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洲案暴露中联与三一的恶性竞争

AM-BA958_CRIVAL_G_20131105131042

中国一名报纸记者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逮捕后,中国两家重型设备制造商之间的恶性竞争也随之受到关注。

上周记者陈永洲被正式逮捕,此前他在国家电视台上承认曾收受贿赂发表了举报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Zoomlion Heavy Industry Science & Technology Co., 简称:中联重科)财务造假的报道。上周五,《新快报》的发行方将该报总编和副总编免职。

同城之战

中联重科与三一争斗大事记:

1989年:四名创业者在长沙创建三一。

1992年:国企中联重科创立,同样是在长沙。

2012年1月:三一在竞购中击败中联重科,成功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

2012年11月:三一决定把总部迁至北京。《环球企业家》发表了对三一董事长梁稳根的访谈。梁稳根说不堪中联重科骚扰才离开长沙。

2013年7月:中联重科说三一的员工曾在2009年、2011年和2012年利用贿赂和侵入电脑等方式试图获取该公司商业秘密。

2013年10月:《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涉嫌损害中联重科商业信誉被捕,并承认拿钱发报道。

陈永洲说,第三方给了他人民币数十万余元,他所署名的12篇文章中有11篇是这个第三方提供给他的。警方和国有媒体都未确认这个未具名第三方的身份。

但数年来中联重科和三一集团有限公司(Sany Group Co.)之间一直官司不断,按销售额计,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最大的建筑设备制造商。这些官司涉及绑架和黑客攻击等恶性竞争行为,而双方均对所受到的指控予以否认,但他们在中国市场的声誉已经因为这一系列事件而受损,中国重型设备年产值达数百亿美元。

商业和财经杂志财新《新世纪》本周撰文称,同中联重科和三一过去10年快速成长相伴生的,是激烈摩擦和生死冤仇,这是与正常竞争并不相同的可怕缠斗。

三一在陈永洲案中未受到任何不当行为指控。私人企业三一拒绝就有关此案的问题清单及其与中联重科之前的诉讼战做出回应。中联重科为湖南省政府所有,在香港和深圳两地上市。该公司将所有问题抛给湖南省宣传办公室,但后者不予置评。

陈永洲在电视上承认罪行时从未提及三一,中央电视台这则报道的旁白也没有提到过三一。但在电视画面上,可以看到一个由陈永洲签名的文件上有“三一”的名字,陈永洲当时戴着手铐,身穿绿色狱服。此案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许多帖子称,此案可谓是三一和中联重科争斗方式的代表。

这并不是三一首次被与这一事件联系在一起。今年1月份,三一总裁向文波在类似推特(Twitter)的新浪(Sina Corp.)微博上写道,“无语,悲哀”,并附上了《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揭露中联重科财务问题的文章的链接。

这两家公司之间的竞争一直非常激烈。2013年上半年,中联重科 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50%,主导产品混凝土泵的销售也出现了同样程度的下滑。同期三一的 利润下滑46%,该公司未提供销售数据细节。

发展迅速的中国市场时不时就会上演一场殊死竞争,公关公司和媒体有时也会参与其中。比如,2010年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China Mengniu Dairy Co., 简称:蒙牛乳业)曾公开致歉,因为此前一位产品经理和一家公关公司的三名员工因散播有关竞争对手产品含有有毒成分的谣言而被逮捕。

《新快报》先是站出来为陈永洲辩护,要求放人,并说认真核查过陈永洲对中联重科的所有报道,仅发现一处错误。但陈永洲在电视上供认之后,《新快报》改弦更张,说报社对稿件的审核把关不严。

三一与中联重科之间的竞争何以变得如此严酷,原因并不完全清楚。两家公司都是从湖南省会长沙起家的。四名创业者于1989年设立了三一,他们之前做的是焊接业务。三年之后,中联重科创立,其前身是一家国营的建设机械研究院。三一最有名的产品是挖掘机,而中联重科最有名的产品是起重机。

但他们在混凝土泵市场上是针锋相对的对手,两家公司在国内市场占有主导地位,并有意向海外拓展。

分析人士说,两家公司的销售策略在2011年开始变得激进,当时中国建筑市场放缓令大多数重型机械的销售大幅下降。不过,按照分析人士的说法,混凝土泵的客户受到鼓励,他们可以当时买但以后付款,这对公司的现金状况造成了挤压。

去年初,三一在竞购中击败中联重科,成功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Putzmeister Holding GmbH),这是欧洲最大的混凝土泵生产商。据了解这次交易的人士透露,中联重科早前曾得到中国发改委的批准参加竞购,之所以要有批准这一流程,是为了防止中国公司在大规模海外投资项目上相互打价格战。那些人士说,尽管如此,三一还是提出了更高的收购价。

2012年底,三一决定将总部迁至北京。去年,三一欲购买俄勒冈州一个军事基地附近的风场,但被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阻止,三一曾起诉奥巴马,不过未能成功。

去年11月在接受中国刊物采访的时候,三一董事长梁稳根说,中联重科制造了一个不合理的、恶性的竞争环境。梁稳根是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

《环球企业家》杂志报道说,梁稳根举例说明中联重科骚扰三一和三一的管理层。《环球企业家》还提到了针对梁稳根儿子的一起绑架图谋,当时化装成警察的歹徒使用了催泪瓦斯和辣椒水。不过该杂志并未说中联重科与此事有涉。

中联重科的回应是在官方网站发表了一则声明,称对恶意诽谤保留提起法律诉讼的权利。7月中旬,中联重科向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提交了一份公告,称两家受聘对杂志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的律师事务所得出结论,相关事件与中联重科无关。

公告特别指出,律师们发现2010年7月的绑架图谋与该公司无关,并补充说经公安局和当地一家法院确认,无证据显示该案与中联重科有关。

公告还大致描述了三一涉嫌对中联重科从事间谍活动的情况,说三一涉嫌在2009年贿赂中联重科混凝土机械分公司的一名员工,以换取该公司的若干商业秘密,另外还曾在2011年侵入中联重科的电脑服务器系统。

对这种竞争的不满言辞不断在社交媒体上曝出。去年12月,三一总裁向文波在新浪微博发帖抱怨国有企业,还说有的人把国企干成了自己的私企。

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微博予以反击,说向文波恬不知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