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陸留學生眼中的「張懸‘國旗’事件」

我覺得我有必要説一下十一月二號在曼城張懸live上發生的事情。

因為我離曼城有三個半小時車程,沒辦法去現場買票,於是我在網上買的票。本來網站上説好票是寄到我家裏的,結果前一天收到賣票網站的郵件,説票沒有寄到他們公司,必須提前去現場取,這都不事兒,只要提前到一點就行了,我很理解,畢竟人在異鄉,很多事情都很難協調。我差不多七點到了show場外面,那天曼城雨還挺大的,大家就站在馬路上排隊,説好七點半live開始,結果我們快八點才進去,英國的天氣真的是挺冷了,我這麼抗凍的人也被冷到有點受不了,進去以後又是漫長的等待,等到八點半張懸才出來,期間沒有一個工作人員來解釋為什麼晚了一小時,這也不是事兒,畢竟大部分人都是粉絲,很多人都從大老遠趕來,這點時間又算什麼。

上來開場後前三四首都很好,氣氛也很活躍,都是站票,場地也不大,所以台下人説什麼張懸都是能聽到的,她還跟歌迷互動。站在第三排左右有一個外國人,張懸偶爾也會用英語跟那個外國人講一下她在説什麼。後來唱完一首歌,她説她看到了後排有同學(應該是台灣同學)舉著牌子上面寫著「歡迎回家」(因為她十四年前在英國留學),第一排的台灣同學拿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子,張懸把旗子接過來説這是他們的national flag,現場的大陸同學都懵了,我就説了一句「There are still students from mainland.(現場還有大陸學生在。)」,她應該是沒聽見,繼續用英語説著,我真的覺得不能忍,就大聲説了「No politics today. (今天不談論政治.)」(表問我為什麼説英語,是她先説的)。她的回應是「I’m proud to introduce my COUNTRY. (我很自豪介紹我的國家。)」 「It’s not politics, it’s just a flag. (這不是政治,這只是一面旗子。)」。現在這句話被灣灣人民拿來反駁我們,我只想説,她有強調了national flag的好吧,維基上定義national flag是説「A national flag is a flag that symbolizes a country.」,台灣同學你們自己看吧。其實我真的不在意她的立場,但也要考慮到我們的情緒吧。後來她就blabla了一堆,原諒我,我當時氣得都已經聽不進去她在説什麼了,我只是想讓這種尷尬的氣氛趕緊結束,於是我最後説了一句「We just wanna have fun tonight. (我們只是想享受今晚。)」。她也沒再多説什麼,繼續唱歌。唱完一首,場下氣氛明顯比之前冷了很多,沒有人再跟她開玩笑,她也沒説話,繼續唱下一首。這首唱完,可能她也覺得不太對勁,又開始説,但我沒想到的是她一上來又把矛頭指向我,我具體不太記得她説什麼了,從微薄上台灣歌迷那兒貼過來幾段話大家看看。

「那個説no politics的小女孩,我不知道你是哪來的,也不知道你這句話是從哪兒學來的,電影裏嗎?我覺得你這樣一點兒也不酷。」

「在這個世界上永遠要用一個個體的生命去做所有的思考 不是只為自己活 而是因為活出自己 所以你去理解下一個生命也有可能是這麼完整 這麼全然而獨立 當你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並不是一個工具、不是一個道具 甚至不是一個機器的時候 我們就有可能去連結這個宇宙上面任何別的生命 並著試著去尊重她並不是用這種約定好的方式 我一直覺得法律或是約定 其實是給不懂得尊重人與人之間相處之道的人去做參考 但如果你曾經感受過自己真正的活著 你就會去捍衛另外一個獨立的生命 不論你認不認識他 或是不論你了不了解他 是什麼樣的背景 然後他會有什麼樣的未來我接下來要唱的這首歌是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我想要在今天獻給這位同學 I truly hope that you are going to feel fun Because, that is why we are here.」

對於這大段話,我只想説,第一句張懸先表明了自己的立場,説自己沒錯然後順便諷刺一下我,接下來話題就被她巧妙地引到別處去了,她避免再次談到國家國旗這樣的詞語。這件事是她引起的,極力擺脫關係的也是她。我尊重她,我尊重每一個台灣人,尊重他們的想法,我只是覺得這麼敏感的話題你私下愛怎麼説怎麼説,但作為一個説話有影響力的明星,把這事兒放台面上説是不是太過了。No politics我真的不用從電影裏學,我也不是想裝成cool guy的人。我從出國的第一年就知道台灣人是怎樣的想法,不排除有一些激進的人總是想強調獨立,大部分人還是會跟你主動避免討論這類問題。我以前就跟我男朋友説過,坐在一起討論政治的人都特可笑,這個東西不是説簡單到我們能討論清楚的,當我們不了解一些事情的時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不要當別人面去觸碰它。

除此之外我有點感嘆大陸學生,我們到底怎麼了,當我們的底線這樣被挑戰的時候,我身邊居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支持我,當然也沒人指責我,只是這好像都不關他們的事兒一樣。我還是聽完了整場演出,我跟大家一起給每一個工作人員鼓掌,因為我知道應該對事不對人。

張懸在我心裏已經死了,但焦安溥還在,我依然愛著那些給我力量的歌,因為好的作品是不能被否定的。

大陸交換生評:在台灣上學最大的收穫就是懂得:世界很大,角度很多,不了解就別枉議,憤怒前先換位。灣灣們打小兒就生長在青天白日下,和我們戴紅領巾唱我們是接班人一樣正常。世界上多數事是無對錯的,只是我們站在橋的兩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3年11月8日10:29 | #1

    这位同学,你是好样的。

  2. antifish
    2013年11月8日12:54 | #2

    台湾人就是被虚幻概念洗脑的典型,什么人权平等、相互尊重,都是要有实力做支撑的,你让狼尊重羊?

    去看看美国宪法原始版本,完全就是精英政治,什么时候给平民权力了?人家美国国父根本认为民主就是暴民政治。后来津津乐道的民权法案,是杰弗逊借法国大革命的恐怖气氛才弄成修正案的,然后1964年再度因为黑人势力壮大才增修。

    也只有台湾人才会把民粹当真理,这种虚幻的东西,没有实力支撑,一旦遇到国际形势变化,必然如沙堡般崩塌。

    世界历史上,屡屡出现有实力的‘蛮族’,灭亡‘文明’社会的例子,主要原因就在于‘文明’人们莫名其妙的道德优越感,让他们盲目自信,以为虚幻的‘仁义’、‘道德’、‘民权’、‘平等’能敌过大自然无情的弱肉强食之淘汰法则。

    盎格鲁撒克逊人之所以能建立真正的民主自由,因为他们都是战士和海盗,每个人都随时准备为自己的利益和独裁者同归于尽,这么多年过去,他们的后代已经渐渐偏离这一传统,所以他们的民主、自由和权利,也必将因为他们战士精神的衰落而渐渐凋零。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