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低调内迁:40万员工锐减至10万

      富士康集团近日低调从深圳撤离,大规模迁往内地。深圳厂区只保留专门代工“苹果”的事业群,员工从40万人锐减到10万人左右。
据《辽宁日报》报道,富士康集团这次迁址进行得突然和紧张。据说手机事业部、电脑配件等要求在一至两个月内完成搬迁,连生产线一同搬走,除天津外还将搬往烟台、武汉等地。富士康集团内部动员,不愿搬迁的员工可以先调换部门,愿意搬往天津的员工则加工资,甚至对深圳外迁的员工补贴3000元的安家费。
  据悉,在迁址天津之前,富士康在天津已有两个工厂,一个是生产手机电池的旧厂,一个是建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生产手机外壳的新厂,但规模都不大。这次迁址并非是扩建天津工厂,而是全面撤离深圳。手机事业部迁往天津,电脑事业部搬往重庆和武汉,深圳只留下代工“苹果”的事业群。
此前,富士康曾在一个月内加薪两次,普通工人薪水从900元涨到1200元再涨到2000元,增幅达到66%。此外,工人休息时间也进行了调整,减少了加班工时。经济学者认为,富士康短期内加薪66%属于非正常状态,不是一般企业能够承受。“富士康是想借助加薪,搅乱内地代加工企业的竞争局面,这是富士康的一个策略,也是一次赌博。”
富士康全球员工约有80万人,深圳富士康有员工40万,其中年薪1万元左右的普通工人占9成,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为3200余人,仅占0.8%,这说明富士康集团至今仍是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最显著的优势仍是低廉的劳动力。因此,加薪成了富士康摆脱“劳动力低廉”的途径。
尽管加薪增加了用工成本,但只要事业群内迁,加薪的负影响在两年后就会被消减于无形。据了解,天津和烟台普工最低工资标准仅920元,武汉900元,比深圳的2000元几乎减少一半。重庆、河南等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也大幅低于深圳,由于内迁的员工数量远远大于留守深圳的员工数,因此工资成本增额很快就能抵消。
富士康集团国际发言人童文欣证实,此前8个月内,四川成都、江苏淮安及天津等厂房设施基本完成,迁址已开始逐步实行。
另外,深圳正在逐步淘汰低附加值的加工制造业,富士康的模式已经不再适合这里。由于人口密度过高,富士康牵制了政府很多精力和金钱,还占用了大量的公共资源。员工收入少,对城市消费的拉动能力有限,但员工管理造成的问题却不少。7年前富士康就提出要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但效果不佳。
总之,大规模撤离深圳迁址内地,正是富士康在“加薪”举措之后,打出的一记组合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