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葡萄:现场临床心理学‧防身术概述‧医生改行指南(新医生入行必读…)

现场临床心理学

考虑到最近恶性的医患矛盾频发,有可能类似自杀报道那样引起新一轮的暴力事件。为了各位学弟学妹们的安全,把以前写的临床心理学整理一下,皆为纯现场经验,只传术,不传道。

首先扔掉你原来学过的《临床心理学》。现场临床心理学的目的是调控病人的心理和行为,从而提高病人的依从性,化简诊治过程,提高疗效。良好的医患合作关系对于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是有重要意义的。调控病人的心理和行为是药方的一部分。

Lesson 1:心如镜

1.足够的自信:
在诊室中,你是最能够帮助这个病人的人。

2.不卑不亢的态度:
医患关系不是服务商与消费者的关系,
医患关系是帮助提供者与被帮助者之间的关系。
他不缺你这个医生,如果有必要,他可以立即去看其他的医生
你不缺他这个病人,这辈子有足够多的病人给你看。
如果不能建立信任-帮助的关系,掰了就掰了,不必强求。

3.平静的心态:
首先要保持平静的心态,
你的心境是一面镜子,可以反射出对方的心境。
如果突然感到需要防卫,说明对方有攻击性。
如果突然厌恶对方,说明对方也在厌恶你
。。。
注意在交谈过程中的负面情绪,注意识别这些情绪,负面情绪说明双方的交谈存在问题,需要解决。

将注意力放置在可能引起负面情绪的问题上,而不是负面情绪本身造成的影响。否则就会陷入到情绪的控制中去。比如你突然很厌恶对方,那么这时候去寻找对方引起你厌恶的原因,以及去除的方法,而不是在脑子里一遍一遍的想这个人真讨厌,或者在脑子里辱骂对方。

[2012-5-5 补充]
最近又学了新东西。看到一个国外的医患沟通的视频,补充一下。镜像的过程,不仅仅是内省观测自身,还有一个就是控制表情上,老外称为情绪反应的mirroring。简单的说就是镜像反射对方的表情,比如对方表示失望,自己的表情也重复表示失望的表情,对方表现出高兴,自己也跟随表现出高兴。

所以,什么“微笑服务”那是错的,微笑只发生在初次接触打招呼的时候,表示友好。后面问诊的时候,病人一脸凄苦,您还乐呵呵的,对方的火就上来了。

对于情绪的控制,是『先跟后带』,首先mirroring对方的情绪,镜像对方的表情,使对方感觉到『理解』,然后再进行调整施加控制。

在语言操控上,也是一种镜像复述,先复述对方的事情,再复述对方的感情。比如:
病人:“真是气死我了!我等了3个小时才挂上号,前面还有个加塞的!”
医生复述:“您等了这么长时间才挂上号,再碰上加塞的”【先复述对方的事情】“真是让人生气啊”【再复述对方的感情】。注意,理解并不等于认同。
医生引导:“他的号其实在您前面,可能他也等了很久吧,是做完检查回来让我看结果的,您一会儿做检查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直接进来让我看看结果就行,别在诊室外面干等着”【引导过程中,从对方利益角度出发阐述问题】

[/ 2012-5-5 补充]

Lesson 2:默认值

人们的谈话内容虽然不可预知,但是谈话的背景和目的却是可以预知的。根据双方的身份,掌握的信息,所需要达到的目的,可以安排谈话的策略。确定默认值。

比如,
签证官的默认值,就是你是有移民倾向的。因为他的工作就是堵截所有的非法移民,漏掉了有移民倾向的人,就是他的失职。那么所有的谈话都将围绕如何证明自己没有移民倾向而展开。

面试官的默认值,就是你不适合这个职位。前来面试的人可能有十个,而只要1个,于是90%的是不适合这个职位的。这个默认值是最节省的方案。

对于医生和病人,默认值很明确。患者的默认值,是这个医生要负责治好我的病。虽然我们知道治好病是很高的要求,“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于是,医生对患者谈话的策略就是,将医生的任何行为都描述为对患者的治疗有利。也就是说“让患者感觉到医生在为他着想”。

比如,你已经给患者做了初步的检查和诊断,开好了检查单,想让患者尽快离开:
A。后面还有很多病人要我看,请您快一点,不然我看不完了。
B。做检查的病人过一会将会很多,您赶紧去,不然您上午检查结果出不来。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谈话过程中有两方参与的情况。如果加入第三方,或者一方有多个身份其作用,情况要复杂的多。比如,,或者{医生(带教老师)、病人、家属、实习学生}。注意:实习带教是投诉高危因素。

涉及到多方参与的时候,即使是高手也很容易出错。
首先要降低复杂性。比如急诊,带孩子看病的,男性家属留下,果断的将女性家属关在外面。然后按照危险性排序,比如医生(带教老师)、病人、家属、实习学生,最具有威胁的是病人、家属,按照危险性逐一满足对方的默认值。对于实习学生的要求,可以在下一个病人处满足,不要强求。

Lesson 3: 火线的同侧

医患确实是有矛盾的。这些矛盾不一定是由医患双方的任何一方引起,而是由无数的不可抗力,比如邪恶的医疗保险,在没有充分开放医疗市场,开医院不能像开饭馆那样简单的时代中,医患关系注定是无解的,而且是越来越趋于矛盾激化的。医生和患者,其实是站在火线的两侧。

看病和吃饭其实都是生死攸关的事情。为了解决吃饭的问题,我国曾经大跃进,大办食堂,结果出了三年“自然”灾害,是要死人的。设想一下,如果你是当年大办食堂时候的食堂大师傅,面对快要饿死的,没有粮票的人,你又能怎么办?真正解决了吃饭问题的方法,是把地给分了。自己种自己的。而不是办更大的食堂。

好了,你自己总要先活下去,才能够救助其他的人。

一个病人,来到你这里看病前,已经在外面受了很多委屈,原本生病就是一件飞来横祸,自己抗了几天,抗不住了,请假要受气,还要被扣钱,来的时候堵车,到了以后排队挂号,好不容易排到了,突然说要办卡,再排办卡的队,回来又重新挂号,专家号已经没有了。假已经请了,奖金已经扣了,好不容易来了,那就挂个普通号吧,一看已经150号了。上楼看病,先排队查视力,再排队等着分诊,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妈的,有个加塞的。。。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妈的,又有个加塞的。。。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等啊等。。。终于叫到自己的名字了,推门一看,是个巨年轻的小大夫。

给我一个他不生气、郁闷的理由??

不过大家都不容易,我上午已经看了二三十号了,早饭已经消耗干净,后面还有几十个待分病人,普六去急诊缝合了,普二陷在一堆放射体检的病人之中,普四门口一串孩子在追跑(还有人比我惨,略微欣慰一点),现在能消灭剩下的号码的只有三个人了,啊,普一的灯关掉了,一束头灯的光晃了一下,kao,散瞳看眼底的,不知道要多久。普三的医生突然从屋子里出来,带着一个病人走进普一,完了,疑难病人,要请示领导。。这时你的门口出现了一个红着眼睛、青着脸的病人。

给我一个你不着急的理由??

当你面对一个满腔愤懑的病人,即将或者已经对着你大倒苦水的时候。务必,务必把自己和对方划到一条战线之内,站到火线的同侧去,千万不要为前面其他人的错误买单。方法很简单,树立一个共同的第三方的敌人,这个敌人与自己周围的人们没有联系。

比如,一起声讨一下北京的交通,(其实如果北京不堵车了,一定是发生了类似sars、奥运那样的天灾人祸)。一起抱怨一下停车难,(虽然我停的是自行车)。一起抱怨中国人多,(反正我是生下来了)。或者愚蠢的电脑。碰上个做IT的,骂骂windows操作系统,会显得很有身份。作为假想敌的对象,应该是和病人糟糕的体验略有相关的,而又不至于伤及同伴的。

除了首次与病人接触,树立共同的敌人以外。在面对病人的其他质疑的时候,也可以这样。这时,当前邪恶的医保制度是非常好的目标,简直就像国外反动势力一样好用,要不怎么需要医改呢。

比如常见的:病人质疑自费药,就一起声讨医保制度,说有点好药就不给老百姓报销,基本药物目录就是满足温饱不死而已。

报销受阻回来开底方的,一边写一边痛斥那些掌握报销权限的人,同时同情的说,钱拿在人家手里,医生病人都只能忍气吞声啊,顺便安抚等得不耐烦的其他病人:这破医保,从来不帮忙,净添乱,经常有些不懂装懂的办事员在报销的问题上找茬,其实我们医院的明细清清楚楚,本来就是报销凭证云云。

典型的错误就是和病人理论,逐一分析,纠正对方的错误。你难道期望自己一番话能让病人突然醒悟,然后向你道歉?即使他知道自己错了,也会找个其他的问题投诉你。你越有理,越正确,他越明白,他就越要投诉你。人类是不可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否则我们现在还生活在伊甸园里,没有病人看。

非典型的错误是针对病人的质疑道歉。这就意味这你和病人是火线两侧的对立方,是间接表明对立身份。任何一个律师都不会让你轻易说sorry,再说你sorry得过来么?我就是碰了一下导火索,炸弹压根就不是我安放的。同样得病,同样早起排队,同样等待,同样五分钟看完,其他病人为什么就高高兴兴拿了药走呢。

和病人站在火线的同一侧,一切矛盾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和病人直接或者间接的对立,所有该你承担不该你承担的怨气都会出到你身上。所以站队很重要啊!

医学是解决问题的学问,临床思维也是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式,上面的三堂课只是抛砖引玉,希望各位将医患矛盾的控制作为疾病来研究,按照临床思维归纳总结症状、体征,对不同的案例作为病例来研究,进行疾病的分类分级,并且提出相应的治疗方案。

————

***防身术的基本原理***
各种直接攻击,其实都需要有一定的速度和力量,而且根据牛顿第三定律,其实各自受力是一样的,因此格斗的基本原则就是,用你不疼的地方去打对方疼的地方。比如手指对眼睛是可以的,手指对腹部就不推荐了

对于擒拿、反擒拿来说,则是攻击动用全身的力量去攻击对方某一个部位。比如眼睛,小拇指,下巴,耳朵,鼻子之类或者某个特定关节,利用对方的疼痛达到制服的目的。这种技巧不能仅仅是知道或者是理解,而必须反复练习,达到肌肉记忆的程度,一旦发起攻击,不必思考也能够自动完成

任何关节都是有一定的活动范围的,过度弯曲或者牵拉或者不在同一平面上运动,都可能造成严重的疼痛。例如请左手攥拳握支笔,右手用一手指轻推左手拇指,使之过度弯曲,马上会很疼,这是可以轻易取下手里的笔,如果是刀也是同一原理,但动作复杂些

小拇指通常是没有力量的,当要害被控制,比如被卡住脖子的时候,也可以去牵拉对方的小拇指,按照从对方手背上撕下来的动作去撕。近身反擒拿的时候,小拇指是非常好的目标。

被攻击的人,通常力量较弱,要充分利用对方的力量,先向相反方向运动,使对方本能去施加目的方向的作用力,然后突然转向。例如被从背后抱住双臂,应该先下蹲,对方会向上用力,此时突然站起并且举手。如果没有被控制住双臂,请参考小拇指攻击

人类会有各种本能反应,利用对方本能的躲避反应也是增强攻击的方法,比如近身时,一般难以攻击颈部等要害部位,但可以先攻击对方双眼,即使没有击中,对方也会扭头或者仰头躲避,此时颈部才会暴露。

以上只是基本原理,防身术一定要练习到肌肉记忆之中,需要有可信赖的同伴在有经验的教练指导下进行,否则很危险。@virushuo 说:“以我过去打架经验,最怕碰上三种人:1 医学院 2 美院 3 体院 其实警校军校都不可怕,这三种都是熟知人体结构,太难对付” 是这样的。对于其他学科的人,一本解剖学是非常好的辅助资料。使你对人体的脆弱与强悍之处能有充分的理解。

***常见攻击部位***
从上往下说,太阳穴偏后上一点点,三个骨头接缝的地方,拳击或者肘击,可致死。双眼,角膜表面只要轻微划伤即剧痛,手指扫或戳均可,此引发仰头动作。鼻子不推荐,易流血反而激怒对方。耳朵,如果能够拉住,各种撕即可。下颌,仰头时以掌根推,可以控制对方整个身体移动。@yeahwang 提示说:“用手掌根部自下而上推击下颌,不用太大力气就能把人打晕。” 我认为要做到打晕还是有难度,但有可能使对方过度仰头失去平衡而摔倒。

颈部:喉结双外侧,颈动脉窦,重击,致晕或致死。气管,不会卡的人掐不死的,不推荐。

手臂肩部:太复杂。即使被反拧到背后,仍然有反制方法,这个需要教练传授

躯干:前胸没啥好攻击的,上腹可以打打,不算疼也不致命,双侧季肋区被打击时很疼,打过了容易防卫过当,肝脾破裂啥的。中下腹没啥好打的,衣服多,通常是为了吸引下对方注意力。

鞍区,能打到自然好,但是通常对方都很有防备,可以与头颈部的攻击交替进行,打下脑袋,踢个裆啥的。

膝盖:这是好地方,膝盖是不能向前弯和向侧弯的。来自后面的近身攻击甚至被擒拿以后,只要能一手或一脚扳住对方小腿,往后坐就是了。同理,制服对方时,要注意自己的腿可不能踏在对方两腿中间,要不时用膝盖顶顶对方屁股

小腿:胫骨前几乎没有肌肉,除了练泰拳的,这里其实不禁打。用皮鞋直踢或者脚外侧面,快速的低踹腿。可以遏制对方攻击,运气好的话可以踢断。勾脚时脚外侧面攻击,几乎不会觉得疼,踢墙都不疼的

脚面:踩就是了,踩住对方脚,或者脚踏对方两腿之后,移动身体挤靠对方,其实是力量极大的,有可能击倒。

@BellaCina 说:“女孩子学习防身术的最大收获,不见得是真的实战胜利,而是不再害怕,因为学习过程中,教练一次次演练彪形大汉如何有弱点,如何被顺利放倒,实际是建立了女孩子的自信心。”

我觉得,不论男女,人们都应该或多或少掌握一些防身自卫术,对人体的脆弱与强悍之处有充分的理解,有助于你施展和控制自己的力量,有助于你提高自己的信心,面对困难甚至威胁的时候不是惊慌失措而是从容应对。我们的祖先是从无数战役中的胜利者,我们的基因里记录着胜利的经验,唤醒他们吧

————-

医生改行指南

……其次疾人,而今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故作文。

【1. 为什么改行?】
中国大陆的医科是从大学一年级开始的,也就是说你选择从医的时间是在高三毕业18岁左右。18岁的你知道什么呢?这年龄去看儿科也不过分吧。那时候的你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喜欢什么,兴趣爱好是什么,理想是什么么?
我自己觉得医治好一个人的疾病,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并没什么成就感,我更喜欢批量去改变疾病的进程。这正是我现在做的事情——通过发明来改变世界。
@StarKnight 提出一个是否改行的检验标准:
测定你是否热爱现在的工作,有一个指标就是:如果你中了6亿日元(约3700万rmb)彩票,你会不会马上辞职。

【2.什么人能够改行】
先说什么人不能改行吧。如果是外科系统的医生,如果你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1. 碰到疑难杂症眼前一亮。
2. 停手术以后会有戒断症状。
如果你满足这两个条件,还是别改行了。你会是非常好的医生,而且你正在做你热爱的工作。很遗憾,我满足条件2,但是看见疑难杂症常常是眼前一黑。

能够改行的人最好能够满足:有理想、有道德、有知识、有纪律。其中有理想排在第一位。你真的得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3. 改行前的准备】

心理准备:改行是对自己的投资,应该像对股票一样冷酷无情。你要精确的计算出投资回报率、收益率、预估风险,设定退出条件和退出途径。特别是退出条件和退出途径,要有预案。一旦满足退出条件立刻严格执行退出预案。
资金准备:改行也跟创业或者投资类似,你也需要有各种准备。一般改行找工作要3-6个月,能够骑马找马最好,但至少应该准备出半年以上的工资。
学术准备:医生改行。你是专业人士,争取要做到在同龄或者同年资中某一个区域有P<0.05的竞争力。 获得支持:如果已婚,至少要获得配偶的支持。这是占家庭收入一半的投资,必须获得你投资伙伴的强力支持才能撑过去。 你可能学了5-7-8-10年的医学,但这跟改行没什么关系。翅膀硬了是教育成功的标志。 引用@ 慕容晓舟 的话: 对年轻孩子们改行,我觉得也得沉住气,不是越早改行越好,起码得把一件事学明白了再评价自己到底是不是真不喜欢。 要翅膀硬了才知道自己是善飞还是善跑。 我是当完了院总以后才出来的。院总时的训练对我非常重要。 【4.改行初期的转换】 做你喜欢的工作。做你擅长的工作。做喜欢和擅长的事情,挣钱最多。 最有可能的,你还是做医学相关的职业。这时候会有从甲方到乙方的转换,这样很好,通过角色的转换,你可以更全面的看待整个行业。你的工作可以通过医生来帮助更多的病人,这样是好的。 我觉得换工作,就像是在换银行存钱,而且是复利存钱。千万不要把利息给清零了,不要抛弃掉之前学到的知识,也不要抛弃以前的社会关系,之前的积累。 更换的工作要对自己有意义,有帮助,有提高。 换了工作以后,你会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大二的状态『知道自己不知道』(不要中二) (普通大学四年的状态分别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知道自己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知道,知道自己知道 医科大学5/7/8/10年制各年的状态分别是:要考试了还有很多不知道,要考试了还有很多不知道,要考试了还有很多不知道……) 【5.医学到底学的是什么】 医学是解决问题的学问,你写的那些大病历都会在脑子里留下痕迹,这就是临床思维。 临床思维是一种思维模式,一种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模式。 我们使用固定的顺序去观察问题,来保证没有遗漏任何细节, 我们区别每一种特征性的细节以固定的方式记录, 我们穷举出所有可能的诊断,用最有可能的诊断来解释所有的症状,(奥卡姆剃刀) 我们使用各种手段来证实或者证伪我们的假设, 我们对同一种病因比较不同的治疗方法,我们用统计方法尽可能排除干扰 我们记录、总结、归纳、提高 这就是5-7-8-10年医学教育所教授的宝贵经验。可以用在其他各种行业中。 医学是解决问题的学问。 【6.继续教育】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你改行了,其他的同事还在强力的CME学分压迫之中。他们在不断的进步。医学是专业教育,所谓专业,就是除了看病和手术,你其他啥也不会。改行以后就更需要学习更多的东西。比如从商的同学,需要重新学习商科的基础课。顺便推荐沃顿的四门基础课:https://www.coursera.org/penn 市场、金融、会计和运营;或者涉及到临床实验,你需要再深入学习统计学、R语言或者Matlab;还有可能你需要练习演讲技巧、PPT制作、项目管理。。。 【7.新的开始】 每个人的故事会有所不同,想清楚,开始行动吧 【8.中心思想】 差点忘了写上本文的中心思想:Fuck the Fucking World Fuckingly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