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新闻》奥巴马困惑

①离“一个美国”很遥远

 “这里没有胜利者”,“没有什么比这样更能损害美国在世界的信誉了”,在美国国会通过允许发行新国债的法案的次日10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发表声明时,脸上毫无笑容。

  由于一部分共和党议员转向赞成,法案才在最后关头得以通过。而美国国债债务违约也才勉强得以避免。看起来,共和党向奥巴马政权和民主党做出了让步。但强硬派并未放弃斗争。

1025-6-getty-kyodo-1-M
正在就医疗保险改革发表演讲的美国总统奥巴马(GETTY-KYODO摄)

  在16日的美国参议院会议上,反对党共和党的参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71岁)呼吁支持通过法案。而同时,已退出会场的共和党议员克鲁兹(Ted Cruz 42岁)却滔滔不绝地演说,“华盛顿的统治者已经拒绝了人民的呼声”。

  在共和党中,提出取消医疗保险制度改革法案(即奥巴马医改法案)的草根保守派“茶党”所属的18名议员对发行新国债法案投了反对票。

  “虽然我们失败了,但由此获得的东西非常重要”,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埃里克·坎托16日如此断言。这是因为,保守派的主张受到关注,克鲁兹也表示“(奥巴马医改法案等)存在的问题广为人知”。

  “我要一直呼吁,直到再也站不住”,在议会进行了21个小时以上反对演说的克鲁兹18日表示,“为了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我将竭尽全力”,预示将展开全面斗争。美国政府可以继续发行国债只到明年2月,所以债务违约的风险依然存在。

  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中,由于获得倡导建立“小政府”的茶党的支持,共和党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在众议院获得了过半数席位。而明年秋季将面临下一次中期选举。在财政谈判过程中,稳健派之所以销声匿迹,是因为不希望与财力雄厚的茶党为敌。此外,这也是为了获得因移民涌入而正在沦为少数派的白人中低收入群体的支持。

  而执政党民主党则无法对达到白人2~3倍的黑人和拉美裔无保险群体置之不理。受社会结构变化的影响,美国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对立将日趋尖锐。

  “我们属于一个国家,一个人民”,奥巴马在2012年11月获得连任时的演说中如此表示。但在美国,分裂反而在不断扩大,四处碰壁的奥巴马已经陷入了迷途。

  “如果遭到否决将采取什么应对措施?”在8月30日晚间的总统办公室,在听说奥巴马将向议会寻求批准,以对被认定使用化学武器的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时,总统助理苏珊·赖斯(48岁)等人如此询问奥巴马。

  当日上午,奥巴马公开表示,“正在讨论采取有限的,目标明确的军事行动”。如果推翻这一表态,同时也是军队最高统帅的奥巴马的权威可能受到影响。激烈辩论持续了约2个小时。

  “反对战争!”“要知道羞耻!”对奥巴马的军事打算表示支持的共和党知名人士,稳健派议员约翰·麦凯恩(77岁)9月5日返回自己当选的亚利桑那州之后,遭到不愿承担过度负担的支持者的严厉批评。

  奥巴马曾经认为,批评民主党在叙利亚问题上态度“软弱”的共和党将支持对叙军事行动。不过,连民主党内也不断出现反对者。结果,奥巴马不得不放弃了军事行动。奥巴马误读了陷入分裂的舆论,导致其领导能力被划上了问号。

  而关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的人事安排,10月9日则以由美联储现任副主席珍妮特·耶伦(67岁)接任而划上句号。“不要说他的坏话,他是一个很好的人”。7月31日,奥巴马在民主党议员会议上,提到了劳伦斯•萨默斯(58岁)的名字,作为下一任美联储主席的“有力竞争者”。萨默斯是奥巴马的亲信,曾在奥巴马的第一个任期时担任主管经济政策的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奥巴马的发言听起来像是在营造“萨默斯担任主席”的氛围。

  其后,萨默斯过去歧视女性的发言等遭到曝光。而在向参议院全体会议提交主席人事方案的银行委员会会议上,共和、民主两党的分歧也进一步扩大。最后,萨默斯自己宣布放弃提名,奥巴马在人事安排方面也遭遇了挫折。

  在共和、民主两党分别控制参众两院的情况下,总统与反对党展开交涉就非常重要。但在财政谈判等问题上,奥巴马还没有展开协调的迹象。在险些陷入债务违约的2011年,当时的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说服了国会,但目前却缺少那样的斡旋者。

  “促进经济增长,增强中产阶层”。奥巴马在17日的声明中呼吁加强中产阶层。不仅是提高收入,而且在声明中加入了保守派和自由派都重视的中产阶层的振兴问题。但“一个美国”的梦想依然遥远。在还剩下3年多任期的情况下,奥巴马政权似乎已经陷入进退维谷之中。

②懦夫博弈再燃

 “真的吗?”10月3日的东京霞关,日本财务省国际局收到了来自美国的报告,内容令相关人士大为震惊。其原因在于美国财长杰克·卢(Jack Lew 58岁)在报告中指出,如果不提高联邦政府的债务上限,美国将出现“债务违约”,这将引发和2008年金融危机一样甚至更为严重的危机。

  10月10~11日在华盛顿召开的20国集团(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上,支持美国的日本财务相麻生太郎(73岁)原本打算表示“美国国债最安全”,但最终不得不咽回了这句话。

  负有维护美元核心货币义务的美国财长竟然异乎寻常地说出危机将重来的话,这令各国和金融市场焦虑不已。美国国债出现债务违约将导致全球的金融系统陷入动荡。奥巴马总统(52岁)的盟友大富豪巴菲特(83岁)也表示了愤怒,称“美国的债务违约就像是核弹头,一旦发射将摧毁全球经济”。

  美国国会在16日通过了允许追加发行国债的法案。不过,国债只能发行到明年2月7日。将美国国债作为“人质”的“懦夫博弈”已在暗中开始。

  “我们坚决反对”,美国草根保守团体“茶党”的重要资金源Heritage Action的高管10月中旬对共和党领导层提出,在不修改医疗保险制度改革法案(即奥巴马医改法案)的情况下,不要允许联邦政府提高债务上限。同时表示“这将成为明年秋季(中期选举的)党内预选的重要判断因素”。

  共和党众议院议员,保守派的比尔·弗洛雷斯(Bill Flores 59岁)要求财务部在明年2月7日之后禁止采用动用国库资金,延长谈判期限的“非常手段”。民主党批评加强对决姿态的保守派“在共和党稳健派,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John Boehner 63岁)背后捅了一刀”。

  随着中期选举的接近,共和党内的稳健派和保守派的分裂将越来越严重,和民主党达成超党派共识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不断推迟问题将导致财政协商更加困难。华盛顿的亚洲外交人士无奈地表示“为什么领导人不拼尽全力地协调呢?奥巴马就是一只跛脚鸭(lame duck,在英语文化中用来比喻因任期快满而失去政治影响力的人。)”。

③迷失的亚洲战略

“我想对全球友人说的是,这只不过是暂时性的政治事件”,10月5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不得不如此解释。

美国总统奥巴马为应对国内的财政协商而放弃出访东南亚。美国的亚洲事务负责人等对此表示反对,认为“重视亚洲的战略将遭到质疑”,而美国白宫幕僚长马克多纳等人则反驳称“难道要让世人都知道总统在这个时候居然在亚洲的观光地吗?”。

担心美国对亚洲关注度下滑的声音一并汇集到了代替奥巴马出访的克里耳边。而奥巴马也不得不在8日的记者会上承认“应该前去访问”。

1029-9-kyodo-M
东亚峰会上的中国总理李克强(右上)和美国国务卿克里(左下背影)(kyodo)

另一方面,从中受益的则是在叙利亚问题上与美国对立的俄罗斯和牵制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的中国。在东亚峰会的晚宴上,克里坐在餐桌的一角,而坐在正中间的是中国总理李克强。

缩减在中东等地部署的美军,将重心向亚洲转移是奥巴马外交政策的基础。在其第2届任期本该加速这一战略,但战略本身却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9月中旬公布的美国外交部的内部审计在评价负责亚洲事务的部门时指出,“并不具备(重视亚洲的)相应体制”。美国对亚太地区的资金援助和峰值时的2010年度相比,减少了20%。在美国负责地区事务的6个部门中,亚太部门的人员和预算排在第5位。

亚洲外交的迷失也让奥巴马政权的官员倍感焦虑。

“中国和俄罗斯在背地里牵手,如今要牵制中国,可能性几乎为零”,被内定为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罗素今年春季对日本的政府高官以激烈的口吻再三强调。

因彬彬有礼而广为熟知的罗素之所以如此不满是因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4月底访问了俄罗斯。但日本政府官员回顾称“不觉得(罗素)是因为日本接近与美国对立的俄罗斯的而感到不理解,而明显是因无法抑制中国的崛起而倍感焦虑。”

在9月底的联合国大会上,奥巴马在演讲中强调“美国准备投入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所有国力来确保中东的‘核心利益’”。但其中并未提及重视亚洲战略。此番演讲不禁让人联想到瞄准石油权益、对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的布什前政权,但同时也反映了奥巴马外交的摇摆不定。

④落空的“变革”

“Si、Se Puede!”(西班牙语,意为Yes we can),10月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要求政府推进移民制度改革的数千名拉美裔移民等用西班牙语高呼口号。27岁的布莱恩·罗塞尔在高声呼喊的同时,不禁回忆起了5年前美国总统大选时的兴奋和期待的情形。当时,奥巴马嘴边也挂着相同的口号。

1029-10-M
在华盛顿举行的要求推进移民制度改革的集会

 “我想让女儿拥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罗塞尔带着当时刚出生3个月的女儿从中美洲萨尔瓦多通过非法入境来到美国已经10年。虽然一直辛勤地工作,并缴纳税金,但却每天担心被移民局发现被强制遣返。“我是多么的期待奥巴马的‘变革’”,罗塞尔的言表中充满焦虑。

  美国在野的共和党参议院议员马克·卢比奥10月20日非常肯定的表示,“与以前相比,推进移民制度改革越来越困难”。奥巴马曾表示要向超过1100万非法移民敞开获得市民权的大门。他曾计划将年内推进一揽子移民制度改革作为优先课题,但其在财政谈判时的强硬态度引发了共和党保守派的质疑,在共和党内部原本反对声音就很强烈的上述改革也因此阴云密布。

  在奥巴马的家乡,芝加哥南部的黑人居住区。失去儿子的乔伊·马科马库站在该市纪念因枪击事件而去世的0岁到24岁年轻人的374个砖砌纪念碑前,叹息道“那就是我儿子的纪念砖”。

  马科马库的儿子弗兰克在即将大学毕业的2009年11月,在聚会上遭陌生男子枪击,身中5抢不幸去世,年仅21岁。

  2012年底,在导致26名小学生等死亡的康涅狄格州枪击事件之后,奥巴马将加强枪支管制作为第2任期的重要课题之一。虽然敦促议会通过购买枪支时全面核查购买者犯罪经历等为核心的法案,但美国参议院在4月否决了这项法案。重新审议的计划也未确定。

  “你们的行动将拯救孩子的生命”。马科马库9月18日与康涅狄格州事件的受害者家属一同访问了华盛顿,向约40名美国参众两院议员表达了诉求。但是,面临明年秋季即将举行的美国议会中期选举,因担心引起反对枪支管制的美国步枪协会和草根保守派别“茶党”的不满,议员们反应消极。

  9月22日,在,在美国海军设施枪击事件的追悼仪式上,奥巴马表示,“变革将由美国国民推动,而不是华盛顿(政府)”,但却未阐述具体的应对举措。面对美国社会的分裂,奥巴马的态度依然模棱两可。

⑤与产业界渐行渐远

10月2日,在华盛顿的白宫。美国各银行高层为敦促政府避免债务违约,参加了与总统奥巴马(52岁)的会谈。参会者在看到桌子上摆放的姓名牌后,注意到了一种异常。以往座位在奥巴马正对面的摩根大通银行首席执行官(CEO)詹姆斯·迪蒙(Jamie Dimon,57岁)的姓名牌被摆放到了长条桌子的一侧。

  “我国最优秀的银行家”,奥巴马此前曾这样称赞迪蒙。但是,摩根大通银行本身以及其在金融危机时救助的金融机构发生了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违规销售,这正在被司法当局追究责任,结果可能是以支付130亿美元和解金了结。这将是针对单个企业罚款的最高金额。

  “在不知何时被处以多少罚金的情况下,即使要求我们‘对业务具有自信’也是无济于事的”,一位大型美国银行的CEO对于当局强化监管和追究金融危机时责任的举动感到忧虑。巨额罚金对迪蒙来说意味着屈辱,而且还显示出奥巴马政权和华尔街的决裂。

 即使在传统上民主党支持者众多的硅谷,与奥巴马政权之间的关系也开始产生摩擦。其起因是美国政府一直在大规模收集互联网上的个人信息。

 “政府干了蠢事”,9月上旬在旧金山一次集会上,全球最大社交网站(SNS)脸书(Facebook)CEO马克·扎克伯格(29岁)批评了奥巴马政权。

  在6月问题曝光之初,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被报道称为政府收集信息提供了支持,随后一直疲于解释。在2年半之前奥巴马访问硅谷时,扎克伯格曾与奥巴马边谈笑边一起用餐,而此次却带着痛苦的表情说:“保护国民的安全、保护自由和经济不正是政府的工作吗?”

  在美国产业界,对在财政谈判中始终坚持强硬立场的共和党保守派越来越持强烈批评态度。但是,这并未提高奥巴马的支持率。这是因为法人税改革等产业界要求的政策仍未取得进展。相反,环境限制强化等“反商业”政策却日渐加强,这让企业界日益感到不满。

  摇摆不定的奥巴马和美国产业界正在拉开距离。在奥巴马政权第2任期,鸿沟看起来正在重新扩大。(完)

本连载由吉野直也、矢泽俊树、中山真、芦塚智子、小川义也 撰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