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活动人士“同城饭醉”令北京不安

张昆在电脑上查阅一份“新公民运动”的联系人名单。

新一群草根活动人士现在会定期组织的一个简单的活动──聚餐,这令中国的威权政府感到不安。

每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政府批评者都会在全国20个城市不事张扬地组织同城聚餐,讨论司法系统的缺陷和受教育机会不平等等问题。组织者说,这些聚会有意保持低调,但他们的总体目标则不然,这个目标就是为中国民主化奠定基础。

现年26岁的张昆说:吃饭不违法。我们的口号是:吃饭改变中国。张昆此前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员工,在网上碰到了其他活动人士之后,他开始帮助组织聚餐活动。

本周末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将在北京召开,松散的活动组织“新公民运动”(New Citizens Movement)为中国领导人带来了一个新的挑战。该组织由一位在耶鲁大学(Yale)受过训练的律师牵头,并且得到了一位知名风险投资家的支持,该组织吸引了中国商业精英和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这与此前的改革运动不同──以往的此类运动主要由异见人士和被驱逐的人士组成。

他们的聚餐已经演变为不仅限于口头讨论,还被用于组织请愿和针对腐败、不平等和滥用警权问题的示威活动。

迄今为止,中国政府的反应在意料之中。据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称,自3月初以来新公民运动已有18名成员被拘,其中包括该组织的大部分领导者。上周首个与该组织有关的庭审开庭,受审的是三名没那么知名的活动人士,他们在安排举牌合影抗议镇压后受到了非法集会以及其他一些指控。

中国政府领导人对于不安局面感到担忧,大多数普通中国人也是如此。尽管抗议声音遍布中国各地,并且时而会发生愤怒的农民或者民族分裂势力发动的反抗性质的暴力事件,但新公民运动带来的是另一种威胁,该组织吸引了受过教育、有思想的中国人,他们的兴趣在于改变当前的威权政治秩序。

在中国经济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高增长后,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正在将注意力从钱包问题转向社会问题。社交媒体的爆炸式发展让城市里的各类专业人士联系在一起,事业的成功和对保护他们所拥有的财富的渴望推动他们对政府的谴责声音日益高涨,这些指责包括污染问题、审查制度以及侵犯宪法赋予的公民自由等。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中国公民社会问题专家高棣民(Tom Gold)说,这就是所谓的“期待上升的革命”,许多人已经受益,现在他们希望履行契约。

新公民运动成员说,他们并不是在鼓励革命。许多中国人都记得毛泽东时代的暴力政治动乱,并且非常害怕那时的动荡局面重演。该组织倾向于推动中国政治文化逐步改变。

社会评论家陈敏(人们更熟悉他的笔名“笑蜀”)说:中国必须彻底改变,必须彻底转型,必须从现在的政治斗争、你死我活转向宪政民主,必须从野蛮转向文明,这一点没有争论的余地,但是在具体的方法和路线上是可以讨论的。陈敏曾经撰写过大量有关新公民运动的文章。

参与这一运动已经很长时间的人士认为,该运动发源自一份承诺书。该承诺书倡导用新的“公民文化”对抗“损害法治的特权腐败几乎无处不在”的现状。这份发表于2010年的《公民承诺》得到了一群改革派人士的支持,其中就包括许志永和王功权。许志永是一名法学教授,从2004年到2007年期间曾在耶鲁大学(Yale)做访问学者。王功权是一名风险投资家,因上世纪90年代末期投资房地产和互联网发家。

相关诉求逐渐在自由主义倾向的社交媒体用户中流传开来。在食品安全事件频发、腐败丑闻不绝于耳、恶性事件不断(比如2011年发生的高铁追尾致多人死亡的事件)的情况下,这些社交媒体用户对政府的怀疑情绪日渐增长。

为了能够彼此之间见上面,这群人去年开始利用吃饭(有些聚餐是常规性质的,还有些是为了某件事临时组织的)作为聚会的理由,为的是避免引起怀疑。张昆说,这群人希望在聚餐的时候能进行有序的讨论,给所有人一个被倾听的机会。张昆曾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他十几岁的时候无意间在一个逃过了审查的日本色情网站上看到了一段“天安门事件”的视频,这激发了他对政治的兴趣。

参加聚餐的人士参考“罗伯特议事规则”提议讨论哪些议题──从抗议强征土地到民主治理模式,然后投票表决。每个人都分配了固定的发言时间。“罗伯特议事规则”是一名美国陆军上校以美国众议院规则为基础撰写的议事规范手册,出版于1876年。

张昆说:我们想用最民主的做法来吃饭。他说,聚餐的人数有时是几人,有时是几十人,去年12月底在北京的一次聚餐有200多人参加。

后来其他的政府批评人士也采用了这种模式,这些人中还包括一些公务员。

一名大型国企的经理说:这样异见人士可以构建一个全国性的关系网,是很好的。这名经理参加的聚会也采用“罗伯特议事规则”。他自己召集聚餐的部分原因在于,他不喜欢新公民运动所有人AA制的要求。他说:他们的观点我是同意的,但是我不喜欢他们那样的AA制。我更喜欢自己请客,要不就太复杂了。

因为中国警方倾向于把未经批准的聚会视作潜在威胁,新公民运动的一些成员把聚餐称为“同城饭醉”,取其与“犯罪”的谐音。

中共新一届领导人去年末上任时承诺要打击普遍存在的官员腐败现象,这个群体从中看到了机会。去年11月份,他们在网上传播一份请愿书,呼吁中国最高层的205位领导人公开家庭财产。据张昆说,这份请愿书在网上不断被屏蔽,因此这个群体中的一些人开始在全国各地展示这份请愿书并收集签名。

张昆说:原来我们不打算上街,但是他们不断地封号,加密,不让我们说话。

这个群体中的成员通过穿戴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带有“公民”字样的胸章、T恤衫和雨伞。

据权利倡导人士和分析人士说,由讨论转变为采取行动可能促使北京方面采取行动反对该组织。

今年3月份全国人大会议结束后不久,10名新公民运动成员因在北京城区组织示威而被当局拘捕。新公民运动的领导人许志永7月中旬被拘,两个月后王功权被拘。

高棣民说,中共靠阴谋成长壮大,靠阴谋掌权,中共假设不受共产党领导的组织一定都是别有用心,这也是一个阴谋。人们谈论自我实现的语言。如果你给什么东西打上标签,它就会表现出它现实的一面。

尽管这个群体的成员称他们并不是一个组织,成员们表现出了组织的特点。最近的一个下午,张昆在北京查阅Excel列表上的联系人信息,他说这里面包括了来自数十个城市的数千名新公民运动成员。他说,包括许志永在内的新公民运动领导人有一份完整的支持者和其他政府批评人士名单,比他的名单长数倍。

张昆说:你告诉我你去什么城市,我就能在那个城市介绍朋友愿意请你吃饭。共产党不怕你吃饭,但是他们最怕的是哪一天会有很多人吃饭的时候下决定:“好,那我们明天上街!”

尽管遭到打压,聚餐还是在继续。张昆说,上周他在京郊宋庄组织了一次有大约20名艺术家参加的聚餐。

不过成员被拘还是打击了新公民运动。他说,参加定期聚餐的人少了,受到打压后一些人开始重新考虑新公民运动的非暴力做法。他说:现在很多人已经觉得谈和平转型也没有意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