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10 月28日,一辆吉普车撞上了天安门的金水桥,起火爆炸。造成车内3 人在内的5人死亡,40人受伤。二天后,北京警方宣布这是一起经过严密策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袭击者为维族人乌斯曼•艾山、其母库完汗•热依木及其妻古力克孜•艾尼。

自美国“九一一”恐怖袭击以来,恐怖事件层见迭出,但象“10、28”事件那样,袭击者带着自己的老婆、母亲去袭击的绝无仅有。新疆到底怎么了?让一个人带着自己最亲爱的二个女性,妻子、母亲来到北京,以这样的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与仇恨啊!如果我们仅仅去谴责声讨这种行为是不够的,象“环球时报”所说:“乌斯曼•艾山带着家人同时犯罪,其思想的极端令常人无法理解。他们开车撞向普通路人时候的残忍,在任何民族的文化中都决不会被接受和原谅”,这样的说法似是而非,有意抹杀了事件背后的问题。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维吾尔族人的恨,只要到了新疆是随处可见的。在介绍维族人的恨以前,我们不妨来看一看一位汉人民众如是说,以下是我发表新疆新“七五”事件评论后,一位住在新疆的汉人朋友的来信:

“陈维健:我看了你的文章,想以一个亲历新疆“七五事件”的当事人身份很认真的对你说,你他妈的是傻逼。 因为你不在新疆,因为你不知道汉人和维吾尔族有错都是汉人吃亏,还要怎么偏袒,你他妈的告诉我是不是要让他们当主人来奴役我们,你他妈去新疆让一个维吾尔打一顿,然后你去警察局报案,他们会一点事都没有的走出来,然后警察叔叔会告诉你民族利益高于一切,那个时候,你再回家去码子吧,傻逼,简直不能忍!老子那晚差点就死翘翘了,你知道有多少人死,你他妈的写字的时候摸着良心,不要让人看你的字就想吐口水在你脸上!我爱国不爱党,但是我他妈也不算纯文盲,也认识几个字,看过几本书,真后悔瞎眼看了你的一篇文章。”

我十分理解这位汉人朋友的处境与心情。从这封信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来看,新疆的汉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认为他们的处境是政府的民族政策不够强硬造成的,政府袒护着维人。但是他们没有深一层地思考,汉人在新疆的处境原因不是政府不够强硬,而是政府全面性的文化灭杀与汉化的民族政策造成的。中共在新疆的政策即使不从根子上分析,从浮在表面的政策来看,就足足可以让维族人与政府为敌了。首先是新疆的教育“民考汉”使维族迅速汉化,让维族文化不能得以维续。另一个是对维族人的信仰进行严控,18 岁以下的人不得进清真寺,参与宗教活动。宗教人员不得私自开办经文学校。更甚的政策是维人不得蓄胡子,不得戴花帽,女的不得戴面纱,学校与一些社会场所则公开禁止这些穿戴进入。在新疆地区的街头到处是这样的标语:“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漂亮的脸蛋露出来,揭掉你的面纱,让美丽的头发飘起来”。这样一种公然污辱民族传统,硬性将汉人的审美观念强加给维族人的标语。这样的政策让维族人情以何堪。一个缺乏人文精神,对信仰、文化、历史没有感觉的统治集团,他们在制定与实行这些政策时,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种下了怎样的仇恨。再往深一点地看,石油是维族人土地上的石油,但是与石油相关的企业维族人基本上不得染指,在新疆所有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汉人手里,维族人大都只能从事一些小商小贩边缘性的行业,维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成了二等公民。再则中国在新疆的核试,多年的核试给维族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从流出的图片与视频来看,问题的严重是触目惊心的,许多生下的孩子患唇口盖裂,或是大脑萎缩。同时,患恶性淋巴肿和患白血病的维吾尔人,从70代年开始癌症发病率开始上升,90年代维吾尔人高于全国癌症发病率达30%以上。更无法忍受的是源源不断的汉人移民,新疆地区目前的汉人占到了百分之四十三,维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即将成为少数民族。仅凭以上这些政策与带来的后果,维族人如何不对汉人抱有仇恨。毕竟新疆这块东土,是维族人与其它少数民族的家园。

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一直走在一个误区上,他们总以为只要将新疆的经济发展起来了,民族矛盾就可以得到解决,但事实的结果,经济发展起来了,维族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利益,矛盾却加深了。而这种矛盾又以铁血的维稳政策,进一步的激化。在新疆只要触及维人的事,都有可能被冠以“分裂国家”的重罪。一本宗教性的书籍、念一段经文、看一段视频、持一顿斋戒,或坚持蓄须,坚持带帽,坚持围头巾,都可能被无限地放大为分裂行为,都可能成为镇压,血洗的借口。“反分裂”本是一个政治领域,但在这个政治领域却成了一个经济产业,在新疆有多少人是靠“反分裂”发财的。因此,在新疆要没有“分裂”也难了。维族人在一起又一起冲突、反抗事件中,终于到了乌斯曼•艾山带着家人冲向天安门的金水桥。

恐怖袭击是弱者绝望的武器,是绝望的最后呐喊。在无所不在的严密控制之下的维族人,他们难以形成组织化的恐怖集团。从这次天安门“金水桥事件”到“巴楚县事件”来看,都是以家庭形式出现的。由于他们是社会的弱势者,他们没有能力对他们施暴的政府、官员寻仇雪恨,他们面对的目标是主政者,受害的却是无辜者,这是我们的社会最令人肝肠寸断的悲剧。那些在金水桥 畔遭受飞来横祸的游人,他们与家属的愤恨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如果把所有的愤恨都向着袭击者,而不是引起恐怖袭击的政策与政策制定的集团与个人,那么,这样的恐怖袭击只会增多,不会减少,并向更为恶性方向发展。更重要的是,当受害者与当政者站在一起,同仇敌忾,支持统治者以更为血腥的政策来对付维族人时,必然将本来只存在与被压迫民族与统治者之间的仇恨,从民族问题、政治问题,演变成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债亲冤主的种族仇恨,种族仇杀。

恐怖袭击维族人有,汉族人也有,近有北京机场爆炸案的冀中星,稍远一点有厦门巴士爆炸案的陈水总,如果我们认为他们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事出有因的话,那么维族人的金水桥袭击案是否有着相同的原因。所不同的是维族人,他们的信仰与种族正好与国际恐怖份子相同,恰好给当局一个解释恐怖袭击的理由,冠以维族人的恐怖袭击为国际恐怖主义的一部分,这实在是维族人的不幸,他们的不幸在于他们的反抗生不逢时。

中共对维族人的政策,如果汉族同胞能够换位思考一下,对维族人的反抗就会多些理解。当年清王朝为了加紧对汉人的统治,发出“剃头令”,在“留发不留头”的血腥政策下,送掉了百万汉人的性命。清统治以后,许多明朝官员坚持明服冠裳不改,为此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如今汉人成了统治者,难道我们也要将曾经给汉人带来耻辱的政策加于少数民族吗?我们汉民族,也曾经为蒙族与满族统治过,也曾经遭受过文化灭族,我们应该从历史中去感悟,去理解维族人的不满 与反抗。

每一次恐怖事件发生,总让我想到民谣:“冤有头,债有主,前面拐弯是政府”。每一次恐怖袭击总让我感到,谴责不是,同情也不是,让我陷入了一种深深的无奈与悲哀,最终被逼迫出一句呼喊:共产党你为何要把人逼到这个地步!中共的民族政策正在把中国带向社会恐怖,族群仇恨,种族仇杀,国家分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joker
    2013年11月1日09:52 | #1

    18岁之前进行宗教活动,本身就是违法的. 又不止针对穆斯林一个宗教. 凭什么要它搞特殊. 法国人还发起运动不许妇女带面纱, 作者怎么就选择性失明了呢? 什么时候维族人的传统是带面纱了?? 这不都是极端穆斯林开始搞的么! 不论什么国家, 对待极端穆斯林都得小心. 不知道本拉登? 拿民族问题来打击中国政府, 是不智. 美国人在这方面的作为, 给世界两个印象: 美国为自己利益可以支持恐怖主义, 没有立场. 国际国内两个标准, 长此以往, 美国人无信立于世界.

  2. Mobile Guest
    2013年11月1日15:30 | #2

    维族人的土地??什么时候新疆成为维族人的私有土地,不都是中国人的土地吗?首先自己的站位就不对

  3. Mobile Guest
    2013年11月1日15:32 | #3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维族人在历史上也是后来的民族,所以何来新疆就是维族人的土地

  4. 匿名
    2013年11月8日16:09 | #4

    中国有56个民族,汉族人最多,但最开始占的地盘未必最大。以你的说法,中国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保持在春秋时期的态势就最好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