的经历表明即使这些人忍受着克服了最大的官僚障碍,但最初成功之后,依然面临更多的障碍和失望。

  我上面说过大多数外国人都有与中国官员打交道的故事,我当然也不例外。我最难忘的是我申请上海居住证。我需要获得居住证,以便享受该市的医疗保健和养老金等福利,尽管我可能永远都无法获得养老金。

  和那个土耳其人一样,当我第一次获得居住证这种特权身份时,我也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但是后来我的态度慢慢转变,因为我很快发现很少有人将居住证视为正式身份证明,尽管它是由上海市政府颁发的。

  最糟糕的是,一年后我不小心让居住证过期了,不得不申请一个新的。申请的办公室所在的闸北区,表面看上去很现代化,但是操作方面更加让人想到过去的时代。大家懒得使用官方数字系统来排队和提交表格,相反,大家都挤在两名劳累的官员的办公桌周围,争相让处理自己的申请。

  我不想描述所有细节,但是最后我不得不来回跑了三趟闸北区申请办公室,而且跑了四趟浦东移民办,最后才拿到我的新居住证。更糟糕的是,仅仅一年之后我可能不得不重复整个过程。

  正如我上面所说,我的确不得不称赞中国过去二十年在精简官僚机构方面的巨大进步。上海移民局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签证续签需要较短的时间和处理相对简单的文件。同样,购买机票和预定酒店等日常事务现在能够通过电话和网络容易地完成。

  但是正如土耳其人的例子所表明的,依然存在许多官僚障碍需要改进或撤销,以便将中国带入更加现代化的时期。上海当然是中国更加前沿的城市,尤其对于商业而言,它应该继续努力,消除依然存在的障碍,这些障碍可能阻碍中国成为真正国际化的城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