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习近平关进笼子

作者:王明洋

较“山西检察官举报干部竞聘造假3年无果,辞官种田”(2013年10月24日时代周报),“3名干部为升官偷拍县委书记获刑,视频内容成谜”(2013年10月24日新京报)这个案件似乎更有意思,更有代表性。

因为小偷入室偷盗“一不小心”而“拔出萝卜带出泥”,而偷出个大大的贪官,似乎已不鲜见。尽管人们也希望小偷“一不小心”,能偷出个大大的清官。

不管怎样,大凡涉及各级官员的案件(如小偷入室偷盗,包括在官员家中安装窃听、窃照等极偶然事件)这对各级官员绝对意味着“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因为这些突发事件不可预测,也不可能有“应急预案”,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囤”。即便是突然遭遇,短兵相接,但由于情况极为特殊,大抵不会“狭路相逢勇者胜”,相反,“毙敌八百,自伤一千”亦即“两败俱伤”的可能性更大。

大凡有这样的遭遇,或许意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退一步海阔天空”。常识告诉我们,“投鼠忌器”才是理智的选择。这种情况下的“忍无可忍”意味着什么?显然是让感情淹没了理智。

大凡各级官员,“官场如战场”,身经百战,久经沙场,应该非常老练老辣。或许由于缺乏监督制约,导致“以权谋私”不约而同成为首选,“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又所谓“英雄所见略同”,自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老子天下第一”,麻痹大意了,骄傲自大了,哪还会把几个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小小的毛贼放在眼里?本以为对付他们就如踩死几只蚂蚁,不成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反咬一口”。伤口的公开性决定了他们不得不去医院公开疗伤,做全面检查,谁知竟每每查出致命的大病来。在“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的医院,当然由不得这些重症患者“讳疾忌医”了。中医的“望闻问切”显然已“无力回天”,只能采取惯常刀术的“西医”。明知“中医治病,西医致命”,亦无奈。如果当初不与这些毛贼计较,或许还能苟延残喘几年,且落个全尸,也算“善始善终”了。

小河沟里也能翻大船,反正我是信了。

这种颇具戏剧性的收场,确实令人捧腹。但也难免令尚未被“入室偷盗”的有问题的官员提高了警惕,所谓“结合实际”“深刻反省”“举一反三”,多增加几道岗哨,甚至“深宅大院”“戒备森严”“侯门似海”。忽然又想起一则报道,“2000年至今近百位省部级高官落马,半数涉房地产”。(2013年10月09日中国经济周刊)他们所以热衷于房地产,一则肯定是为了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二则不排除“狡兔三窟”,亦即将鸡蛋分放到几个篮子,把风险降至最低限度。房地产愈多,给小偷唱《空城计》的机会就愈多。如此这般固然防得了小偷,但却防不了“内奸”,所谓“家贼难防”。诸如上述几个“政治野心家”“阴谋家”,居然敢在顶头上司的办公室安装窃听、窃照设备,偷窥上司阴私,企图“栽赃陷害”,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让你“防不胜防”。须知,这玩艺儿比胸透、CT厉害多了,关键是它什么都给你拍,原汁原味,活灵活现,没有任何剪辑呀!这些《编辑部的故事》,绝对“害人”。当然,在这种情况下的“短兵相接”,很可能意味着“狭路相逢勇者胜”。诸如“人赃俱获”,及时“封杀”等。但我总以为这种“封杀”绝对意味着“欲盖弥彰”,就如看书看到“此处省略七十二个字”,看影视看到“打马赛克”。天生的猎奇心理决定了人们更愿意选择“无删节版”。

由于对权力缺乏监督制约,所以才会有上述的“乱象丛生”,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又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但愿下面这则报道“王岐山:第二轮巡视强化监督一把手”(2013年10月24日新京报)不仅能成为常态,且能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传承下去。“强化监督一把手”,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强化“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没有监督制约,“一把手”就意味着“绝对权力”,“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一旦将“一把手”关进笼子里,就等于把“绝对权力关进笼子”,就等于没有了“绝对权力”,“一把手”始终是公开的透明的,所谓“小孩儿玩鸡鸡,一个屌样”,“阳光下无新鲜事”,随便看,烦死你!除非吃饱撑的,谁还有兴趣“偷窥”这“一把手”乃至打这“一把手”手的坏主意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