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P/E2020:2010下半年英美两国爆炸二人转

标题全文:全球性系统危机/英国-美国 – 2010下半年爆炸二人转:2010年夏季 – 英格兰银行之战/2010年冬季 – 美联储破产风险

译者:海杲

[笔者注:欧洲政经观察家,亦是意识到,指数 函数资金需求的荒谬性]

就象LEAP/E2020几月之前预测那样,与这几周媒体喧嚣还有很多”专家”鼓噪相反的是,欧元区真的开始支持希腊(尤其关注未来的良好管理,这是希腊 逃离渐增公共赤字可恶循环的唯一保证[1])。即便希腊暴动是个值得警觉的迹象,希腊不会违约,而用货币资助大规模的西方公共债务,这越来越难:国际清算 银行最近的报告中,强调了不可持续性。

尤其是英美媒体,对希腊危机大惊小怪,不过是想隐瞒主要的经济、金融、政治玩家,事实上,希腊问题根本不是欧元区危机即将来临的信号[2],却是下一轮全 球系统性危机的预警,这里面有两种冲突,一方面,英美两国的虚拟经济建立在不能维持的公共与私人债务基础上,另一方面,借贷的双层墙,从2011年开始将 逐渐到期,与此同时,全球已经无法重新募集充足的低利率资金。

我们2006年解释过,当时已经预测此次危机的逼近,读者一定不会忘记,当前危机来源实则是1945年创建的世界秩序,由美国支持,英国辅助。另外,若要 理解危机事件的真实效果(比如希腊的例子),有必要重述一下这种安排结构性的缺陷,却让这个世界的核心完全垮台。因此,我们团队认为,”希腊手指”怎么也 不会把欧元区带到英美两国指数函数资金需求的爆炸性危机之中[3]。


2010年预计主权债务发行(总量:4.5万亿美元) – 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Hayman Advisors/Comcast,03/2010

读者应该注意到,当资金需求超过既有有效资金时,在这期间,主权债务纯粹数量较之比率(数量/价值)重要得多。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有100欧元,两个 朋友,一个是穷人A,需要30欧元,另一个是富人B,需要200欧元。即便富人B可以给你担保他昂贵的手表,就算价值1,000欧元吧,穷人A只有20欧 元的手表,你不能帮B,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满足他的要求。然而,说到担保和利息,你倒可以决定去帮A。因此,从这个角度说,基于负债比率的所有讨论都没意 义:实际上,假如按照他们的逻辑,很明显你应该帮助B,因为B的债务比率(20%)相对A(150%)更为有利。但是,世界性危机当中,钱并非无限数量 [4],理论与现实冲突:想做一件事是一回事,而能否做一件事是另一回事。

两个简单的问题:

1.谁有能力/谁又希望帮助5月6日后的英国?届时政治混乱,所有预算、经济与金融参数提前垮台。

金融局势如此严峻,运行国家的技术官僚设计了一个方案,限于下一轮大选的党派竞争,为避免权力真空导致英镑(现在已经较弱)和英国国债(Gilts)的崩 溃(英格兰银行过去几月已经购买了其中的70%):戈登.布朗即便丢了选举也会保留首相位置,除非保守党获得足够选票赢得彻底胜利[5]。实际上,在经济 政治危机的背景下,民意认为国家将转向”无多数议会”的情形,没有明显的大多数。上一次是在1974年,导致18个月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干涉的政治预备阶 段[6]。

至于其它,政府却对统计持积极看法,意图创造取得成功的条件(或是可管理的失败),然而,现实令人沮丧。英国房地产陷入萧条,这会阻止价格回升到2007 年的水平,持续几代人的时间(换句话说,永远),数据来自Lombard Street Research[7]。三个党派选举后将面临灾难[8]。根据LEAP/E2020的判断,英国将遭遇”希腊式”事件,其领导人将会宣布,该国局势比选 举前公布的实质上严重得多。2009年末,英国财政大臣达林(Alistair Darling)与高盛之间的诸多会谈,就是主权债务操控的明显信号。正如我们上一期GEAB期刊所写的那样,你需要做的就是跟随高盛的足迹,便会知道下 一轮主权债务支付违约的所在。


美国联邦政府资金需求(2010-2014)[10](单位,万亿美元) – 暗:联邦赤字/明:到期债务(将来的短期借贷还没有包括在内) – 来源:穆迪/标准普尔/美国财政部/纽约时报,03/15/2010

2.谁有能力/谁又希望支持美国?一旦英国熔化[11]爆炸之后,将导致主权债务市场的恐慌,美国显然也在这个市场中,迄今为止,美国都是规模最大的发行 方。

特别是今年开始的到期债券数量,山堆般的美国私人债务(商业房产与杠杆收购到期重新募资,从现在到2014年,美国私人债务到期数量为4.2万亿美元[平 均每年1万亿美元[12]])。凑巧的是,这也是2010年全球最新主权债务发行的数量,其中一半属于美国联邦政府。除了这些资金需求之外,还有其它的经 济角色(家庭、企业、地方政府),美国2010年必须寻找近5万亿美元避免”资金的耗尽”。

我们团队预测的两个直白答复。

1.关于英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欧盟,也许[13],据我们的观察,从今年夏季开始,”英格兰银行战役”[14]会试图避免英国财政和英镑的同时崩溃。 就一切情况而论,英镑不可能没点损失,而财政危机会促成空前的紧缩计划。

2.关于美国,无人能比。因为资金需求超过任何其它玩家的能力范围(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5]),而且,2010年冬季/2011年,这种事情将导致 美国国债泡沫的爆破,因为必须要大力提升利率满足主权和私人债务重新募资的要求,导致新一轮的金融机构破产潮。不过,它并非是唯一违约支付的国家。当一个 国家央行资产负债表,含有太多”幽灵资产”[16]时,同样可以破产,而美联储必须面对破产的真实风险,正如本期GEAB期刊的讨论。

2010年冬季,美国同样也会发生又一个动荡:危机开始之后的首次次主要选举[17],数以百万的美国人,可能会表达他们持续危机下的”饱腹”情绪 [18],华盛顿与华尔街那些人当然没什么事[19],美国的公共债务会降低生产力:借来的美元现在损失了40美分的价值(请看下表)。

美国经济债务的边际生产力递减(美元)(国民生产总值/债务率 1966-2010) – 来源:EconomicEdge,03/2010

也许有人不同意我们团队对上述两个问题的看法,然而,我们确信无法忽略这些问题:接下来三个季度的世界发展情况是可信的,不需要分析,不需要理论,如果不 对这两个问题做出回答的话:谁能够/谁希望?从我方观点来看,我们和中国央行的朱民先生看法一致,也就是,”全世界都没有足够的钱购买更多的美国国债 [20]”。

因此,本期GEAB,我们团队决定制作一份关于英国与美国主要风险的进度报告,并预测接下来几个月内,西方国家之间越来越多的”天鹅绒战争”(金融、货币 和贸易战争)。我们也公开了应对英美两国金融双重冲击的一系列推荐。

注释:

(1) 英国大选之后必须限制自己,或是直接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干涉;与此同时,即使没有主要危机影响公共债务,美国也不能限制自己。

(2) 不仅专家通过访谈散布毫无基础的恐慌,另外,希腊的事情,也会刺激欧元区国家加强政府领域丢失的工具程序管理。我们还要指出,众多评论员与专家会很失望, 他们认为德国拒绝支持,将导致希腊成为他们货币区域经济理论活生生的证据。关于这个话题,LEAP/E2020团队提醒自己的观点:经济理论,不管是货币 区域或其它话题,和占星术用得一样多。没有提到现实,却说这些作者的想法都是基于分析。货币区域的存在与持续,只有当强势持久的政治意愿分享共同命运时才 能成立,正如欧元区的例子那样。若要了解这点,人们应该学学历史,而非经济。那么,为了避免不断重复的婴儿潮偏见的理论教条,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比如 克鲁格曼,最应该学学历史。纽约时报以及其它出版物的读者,不断向全世界推销赘述他的啰嗦,一叶障目不见森林而已。
[作者真够义愤填膺的。]

(3) 正如我们一年之前经常提醒读者的那样,很明显,一些欧元区国家面临大量资金需求,精确的说,大规模公债重新募资环境将更加困难,而英国与美国是所有需要资 金/再融资国家中的冠亚军。

(4) 我们强调这个基本事实:国家对银行的救助,自此之后,该国面临破产的风险,与宽慰人心媒体陈述有所不同,货币并非无限数量。那时候,当人们注意到这个事 实,每个人也都发现自己需要它。

(5) 来源: Guardian, 03/30/2010

(6) 来源: BBC / National Archives, 12/29/2005

(7) 来源: Telegraph, 04/06/2010

(8) 来源: The Independent, 04/06/2010

(9) 新任希腊领导人选举胜利后会宣布该国预算情况比之前公开的还要糟糕。

(10) 这些估量基于官方联邦政府的预测,LEAP/E2020认为太过乐观了,不仅税收(不再稳定)还有刺激美国经济的成本(会更高),都是如此。

(11) 2006年之后的许多GEAB期刊中,我们重新计算了伦敦城与华尔街的结构性连接。英国扮演相对美国轮船的”浮动”角色。这一次,对伦敦债务的不信任,不 可避免地导致对华盛顿的失信。

(12) 来源: Brisbane Times, 12/15/2009

(13) 或许,欧盟内部没有提供任何需要金融支持的机制,特别是数十年对欧盟伙伴国拒绝采纳限制债务的国家来说。”光荣孤立”将变成可怕陷阱,当风向变动时。那将 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戈登.布朗去年神秘填满了金库。

(14) 与不列颠之战相比 (06/1940 – 10/1940),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在雷达帮助下,阻止了纳粹对英伦的入侵,伦敦城金融机构的”飞行员”,通过互联网的帮助,逃往亚洲或欧元区而恶化 局势。

(15) LEAP/E2020在2009年初指出,2009年夏天之后,不可能疏导危机了。去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产重组5000亿美元(G20会议之后)仍 是为了覆盖美国的资金需求。除了总量不再有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有为受危机影响最为严重国家支付1000多亿美元的义务,今年有效资金总数只占美国短期 需求的10%,换句话说,大海里的水滴。

(16) 正如美联储基于其资产负债表提供信息展示的那样。来源: Huffington Post, 03/22/2010; Le Monde, 06/04/2010

(17) 2008年的总统选举与危机开始的感知同步。2010年11月,候选人将表达危机两年后的观点。应该有很大不同。

(18) 华尔街与华盛顿表达有所不同,危机依旧存在,美国小企业愈加悲观。理解美国统计非常有用的细节:他们一般不把小企业算在总数内。人们应该知道,在美国小企 业是经济的基石,因此这项统计(即便弄虚作假)还有些远景的意义。来源: MarketWatch, 04/13/2010

(19) 评估美国社会政治问题的规模,并非只是民主党/共和党之间斗争的关系,当然也有兴趣跟踪,更应是两党核心及外部没有披露事件中的极端主义进程。

(20) 来源:上海日报, 12/18/2009

http://www.shanghaidaily.com/article/print.asp?id=423054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