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以为: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内迁难度大

富士康河南招工建厂属于空穴来风,两岸ECFA签约于重庆也耐人寻味。

三十年改革开放,经济总量一日千里,但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屈指可数,连在印度面前都显摆不起来,而且两个值得炫耀的典型华为和中兴都集中在毗邻香港的深圳。财报亮丽的央企要么不跨出国门,一跨出国门就亏损,离不开政策保护的襁褓。非央企的联想和TCL情况稍好,但好不了多少。

国际上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形势之所以优于俄罗斯,主要原因是中国有港澳台新等地华人企业家蜂拥投资大陆,他们既懂国际市场,又了解华人社会。其中以擅长经营管理制造业的台商表现最为突出,台湾的机电产业几乎将美国电脑产业的制造部门全盘接手,早期很多创业者原本就是IBM的干部。在将制造环节甩给台湾企业之后,IBM成了纯粹的服务企业。

台商表现如此抢眼,以至于从地方到中央政府无不将他们当成发展经济的灵丹妙药。最近台商遭遇罢工、涨薪事件,丝毫没有损害他们在政府眼里的光辉,倒是现时的困境对台商信心打击不小。台商借此机会放出内迁北迁的声音向地方政府施压,捞点政策优惠;中央政府借助同样的声音,想让台企为调整严重失衡的中国经济版图作贡献,于是两个巴掌拍得震天响。

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内迁的呼声十几年来一直都存在,07、08年的势头比现在还猛。为何只见呼声不见成果呢?因为制造业企业内迁太难了,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内迁尤其难。相对容易内迁的反而是技术密集、资本密集型产业,比如芯片制造。

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主要是面向出口市场,只有成熟的国际市场才能容纳雇员规模巨大的制造商。劳动力密集型的产品往往单位重量或体积的价值低,对运费极为敏感,不能走空运。而铁路垄断、燃油垄断和公路收费,长江水道被无数大桥拦截而运力大减,如此种种共同作用将中国陆路运输成本推高到了让内陆企业无力参与国际竞争的地步。高到多少呢?美国陆路运输成本的四倍以上。离海港的距离,成了受垄断盘剥多寡的指标,距离越短国际竞争力越强。

沿海和内陆的工人薪酬虽然有些差距,但是差距不足以抵消每个工人所加工的原材料和产品因陆路运输距离延长而增加的费用。沿海和内陆工人收入差距其实很难拉开,因为农民工几乎不能享受故乡政府福利,耕地又不值钱,所以外出打工的机会成本很小。只要薪酬差距大于探亲所支付的交通费用即可。

另外,农民工和报考大学的高中毕业生一样,有强烈的愿望贴近京沪穗广和沿海城市,因为这些地方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距离现代文明社会更近。在这些城市打工,除了工作中习得的生产技能之外,工余时间所积累的观念、文化、社交圈,都是内陆地区不可比的。故所以哪怕薪酬相当,农民工也愿意到生活成本高一些的沿海城市打工。何况相当多企业包吃包住,对于吃住之外的生活开支工人有很强的自主能力。有些企业内迁后,发现远比沿海地区更难招到年轻工人,毫不出奇。除非有企业愿意雇佣农村的中年人和家庭妇女,而且企业规模不大,而且面向内地市场,那么内迁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