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实权处长匡新落马:或涉嫌飞机采购寻租

匡新再也无法像过去一般呼风唤雨了。

  这位在国家发改委主管民航事务近十年的处长,去年底因涉嫌经济问题被检查机关刑事拘留。消息人士上周向本报透露,匡新可能涉嫌在国内部分机场建设项目的审批上营私舞弊,也可能在国内某家航空公司引进飞机时进行权钱交易。

  对于匡新的落马,民航业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则感到惋惜。他在位时,人们对他的评价同样褒贬不一,但趋于一致的看法是,匡新虽然话语尖刻、性格跋扈,但业务娴熟、办事果断,在民航近年的改革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实权处长落马

  2009年12月中旬,时任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综合处处长的匡新,在办公室被检查机关直接带走,后被刑事拘留。据称,匡新涉嫌经济问题,有关部门已经掌握了较为确凿的证据。这一消息随后在民航业流传,但至今没有获得官方证实。

  今年48岁的匡新,1984年从中国民航学院(2006年更名为中国民航大学)毕业后,进入当时的国家计委基础产业发展司铁路民航处工作。上世纪90年代后期,匡新开始担任铁路民航处处长职务。在随后的政府机构改革中,铁路民航处被拆分为铁道处和民航处,并先后下设于交通运输司和基础产业司。在2007年之前的近十年时间中,匡新一直担任民航处处长,被认为是民航产业政策制订和项目审批工作中最具实权的人物。

  2007年,匡新从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民航处处长调任综合处处长,其在业内的影响力就有所减弱。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匡新出事是迟早的事。这一方面是因为他长期担任的民航处处长职务,一直被认为对民航业颇具实权,无论是行业宏观政策和改革方案的制订,还是机场建设项目和航空公司飞机采购项目的审批,均存在可能的寻租空间;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匡新担任民航处处长期间,因为言语直率、待人傲慢,得罪了不少行业官员。

  目前,业内对于匡新落马的原因,大多认为是其涉嫌在机场建设项目的审批上牟取私利。本报获知的另外一个较为权威的说法,称匡新涉嫌在国内某航空公司引进飞机时收受贿赂。这家航空公司的高层和匡新关系紧密,匡新可能因为金钱或人情,对这家公司给与了特殊照顾。

  国家发改委网站披露的基础产业司具体职责中,包括研究提出交通运输发展战略、方针、政策和交通行业的改革方案和措施,审核重大建设项目,研究提出交通项目专项投资安排意见及年度专项拨款计划下达的起草工作。匡新曾担任多年处长职务的民航处,在民用机场建设项目和航空公司引进飞机项目的审核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业内人士称,长期以来民航机场建设从整体规划到具体的建设项目,都需要国家发改委核准。航空公司引进飞机时,除了需要民航局同意外,还需要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批准。国家发改委通常负责飞机引进总量的控制,尽管具体的交易条款需要航空公司和飞机制造商协商,但发改委对每家公司的引进节奏、机型、机队数量等关键问题,都具有很强的话语权。

  无论是飞机引进项目还是机场建设项目,涉及的资金规模都数以十亿元计,能否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核准,不仅意味着项目能否成行,还意味着可否获得政府投资和银行贷款。在政府机场建设资金和年度飞机引进总量相对固定的情况下,批还是不批,先批还是缓批,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的弹性,核心部门的关键职位有时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独特的个性

  在一位曾和匡新在工作上多有往来的人士眼中,匡新担任民航处处长时性格有些“冲”,有时会发脾气。曾有一位媒体记者称,见过匡新因为某家航空公司引进飞机的事情,责斥该公司高层,就像家长教育孩子一样不留情面。

  一位航空业内人士称,匡新在召集一次行业会议时,面对业内多位高层,他把脚跷在桌上,对航空公司老总直呼其名,大声斥责。

  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称,匡新对民航部分官员的态度,与其年轻时的一段经历有关。由于毕业于民航院校,匡新最初希望能到民航局工作,但未能如愿。他到国家计委负责民航事务后,对一些民航项目把关较严,被部分业内人士认为隐藏着个人情绪。

  不过,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匡新对民航业的严苛,并不完全是匡新个人的原因。在一些政策和项目上,民航系统上报的方案存有漏洞,被匡新抓住了把柄。在民航处和铁路处没有分设前,匡新也负责一部分铁路项目的审批,据称由于铁道部工作做得比较到位,他在铁路项目上很少能插上手。

  事实上,匡新性格中的桀骜不驯,主要展现于他担任民航处处长的近十年时间中,在此前后则并不明显。中国民航大学一位曾教过匡新的教授回忆说,匡新读书时头脑聪明,对问题的反应和理解能力强,成绩也不错。他刚进入国家计委担任普通科员时,待人比较客气,但说话比较直率,曾直言不讳地批评民航业在管理中存在的问题。

  2007年匡新从民航处处长转任综合处处长,他的工作重心从项目审批转到研究统计,据说这是领导在他因告状信过多而升迁无望后采取的“保护”措施。在一位业内人士的印象中,匡新此后明显变得谦和客气,很少像以前那样锋芒毕露。

  不完善的市场化

  尽管在工作方式上备受争议,但匡新在业务能力上获得了很多人士的好评。一位经常和匡新打交道的人士说,匡新最大的特点是“干事情”。他工作能力很强,看问题较准,办事比较果断并很讲义气。

  匡新所处的位置既熟悉行业基层情况,又有机会了解高层领导的政策意图,加之他从专业院校科班出身,因此对民航很多问题的认识都很透彻。本报记者2003年曾当面采访匡新,他语速较快,口语较多,很少长篇大论,但思路清晰,直中要害。例如,在谈及机场下放地方涉及的资产划分时,他说实际上是利益分配,分家就是分财产,“能捞一点算一点”。他还表示,民航是在打“如意小算盘”,为自己谋利益。改革就要改彻底,要么就不要改。

  匡新一直比较推崇市场化的改革方向。他在担任国家发改委民航处处长时,曾积极支持民航票价公开折扣、明码标价,支持机场引入外资和民营资本,民航的市场化改革取得了明显进展。

  不过由于改革本身的渐进性,以及国家行政体制改革没有完全到位,使得民航至今仍处于半市场化的状态,国家发改委、民航局等政府部门仍具有众多项目的审批权。

  其中,机场建设项目、飞机引进项目和航班时刻分配的审批权,目前仍主要掌握在政府机构的核心部门中。其审批过程至今仍难以做到完全公开、透明,也缺乏实质性的监督和制衡。

  某种程度上,匡新既是这种体制的受益者,也是受害者。一方面,匡新等核心政府部门的处长,是项目审批中最为关键也最有实权的官员。过于集中的权力,使看上去职位不高的他们拥有远超自身职权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在这样的职位上很容易受到诱惑,一旦被腐蚀,就难免出现权钱交易等腐败行为。

  去年以来,民航多名中高层官员涉案被查,其中包括民航局原副局长宇仁录、华北局原局长黄登科、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及南航原总工程师张和平。尽管匡新和上述官员在涉案事件上可能并不重合,但不难发现,这些被查官员都是涉嫌利用手中的职权,对本应通过市场手段公开操作的航班时刻分配、重要设备采购等进行人为干预,为自己谋得私利的同时,让行业乃至国家遭受损失。

  在中国民航大学教授都业富看来,民航一系列腐败案的发生,主要是因为行业处于高速发展中,制度不够健全,改革没有完全到位,民航的市场经济具有不完整性。例如,属于国家资源的航班时刻本应通过市场公平交易、有偿使用,但现在主要由政府部门行政分配,由航空公司无偿使用,这就为个别重要岗位上受到腐蚀的官员牟取私利提供了灰色空间。

  都业富认为,要根除民航的腐败行为,一方面需要继续推进改革,让市场而不是行政权力来配置资源,另一方面则需要加强对干部的教育考核和监督,在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本报记者李丽、张向东对此文亦有贡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