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补充说点非洲

原来那个回复光想着说冰岛的事了,非洲的没有把我看到的说完。在那个个经济学人的大辩论里链接出处,西方人士和中国青年们的意见都是仅有参考价值,我着重看了一下非洲读者的发言,支持“中国对非洲发展有利”这个议题的的非洲读者一般提供的理由有这么几个:

第一,当年你们西方人来的时候,你们有圣经和民主,我们有石油和矿产。200年后,你们有了石油和矿产,而我们得到了圣经和民主,还有贫穷和苦难,200年来你们只把我们越搞越糟。就是轮流坐庄,是不是也该轮到人家中国来试试了?

第二,不管你们什么支持独裁啦,贿赂腐蚀啦,我就看见了:中国人来了以后,我们多了活动板房,学校,流动医院,体育场,还有公路,这都是实打实的,你们西方人搞了民主啊制裁啊多少年我们也没有得到的。

第三,中国人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他们是生意人。他们又没有用枪炮强迫我们卖资源,卖给你们也是卖,卖给中国人也是卖,多了一个买家,就多了一份选择,从来没有听说选择多了比原来更惨了的。

在我读到的部分,没有提到“传统友谊”,“抬轿子进联合国”,“坦-赞铁路”,“Chairman Mao”等字眼。失望吗?一点也不。非洲的朋友都很理性和现实,这很好。理性和现实是一切成熟持久关系的起点。我们不想忽悠谁,也不想平白占谁的便宜。只要做到经济利益上双赢,这种基于利益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能长久(其实我们人到了20岁以后交的朋友,也以互惠互益的维持的久,喝酒拍胸脯的交情,散的也快)。套用一句美国人的话,这就是把生意伙伴变成了中国的“利益相关者”,这样在遇到一些外来的挑唆的时候,非洲国家维护起和我们双边关系来,双方都有干劲。

要说有什么要注意的,那些普世价值的云山雾罩可以不必理会,值得重视的还是经济利益方面一些非洲国家的抱怨:一是中国人在非洲搞建设一般从中国拉人过去,当地人雇的少,没有解决就业问题。(村长也提到中国在非洲的存在,没有更深的影响到下层民众)。二是中国工业品生产能力太强大了,冲击了非洲的刚起步的工业。这两个问题需要想办法解决,至少要减轻影响。我想到的一个就是雇佣当地群众干一些技术含量低的工作,让他们也能从“摘那”在非洲的存在获得些好处。另一个是不是可以把一些污染大,运输成本高,技术上低级的行业留在非洲一些,比如矿产品的初级处理,以及炼油等工业,在不损害中国的就业的基础上留一些就业机会在非洲,当然这需要专业人士从战略层面来策划。

总的来说,土共这些年在非洲搞的路子是对的。为什么这么肯定呢?我不是看了土共自己的宣传,而是因为西媒都在痛心疾首的骂自己政府在非洲上搞不过中国。美国的媒体骂自己的政府的同时幸灾乐祸欧洲失去了自己传统的势力范围。英国的媒体骂自己的政府的同时幸灾乐祸法国失去了自己传统的势力范围,法国媒体…我不认识法文,不过看前一段萨克奇在“法国-非洲”峰会上对非洲谀词翻涌而没有得到什么好处看,他们的失落感也不小。

西方的媒体就是一个反向的风向标,他们这么说,说明我们搞得确实不错,让那些高贵的老爷们泛酸去吧。哥从来不给人家宣讲个这个价值那个价值的,哥只掏出钱来作生意,讲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你有我有全都有哇,嘿嘿嘿嘿全都有哇,一路看天不低头哇,嘿呀依儿呀唉嘿唉嘿依儿呀,嘿呀依儿呀唉嘿唉嘿依儿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