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报道不专业,则批评无底气

简光洲

“请放人”,新快报为该报记者陈永洲被拘的头版处理可以作为经典案例进入新闻学院课堂,这样赤裸裸的媒体与企业的直接肉搏战在“和谐”的中国确实不多见。

陈永洲数日前被长沙公安以损害中联重科的商业名誉罪跨省拘捕,“一忍再忍、无法再忍”的新快报不得不罕见地在头版以整版的篇幅公开呼吁“请放人”。

不幸的是,一个多月前,该报记者刘虎也被北京公安以诽谤污蔑罪跨省抓捕。在刘虎被拘前两天,我和他还通过电话,希望他关注另外一起公开审理的案件。此时,他正忙于处理重庆的举报事件无暇他顾,除了沉浸在网络反腐的紧张兴奋中,他似乎也闻到舆论空气中的不祥味道,两天后他即被抓捕。

有小道消息说,此次的网络整治风暴还没远没有结束,有关部门并没有旗开得胜鸣金收兵的意思,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还会陆续有人进去。

不同的是,刘虎似乎并未享受到同事陈永洲同样的待遇,新快报对于刘虎的被拘的反应显得过于低调。

细观背后的原因,性质或许确有不同。刘虎是利用微博反腐,属于个人行为,如指控失实,被控方报案公安介入似在情理之中,因此他受到的舆论同情显然要少很多。不过,北京公安至今没有公开报案的到底是谁。

陈永洲被拘是因为公开的新闻报道,属于职务行为。在目前警方还没有公布幕后细节之前,被外界普遍理解为这是企业借助于公权对记者舆论监督权的蔑视和侵犯,因此受到舆论的广泛同情。

两记者不同待遇的背后或许另一个因素也需要考虑,刘的举报对象是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等高官,而陈的批评对象是一家企业。一段时间以来,因网络整顿而产生的郁闷情绪终于找了发泄口。“不能骂官方难道不能骂企业”,中联重科此举确可质疑。

不过,透过新快报记者被拘事件,有些问题需要引起媒体的警惕与反省。警惕的是大公司与新闻界的微妙关系,反省的是批评性报道的专业性。

前不久,娃哈哈老板宗庆后控诉媒体拉广告骚扰的微博,深受很多企业老板认同。但个别媒体在舆论监督报道中的利益私心,加深了企业认为自己是媒体报道的受害者的情绪。

尽管一些企业认为自己深受媒体所害,但对于类似中联重科动用警察的公权,介入处理舆论场上的“意见不同”,我实在不敢苟同。因为陈永洲的报道是职务行为,如果有失实,首先承担责任的应该是媒体而非记者个人。

在中联重科看来,此次对媒体的异常之举也是“一忍再忍”的结果。但从公关的角度看,中联重科对媒体“忍无可忍”的反击,显然是个败笔。这也反映出目前企业的媒介素养上的普遍欠缺和公关知识的非常初步。

从中联重科事件中,需要引起警惕的是,媒体在舆论监督报道上的私心与公权力对舆论监督的介入过度。

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的恶斗由来已久,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战场则是借助于不同“帮派”的媒体争夺舆论阵地。综观两家企业向来的缠斗风格,双方皆行事剽悍,手法狠准,这也充分体现了湖南人的性格特点。

从市场来看,三一重工被“逼”“恨别长沙”出走湖南,中联重科先胜一筹。从舆论场来看,包括此前环球企业家及此次新快报的10余篇系列报道,都有明显偏向,三一重工扳回一城,这或许也是导致中联重科对媒体下手的原因之一。

从目前的报道看,两家企业背后似乎各有一帮媒体帮手。目前我最担心的是新快报记者该组系列报道不排除与利益的另一方三一重工“策划”有关。也有媒体圈的小道消息说,陈永洲已经招供“背后有利益往来”,真心希望这是个假消息,同时也希望媒体赶紧抛弃利益私心,回归舆论监督的本真。

在我看来,当年富士康对付第一财经日报的手段是起诉并巨额索赔3000万元,其意在恐吓,但走的还是司法途径。而中联重科则以损害商业名誉运作警方介入,意在借助此次上层整治互联网与舆论秩序的大环境,报媒体批评性报道之仇,行打击舆论监督之实,自然会触犯众怒。

反观前不久名动一时的农夫山泉与京华时报的舆论大战,中联重科的公关能力实在显得非常弱。地处浙江、媒体出身的农夫山泉老板钟睒睒,在京华时报的围追堵截中,采取以柔克刚的作战手法,反而获得舆论的普遍同情。而中联重科收获的则是舆论的联合反击,看来,在新媒体时代,如何占领舆论高地,中联重科看来还要好好学习。

这一场景易让人想起数十年前湖南人与浙江人的那场争斗,最终以浙人避走孤岛收场。但世易时移,在互联网时代,如果再发生这场争斗,谁胜谁负似乎难以预料。

另外,抛开企业间的恩怨,长沙警方此次的积极明显属于用力过度。中联重科和湖南当地政府有良好的关系,又是当地纳税大户,自然会引发外界猜测其动用公权跨省拘记者有幕后勾兑。

在新媒体时代,尽管不少媒体生存困难,但企业还是要善待善用新闻媒体,不要蔑视媒体的舆论监督权,否则“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还要看到,记者频繁被抓的一个重要原因或许在于:报道不专业,批评无底气。

目前的新闻报道环境好坏不需要讨论,也没有讨论的余地,那只能是从记者自身找原因。一名记者舆论监督报道所具备的勇气来源除了报社的担当,更在于新闻报道的专业性。当外界的风险无法控制时,减少风险的最好方法只能是提高自身的专业性。

专业性体现在新闻报道的平衡理性、客观中立,目的单纯。中联重科指责新快报记者“没有采访中联重科的任何一个人”,不知是否属实,但就我所见,这可能是媒体记者普遍的一个硬伤。包括富士康的报道中引述与信源的不够严谨,农夫山泉报道中背后说不清楚的利益相关性。

近年来,很多媒体因为经营形势不好,加上部分记者的专业性不足,主客观原因造成了新闻界的舆论监督变了味,这也是新闻批评无底气的根本原因。正人先正已,媒体也到了需要反思的时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