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晴空普照油菜花

湖南临澧农民父子沈克泉、沈昌健,很有可能将在近期成为中国各路网络媒体上的“红人”。因为,中国互联网新闻网站的主管者鲁炜,前天将他俩历经35年两代接力培育优质油菜花的事迹作为典型,要求台下的总编辑们布置宣传:“今天会议之后,我期待着主流媒体的网站、客户端、微博、微信都去湖南追寻这对父子,把他们寻梦的故事讲述出来,把他们追梦的奋斗展示出来,把他们圆梦的力量汇聚起来。”

这不,比@新华网转发湖南红网报道还要提前一步,新浪今晨就已经在首页以仅次于习近平的二条位置刊登《独家对话:湖南“油菜花父子”35年追梦路》,而且是视频、图集一应俱全——从这个响应速度来看,恐怕,就在鲁主任提出采访要求话音刚落之际,台下听讲的新浪当家人陈彤就已经紧急布置手下,找到了可以立即奔赴常德乡村的特约记者。

作为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这是在郑州出席第13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开幕式并致辞时,以“油菜花”作为举一反三的典型事例,要求中国网络媒体“网聚正能量”:“我期待着,在中国大地上有千千万万的沈家父子这样的追梦故事在网上汇聚”。此外,他还用“行百里者半九十”作为座右铭,强调“实现网络空间清朗起来,就是要把建设为民、文明、诚信、法治、安全、创新网络空间作为互联网发展目标”。

根据中国网发布的讲话全文,鲁主任当时宣布:“几个月以来,我们在网上大力开展中国梦主题宣传活动,大力推进保护公民合法权益、打击网络谣言等专项行动,各地各有关部门一起动手、齐抓共管,主流新闻网站率先带头、引领示范,重点商业网站紧密配合、积极呼应,广大网民踊跃参加、真诚互动。而今,网络空间雾霾渐散、晴空初现,得到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

在论及“诚信”时,这位曾经以网络名人“七条底线”座谈会开启打击谣言行动的宣传高官说道:“网络谣言等失信行为的存在,像病毒一样侵蚀着网络的肌体,成为人人痛恨的公害。如果不及时有效治理,就会导致‘破窗效应’,就会在网络空间泛滥成灾,最终危害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每一个网民都要把‘诚信上网’作为行为准则,对自己的发声负责,自觉做到有‘谣’不信、有‘谣’不传、有‘谣’共伐,让失信行为在网络空间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要团结网络名人、团结网络‘大V’,鼓励他们发挥社会正能量,自觉承担社会责任,做到自尊自爱,切莫成为‘大谣’。要大力弘扬诚信美德,强化‘以守信为荣、以失信为耻’的价值导向,建立并完善网络空间的诚信体系,对于那些恶意制造、散布谣言的行为,坚决予以遏制,坚决予以打击,共同铸就诚信的网络空间。”

此外,鲁炜还面向主流新闻网站和重点商业网站提出“八个带头”:“一是带头把方向,就是要牢牢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二是带头抓管理,就是要始终坚持管得住是硬道理。三是带头扬正气,就是要坚持传播正能量是总要求。四是带头树新风,就是要大兴网络文明之风。五是带头守法纪,就是要坚守法律法规底线。六是带头探规律,就是要提升网络传播的有效性。七是带头谋发展,就是要增强网络媒体核心竞争力。

八是带头建队伍,就是要建设一支忠于党和人民的强大队伍。”

顶头上司明令要求,焉敢不从?身为“主流”,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自不待言,新浪腾讯搜狐网易这几家重点商业网站也是集体响应,把“六个目标”和“八个要求”张贴在首页醒目位置,只差没能超过三中全会专题的高度。凤凰网更加自豪地发布了《国信办主任鲁炜向凤凰网博主“道德网”致敬》,因为在鲁主任的演讲稿中,曾经引述这位不知名的网友言论:“‘七条底线’不等于网络文明,与网络美德、人间美德的巍巍高山和辽阔大海相比,它们只是网络空间的地板、阶梯、道路和海平面,然而正是有了这些坚实的地基和阶梯,我们才能一步一个脚印地向着高山之巅顺利登攀。”

知名网友是@周小平同志。提前配合宣传攻势,新华网3天前以摘编周小平网言的方式刊发《让正能量声音成为网上主流》,并通过自家微博账号进行推广。文中,这位鲁主任的座上宾以“知名网络时评人”的身份出现,强调面对污名化不可退缩:“一些‘大V’们掌握了舆论的粉丝量之后,是不会闲着的,他要挣钱。他看见有人在上访,就拍下来、写出来给官员看,你要给我一笔讲课费50万,我就不报了,你要不给我,把你往死里打,有的人怕了就给了。但给了50万就能逃脱吗?他觉得骂你可以挣钱,就会不停地骂。比如雷政富,被人抓住之后前前后后给了300万,最后还是被曝光了。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大V’们把这笔钱拿去吃喝嫖赌,用完了再来找你要,官员和政府机构是他最容易下手的目标……如今的网络上,无数洗脑段子、吹捧欧洲以及美日的故事,无数被夸大成体制问题的个案,日渐灌满了人们的耳朵,让人们开始质疑陪伴我们一起成长起来的中国共产党。但是,亲,请回顾历史审视现在,我们不能放弃父辈堆砌起来的理想和斗志。”

在鲁炜的具体要求发布后,新华网趁热打铁,再行配发评论《做好“八个带头”,主流网站责无旁贷》:“由于互联网自身的虚拟性、现实社会的复杂性,再加上一些网络媒体缺乏足够的社会责任心,导致当前互联网上正能量不倡,负能量过多,甚至过滥。比如,有些网站热衷炒作负面新闻、恶性事件,眼睛专盯社会阴暗面,放大各种道德失范行为。浏览这些网站,给人的感觉是这个社会‘一团糟’、人与人之间‘尔虞我诈’、教师医生等群体道德败坏……显然严重有违客观现实。这类新闻网站所传递的信息,不但起不到汇聚社会正能量的作用,反而像‘精神鸦片’毒害整个网络舆论生态。要求主流新闻网站和重点商业网站带头汇聚正能量,共筑中国梦,并不是说从此之后网络媒体就不能有批评监督的负面声音,也不是说互联网就必须‘一片和谐’,而是指网络媒体应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多做有益于国家民族社会进步的客观报道。在贬的同时,更要有扬;在曝光阴暗面的同时,更注意多给人以鼓励、温暖和阳光。毕竟,后者才是人类社会不断向前的精神食粮。”

“既要善管也要善用”——人民日报昨晨则以《守护互联网生态的晴空》切入话题。作者是人民网舆情监督室秘书长祝华新,他要用数据支撑注解鲁炜对“晴空初现”的判断:“经过网络的自我净化、治理者的善管善用后,今天中国的网络舆论生态,已经发生不小变化。从舆论板块看,体制内媒体微博和政务微博异军突起,成为新一类网络‘大V’,扭转了前几年政府工作在网上被‘围观’的被动局面。从网络情绪看,戾气在下降,正气在张扬。以9月份数据为例,天涯社区BBS的社会民生类话题中,负面帖文总数下降63%,而天涯论坛帖文信息正面率小幅上升6%。从发帖内容看,多了信息的及时传递,少了不明真相的评点。一个数据是:从去年的北京暴雨到今年的余姚大水,灾难现场信息的比重从10%上升到56%,而网友隔岸观火式的观点评论和转载从60%下降到15%。”

文中,祝华新也重申了他月初那篇《打击谣言背景下的网络舆论新格局》中的观点:“蓬勃生长的互联网,是今天中国面临的一个‘最大变量’。正如有人说,互联网是‘戾气与温情同在’,既可能成为正能量的扩音器,也可能成为负舆论的搅拌机。也因此,处置不好是社会的‘心头之患’,处置得当是党和政府促进公共治理和基层民主的新平台……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厚互联网的文化土层,推动更多教育科学文化资源上网,吸引更多院士、名家、作家主动进入网络舆论阵地,发出权威之声,让更好的智慧、见识引导大众;我们需要始终保护好互联网‘植被’,让普通网民的‘沉没之声’,成为政府决策的一个重要民意参考;我们应该鼓励专业人士理性建言,让那些常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越界发言、信口开河的专家雷语更少些,让理性权威的声音更多些。当然,我们更要鼓励主流媒体站出来。大是大非问题上,主流媒体特别是其法人微博,要勇于发声,释放正能量。有人说,互联网时代涌现了众多‘公民报道者’,其实不然,这些人只是信息的上传者。多元舆论场上,传统媒体需要发挥‘专业队’角色,恪守政治大局观和新闻专业精神,审慎用好媒体的话语权,增强社会粘合度,而不是加剧社会分歧。”

以恽代英办《中国青年》,邹韬奋办《生活》周刊,周恩来领导《新华日报》为榜样,这位舆情专家强调“看家本领不能刀枪入库”:“今天舆论的主战场是互联网,今天的笔杆子就是鼠标话语权、键盘话语权。要努力打通体制内和民间两个舆论场,把党和政府的决策,把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传播到微博客、微信朋友圈和BBS、人人网,真正入耳入脑。”

舆论主战场上,话语权争夺态势犬牙交错。比如,在揭批安徽宁国领导看望百岁老人PS悬浮照一役中,“公民报道者”就再奏捷报——然而,这都不能抵消他们因为新快报陈永洲事件而升腾的挫折感。

就是在门户网站张贴推广鲁炜新要求的下方,前天还有另一则与媒体从业者紧密相关的标题,对比之下更显沦落——“新快报记者涉损害商业信誉罪被批捕”。尽管还是有足够多的异议者拿出越挫越勇的斗志,质疑警方威逼利诱陈永洲、批捕罪名适用不当,或者直奔中联重科财务数据而去,试图证明“收钱无关新闻造假”,但是,那个媒体人命运共同体的溃败撕裂——从声誉到肉身——已是不争事实。至于成都商报前记者龙灿愤而揭发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在三年前的“跨省通缉”中名利双收,只不过是在耻辱榜上新添了一笔而已。

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胡泳即通过腾讯首页发表评论:“在讨伐中,经常可以听到一个侮辱性的词汇,即将记者污化为‘妓者’。这个词固然难听,但其实命中问题的实质。作为一种核心的自由,新闻自由在中国遭遇金钱与权力的双重羞辱……用钱收买的封口固然触目惊心,用权干预的封口更加惊心动魄。主流媒体的真记者因为深怕踩‘红线’、触‘地雷’而不作为,这才给了假记者大行其道的空间……然则,最大的耻辱乃在于,新闻界的很大一部分人已经丧失了耻辱感,这不仅仅是新闻界的耻辱,更是整个中国社会的耻辱。”

信海光则在他的微信公号中将这一切归结于中国社会的“江湖化”趋势:“不谈法律、不谈正义,不谈舆论监督之类这些高大物,其实这件事的很多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两大门派争霸,双方都请人助拳,一个请来刀笔讼师,把对手狠狠地毁了一顿,另一个则请来六扇门的捕快,把刀笔讼师给端了。而且,双方都打着替天行道、匡扶正义的旗号。江湖化的核心是什么?是恩怨,恩怨背后则是纠结不清的利益……媒体的江湖化道理其实也一样。名门正派、左派右派,但真正坚持原则,君子固穷的又有几派?”

大逆转之后,新快报事件现在更有理由被编进新闻教科书了。昨晚,央视再次带头发布对广东省的处罚决定,而且是通过《新闻联播》:“决定给予陈永洲吊销新闻记者证的行政处罚;责成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依法依规对新快报社进行全面整顿。建议追究新快报社相关人员责任,立即调整新快报社领导班子。对新快报社存在的问题继续进行调查,依法依规做出进一步处理。”

行政处罚之外,宣传官员们还需要在舆论上趁热打铁。除了由人民日报今晨配发评论员文章《捍卫新闻媒体的职业伦理》,昨晚还出动央视《焦点访谈》,以山东省新闻道德委员会查处“当街殴打老人”不实报道为解剖对象,自问自答《看见的就是真相吗》:“不管是弘扬真善美、还是鞭挞假恶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仅凭现象主观臆断,为抢新闻不加核实,这样报道出来的失实新闻,不仅有损记者的职业操守,更会破坏媒体的公信力。”

10天前,新快报曾经那般慷慨激昂地“请放人”,而今满盘皆输,也就只能自取其辱地在今晨头版底部放上这条《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做出查处新快报社有关问题的决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