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洲案涉湖南高层 中纪委中宣部介入调查

【新唐人2013年10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广州媒体《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揭发上市公司中联重科内幕遭跨省刑拘事件,连日来持续发酵。继23日《新快报》头版赫然出现〝请放人〞3个大字,24日,又出现〝再请放人〞4个大字,《新快报》及其支持者与中联重科和湖南警方双方尖锐对峙越演越烈,已引发中共高层关注,据传中纪委中宣部已介入此案调查。

〝请放人: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隶属广州羊城晚报报业集团的《新快报》23日在头版写下这些字。事实上,这已是《新快报》第二位记者被捕事件。今年8月24日,曾在微博实名举报工商管理局副局长渎职的记者刘虎也被北京警方以涉寻釁滋事罪拘留。

《新快报》的评论文章写道:〝报社同仁一直以为,只要负责任的去做报导,就不会有问题;万一出现问题,我们登报更正,致歉;实在严重,对簿公堂,输了官司,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该关门就关门。但事实证明,我们太天真了。〞

报导说,今年5月以来,《新快报》因接获举报,陆续揭发中联重科去年在华中区涉嫌销售造假,及去年内部管理层透过控股公司疯狂套现8亿人民币内幕。

《新快报》表示,陈永洲对中联重科的15篇报导,经社方查核才刊登,仅有的谬误在于将〝广告费及招待费5.13亿〞错写成〝广告费5.13亿〞。

《新快报》头版疾呼营救记者,在海内外引起极大的关注。原北京《百姓》杂志主编黄良天向《新唐人》表示:〝因为揭露丑闻被抓的记者,在中国大陆是很经常的事情,但是大部分出现这种事情以后就撇清了,《新快报》以一个媒体,向刑事部门叫板,在中国大陆还是第一次,敢于向当局抗争。所以,《新快报》这种做法还是值得赞扬的。〞

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事务》总编辑伍凡也向《新唐人》表示:〝地方势力保护自己的利益,跨省抓人,中国的一些法学院的院长,一些有名的律师都出来讲话,过分了,记者报导这个事情,你认为报导不实,那就打官司,不能随便抓人。〞

记者的职务行为是否适用〝损害商业信誉罪〞、是否可以越过其单位直接对本人进行拘捕等问题引发热议。《新快报》22日已将此事告知中国记协,中国记协随后从湖南、广东两地宣传部门了解了相关情况,并已介入调查。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曾任广东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的范以锦强调不能〝先抓后审〞。

据报导,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联重科高管向新浪透露,中联重科23日临时取消了原本要进行的发布会,因为〝案件社会影响力较大,引发了全国媒体报导,也引发了中央高层高层关注,中纪委中宣部已介入关注案件。清者自清,相信会给我们一个清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决定采取无为而治的方法。〞

中联重科背后涉湖南高层

有大陆媒体人透露,由于陈永洲有关中联重科涉财务造假的报导,令中联重科的股价蒸发数百亿元人民币,加上公司董事长助理高辉曾连续发微博斥《新快报》及陈永洲,并将陈的记者证及身份信息在网上公开,仍无法阻止相关报导,而恼羞成怒,派警方到广州诱捕记者。

问题在于,中联重科竟然可以调动公安跨省拘捕记者,而不是经过必要的诉讼、司法文件送达、法院审判、发布通缉令等程序,不能不令人质疑,公司高层是否在湖南拥有非凡的政治资源。

中联重科是中国工程机械首家A+H股上市公司,总部位于湖南长沙,其两大业务板块分别为混凝土机械和起重机械。中联重科2012年营业收入48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净利润73亿元。

据了解,中联重科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詹纯新是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詹顺初的儿子,其妻子则为前湖南省委第二书记、省委政法委主任万达之女万小丽,而中联重科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孙昌军则是前湖南省委书记杨正午的女婿。

《经济观察报》称,湖南省委的一位人士表示,中联重科不仅能够得到省委省政府高层的重视,在下面的执行部门方面,也非常〝吃得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3年10月25日16:53 | #1

    佞到狂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