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贸区热的冷思考

张明发表于《彭博商业周刊》,2013年10月26日

2013年中国经济最热门的概念莫过于上海自贸区了。上海自贸区的若干重大意义,已经从上海一隅上升至全国层面,似乎无论怎样强调也不过分。在这一热潮带动下,与上海自贸区概念有关的股票,以及上海自贸区周边的房地产,价格都随着快速上涨。更是有很多其他地方政府也纷纷开始营造各种自贸区的概念。一时间,你方唱罢我登场。

然而,随着上海自贸区相关政策细节的逐渐浮出水面,有关各方的热情似乎有些消褪。金融层面,关于资本账户加快开放、人民币汇率与利率进一步市场化的政策细节仍有待落实。服务业开放层面,最近公布的负面清单被市场戏称为其长度甚至超过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随着热情的下降,自贸区概念的股票价格也开始下跌。

笔者认为,市场情绪对于上海自贸区的反应存在超调。当初的反应过于乐观。而目前的反应似乎是向正常区间的回落。这种过于乐观的反应,实则是由于对进一步开放的困难、阻力与风险重视不足,从而对上海自贸区的前景与意义过于拔高所导致的。

笔者所在的团队正在密切关注上海自贸区的进展,我们也将就上海自贸区面临的机遇与挑战进行一系列的评论。而作为系列评论的第一篇,本文将重点分析上海自贸区发展面临的阻力与挑战。

上海自贸区可谓“名不副实”。传统意义上的自贸区,是指货物贸易在该区域内不须缴纳关税,也免除了其他各类非关税贸易壁垒。上海自贸区自身就建设在保税区的基础上,而保税区本身就属于一种离岸货物自由加工贸易区的类型。其实,上海自贸区与贸易关系并不大,而是有两大题中之义,一是金融开放,二是服务行业开放。

金融开放与服务行业开放是未来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必经之路。传统上中国以投资为导向的增长模式,一方面正是建立在金融抑制的基础上,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制造业发展过度、服务业发展不足的产业结构失衡。因此,中国政府在上海进行这两个领域试点开放的尝试,可谓恰得其时。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与货物贸易的开放不同,金融领域与服务行业开放的复杂性与难度都要高得多。

首先来看金融开放。上海自贸区提出的主要金融开放领域包括跨境资本更加自由的流动,以及人民币利率与汇率的市场化。这三个要点其实也是即将举行的三中全会在金融领域改革方面的主要方向。换句话说,上海自贸区实则要建立在岸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此举自然引发了香港、深圳前海特区的担心,因为一旦上海自贸区的人民币离岸市场能够顺利建立并成功运转,香港与前海对于中国金融改革与人民币国际化的意义自然会显著下降。

然而,要建立在岸的人民币离岸市场,谈何容易。试想,香港还是一个与中国内地有着海关隔离的离岸市场,相关主体要跨境移动资金还有着一定难度与交易成本,但仅仅因为内地与香港的两个人民币市场之间在汇率与利率方面存在显著差异,就已经导致了规模庞大的跨境套利活动。今年1至4月份中国出口同比增速的蹊跷高增长,就是跨境套利资金伪装为跨境货物贸易的明证。因此,如果在上海建立一个人民币离岸市场,而且这个市场与境内市场之间同样存在着持续的、显著的汇差与利差,那么对于中国监管当局而言,要管理这种套利资本活动将是非常困难的。

诚然,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将对在内地其他地区的金融机构与企业,以及在上海自贸区内的金融机构与企业,实现完全意义上的“分账管理”,来抑制区内与区外的套利活动。但这是远远不够的,香港与内地的金融企业与机构,难道没有实现分账管理?中国的国情决定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有足够大的盈利机会,市场主体就会千方百计地规避相应监管来牟利。这种套利活动不仅会降低监管政策的效力,而且可能带来新的风险。

这就是贸易开放与金融开放的差异之处。货物的流动是有形的、单位价值较低,因此对此进行隔离、监控是相对容易的。资金的流动是无形的、且短期内交易规模可能巨大,因此对此进行隔离、监控是非常困难的。笔者并不怀疑中国金融监管当局有能力甄别、发现特定的套利活动,但笔者担心的是,如果这种套利活动是大型国企或其他强势集团主导推动的,那么金融监管当局能否及时制止就可能值得怀疑。

其次来看服务行业开放。有不少学者将上海自贸区在服务行业开放方面的重要性,与当年中国加入WTO之后成功提振了制造业的全球竞争力相比。这种看法可能过于乐观。

一方面,中国加入WTO之后成为世界工厂,背后实则有很多风云际会的因素交汇到一起,例如人口红利、被压低的生产要素价格、金融抑制、全球的强劲需求等等。而除了较为广袤的市场外,中国企业在很多服务业行业的全球竞争力,其实是相对疲弱的。即使开放,中国企业要与跨国公司在服务业里扳手腕,还需颇费时日。

另一方面,也更为重要的是,当年中国制造业已经基本上对民营企业放开了,而目前中国的若干服务业,依然由国有企业垄断或寡头垄断。中国政府虽然先后出台了非公36条、新非公36条等政策、三令五申地要求对民营企业开放这些行业。但迄今为止,上述行业的开放度非常有限。这进一步造成这些行业缺乏国际竞争力。如果中国政府在不先对民营企业开放服务业的前提下,先向外资企业开放这些行业。那么各种类型的中国企业都难以与强劲的跨国公司竞争。这事实上也是为什么冗长的负面清单会因此出台的重要原因。

此外,就笔者的个人观感而言,这次上海自贸区的出台,似乎更多地受到地方政府与高层领导的大力推动,而在各相关部委方面未能达成足够多的共识。这一方面固然可以理解为不同的利益集团之间在存量改革方面的激烈博弈,但另一方面可能也反映了上海自贸区酝酿过程中“块块”(地方政府)与“条条”(中央部委)之间的沟通不足。如果这一点不能得以改善,那么上海自贸区的发展进程将会注定坎坷。

综上所述,上海自贸区的出台遵循了中国政府“摸着石头过河”的试点推广策略,本身具有重要意义。但是金融与服务行业的试点开放与贸易的试点开放存在很大的差异,因此我们不能对上海自贸区的进展过于乐观。为更好地管理自贸区内外的金融套利,除加强监管外,关键还是在于中国政府能否尽快推动国内的人民币利率与汇率市场化。为更好地提振中国服务业的竞争力,中国政府应在向跨国公司全面开放服务业之前,尽快向民营资本开放这些行业。

古时有句话,“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其实,要搞好上海自贸区,功夫也在上海自贸区之外。只不过,其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