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房价涨到买不起就该房租涨了

房价涨到买不起就该房租涨了

用几句话说说,所谓城市化下房市的发展轨迹:

  1、每年有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大家去买房,地方有限,房子不够住的,房价就涨了。
  2、房价高到买不起了,房价就涨不动了。
  3、买不起房,涌入的人口都去租房,房租就贵了。
  4、房子贵到租也租不起了,人就不往里面挤了。
  5、人不往里面挤了,房价和房租就都不涨了。就消停了。
  
   这样,经过几次循环折腾,城市人口房价房租达到平衡,房价就主要和通胀率以及经济形势有关了,和现在的欧美差不多。
  
   现实会复杂一点,可能会有几个循环,但总体来看就这么回事儿。
  
   现在,房价涨得差不多了,如果再涨个30-50%(这个幅度可以商榷),估计一时半会大家就买不起了。买不起就不涨了。买不起,所以就新来的都该去租房了。所以房租就快要涨了。
   该操心一下房租问题了。
  
   从前我就讲过,要当心所谓“租售比”将来以“涨房租”而不是“涨房价”的形式变得正常。当时懒得分析这事,所以有些同学觉得这事不太可能,或不够重视。
    房价涨到买不起,是房租上涨的重要条件。现在条件已经接近“成熟”。所以详细说说这事。
  
   这是我在别的帖子里面的回复,贴来看看。  
    -----------------------------
    
     如果你目前租房住,就一点不担心将来租售比变得“正常”?
     如果所谓租售比正常,不是以降房价而是以房租增加的形式实现的,那会怎么样?
     万一房价没降,租金逐步提高到和现在租售比相匹配的程度,那会怎么样?
     这个可能我在这帖子最初就提出来过。有些同学偏偏不信。
      
     大城市的房价上涨的主要推动力,不只是收入的提高,还有外来人口的增加。盖房子的速度跟不上人口增加的速度,所以供需矛盾紧张,所以房价上涨。
     房价为什么会继续涨,是因为人们还买得起,等买不起了,自然就涨不动了。
     如果房价涨到绝大部分外来人口都买不起的时候(这日子已经快到了),新来的人口,包括大学毕业生会怎么样?
     租房是唯一选择。租房的人越来越多会怎么样?房租上涨。直到上涨到租房未必比买房合算多少的地步。
     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有些同学不太了解房地产的特点。这玩意也叫不动产,它有个特点是,它是完全差异化的商品。即使增加供给,有些东西也是不能被替代的。比如,你在十环外盖多少房子,也不能完全缓解对二环房子的需求。
    在城市人口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即使把土地敞开供应,也只能部分缓解房价上涨的速度。而不能完全降低房价。
    因为市中心的地是有限的,在十环盖的房子,不能替代二环的房子。正如在长沙多盖房子,不能解决北京的房子需求一样。所谓不动产,就是这个意思。这和汽车不一样,市场有需求,可以无限生产。每辆都一样。更何况,现在**连在郊区敞开供地的意思都没有。
      
     不同地方的房子,会给房子带来不同的收益。这玩意叫地租。请注意,这不是房租。比如,在中心区的商业和公司会带来更高的经营利润,你在王府井开店,和在燕郊开店挣钱水平差别是很大的。我指的是这种收益,当然也包括你可以方便去天安门逛逛,孩子上个好学校之类的。
     这种收益,不止是商业房产。也包括住宅。比如,你想在王府井开店,跑到十环外去住,你这店是开不成的。你想要在什么中心区的所谓五百强公司上班,工资很高,但你告诉人家,你住在河北,人家恐怕是不敢要你的。
   能不能在王府井开店,能不能在五百强上班,这就是房产的地租收益。如果没房,但想得到这种收益或便利,你就只好租房。花钱去购买你在王府井开店或者在 cbd上班的机会。
      
    由此产生了所谓的极差地租和垄断地租。越是中心区,越是不可替代的地方,其地租的垄断性越突出。寸土寸金,寸土必争,就是这个意思。完全不能以盖那房子用了多少水泥钢筋衡量。所以,不要看着它物业价格很高愤愤不平。
    这种垄断性的地租收益,是以所有权确定的。谁有物权,谁得到收益。租房的,是用钱去临时购买这种收益或者便利。
    城市化进程,是个人口涌入城市的过程,也是个不断提高级差地租,强化垄断地租的过程,租房,看似当前成本低,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你没有所有权,不能把这种地租收益固定到自己手里,将来很可能被迫以更高的价格去购买。
     通俗点说,即使当前看起来租房更合算,但是谁也不能给你保证房租不涨。自己说了不算。
      
     为什么房价会涨?除了租售比,人们更看重的是这种垄断性收益的所有权。去年,我在另一个帖子里面讲,目前的买房,就是城市化进程中的资源争夺战,城市卡位战。也是这个意思。

  这几年房价为什么涨?
  
  有土地招拍挂的原因,有通胀的原因,有信贷政策的原因。
  但归根到底,是城市化进来的大量人口,他们积攒的购买力的集中爆发。
  
  刚开始的时候,
  扩招进来大批大学生,他们住宿舍,租房乃至租地下室。
  农民工,住工地,租地下室卖煎饼果子。
  外地来做生意的,先开个公司,租房或者睡在办公室里面。
  钱没攒够,他们也就没什么买房的想法。
  
  这几年攒了点钱,就开始有想法了。
  大学生要结婚了,不想住宿舍了,
  买煎饼果子的外地人手里有两个钱,也不想住地下室了,想当北京人了。
  做生意的也想买个体面的房子住了。
  加上有钱的外地人想在京城弄个房子等等。
  
  于是,都去买,就成这个样子了。
  
  不要嘲笑那些群租的,住地下室的蚁族大学生。
  他们正在攒钱,正在提高收入,有朝一日,他们谁也每打算在地下室住一辈子,他们是要从地下室出来的。
  
  将来,收入提高一些,手里有了点积蓄,
  要是买不起房子,他们也会想先租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找个女朋友的。
  下次租房的时候,你遇到的,说不定就是个要从地下室搬出来住的大学生。
  后生可畏。

  中国城市从前的状况是,房价偏低,房租偏低,工资偏低。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这个链条会从房价开始一环一环被牵动。
  
  如果雇主开的工资不够雇员付房租的。
  雇员是不会给他干的。雇员要末去找给更高收入的工作,如果不能找到高收入工作,干脆就会到房租低的小城市。
  
  
  如果你支付的工资不够雇员房租的,或者是难以接受的比例,会雇不到能做这样工作的人。因为为你工作已经没有意义。
  
  雇主如果想经营,只能提高工资。
  如果提高工资生意就会亏本,那么雇主就会转移到房租低的城市去经营。
  
  顺便说一句物业税,物业税这东西,会直接提高商业用房和住房的成本,无论对商业房产还是民宅都是如此。
  对商业经营能力和个人消费,都会造成紧缩的后果。
  
  这玩意其实不用分析,所有的加税措施都属于经济紧缩的措施。最终结果是减少整体经营和消费活动。这是常识。
  
  在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下,且不说民意反弹,和直接对房地产的影响,税率低的话还好一点。
  稍高一点,其经济后果难以预料。除非是脑子坏掉了,或者实在太贪。
  
  如果说推出物业税之类的税当前是个“好时机”,不外乎两点:
  1、房价高企,有一定“民意基础”,容易找借口。将来房价要是调整下跌,这机会就没了。
  2、有一部分人,不管是天生智商低,还是基于失衡心理,还处于低智商状态,觉得收税是好事。这也是个机会。
   将来要是这部分人智商提高了,推出物业税的难度将更大。
   随着人民群众智商的日益提高,现在都已经不那么好忽悠了。
  
  所以说,这个机会要是不用,也挺可惜的。 哈哈。

   不要觉得收入提高不快,房租就不高了。
     既然人可以每月交5000块的房贷去买个一室的房子。等房价高到了买不起,每月出5000块房贷也买不到这样房子的时候,他们就会接受拿5000块租同样的一室的房子。如果想继续呆在这个城里。不得不。
     房价高到买不起,必然会带动房租上涨。纽约的房租很贵,有些地方,一间房一个月就要四万人民币。为什么有人租?因为房价更贵,买不起。

  我觉得你这么说不够全面。
  应该这么说,有钱没钱是相对的。
  
  假如,从前,买200万三室的房子,需要首付60万。
  如果你手里有60万或80万,可能就去买房了。比如,交60万首付,房贷8000,这批人推高了房价。
  
  后来,房价涨了,成400万了。首付需要120万。
  买不起了,这批人成“穷人”了。
  这批人还想住三室的房子,怎么办?
  租是唯一选择。
  
  本来房租4000的房子,会在这批人的推动下,逐渐上涨。
  既然他们能拿8000房贷买房,将来在不用付首付的情况下,拿出8000租房,没问题。因为不得不。
  
  房价涨到买不起,一方面迫人租房。一方面,过程中消耗掉很多原有出租的房源。使得买房市场得到一段时期的的平衡。
  市场重心就转移到租房上来了。
  
  而且,这是个动态的过程。
  房子增加有限,数量逐渐固定。不但原有人口有空改善住房条件,涌入城市的人口也在增加。
  这些人很多都会选择租房的道路,和原来的租房者,或者租更好房的人竞争。
  我觉得,这个过程不可避免。

  物业税会降低持有住房收益,增加持有成本,让人减弱买了房子租给人的欲望,一段时期看,会造成出租房源基数的持续减少,怎么会降房租?从产业链的另一端看,开发商也会减少和放慢房产投资开工,适应供需变化。收税未必能降房价,但会让这个产业萧条一段时间,会让造出的房子更少,更难住上房子。另外,所谓投资性需求,就是出租房源,不止房产税,凡是抑制投资需求的措施,都会促使房租上涨。另外,所谓空置房到底有多少,不需要听ccav胡扯,看看周围的楼盘,自己住的楼盘的行了。只要你不是租住在荒郊野地的楼盘,成熟社区有多少空房子,那是个不高深的常识。另外,是有些空着也不租的好房子,如果这些人每月 5000块的租金都不愿意收,每月增加个500块的房产税,对这些人能构成多大压力,令人怀疑。这些我去年就分析过,长期看我帖子的同学,对房产市场出现这样的状况,都不会惊讶。

  物业税既然是保有税,那它从理论上讲是鼓励交易而不是鼓励持有的。所以难以遏制炒房,炒房是什么,是短期持有,所以纳税对这些影响甚小,但对长期持有并拿来出租的行为会有遏制。如果租房是不合算的,收益太低,又没有房价持续上涨的支撑,那么就会有更少的人购买房子来出租,直到房租涨到合算,有吸引力为止,供应才会增加。在中国持续上涨的房价,是维持较低租金的重要条件。从另一方面看,物业税有助涨助跌的作用,在房价上涨时期,难以遏制短期交易为目的的炒房,跌的时候,又会对房产市场形成持续压力,很快冲击到金融系统,比如这次的金融危机。这一点美国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届时为了避免金融系统崩溃,又要被迫减税。这一点已经开始被反思。这不过,美国的物业税主要投在社区的基础建设上,实际对社区和房产有维护增值作用,也算是一种平衡。如果不投入只抽血,等于平地刮银子,纯粹为了敛财,后果更难预料。

  简化一下这个房租上涨过程,原来如果有十万套本来租两房住,按照常规,收入年龄到了一定阶段,是要买房的,自己买房然后腾出房子,这样原来租一房的人改善居住就可以租他们腾出来的两房。但是,今年房价太高,很多人买不起了,加上国家调控,有些人想再租一段时间看看,暂时不买。于是,只有两万买了房子,另外八万套没腾出来。所以,那些从一房里面出来的人到市场上一看,只有两万套,大家争,租金自然上涨。同理,本来群居的住地下室的年轻人,口袋里面有两个钱了,或者搞对象了。想去租个一房或起码租的单间,一看,这些人因为没租上两房,也都没腾出房子来,于是一房的租金也上涨。这描述非常不精确,不过,我想,租房市场可能就是这个样子的。是一波一波改善型需求自下而上推动,如果买房而离开房市的出口被堵死,那就会象车门堵死一样,后面的人不停往上拥,难免出现相互踩踏的事故。而且,租房这事,供应不需要缺口太大就能推动价格上涨,它和买房也不太一样,买不起还可以租,租不上房子就真没地住了。如果有百分之十的缺口,那大家都会很努力地不让自己成为那倒霉 百分之十,即使多付点钱,也未必愿意睡到河北去。

  比较能降房租的情境是,经济明显衰退,大量裁员,找不到工作,留在城市没什么意义,就不租房了回老家了。如果在大城市能挣3000,回去只能挣 800,那么很多人会愿意掏2200的房租来换取留在大城市,因为同样的收入下,大城市往往会有更多的机会。租房,就是竞价买最基本的入门门票。所以不要看拿出多少比例的收入买房租房,要看买房租房成本,和离开大城市,哪个带来的经济损失更大。如果将来在北京上海。拿出三分之二的收入租房,剩下的三分之一仍然比在小城市的收入不少,我想仍然会有很多人愿意租房留下的。这也不需要什么高深理论,都是常识。

   不要觉得收入提高不快,房租就不高了。
     既然人可以每月交5000块的房贷去买个一室的房子。等房价高到了买不起,每月出5000块房贷也买不到这样房子的时候,他们就会接受拿5000块租同样的一室的房子。如果想继续呆在这个城里。不得不。
     房价高到买不起,必然会带动房租上涨。纽约的房租很贵,有些地方,一间房一个月就要四万人民币。为什么有人租?因为房价更贵,买不起。

好像有点道理额,我一朋友新加坡租了一套小公寓,50平方左右,每个月3k新币

  这阵房租上升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挤出效应,收入低的难以承受高租金的人群,被愿意出更高租金的人挤到了远郊,挤到了不好的地段。租房和买房一样,不是有人故意提高价钱,是被能出更高的价钱的买主或租客挤走的。不用骂房东,就骂那个比你多出两百块房租的新租客吧。因为他要来住,拿钱把你逼走的。如果他不来,房东仍然会低价租给你。租房市场也和买房市场一样,时刻见证着社会各个人群的收入变化的格局。悄然无声,冷酷无情。我一直主张有能力买房的人尽快买房,就是为了防止这种变动的风险。租房可能短期看合算,问题是,随时可能被出更高房租的人挤走。人生几十年,被挤来挤去,很不爽。而且,被挤走几次后,说不定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快被挤出城外了。买房,是场卡位战。

  租金上涨和房价一样,并不是都同样涨幅,个别地方仍然持平甚至微跌。物业税对空置房短期会有部分挤出效应,总会有不少沉不住气的,心理冲击难以避免。这和历次调控的模式差不多,但长远看,效果有限,而且让买房租房成本提高,更艰辛。对开发商来讲,等于**通过收税隐形为房子提价,收走了其利润。这个税将来是会由购房租房开发商等各个主体承担的,人人做贡献。开发商的利润被魔幻化了,偏高,但这是以房价地价上涨为基础的,通过开发周期,挣的是土地增值时间差的钱。成也周期败也周期,如果地价房价停止上涨甚至下降,按目前的开发模式,很多立即会变成亏本。为了避免被迫亏本买房,大多数开发商的这两年开工都很谨慎,出现现金断裂的可能不大。调来调去,大家也都被调聪明了,风险意识远好于从前。

  有些同学幻想物业税会高过房租,对此,我只能说思维很魔幻,超出了正常的想象力。物业税会是房租的一个比例,比例越高,推动房租上涨的力度越大。房东并不能随心所欲提价,但这个过程是市场是会通过供需关系变化实现的。如果高于房租,最后结果必然是无房可租,买不起房只能睡大街。有些同学幻想房东会拿着 2000的物业税,然后把房子精装好了1000块租给自己住,那是相当善良美好的愿望。把房东想的如此慈善,正如他们把**想的如此慈善一样。世上要是到处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那只有童话世界里面才有。从幼儿园出来后,就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除了自己的妈,对别人,撒娇撒泼用处都有限。而且,不要把我们的领导都想成和自己一样没心眼,他们就是水平再低,也比北朝鲜的金胖子要高好多倍,有时候会闹笑话,但往往是利益考量,而不是真傻。

  有些同学宣扬或盼望的社会冻荡戒竿而起之类的玩意,比较可笑。一方面,这事在热兵器时代基本不靠谱,不像从前冷兵器时代,一帮流氓无n产者,饿急了就可以弄些大刀片子打天n下,暴n民所指,当者披靡。象黄巢这样的变态暴n徒都有可能成气候。可以到处抢人的银子,睡人的老婆,吃人的孩子。这种以暴易n暴式的变n革,最后都会变成这样的轮回,除了生灵涂炭毫无意义。等自己抢够了,成了有n产者,比前任更贪婪腐烂。这些人脑子里的意识形态,仍然停留在野蛮时代。或许还有点小bt。。

  对政府讲,廉租房相比经济适用房更不合算。有些同学不是说租售比嘛,号称廉租房总要比市价更便宜一点,好多年收不回成本。不知多少任市长才能将这一次性的投入收回来,但现在可是一次性投入的真金白银。纯粹赔钱的生意。而且,廉租房会需要很多的管理维护成本,做过包租婆的都知道这事多麻烦。而且会带来物业毁坏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并有沦为治安恶化的贫民区的可能。经济适用房限价房会少很多这样的问题,操作简单的多。不过,这样的房子都有沦为腐败房的危险,成了内部利益输送的工具。想当年,有专家要求取消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减少面积取消厕所,被一些没头脑的网民好一通骂,不知道这些同学买到了高标准的经济适用房没有。

  一个2000万人口的城市,保守估计,年新进人口在50万以上,如果每年新盖10万套房子,最多够新进人口有地方住,当然有很大比例是合租,都想俩人一套独门独户,那肯定不够。原来那2000万人想改善一下,这数量就是肯定不够了。这就是当前的供需关系。按这样的算法,算算每年盖多少房子,添多少新进人口,有多少人需要改善,就知道一个城市的大概房产供应。其他的,空置率黑灯率之类的,既没有准数,也没有太大意义。即使每年都有一批房子被买了去闲着,那从总量上看,也只是让人住得更挤了些,即使不闲着,也改变不了供需关系的大方向。

  政策的影响现在还在靴子效应里,能不能降一些房价,不是真的不想买了,是大家在观望。,看这个调控要折腾成什么样。有一部分是房价高到买不起了,有一部分是让政策搞得买不起或不能买了,包括一些很需要的改善型需求。还有一部分就是在观望。正常的话,房市应该在最近一两个月内见到走向,到底会不会跌不跌,跌多少,但这取决于是不是还会折腾。我觉得,有些地方的调控细则不出来,未必是议而不决,这么样,倒有点象用了个拖字诀,也是想瞧瞧怎么折腾。一边拖一边观察。不过,我这说法纯属猎奇,大家姑妄听之,作不得真。

  关于公租房问题,有些同学抱有较大希望,但目前还没看到能有所突破的迹象。公租房如果不能短期提供大量供应,就没什么意义。它遇到的问题,除了土地供应数量外。另一个瓶颈是开发公租房收益太低。没有开发商愿意干。前些日子,**也找过一些开发商想在靠近城铁的地方盖一些只租不卖的房子,但是,没有开发商愿意干,把**给的优惠都算上,每年收益最多百分之三,在通胀如此剧烈的情况下投入这么多资金盖房子,加上复杂的租房管理。纯粹是赔钱的买卖。目前,租金相对房价地价本来就偏低,公租房的租金大概是市价的四分之三,收益就更低,毫无疑问要赔钱。北京公租房去年拿出吃奶的力气才盖出8000套,今年计划 10000套,用这么点房子去调节一两百万套房子的租赁市场的价格,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另外,公租房也不是白住的,我早就预测过,只会比市价稍低一些。市面每月1000,它就800。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和我的预测基本相符。

  至于买房时机,现在表面看成交萎缩到不堪入目,实际上紧盯着房市动向,想抄底的人非常多。上面已经谈到,局势可能很快就会明朗起来。当然,前提是政策不再不停上蹿下跳。等它表演完了市场才会表态。可以一边看房一边观察局势,看房本身就是个把握市场的最好方式,市场冷热变化在里面的人感觉最敏锐,不需要听什么专家说法。另外,对于自住需求来讲,挑到一处可心的房子,远比十个八个的涨跌幅有价值。策略上讲,尽量买靠近中心区的房子,避免远郊大起大落的风险,而且自住不同于投资,生活工作方便是第一位。

  其实,对于大部分持有房产的人来讲,除了对房价上涨的预期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把房子卖了,不知道能拿钱干什么。总不能放在银行里面看着它一天天贬值。只是一种资产持有方式,职业炒房,高抛低吸的比例相当低,远不如这个论坛里面那些从来没买过房子的同学炒房意识浓烈。您这房子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卖了以后,拿这些钱干什么?

  现在的市场还是一片混沌,我觉得市场明朗化速度会比预料快的猜测,很多朋友可能会不同意,因为现在政策面并未明朗,市场也看不出明显回暖的迹象,一些财务状况不好的公司还开始试探性优惠促销。更重要的是,这次调控对需求的遏制程度难以量化,不定量就难以定性。我的贸然猜测是基于两个简单逻辑,一是,调控造成的房价下跌一般是观望,成交极速萎缩,然后房价降一些,然后成交开始回暖,刚需和抄底者开始涌入。局势一旦明朗,就出现一拥而上的局面,房价开始反弹。但是短时期经过这么多调控教育,这个过程会变得越来越短促,不能完全以从前的经验来度量这个周期。第二,不对刚需进行普遍遏制,房屋自下而上的需求并为遭到根本性打击,真正对刚需构成较大打击的是高房价造成的买不起。按首付估算,目前的房价还有一点空间,当然已经不是太大。这一点可以看我在今年房价能涨多少的帖子里面的分析。其他。还有对未来宏观经济形式及政策取向的推测等。因为大部分都是基于感觉和估算,没有量化也无法量化,所以说是蒙的也无妨。在关键元素缺位的时候,只能靠感觉。这事上,确实没神仙。有神仙的话,那也是人造的。呵呵。

  房屋租赁市场没有谁能操纵价格,阴谋论是很好笑的。中介对房租的影响力很小,他们不是房东,不是他们的房子。要得高了租不出去,还是要降回来。另外,这个行业是靠走量挣钱的,需要的是大量的交易,而不是单价的高涨,因为价格太高往往会造成交易量下降。正常情况下,中介是两边忽悠,对房东说房客出的价钱已经很高了,对租客说价钱已经很低了。如果你觉得中介会只会往高里忽悠,那可能是只租过房,没做过房东。当然,如果市场价格上涨了,中介也会及时告诉房东,这是他们献殷勤笼络客户的方式,也是他们服务的一部分。在这次上涨中,中介起的作用很小,如果说有,也主要是他们加速了传递市场供需状况信息的速度。本来房租上涨可能大家慢慢才知道,因为有这个群体,让他们一吆喝,这行情大家很快就知道了。

  什么占收入的三分之一之类的说法都很书呆子气。我感觉,要不要回家,要看不同地方的收入比,如果我一个月能在北京挣一个亿,在长沙只能挣1000块,那么房租占我的收入比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只给我留10万块,我也不会逃离北京的。但是,如果在北京挣两千钱,在长沙挣一千块,当房租超过一千块的时候,我肯定就要掂量,要不要去长沙了。为什么有人肯拿8000块的房贷买房?因为两口子在北京能挣15000,去了房贷还剩7000,而到了小城市,可能两口子总共才挣4000块,其他的机会生活质量权且不算。我想,或许,当每月拿出8000块房贷也买不到房子的时候,那对夫妻或许为了留在北京,也愿意每月拿8000块来租房。这么简单的道理,好像开篇就说了,还需要一遍编讲么?呵呵

  简单和日本香港是没法比的。一个是发展阶段不一样,城市化进程中和完成后区别太大。能举个在进程中崩盘的例子不?呵呵。其二,经济总量人口总量幅员等方面有巨大区别,这些方面,会对房地产的发展运行周期有巨大影响,比如美国日本和欧洲国家的房地产运行周期有差别巨大。这方面的差异研究,可能就太不通俗了。估计即使现在整天谈房产的专家,也没几个脑子里面有这概念的。除此之外,差异性还有很多,为什么有些所谓专家整天拿日本香港比较,弄得大家也都这么比,只能说,这些专家真的不了解房地产。呵呵。事实上,象中国这样一个幅员如此辽阔人口如此众多,经济总量如此之大,社会制度如此奇特,进程如此剧烈的城市化进程,在人类历史上从没出现过。现在的房价完全可以从供需关系上得到解释,能有明确原因的价格,就没有泡沫。和价格高不高关系不大。如果非要比的话,或许,房价在两三年内极速涨个三两倍,才会形成有可能崩盘的超级泡沫,不过,不太可能出现那样的状况。唯一可能造成房价大幅下跌的情境可能是,经济陷入严重危机,百业萧条,大量倒闭裁员,大量失业人口在大城市没法生活了,被迫回到小城市或家乡,需求巨幅减少了,房价自然自然就会下跌。说个不厚道一点的比方,让现在抱怨房价高的人群都回家,房价就跌了,回去的越多,跌得越狠。但是,愿意回去的人很少,而且还在不断大量增加。

  没看过那个负相关的比较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过,我觉得,在看某些看似相关的东西的时候要谨慎,尤其不要轻易用因果关系来解释,如果没有真正的逻辑和事实支持的话。王老五每月剪一次头,王老五的老婆每月来一次大姨妈,相互没有任何关系。下雨了,庄稼长得茂盛了,很多房子也漏水了,中间有某种联系,但构不成任何因果。如果分析说,房子漏雨,是因为庄稼有阴谋,为了自己长得快,从房子上盗取了能量,那就是胡扯。阴谋论的一些书,除了论据的似是而非断章取义乃至捏造外,论证逻辑往往都是这样的,在书店里面应该和哈利波特摆在一起,属于想象力作品。外资操纵股市楼市,没有任何可能。在里面起作用的,都是内资。股市有操纵,那只是对某些板块和个别股票的操纵,说白了就是一种违法的欺诈行为。而且要借势。操纵整个股市?没谁有那个能量。楼市就更不可能了,绝大多数房子都分布在老百姓手里,怎么操纵啊。自己可以想象下,即使给自己足够多的钱,能操纵么?自己的股市楼市有问题,也迁怒于万恶的资本主义,他们真冤啊。具体到你说的例子,如果关联成立的话,或许是显示了外界经济和金融状况对中国的影响,或世界经济的关联性,或者关联性还更远。没看过那个东西,随口一说。

  经济兴隆,消费乐观。经济萧条,人们收入减少或预期减少,会减少消费。这对任何商品都适用,不只是房子。当然,实际问题比这些要复杂一点,比如如果萧条时出现了大规模通胀,反而会出现抢购囤积,对容易存储的东西尤其如此,房子就是比较好耐存储的,不用把它放到冰箱里面。说到底,经济情况对房子价格的影响,最终还是表现在对供求关系的影响上。不是经济一热它就涨,一冷就跌,那成见风就涨,热胀冷缩了,逻辑上不成立嘛。呵呵。影响供需的因素有很多,一时的经济冷热当然也是一部分,如果全靠这个来解释,全球 都一样,那也太简单了点。另外,中国的所谓经济危机和美国根本不是一会事。只能说起自美国的金融危机对出口贸易的打击,让很多问题和矛盾更早更激烈地显现出来

看到论坛里面有不少小屁孩以变坏为荣,以bt为荣。觉得自己境遇比较糟糕,一是社会对不起自己,二是自己不够坏。也有人在宣扬变坏一点,变得自私一点才能混的好的哲学,所以忍不住唠叨两句。
  首先,怨社会是扯淡,起码不能全都怪社会。社会不是自己的爹妈,只靠撒泼或撒娇没用。
  其次,混的不好和你坏不坏关系不大。主要原因是自己的能力不行,也就是做事的水准太差。变坏或者bt,只能降低自己做事的品味,丝毫无助于提高做事的水准。所以,现在不行,变坏或者bt了也不行,十之八九会把自己变成个彻底的垃圾,除此之外,别无效果。
  为什么这种怨社会和变坏论这么有市场呢?是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推卸自己责任的借口。这样就不用承认自己努力不够或者是个笨蛋了。
  把自己变成个垃圾只许要就地往泥坑里面一躺。降低做事品味很容易,提高做事水准太难。
  受这种没脑子理论影响的,多是些头脑有限,心性未定的p孩子,当听到这种可以推卸自己责任的p理论,感到恍然大悟,突然变得成熟聪明的时候。
  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向朝着把自己变成个纯**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房子不是不够住,没人住的房子多的是。
当房子作为纯投资品的时候,因为其“完全差异化”的属性,而永远也不够用于投资的。投资的属性是什么,是“看涨就投”,是逐差价,绝对价格不是投资客关心的东西。
市场是供需平衡,投资是单向的。
不要拿供需关系来理解当前中国的房地产

gdp主要是靠它来拉动。

不管怎么样,国家不会让房地产崩盘的。

所谓控制房价,只是不许房价涨得太快。

跌是不可能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