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不愿公开的150分钟谈话

当台湾制造业首富郭台铭,遇上中国制造业首富何享健,两人关心的,除了中国优势,还有“全球景气将会怎么走?”

“我们这个是,人家讲‘毛三毛四’(毛利率3%、4%),我们现在是‘毛一毛二’(毛利率1%、2%)。”尽管鸿海今年第一季毛利率创史上新低,只有6.64%,但郭台铭谈到这个问题时却不担心,“我们最近毛利率降低,我才不管!我们绝对不能只看三个月,其实最不景气的时候也是投资的最好时候,我现在大量的投资,我在日本大量的在投资,我在德国也在买。”

我们绝对不能只看三个月,其实最不景气的时候也是投资的最好时候。

鸿海与美的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碰巧都在中国广东省;富士康在深圳市,美的在佛山市,相隔约两小时车程。两人同样靠工厂起家,创业时间都是四十年上下,尽管何享健身价与郭台铭相当,但美的营收只有鸿海的近两成。好学不倦的何享健于是不断对郭台铭提问,整场晚宴,彷彿也成了郭台铭“大预言”的场子。

郭台铭三大预言:

预言一:电子业我们都很敏感,欧洲是真的不好!

“因为欧洲最大卖场就是上海麦德龙(德国最大、欧洲第二、世界第三零售批发超市集团),我们跟它合作,我们都有这个情报。”郭台铭的弦外之音,全世界都要有过苦日子的准备。

预言二:2013年美国一定不好!

美国现在是选举,但是我可以肯定,2013年美国一定不好。(记者问为什么?)因为选举后了嘛!台湾不是选举后就不好了嘛?美国QE3是一定会推的,只是早晚。奥巴马非推不可,不推不行。

美国我讲只有一点,奥巴马总统要选的话,看他对手强不强,如果他对手很强的话,他推出QE3的时间就会比较快。他对手弱的话,那他推的时间就会比较慢。但早晚一定推。你看我讲的准不准?

预言三:中国出口衰退情况扩大

富士康中国今年一到三月份占中国出口总额,去年占5.8%,今年占6.7%,我一家咧!从我的数字,并没有增加多少,可是我的数字在中国进出口比重越来越高。

中国经济发展方向“十二字诀”

郭台铭的三大预言,暗示全世界三大经济板块都陷入低迷不振的状态,但相对来说,他对于中国的未来显然比较乐观。

郭台铭说,现在中国经济发展方向,可以用十二个字一言蔽之,“稳增长、促民生、调结构、扩内需。”

“我现在是山东省(进出口)的第一名,山西省的第一名,河南省的第一名,广东省的进出口第一名,江苏省的不晓得第几名,反正五、六个省,都是第一名。”郭台铭说。

“但是我看其他的行业,是有点衰退的。我最近盖上海大楼(预定2015年完工),跟中建材(中国建筑材料集团)合作,发现整个中国大陆的建筑成本在往下降,”郭台铭说,“所以我现在,大量的有一些新厂在盖,急着在建筑成本涨之前,赶快盖起来。”

虽然产业环境越来越辛苦,让在中国二十二个城市都有据点的郭台铭直呼“累死了!”“这苦差事啊!搞工厂是件苦差事。有订单也发愁,没订单也发愁。”但当何享健问起“中国制造业优势能维持多久”时,郭台铭立刻又眉飞色舞起来。

中国投资环境:世界第一!

2010年,富士康员工连环跳楼事件后,郭台铭大举西进,把苹果(Apple)两大主力产品new iPad与iPhone4S,分别搬去四川成都与河南郑州,“那个河南省的郭省长(郭庚茂)啊!卢书记(卢展工),这些人叫我搬的。”

“我搬iPhone去,所有人都说,‘不搬河南,那个河南人喔!不是偷就是骗,没有高科技。’我跟郭省长说,没关系,我搬个最好的东西给你,iPhone 4S,但是怎么做,要完全听我的。”

“搬之前的八个月、半年,(郑州)就派两万多人到我那里。深圳观澜我做了五年(iPhone系列),郑州我只做了三个月,iPhone4转到iPhone4S时做训练,两地差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以后,河南的效率,超过了深圳。深圳的人,服啊!”郭台铭对创集团建厂速度纪录的郑州厂,,很是得意,“郑州啊!它没有别的大产业,所以很认真。”

郭台铭强调,“环境成本,中国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当席间难得开口的何享健说道,“中国政府对投资,对工厂的积极服务,应该还是可以。”郭台铭更是毫不迟疑地附和:“世界第一啊!”

当席间难得开口的何享健说道,“中国政府对投资,对工厂的积极服务,应该还是可以。”郭台铭更是毫不迟疑地附和:“世界第一啊!”

郭台铭的大预言中,指出欧洲、美国不适合做制造业,中国将是最后赢家。

郭台铭说,早在二十年前,IBM就做过这样的实验,“不要讲美国跟欧洲,他们根本不适合做制造业,他们不是制造业的思维。全世界,大前研一(日本经济评论家)把它划成三大块,美国是一块,亚洲是一块(日本为主),欧洲是一块,以德国、法国为中心,称为三极理论,当初影响IBM全球设厂策略很多。”

“每个极呢,都有副极,美洲有南美洲,亚洲有东南亚跟中东,欧洲有非洲。最近IBM把它全球采购总部搬到欧洲去,搬到非洲(编按:IBM全球采购总部仍在中国深圳,去年十一月在西非迦纳增设采购中心)。”

“IBM在全球三极都有个厂,,所以做mainframe(大型主机)时,美国的(订单)就摆在美国做,亚洲摆在日本做,欧洲就摆在德国。结果,都是IBM的品牌喔!做出来比较,IBM内部评估,日本质量最好,德国技术最好,美国软件最好。这个是二十年前IBM内部的指标,说明美国根本不适合做制造。”

“现在呢,福特汽车也在中国做,他们自己说,质量比美国福特本厂做得还要好。所以美国适不适合做制造业,你自己觉得呢?”

郭台铭说着说着,忆起往事,激动了起来,“奥巴马逼乔布斯在去年、前年就问我,说你把这个iPhone、iPad搬回来(美国)!我说可以啊!搬回来,加钱事小,你一台多个十块美元,还是能赚回来。但问题你供应链没有啊!”

“奥巴马逼乔布斯在去年、前年就问我,说你把这个iPhone、iPad搬回来(美国)!我说可以啊!搬回来,加钱事小,你一台多个十块美元,还是能赚回来。但问题你供应链没有啊!”

赴美投资:多请律师!

“今天,我在中国大陆有整条产业链,所有的电阻、电容、半导体,所有东西都在这儿,要是在美国做,所有东西要送过去再装,员工又懒。”

“然后,搞工人呢,我还没搞工厂,整天律师就告我。美国制造协会透过美国外交官来见我,请[郭台铭转头告诫何享健,“你记住,在美国,绝对要多请几个律师。你是消费型产品,有品牌的,一定要买产品保险。]我去美国投资,提供工作机会。我说,‘你能不能帮我们解决一个问题?’他说‘什么问题?’我说,‘你把所有工人告我的律师信,全帮我摆平,我就去投资!’”现场又是一阵大笑。

郭台铭等大家笑声渐歇,又说,“这工人哪天不高兴,就可以告你一状,我本来股票要分在美国上ADR(美国存托凭证),我也不去,为什么?多少人到美国股票上市,挨告!百度李彦宏是我山西小老弟,整天挨告,美国是律师文化,没有办法。今天你要去设厂,就一定要被他告,因为他吃饱了也告,饿也告。”

“惠普主管告诉我,美国圣地亚哥一个律师事务所有五百个律师,每个人呢,就是针对美国五百强,专门一个人顾一家,每天就告。然后呢,打官司要花钱,就只好和解。那些律师每天圣地亚哥打球,回来就看报纸,找对象。”

郭台铭转头告诫何享健,“你记住,在美国,绝对要多请几个律师。你是消费型产品,有品牌的,一定要买产品保险,哪一天有律师说,有人家小孩怎么了、狗死掉了,因为你空调的温度不对。”

郭台铭转头告诫何享健,“你记住,在美国,绝对要多请几个律师。你是消费型产品,有品牌的,一定要买产品保险,哪一天有律师说,有人家小孩怎么了、狗死掉了,因为你空调的温度不对。”

“四大趋势”与“三大盘算”

趋势一:中国工资持续上涨

郭台铭甚至喊出:大陆员工明年底工资会增加一倍,追过台湾的薪资水平。

趋势二:中国中产阶级即将崛起

中国已经到了不应该再拿低工资做为优势,而且现在年轻人也不喜欢进工厂,所以现在应该给他们走稳健、走管理、走控制,一定要走自动化,所以工资要大量的上涨是必然的趋势。中国内需市场没有中产阶级,甭谈!

工资大涨是必然的趋势。中国内需市场没有中产阶级,甭谈!

趋势三:机械手臂将替代人工,生产线更加自动化

鸿海将导入一百万个机器人,过去汽车是机械产品,将来会是电子产品,因为它的电子成本将占到47%。Google发布了一个无人驾驶的新一代汽车,鸿海在上海的研发中心就是产出这样的汽车,将把鸿海的员工升级到能够做相关研发的工作。

趋势四:从制造的鸿海,走向技术的鸿海,走上商贸的鸿海

鸿海的下一步,将走入一个现代化的电子商务物流。

算盘一:创造中国中产阶级,“内需市场只靠顶级客层,不健康”

今年二月,富士康才刚调薪10%,是近两年来,该集团第三次的大幅调薪。普通工人基本薪资站上人民币2200元,比起2010年连续跳楼事件前、人民币900元的月薪,足足增加了1.4倍。

但这对郭台铭来说,似乎还不够,他告诉何享健,明年下半年薪资再调一倍,光是底薪就有人民币4400元,再加上加班费,很容易就叩关人民币5000元(约合新台币二万三千余元),甚至超越目前的台湾大学毕业生起薪。

郭台铭一说要涨工资,立刻就有人打趣,“那你变成公敌啦!”他马上就回答,“你们喔!怎么看这个事情,真的讲,你们一点都看不明白!”他接着大声说道,“中国内需市场没有中产阶级,甭谈!”

“你问一下那个康师傅(牛肉面),全中国卖得最好的是龙华园区,二十万人去吃,我连我自己去吃都要等一个半钟头。”

从深圳龙华厂的一碗牛肉面,郭台铭看到中国劳工薪资调涨以后,在消费能力上井喷式的爆发力。

“稳增长、促民生、调结构、扩内需,这十二个字,我现在全部在做,”郭台铭说:“到明年7月1号的加班时数,我就降到36小时。那我答应了工会,你加班减少但是收入不减少,所以我一定要达到这个调薪。”“中产阶级如果未形成,只靠顶级消费者,是不健康的。”

算盘二:宁升工资不升汇率,“升工资,人们普遍得到好处”

“美国副助理国务卿波斯纳一个月前来看我工厂,,我跟他有一个小时座谈,他压迫中国两个,一个升工资,一个升汇率。”

“对我来讲,宁可升工资,不要升汇率。我跟中国的中央领导有一些人在谈,他们也同意,不要升汇率,要升工资。因为升汇率呢,是少数人得到好处。升工资呢,是普遍得到好处。”何享健摘文7:

“对我来讲,宁可升工资,不要升汇率。我跟中国的中央领导有一些人在谈,他们也同意,不要升汇率,要升工资。因为升汇率呢,是少数人得到好处。升工资呢,是普遍得到好处。”

而以鸿海去年年报分析,制造部分的总用人成本,占总销售成本约3.91%,“我是觉得喔,人工工资对你整个营运成本占的不大,占的是你高阶(主管薪资)跟所有你的环境成本(如产业供应链等),”郭台铭解释。

算盘三:找新成长动能,“制造转商贸,是很重要的一条路”

眼见富士康深圳工资不断上涨,鸿海集团其他地区的员工也开始要求比照办理,“我在越南有很大的投资,很大,将近一万人,在河内;我在广西也有投资。现在,越南工人要求跟广西的一样,所以越南我也在调。因为大家上网,信息你不能封锁,所以越南工资现在也涨了。”

工资一步步调升后,就带出鸿海的下个大目标:中国内需市场。“这是我们公司很重要的一条路”,提到5月10日“从制造转商贸”的转型计划,郭台铭这么说。如果从2001年鸿海集团旗下广宇入股3C卖场赛博数码计算,郭台铭布局中国内需通路已超过十年,又陆续发展出家电商场、线上购物等五种不同型的通路,但经营绩效远不如电子制造本业。

虽然郭台铭没有明确定义“商贸”的具体内容,但未来鸿海集团从制造生产,一路到销售通路包办的决心,已可窥见。

市场也传出,郭台铭的目标是“当客户的客户”,也就是它不仅要替苹果生产,还要帮苹果在中国卖产品,赚内需财。鸿海今年营收将挑战三兆八千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8000亿元),与去年相比,成长率放缓到10%至15%。找到下个成长动力,与调涨工资一样,都是必要趋势。

只不过,郭台铭这一套“先养鸡,再杀鸡”的策略——先调涨薪水创造中产阶级,再吃内需通路商机——能不能在通路消费市场复制制造业的成功,还有待长时间的考验。

郭台铭这一套“先养鸡,再杀鸡”的策略——先调涨薪水创造中产阶级,再吃内需通路商机——能不能在通路消费市场复制制造业的成功,还有待长时间的考验。

郭台铭眼中的新兴市场国家投资地图

除了中国,郭台铭的其他地区投资并非一帆风顺。“我在全球十几个国家都有工厂,这些都是经验啊!都是血泪啊!”郭台铭边分享心得边叹气,“但我现在看两个地方,印尼跟缅甸。”

美的集团正积极国际化,埃及、印度、白俄罗斯、巴西等地都有据点,何享健问起郭台铭的设厂经验,郭台铭说,“我在越南有投资,很大,将近一万人;我在印度也投资不小,也很多年,但是不成功。”

“我先讲印度,选地点很重要。第二个,印度其实不是一个国家,是三十个国家(多民族的邦联制)。”“巴西也是一样,政府有心,民间没力。其实巴西是人的习惯问题,但它是一个很好的市场,肯定不错。因为它是个关税保护的市场,所以你要在当地做,你关键零组件要进去,才能避开关税。”

印度其实不是一个国家,是三十个国家(多民族的邦联制)。”“巴西也是一样,政府有心,民间没力。

郭台铭整个晚上,三句不离中国。是中国,让他建立制造业帝国:而中国的转型,他也必须积极参与;失去中国,郭台铭也将失去最亮丽的舞台,全世界少有像郭台铭一样必须“与龙共舞”的企业家。

郭台铭说,有出版社要帮他出回忆录,“龙应台的(书名叫)《大江大海》,我的回忆录叫《大风大浪》。”他看似乐在其中,即使全世界的风浪强度正不断升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Mobile Guest
    2017年7月29日06:08 | #1

    他从前骂,现在到美国投资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