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日本已经做好制衡中国的准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说,在他看来,复兴的日本将在亚洲采取更加坚定的领导角色,制衡中国的力量,谋求让东京成为该地区国家的领导者。在担心美国从该地区撤退的同时,这些国家对中国军力增强感到不安。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独家采访时,安倍晋三就涵盖相当广泛的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安倍晋三还捍卫了自己的经济改革方案,越来越多的批评指出,他的一揽子方案缺少实质性内容。不过他并没有针对新方案提出多少细节,也没有一个时间表,而这些都是外国投资者一直急于了解的。

安倍晋三说,我意识到,日本不仅要在经济方面,而且要在亚太安全方面发挥领导作用。他是在谈及他与亚洲领导人在本月早些时候一系列峰会期间会晤时做出上述表示的。

安倍晋三正继续谋求在施行经济刺激政策和偿还日本的巨额债务之间找到平衡。他说,如果第一阶段增税方案在春季实施之后经济走弱,他愿意对计划中的在2015年实施的第二阶段增税方案进行检讨。

虽然上任时间不足一年,安倍晋三已经成为几十年来日本最具影响力的首相之一。为了将日本从长达20年的经济滑坡中拯救出来,他已经大幅改变了日本的经济政策,而且因为日本弱势首相连年更迭,日本在全球的领导力已经被削弱,安倍晋三在外交上采取了更加主动的策略。

在这次专访中,安倍晋三将打造繁荣的日本与打造在亚洲和全球具有更大影响力的国家这二者直接联系了起来。

安倍晋三说,过去15年间,日本经济缩水太多,并以此解释日本人为什么变得更“内向”──日本的学生不愿出国留学,日本公众对东京援助他国的做法越来越多地持批评的态度。

他说,经济恢复强势增长之后,日本也会重拾自信,我们会为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做出更大的贡献。

安倍晋三在专访中表达出来的观点反映了他更广泛的、长期坚持的打造一个更加坚定自信的日本的民族主义愿景。在这一愿景中,他力主日本打破战后美国起草的和平宪法在军事方面强加给日本的束缚,而这一进程也因经济下滑而受阻。

安倍晋三清楚地表明,日本所能做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在亚洲制衡中国。他说,有人担忧中国正试图用武力而不是用法治改变现状,但如果中国选择走那条路,那就不能和平崛起;所以中国不应该走那条路,而且很多国家期待日本强烈表明这一观点,他们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那就是中国在国际社会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对于安倍晋三的上述表态,中国外交部没有立即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过去,中国政府曾说安倍政府有把日本引到右翼军国主义复活的道路上的危险。

安倍晋三说这番话的背景是,因东中国海(中国称东海)领土争端的原因,中日这两个亚洲大国之间的关系一段时期以来陷入了高度紧张状态,高层外交联系几乎陷入停顿。尽管两国间的矛盾在2012年12月安倍晋三上台之前就已经发生,北京仍指责安倍晋三令两国紧张关系加剧,说他不但以强硬言辞捍卫日本的主张,而且日本海上保安厅还加强了在这一系列小岛的防御措施。这些小岛在日本称为尖阁列岛(Senkaku),在中国称为钓鱼岛。

在发表这番言论之前,安倍晋三数月来执行积极外交政策,与几乎所有亚太地区国家的首脑举行过峰会,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以及另一个与日本关系紧张的国家韩国均不在此列。

今年12月安倍晋三计划邀请东南亚国家联盟(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简称:东盟)的十个成员国首脑赴日,以庆祝日本和东盟建立对话伙伴关系40周年。不过,日本此举的另一个目的是在中国寻求拓展影响力的当下,进一步提升日本充当地区领导者的地位。

安倍扩张日本角色的野心在本月的两次东南亚国家峰会上已经表露无遗。对于中国与菲律宾在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的领土争端中,他在公开讲话中明确站到了菲律宾一边。同时,华盛顿的预算僵局牵绊住了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使其不得不取消参加在印尼、文莱举行的多个峰会,有鉴于此,安倍在峰会上所起的作用被放大。

一些国家领导人担心,奥巴马的缺席意味着美国国内两党分歧削弱了美国的领导地位,导致其在亚太地区参与度和影响力下降。当被问及是否担心这个亲密盟友的影响力减弱时,安倍晋三没有给出直接答复。不过他说,当今世界有许多事情是只有美国才能解决的,在这一背景下,美国承担了领导角色,日方希望美国继续贯彻下去。

作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手中积累的权力已经非常之大,这种情形在日本相当不同寻常。趁着“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受欢迎的时机,今年他所领导的党派全面掌控了日本议会。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迅猛推出宽松货币政策,加上政府拨出资金投建新的基建项目,今年日本的经济和股市增速在发达经济体中拔得头筹。

不过,眼下安倍晋三的经济项目走到了一个转折点。下一阶段需要围绕艰难的经济改革和放松管制进行政治辩论,比如降低企业解聘员工的难度、削弱保农措施。本国媒体、经济学家和全球投资者对安倍晋三的批评也越来越激烈,指责其所谓的“促增长”计划太过模糊。

安倍晋三说,政府已经向议会递交了相关法案。他强调称,重要的是结果。

安倍晋三说,我知道针对我的增长策略存在各种批评,或许这个策略确实缺乏绚烂耀眼的特色,但我认为重要的是结果。他预计明年4月至6月日本经济将受到增税效应的拖累,关键是之后如何复苏。安倍晋三还说,他将密切关注明年7月、8月、9月日本经济的复苏状况,然后做出恰当决策。

不过,安倍晋三没有阐明是否会贯彻一些被认为至关重要的增长措施。

日本为稻农提供收入扶持的措施已经实施了长达40年之久,而外界对稻农生产力低下的指责也由来已久。围绕是否检讨这一体系的问题,安倍晋三说他会先让专家们进行探讨。

对于企业税税率削减问题,安倍晋三说,税收政策的制定由他所领导的执政党负责。日本的企业税税率在发达国家中名列前茅,批评者将低水平的外商投资归咎于此。

当被问及是否会在2015年10月份将销售税税率进一步上调至10%时,安倍晋三说,他要先看看明年4月份上调至8%(当前为5%)会产生何种影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