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庆国庆

2009-09-27

传统相声里有个名段,唤作“八大改行”,讲的是光绪三十四年皇上驾崩,举国大悲催,取缔一切文艺活动,曲艺行子里的大家们生意没了行政许可,纷纷仓促改行,卖瓜的卖瓜,卖菜的卖菜,一下变成了生手,结果闹出不少笑话的故事。这个段子的重点是挤兑曲艺大家们改行以后的窘境取乐,并且还有大量的学唱,是个技术活儿。但这个相声里还有更有意思一些的东西,在铺垫话阶段,作品对名家们改行的社会背景做了详细交代:光绪皇上驾崩,举国100天服丧,不仅取缔一切喜庆及文艺活动,甚至在街面儿上不准见红,别说红字儿招牌红色服饰不许见光,甚至据说有一个天生的酒糟鼻,为了上街,也只有把鼻子给染蓝了——香港人说话好好搞笑的啦!!

其实在我看来,这个相声说的怎么都是一个悲伤的故事,首先,发生了一件至少是对某些人悲伤的大事,其次,所有人,哪怕无关的人,都必须跟着悲伤。如果一个人本不悲伤,但被外力所迫不得不为某个特定事件悲伤,那么他肯定会变得很悲伤——只不过其原因可能与计划有异。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个故事里没有快乐的人,也因此必须是并非身在其中的人才能看着幸灾乐祸,一旦将心比心,必然就只能泪流满面。我这人有点敏感,每次听这个相声,总会想自己要是身处当时那该怎么办,所以老是笑不出来。

这段相声讲得最好的该算侯宝林。 宝林先生早在1940年就以表演《八大改行》始成名家,后来这作品被他数次修改,愈发成为精品,相声爱好者大都耳熟能详。不过宝林先生估计不会想到,二十多年后他会立在高台上,头戴自制二尺多高的白纸帽,上书自己亲手写的“打倒侯宝林”,接受造反派的批斗,反省自己的整个从艺生涯。据说老先生当时苦中作乐,坦然面对,但倘若回想起来,心里应该也会有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觉悟吧。

其实先生不冤枉,我看过解放后的几个表演实况,当时台上侯先生,台下全是革命群众。一般来说,解放后人民群众热衷社会主义建设,文化生活略微地少一点,文化素质也比较委婉,所以按说有些个相声可能在体会上会有点困难,再说幽默这东西各有领悟不同,一个包袱抖出来,有人立时开口笑,有人半天后才反应,有的人始终不觉得可乐,纯属正常。但录像上台下观众表现万众如一,同时大笑,一齐鼓掌,仿佛今天领导在慰问部队时的反应,让人看了心里发毛。老子不想乐,你偏让我乐,我想观众心里肯定有火。

后来细想,恰恰也就是和领导慰问部队发言一样,观众对特别先进特别马克思主义的作品的反应本身也是考验观众政治素质的一个标准。直接让你笑的,那一定是低级庸俗作品,让你想一想再笑得,可能就稍微有点意思——当然,也有可能是隐射,这要分清!如果你始终不觉得好笑的,那很可能就是相当有政治意义和先进性的作品了——众所周知,我国的谐剧曲艺,凡是艺术水平高的,肯定都是不好笑的。因此,如果观众对相声的反应统一划齐异口同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 好 笑!”那就是有觉悟的作品,只不过这样观众的欣赏成本高一些。

有一点可以肯定,今后相声再发展下去,作品的觉悟势必越来越高,当然幽默在哪里也会越来越难拿,大家听主旋律相声的时候,可能会既害怕爱笑的时候反应不过来没出声显得没觉悟,又怕不该笑的时候冲过了笑出来显得居心叵测,因此今后表演的时候最好还是让创作者或者演员亲自指挥一下,包袱(如果可以叫包袱的话)抖出来,他高喊一声“预备~笑!”大家齐声配合,这任务也就算过去了。

就好像国庆到了,重庆市规定国庆当日只能登记结婚,不能离婚一样。如果可能,我想他们也会要求请生小孩儿,不要逝世一样。

当然我可不是说现如今国庆之喜于我是心不由衷,60华诞,可喜可贺。不过我这人也有一处毛病,就是高兴不高兴、难过不难过、笑不笑哭不哭,喜欢自己做主,要是有人老教我该怎么做,我就会难为情,就算本来是高兴,而且也应当高兴,你老嚷嚷安排我笑,我就会心情低落。有一回我去建新园吃东西,坐在一对老夫妇对面。老头吃一碗米线,老太许是已经用过饭,在一旁陪着。本来老太爱心爱意地瞅着老伴儿吃饭,是一个挺温馨的场景,怎奈老太情意似乎有点过,不停对老头说:“你不会吃,让我教你,让我教给你看”,说着动手抢过筷子,比了几个用筷往嘴里送的动作,又还给老头儿,过不了多久又再来一次,把我看得一愣一愣的。老头儿看见有人盯着他,顿时红了脸,恰好老太又来夺筷欲做示范,老头儿大吼一声:“老子自己会吃!”全馆肃静,我只有闷头吃饭。

后来我回想当时,那位老先生并非肢残偏瘫,动作满利索,而两人依着光鲜,也不像是买不起多一碗廉价的米线,这件事多半还是老太心理有问题。老头儿生气情有可原,公众场所你教我怎么往嘴里送食?面子上挂不住。

我今年直奔3张而去,虽说智识不济,但我总以为,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难过,这事儿完全可以自理,不用旁人教,哪怕你是上帝;其实不要说我,就算是真白痴,小小孩儿,别的用教,高兴难过什么的,还真是不用。您要真想强教我喜怒哀乐,那我宁肯效法宝林先生,自书傻逼二字于额,以示本人无教导之可能,从而逃脱一劫。因此我看见有人说国庆当日勿离婚,就脸上一红,有点儿想掏笔往头上写字的念头。

心理学讲人的情感有两个要素,一是情感的基调,二是情感的强度。前者指的是情感本身在带给主体从痛苦到快乐这两级之间的性质定位问题,当然你还可以用用忧伤、愤怒、恐惧等等概念细分痛苦,用甜蜜、安宁、满足细分快乐,不过大体意思不变;后者指的是任一个基调的情感的程度问题。前者定了性,再用后者相乘,起个乘数效应,所得就是情感带给人的效用值。这个道理很简单,但漏了一个更基础性的要素,那就是情感的真实度。一个开怀大笑的欢乐,乘上100%强度程度,貌似诱人,但要是再乘一个0的真实度,结果是什么,小学生也会算。所以说,一个假的快乐,连屎都不如,无论如何,屎那是真臭,而假乐,什么也不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