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量无声》引用的中情局“十诫”成笑柄

RFI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几天来,中国的互联网上流传着一部由国防大学、总参三部和总政保卫部等军方高级机关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现代关系研究所等外交智库制作的政论片《较量无声》。由于话题敏感,镜头劲爆(出现了刘晓波和六四的画面),且推出的机关级别背景神秘,自然引起了许多讨论。

但昨天(10月30日)以来,许多视频网站纷纷删除了这部90多分钟的视频,目前还没有审查方的删除指令曝光,是网站自我审查还是另有缘由都不清楚,但已引起了诸多揣测。

这部电视政论片阵容强大,解说慷慨沉重,颇有八十年代电视政论片之风。

其总策划是国防大学政委上将刘亚洲,撰稿人和总编导则是国防大学科研部部长,秦基伟上将之子少将秦天,出场受访还有国防大学校长中将王喜斌、负责对外电子情报的总参三部部长少将刘晓北、负责政治侦防的总政保卫部部长少将于善军。

《较量无声》首先论述了中美的战略竞争关系,声称美国为颠覆中国现体制,在五条战线进行渗透。

首先,政治渗透:千方百计影响中国政治走向;其次,文化渗透:企图改变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思想观念;第三,思想渗透:依托舆论心战瓦解民众思想基础;之四,组织渗透:培植代理人集团掩埋定时炸弹;最后,政治干涉和社会渗透:培植反对力量扩大颠覆基础。

上述论述基本符合中美关系合作又竞争的状况,该片将中国国内复杂的社会矛盾、意识形态冲突和种种的腐败问题,完全归咎于美国的黑手;更指责目前民间占据主流地位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受到美国影响,几乎公开指责其是卖国团体。

例如,片中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指为美国策划的对中国和平演变的舆论战的一部分,该片又指责在中国开展基层民主选举项目的卡特中心等是敌对机构。

《较量无声》回访了卡特中心2004年资助中国学者和人大、民政系统官员到美国观摩大选的行程,认为其别有用心。

片中引用了一位上海人大官员的观选后博文,此文不过是说,定期通过选举进行权力交接,是政治民主稳定的标志,而美国媒体在此期间表现出的中立、专业和客观值得赞扬,片中却认为这位人大官员受到了美国的洗脑和颠覆宣传。

该片还指责,美国千方百计拉拢,收买,威胁和策反利用中国的学者,大力培植亲美势力和“第五纵队”,片中点了茅于轼、贺卫方博文,并闪过了夏业良的照片(对其指责是宣扬新自由主义)。

贺卫方的这篇博文中被红框划出的部分中说,我明确希望中共形成两派,希望军队国家化,希望解决大是大非的问题,茅于轼的博文中则被划出一句“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

与这些杀气腾腾的表述相比,“美国动员国家战略资源强力推广的转基因粮食,实际上就是美国控制世界粮食生产、进而控制世界的手段。”这类的小花絮都成了小儿科。

该片在中文视频网站推出后,引起了许多右派观点的网友的不满。批判者责其实军人干政,直接参与意识形态争议,并认为,以公帑制作宣传品攻击民间学者是危险的举动。

《较量无声》片中,还引用了流传在中文互联网的的所谓中情局局长杜勒斯颠覆中国共产政权的《十条诫令》。

所谓的《十条诫令》的第一条就说,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再鼓励他们进行性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美帝居然如此恶毒?这么劲爆的猛料,经过这几位高级军官的渲染,十条诫令当然会在中文互联网上掀起新一轮的热潮。不幸的是,这一看似劲爆的十诫也成为这部政论片的最大软肋。

此前,这份“十条诫令”,见诸于不少中文主流媒体的新闻报道,在2000年6月17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就以“北京讯”为消息来源,发表了一篇题为《美中情局十套手段中国政府不倒不罢休》的文章。一些教师作为参考文献使用于课堂上,一些党内讨论也甚至文件也援引其作为立论依据,在中国网络上更是流传颇广。

事实上,“十条诫令”的说法本身来源以英文世界的一条政治谣言。英文媒体如《纽约时报》等早有考证和报道,在中文世界中,新语丝作者庄海青、媒体人杨学涛等人也有跟进和翻译。

最早,“十条诫令”类似版本最先出现在美国,英文名称是“Communist Rules for Revolution”即“共产主义者革命章程”。

绝大多数西方人浸淫多年的《圣经》也有“Ten Commandments”,中文叫十诫,上述内容一般也是十条内容呈现,所以就从原来的英文名称“共产主义者革命章程”变成了“十条诫令”。

据当时的说法,此十条“革命章程”号称是协约国于1919年5月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城搜出,并于同年首次被印刷在了俄克拉荷马Examiner-Enterprise报上。据考证,这家Examiner-Enterprise是真的,但这个“十条”却从未在该报发表过,是德国共产党用来腐蚀资产阶级、发动共产革命的章程。

目前可以考证到的,“十条诫令”英文版本的最早发表年份是1946年(发表在当年2月份的期刊Moral Re-Armament上)。1954年,佛罗里达州司法部长George A. Brautigam证明其为真实,并签上了大名。后来,“十诫”广为流传,选民们出于警惕左派威胁,就把这十条印出来发给议员们。

据《纽约时报》此后的考证,国家档案馆、国会图书馆和各所大学的图书馆都找不到这个所谓的文件,蒙大拿州参议员Lee
Metcalf在与FBI、中情局等机构联合调查后也得出结论,认为这个所谓文件纯属伪造。

上述的报道和引文都能找到英文报道的原文,不难查考。但遗憾的是,经过变造和添油加醋,这条美国谣言摇身一变来到中国后,变成了是中央情报局用来颠覆中国现体制的“十条诫令”。

这一并不审慎的引文大大降低了这部政论片的严肃度。有网友调侃说,是否因为推出这份政论片的,虽有国防大学、总政保卫部、总参三部等高级机关,却没有专司对外情报的总参二部。否则这份完全经不起入门级网友网络检索的解说词,应该会得到见多识广的二部武官、特工们更专业的资料支持,不至于犯下如此简单的错误,既成笑柄,又靡费公帑。

一位资深媒体人评论说,《较量无声》跟谁较量呢?这是跟民间土鳖革命党还是互联网思想家较量?都不是。

他认为,这是跟体制内另一帮较量,是维护父母抛头颅打下的红色江山的革命后代和改革既得利益派较量。在他们眼里,能够势均力敌的引起注意的,只会是体系内的“同类人”,其他的折腾太多风浪,也未必看得上。

有批评者认为,《较量无声》不过是这位前右派上将所放出的姿态有余,成色不足的投名状,对其偷偷被上传到互联网平台,以及悄悄被删除消失,都不必做太多解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3年11月3日01:53 | #1

    明白了“上帝要消灭谁,必先使其疯狂“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