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maoist:深圳下厂经历

http://www.ibeidou.net/?p=3643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分序言,找工,进厂,企业概况,开工,辞工,尾声,总结,花絮九部分)

序言

回到学校,躺在躺椅上,听着Lily Allen那俏皮的音乐,享受着空调的凉风,如此惬意,这不就是我在工厂打工时天天梦想的幸福生活吗?

我只不过在工厂里做了二十天而已,而工友们,在这样的炎炎夏日,他们不仍然在车间里忙碌吗?

至今,我感觉自己幸运,在这空余的一个月中,没有游山逛水,没有蹉跎校内,而是选择走入深圳的工厂之中,作了一名普通打工仔。

作为一个自命毛派的左青,长期混迹于北京的学生圈子里,虽然在全国各地搞过不少走访调查,但对南方的工厂,对于新一代的工人几乎没有了解。虽然出身 于农村,自己的亲戚,小学同学中有不少都是年纪轻轻在南方打工,但和他们交流总是有颇感隔膜,毕竟我们的生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再加上今年刚刚看完了 《韩国工人》这本书,心潮澎湃,今天中国的情况与韩国有颇多类似之处,韩国的经验也颇值得我们借鉴。但真实情况如何,还必须要深入工厂,体验了解,

未来中国社会运动的主要力量在于工人,这是不少自由派都能够认识到的问题。而目标指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左翼,不能空喊与工农群众结合,而应该真 正深入工农之中,去寻找我们所应立足的大地,寻找我们的力量之源。

找工

作为一个手持假身份证,没有任何学历证明,没有任何工厂工作经验,年纪也不算小的男性,要想在深圳找到一份符合自己下厂要求的工作,还真有点困难。

初到深圳的第一感觉,这里真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是一个超级城市。从广深高速路放眼望去,两侧都是拥挤的房屋和一个个工厂的铭牌。从沙井汽车站下 车,满街都是年轻人,手机店里嘈杂的音乐敲打着耳膜。这就是深圳,依靠着打工者们勤劳的双手,每天数不清的商品从这里生产出来,运往全世界。

为了下厂的方便,到深圳之后,我便四处寻找办证的小广告,办理假身份证和健康证。办证的广告当然遍地都是,原来觉得很烦人的办证广告,现在觉得还真 是方便人民群众。打电话谈好价钱,提供个人照片和身份证信息,两个小时之后就拿到了假的证件,深圳速度就是不一样。两个证件40元,做工质量还可以。有了 身份证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找工了。

因为办的是假身份证,类似富士康,德昌电机等这种比较大的企业就不太可能进了,因为他们进厂手续比较严格,假证不容易蒙混过关,所以我把目标定位于 做一名普工,找那种规模百人以上,提供住宿,最好是生产线作业的工厂。

到深圳之后,身上只剩下50多块钱,身上的银行卡里也只剩下40多块钱,如今,我可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了,只能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才能生存下去。

我所在的沙井镇,位于深圳市宝安区,这里简直遍地都是工业区,(当地人每个村子会成立一家股份合作公司,在本村的土地上建设工业区,将厂房出租给企 业,当地人依靠房租就可以过上很优裕的生活),大街上到处贴得都是招工的广告,但我一共用了三天的时间,才终于找到一个比较符合自己要求的工厂(但后来想 想,如果开始不是太挑,找工应该也不是太难)。


街头的招工广告

首先是刚开始找工时,还颇有些拘束,走了不少厂子,但缺乏走进去尝试的勇气。在第一天走 了七八个工业区,大多都是都是电子厂,五金厂,模具厂,塑胶厂等,在每一个工厂的门口都贴着招聘的通知,街边也有不少在找工的工友,既有初次来深圳打工的 人,也有辞了工要找新工作的人,还有现在有工作,但不满意,趁着中午出来找新工作的人。

大街上的招聘广告大多是职业介绍中心贴出来的,还需要交介绍费,其中自然也有不少是骗人的。一位好心的保安大哥还专门告诉我街边的一些待遇诱人的广 告都是骗人的。一般在每个工业区门口的招聘广告会相对靠谱一些,直接进去面谈就可以。(在这里,工人确实很自由,他们充分享有挑选被哪个资本家剥削的自 由。)

这一天我一共进了两家企业面试,其中有一个作坊式的工厂基本工资900,加班6.5元/小时,不包食宿,补助200,压一个月工资,没有住宿,放 弃。有两个企业的保安很好心,直接劝我不要进他们所在的工厂,说厂子很不怎么样。

大多数企业都要加班,每天平均加班三四个小时,如果订单紧,赶活的话要更多的加班。路过宜家的供货商,还有三洋的厂子,询问了一下,都明确表示不招 人。确实,找工的其他工友告诉我,这种比较大的企业一般比较正规,待遇相对较好,年初人就招满了,那种打着大招牌”常年招工”的厂子一般都不怎么样,留不 住人,所以才常年招工。


(河南人,四川人已满。其实意思就是不要,工厂主为了防止某一地方的工人太多拉帮结派, 进而团结起来斗争,会有意限制)

第二天继续找工,大多数工厂要求工作经验,普工大多数只招女工,偶尔碰见招男工的竟然还写明河南人,四川人已满,总之是各种各样的限制。进了一个纸 箱厂,老板说工作很累,主要是搬运纸箱,压一个月工资,大概看我身材瘦弱,态度很差。另外一个电子厂问了一下有没有电子厂工作经验,又觉得我是个男的,干 脆不要。直到下午找到一个生产控制柜的工厂,直接找厂长面试,厂长介绍情况,第一句就是没有加班费,说原来有,但工人老是磨洋工,后来就没有加班费,月底 算效益奖金。工厂总共也就几十个人,基本工资1000,有住宿,吃饭补助400,每月15号发工资,如果愿意,明天或者后天可以来上班。看这个工厂颇有黑 工厂的嫌疑,不过总算有人要了,心中还是有些宽慰。

后来又去了规模很大的德昌电机公司,光看宿舍区规模就很惊人,厂区的宣传栏上还有温YD(此处非淫荡,莫误解)到这里视察的照片。这里有一个巨大的 招聘大厅,找工作的人排起了源源不断的长龙,普工还是只招女工。技术工需要有学历证明,我虽然带了本科的毕业证,但怎么想觉得不合适,就放弃了。打听了一 下,普通技术工人的工资并不比普工高,甚至要更低些,因为技术工人不直接为企业创造效益,工作相对轻松,也没有那么多加班。路过了一个规模颇大的人才市 场,里面也挤满了要找工的工友。


第三天又在工业区走了一天,在万丰工业区的一家生产充电器的企业,计件收入,但被老板发现身份证有些问题,无奈,没有争辩,离开。

中午在路边休息时,碰到三个年轻工人模样的人打架,下手又快又恨,仅仅是电动车刮蹭,双方恶语相向,很快就扭打在一起,另一个人抄起电动车的链子锁 就朝对方的头上猛抽,顿时血流如注,流了满脸的血,打斗戛然而止,受伤者蹲到了地上。围观的人很多,其中还有好几个穿着保安,巡逻制服的人,大家似乎司空 见惯,只是围观议论,无人上去制止。获胜的两个打人青年骑车面无表情的离开,被打者抱着头以仇恨和怨毒的目光看他们离开(我当时真怕他抽出一把刀,冲向那 两个人。如果他有刀,他一定会的)。长期在北京学校待的我很久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了,当时就有点懵,反应过来想打110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想起来要 打120的时候,被打者已经骑车离开了,流了一地的血。每个人心中大概都淤积了太多的怨毒,压抑了太多的愤懑,一有机会,就极端的宣泄出来,富士康自杀是 一种形式,这种血腥的打斗不也是另一种形式吗?

下午在一个招品管的小型机械加工厂被一个老板教育了半天,因为履历编造的不够翔实,这个老板眼光也够厉害,问了几个刁钻的问题就看出我所说的履历有 问题,还对我教育了近半个小时,什么要踏实肯干啊,要诚实守信啊,要刻苦打拼啊。我很无语,不断点头称是,还好没有全露馅。另一个五金厂,态度更恶劣,大 声朝我吼:戴眼镜的不要!!另一个玩具厂,保安说压三个月工资,不包吃住,干不干?我说这么差的条件,有人愿意来这个厂吗?保安说下午还招了两个男工呢, 实在没钱吃饭了,也得干。

找个工作有这么难吗?我心中很失落,是啊,没有工作,就无法生存,在这里,没有了工作也就没有了一切。

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了,在天要黑的时候,游荡到黄埔村的一个工业区,招男普工,到门卫室问保安招不招人,保安打了个电话之后说明天来上班吧。天啊,有 这等好事,连面试都没有,直接上班?是不是黑厂啊?

刚好旁边有一个工友来辞工,询问了一下这个厂的情况,这个工厂试工三天,然后才正式录用。工厂有三百人左右,每天上班12个小时,两班倒,每月休息 两到四天,压15天工资,加班费6元/小时,不管吃,住宿要交住宿费。

好了,不管怎样,就这个厂了,终于算是找到工作。

补充深圳市的工资待遇:

深圳市的最低工资标准是关内1000元,关外900元(7月1日之后统一为1100元),但基本上所有的企业的基本工资都是按照最低工资标准,要拿 到更多的收入,必须靠加班,而所谓的工厂正轨与否,或者收入的主要决定因素是加班时间的长短和加班工资的多少。有不少工厂在招工启事上专门注明”加班 多”,有不少工人辞工也是因为工厂订单不多,加班太少导致收入不高。

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平时加班加班费为平时工资的1.5倍,周末加班费为2倍,国家法定节假日为3倍。按照基本工资900元计算,每小时正常工资为 900/21.75/8=5.17元/小时。平时加班费应为5.17*1.5=7.76元/小时,周末加班费应为5.17*2=10.34元/小时,国家 法定节假日加班费为5.17*3=15.52元/小时。所谓的正规大厂,比如富士康,他们的加班费按照法律执行,所以工人们都愿意到这些 工厂去。(但即使富士康的每月加班时间也达到了120个小时,国家法律规定是不超 过36小时。在富士康,如果你某天不想加班,可以不加班,但是再一两个月内你就很难再得到加班机会,你的收入也就只有 别人的一半)但是其他的工厂大部分都不会按照劳动法执行,我所在工厂工作不满一年的工人加班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6元/小时。其他的工厂 有些计件工作,不给加班费,或者为6.5元/小时,或者再有一定提高,但均达不到法律规定。


进厂

第二天一早就起床进厂,被分配到一层的挤出组试工,挤出组的组长看上去并不面善,给我再次讲了一下这个厂的待遇,说条件就这样,让我考虑一下。我当 时就表示,找工找了好多天了,已经没钱吃饭了,愿意在这个厂里干。组长点头,把我带到一个小伙子跟前,让他教我,打工生活正式开始。

在进厂的第五天左右,保安拿出了一堆合同,让我签字。劳动合同,新员工服务承诺书,协议书,加班申请,不购买养老保险申请等等。


厂牌(毫无PS的痕迹)

服务承诺书的内容大概都是”我自愿、我接受、我同意,我不追究公司,我不会起诉等等”。 大部分内容都和相关法律抵触,如第九条:试用期内本人因故辞职,愿意接受公司三十天以内的工作移交时间,自愿接受公司现行的培训损失赔偿。(劳动法规定试 用期辞工为三天)等。

但工人们如果没有法律意识的话,会认为自己签了这个协议,就应该按这个协议来,不能违反。

在这么一大堆合同协议上签完字,我要求保留一份劳动合同,保安指着公司乙方签名说公司还没有盖章,你拿着也没用。没办法,也不太和保安争辩,看来这 个公司也是不给工人合同副本的。

签完字,再摁上红手印,颇有卖身的感觉。


加班申请:”……承诺决不因加班时间与报酬等问题向上级提出对***公司的任何投诉民诉请求,望上级领导批准。”申请加班还要低三下四的,望领导批准,嗤 ——


不购买养老保险申请

(这些申请和条款都是在深圳的大部分工厂中都存在,这都是他们规避劳动法的手段。在深圳,经常会有一些法律专家给资本家讲课,共同研讨如何规避法 律)

企业概况

这是一家生产电线的企业,员工总数为280人左右,老板为湖北人,去年的产值约为8000万元,产品大部分供应家电企业,部分产品出口国外。

工人中男女工比例约为6:4,工人大部分年龄在18-24岁之间,我刚进工厂时带我的两个工友都是90后。

这个厂里工人流动性也比较大,在厂里干的时间超过三个月,就可以算的上老工人了,基本上可以和厂里大部分的人混个脸熟。厂里只有不多的几个人干的时 间超过两年,那样的话厂里所有人都认识,

厂里的工人大部分是由老乡或者亲戚介绍来的,也有一部分是像我一样,在街上找工找进来的。我了解到的几个找工找进来的都是干了几天就不想干了,但是 厂里不准辞工,没办法,也就这样干了下去。

企业位于工业园内一栋四层厂房,一层为挤出组,涂覆组和裁线组。工作中要接触硅胶烟雾和油墨溶剂二甲苯,涂覆组还要接触其他的化学物质,另外还有玻 璃纤维等。硅胶烟雾的气味极其难闻,被烟雾熏到眼睛都睁不开。二甲苯作为苯基化合物,对人体也有毒。涂覆组接触的玻璃纤维很细小,扎到身上会起很多的红疙 瘩,工友们意见也很大。没有人专门讲解过安全知识,工友们也不清楚烟雾和二甲苯的危害,工作中会发放手套,但戴手套工作很不方便,很多工人也就不戴,经常 会搞得满手都是二甲苯。车间通风条件一般,有三个大的排风扇,但有时候也不开。

我所在的车间在一楼,所在的班组为挤出组,一共有六条生产线,每条线由两人负责,另外有物料员,炼胶员等,每班共有20人左右。白班和夜班每班各有 一个班长,班长不脱离生产。整个挤出组设置一名组长,组长为专职,但在车间里也就是有一张桌子和椅子,基本也不脱离生产。组长之上是课长,课长之上是生产 部经理。另设行政部,财务部等部门,机构设置基本如此。

二层为编织车间,主要是编织机械,车间里机器轰鸣,吵得要命,我曾经在二层帮过两天忙,没有耳塞,待上半个小时就觉得心慌头疼,只能找点卫生纸把耳 朵堵上,长期在这种环境工作,对人健康肯定是有害的。三四层为车间,办公区,仓库,没有在那里工作过,对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开工

作为一名学机械的工科学生,初进车间,看到隆隆响的机器,颇感到亲切,可以实际操作这些机器,搞清楚他们的原理,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啊。

但工作上一两天之后,我就在琢磨怎么能技术性地把这些机器搞废掉,因为机器不停,我们工人就不能休息。

挤出组的工作只能站着,不能坐着,这是最痛苦的事情,如果你坐着被领导发现,就会被叼,我们组由于组长相对较好,管得不是很严,上厕所是可以随便去 的。但是听说在三层的车间里,上厕所是受限制的,每天上的次数和时间都是有一定限制的。


吃完饭了,休息一下,看着表,不能超过半个小时,不然扣工资哦。

我们分白班和夜班两班倒的工人每天的工作时间是12个小时,白班是早上7:30到晚上7:30,中午吃饭半个小时,晚饭半个小时,吃饭就是在工业区 门口的小餐馆里,每顿饭基本是4-5元(每天的吃饭开销在10-15元之间)。在吃饭期间,机器是不能停的,所以,几条线的工人是轮流吃饭,你如果吃饭要 托别人照看你的机器,别人吃饭,你也要照看。如果班组长发现出去吃饭的时候机器停了,那也是一定会被骂的。扣除吃饭的一个小时,每天的算3个小时的加班。 夜班在半夜会有半个小时的夜宵时间,扣除之后,每个夜班算三个半小时的加班。

因为我在工厂里待得时间不到一个月,还没有上夜班,据工友们说夜班相对自由一些,领导人都不在,可以吃东西,玩手机。但是夜班保安会经常到车间里巡 查,也可以通过车间的摄像头监视工人的工作状态,被抓到都是要被罚款的。

在厂门口的通告栏上经常会有某人上夜班打瞌睡或者玩手机,给予什么处分,罚款多少的通告。一般视情节不同,最少罚款30,多者上百。

厂里的仓库等部门的工人是不倒班的,如果工作不是太多的话,他们可以每天八小时下班,但如果赶上活多,他们从早上7:30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也是经 常的。

每天早上上班都有早会,组长分配今天的工作任务和需要注意的问题,

在工作之中当然也会出差错,生产都是按照订单来的,铜丝,硅胶,印字等等一项都不能出错,也要保证电线不出质量问题,有专门的品管负责监督质量,同 时操作者和班组长也负有保证质量的责任。一旦发现问题,一定要追究责任。收线员要随时注意。电线经常出现的质量问题包括:偏芯,松芯,粘胶,气泡或者印字 不清,印字模糊。如果出现更严重的质量问题比如说铜丝用错,印字错误。

所以做工的时候要非常注意,非常小心,上夜班的时候会经常犯困,最容易出错误了,夜班的一个工友就因为不注意印错了五万多米的线,五万多米是一个巨 大的数字,如果要照价赔偿的话,恐怕一两年的工资不够,后来我也不太清楚是什么结果(按照深圳市工资条例规定,给工厂造成损失,最多赔付工资的20%)。 我在离厂之前还出过一次错,用错的铜丝,还好自己及时发现,只做了几百米的电线,不然可能工资就全赔进去了。


着火了,快拿灭火器来!!

挤出组也比较容易起火,如果突然线断,包了胶皮的电线会断在卧式炉中,这是如果没有及时 把炉盖打开散热,电线就会起火,这是要把电线从炉子中拉出来,不小心,火苗就会落到油墨里,火会烧得更旺,这是就要用灭火器了。在车间里我还第一次使用了 灭火器,第一下没有操作好,结果喷了自己一头的干粉,第二下才把火灭掉。

电线的产量并没有明确的要求,一般每天能做到四万米以上就可以,如果机器不出太大的问题,这个产量基本能够达到。听说做到六万米以上的产量会有奖 励。有一天我们拼死拼活做满了六万米,后来听说才奖励两块钱。我的天哪,资本家也太抠门了吧,妈的,以后能做到六万米也坚决不做了!

线又断了,又要开炉穿线,痛苦啊,今天的报废不会又超标了吧。

每天的报废率有限制,如果超标,扣工资没得说。

辞工

辞工是打工经历中最有意思,也是最有意义的一段。在辞工的过程中,和工友,组长,厂长,经理有了充分的交流,自己也亲身感受到作为一名普通工人维权 的困难。

因为要回校参加毕业典礼,我计算了一下时间,在工厂的第十四天,向我们组长提出想要辞工,编造了一个家里人催促要回家的理由,组长并没有特别强烈的 反对,但他觉得我的理由是假的,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好好干。第二天是周六,我再次向组长提出辞工,他说我昨天的理由是假的,不要骗他,我说组长你真厉害, 昨天确实是编的理由,真实情况是我的同学给我在关内介绍了一个更好的工作,没这么辛苦,工资也更高。组长似乎相信了这个理由,但还是劝了我半天。说现在辞 工肯定是不可能的,即使他批准了,厂里也不会批准的。

工友们知道我想辞工,都劝我不要想了,不可能的,有一个辞工的工友说他的辞工申请五十多天才批下来,还是踏实干吧,如果真不想干了,直接卷铺盖走人 吧,不要想辞工了。我向他们讲法律规定试用期三天就可以辞工,他们都不太相信。我说这里的工资待遇太差,他们教育我要踏实,打工的还能怎么样呢?大家都要 高工资,老板怎么过呢?我给他们讲广州本田罢工的事情,讲最好全深圳,全中国的工人团结起来才好,那样才能维护我们工人的权益。他们说工人们各顾各,哪会 那么容易团结啊? 有工人甚至还认为罢工恐怕要影响经济发展。

其实有不少工友都有辞工的想法,因为这个工厂的工作条件和工资待遇确实不高,但他们提出辞工后大多被拒绝,很多人也就没有坚持,接着这么干下去;或 者实在不行,等发工资就走人。工厂押着的半个月工资就不要了(这也是深圳市的普遍情况,辞工很难,工厂会拿出各种理由拒绝或者拖延,相当一部分工人选择自 离)。

中午又去找组长,组长答应帮我领一张辞工申请,下午填了辞工申请,在辞工理由中写道:加班费不符合劳动法相关规定,车间二甲苯和橡 胶烟雾有毒,安全防护措施不到位,另本人已找到更好的工作。趁着晚饭时间,把辞工申请拿出去复印了几份,回来之后,交给了组长。

接下来是周日,周日因为生产任务不是很紧,六条生产线中的两条可以休息,其他四条继续上班,我刚好休息。找了个快递公司,把复印的辞工申请快递到公 司去,在托寄品内容一栏中注明:”本人离职申请报告”,存根作为证据,以备到劳动部门投诉使用(投诉的时候你要向劳动部门证明你向工厂提交了辞职并且工厂 收到)。

周一上班,正在送印好的成品线到四楼,组长冲了过来,把快递摔到我面前,开始叼我,质问我。原来他被厂长叼了一顿,我无所谓了,跟组长争辩了几句, 也没有跟组长太多顶撞,组长其实人不坏,我也没有必要和组长翻脸。

周二上午被厂里管人事的小姑娘叫住,问我为什么没有穿厂服,我直接向她表示,我辞工了,也不想再花钱买厂服了。小姑娘的态度很恶劣,查了一下她那里 的记录,说我的辞工申请还没有被批准。刚好厂长(厂长不等于老板,只是老板雇来管理工厂生产的,其实也是一个打工的,据说他月工资只有3500元,在厂里 还要兼职做电工)也在那里,厂长就开始教训起我来,我自然毫不示弱和厂长吵了起来,厂长的态度很是恶劣,满嘴的歪理:“深圳市哪个厂符合 劳动法?连富士康都不符合!按照劳动法的话,工人每月900块钱的工资就不要活 了。你不配和我讲劳动法,要讲的话找劳动局的人来讲……”

厂长的嘴巴很厉害,又蛮不讲理,最后他说辞工要经理才能批准,他管不了。我说那我只能找经理了。他又表示找谁都没用,得按公司规定来。我不多和他理 论,转身离开。

又等了一天,已经是六月十号,再去问管人事的小姑娘,告诉我说辞职被批准了,六月三十号可以离厂,我当即表示肯定不行,就自己去找经理。等了一上 午,找到了那个经理,经理戴着眼睛,但态度一点不比厂长好。

“批准你六月三十号已经算早了,没有留你两个月就不错了……劳动法啊,我不懂的,你去找厂长吧……我的态度已经很耐心了,你有什么 资格跟我讲辞工,你应该先找你们组长,再找课长,我没把你赶出去就不错了……”

我说你个做经理的不懂劳动法也太搞笑了吧,厂长我已经找过了,实在不行我只能去劳动部门投诉了。经理的语气仍然很硬,但态度上软了一点,说要和厂长 商量一下。我心中还以为难道有戏?

没想到没过二十分钟,组长通知我辞工还是六月三十号,并且对我未经他同意直接去找经理非常生气,在车间里叼起我来,我当然要和他争辩,这时候经理也 走过来了,周围的很多工友们也围了上来。

组长骂我太幼稚了,还想去投诉?隔壁的鼎科厂罢工了又怎么样?劳动局的人也来了,不还是老板说了算?(该厂罢工的具体情况没有了解到,大概是罢工之 后,劳动局的人也来了,警察也来了,老板站在高处宣布愿意干的站这边,不愿意干的站那边,结果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愿意干,这大概是一次失败的罢工)

其他的工友们也纷纷帮腔”干活就要踏实,这个厂的条件还算不错了,你现在已经很好了,原来一个人要看两条线,三条线不也是这么多 钱?””劳动法全是扯淡,你竟然还信?”我争不过这么多人,只是大声向他们表示,我明天肯定不来上班了,肯定会去投诉的。组长最后生气 的走了,经理也走了,大家都散开了,生我一个人呆立在那里,心头涌起一股无助,凄凉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这是谁的可悲?

在工厂里向工人宣传劳动法后,工人的反应

经理走之后,又有几个工友围了上来,其中的几个人还在劝我,说我刚出来吧,混社会的经验太少了,老板有钱有势,和当官的勾结在一起的,我们没有办法 的。一个工友还给我讲他经历的某个工厂几个工人反抗,被保安打断双腿,没有人管,最后也不了了之的故事。工友们劝我把学校里的幼稚的观念丢掉,要面对现 实。还有工友说我一个人去投诉,劳动局肯定不会管的,没用的。有两个工友还信誓旦旦的和我打赌,他们赌上一个月的工资我肯定辞工不成也拿 不到工资。

另外还有几个工友只是在看,在听,没有说话,有一个工友问我准备到哪投诉,他们大概处在一种观望状态。而此时的我是打定主意明天不会上班,肯定要去 投诉了,其实心中还在犯嘀咕,不知道劳动部门会不会管,不知道自己的假身份证到时候会不会有麻烦,能不能要到工资。

晚上下班前,组长还好心劝了我一下,说如果明天不来上班,按照厂里规定,旷工一天扣三天工资,连续旷工三天就算自离,到时候什么都没有。组长的好意 我心领了,但我还是坚决表示明天一定回去投诉的。


投诉书

第二天,6月11日,早上起床,带上所有的材料,写好的投诉书来到沙井劳动站(在百度上搜索沙井劳动局或者福永劳动局,可以看到不 少工友们的遭遇和对劳动部门的抱怨),还好不需要查身份证,填好了表格,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在处理意见上写:交由上南劳动分站处 理。然后让我去上南劳动分站,还好不是很远,劳动分站工作人员看了我的投诉书,先是直接把我的要求中的”依照劳动合同法支付本人经济补偿金约900元”划 掉了,说这个肯定是要不到了,你能拿到工资就不错了。我也没什么可争辩的,他开始给厂里打电话,打了好久才打通。似乎是那个人事的小姑娘接的,那个小姑娘 还在讲厂里的规定是三十天才可以辞工(这小姑娘管人事的真不懂劳动法?),劳动站的工作人员给他讲解了一番劳动法,又说了一会儿,然后就让我去厂里,说问 题可以解决了。

我的心里还挺高兴,深圳的劳动部门办事效率还挺高的嘛,特区还真不一样,要工资这么顺利啊。我也没有向工作人员索要处理回执(在维 权过程中,在任何机构都最好索要回执),就兴冲冲得向工厂奔去。

到了工厂里,管人事的小姑娘黑着脸,先骂了我一顿,然后说厂长和经理都不在,她一个人做不了主,下午再来。我心说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厂子不会那么 容易给工资的,没办法,下午再来吧。

等到下午,一进办公室,厂长在,这个老油条,还是先骂了我一顿,不过态度没有那么凶了,但还是满嘴的歪理。

我:厂长你就放我走了吧,你早把工资给我了,我不去投诉,哪有这么多事啊,你今天把工资给我结了不就行了,我也不来烦你了。

厂长:今天可不行,财务的回家生孩子去了……

厂长:你说什么二甲苯有毒,烟雾有毒,我给你发手套,再发口罩,行了吧。

我:我不干了,你给其他工人发当然更好了……

厂长:你知道我们厂不符合劳动法怎么还进我们厂?当初是你进自己我们这个厂的吧,不是我们保安拉你进来的吧。

我:深圳99%的厂都不符合劳动法啊,我要生活啊,我不进厂怎么办?

厂长:进厂的那些承诺书都是你签的吧,都摁了手印的,我是我们抓住你的手摁的吧,你怎么不遵守呢?

我:那些承诺书我不签字能进厂吗?况且你那些承诺书都是违法的,我签了也没有法律效力,你们办工厂没有向国家承诺过遵守劳动法吗?你遵守了吗?

厂长:深圳有几个工厂符合劳动法,你说加班不合理,那我不给你加班,你每个月拿900块钱行吧,打工的还不都饿死?

我:900块钱根本就不够生活,本身深圳市规定的900块钱最低工资就不合理,最低工资应该再高一些,让工人不用加班就能维持生活。

厂长:你也知道不公平吧,你去投诉看到劳动局的那些人了吧,他们一个月三四千呢,嫌这里工资低,你怎么不去考公务员呢?让你上学的时候不好好读 书……

我:………………无语……………………

跟厂长吵了半个小时,厂长说你现在去上班,等到14号发工资的时候,会给你发的。我想了想,倒也行,最多再等两三天,我还可以和工友们再交流交流。 哪知道厂长接着说,你今天没有请假,算旷工,旷工一天扣三天工资。我当时就急了,这算什么事啊,我再干三天,你再给我扣了,不干了。厂长接着说,你明天再 不来上班,再扣三天,后天再不来,就算你自离,到时候你什么都没有。

他们根本就没有诚意,就是想一拖再拖,我也听过不少工人被这样一次又一次欺骗的故事,这可不行,明天接着投诉,实在不行的话,就到工会,纪委,街道 办各个部门都找一遍。

第二天一早,我又去了上南劳动分站,那个工作人员一看我来了,就表现的很不耐烦,说你怎么又来了?我说我对你们的处理结果很不满意,那个工作人员给 厂里又打了个电话,好像没什么效果,他说要厂长来劳动站调解,管人事的姑娘说厂长没有时间,让经理来,经理也没有时间。工作人员挂了电话,无奈地看了我一 眼。说你也听到了,他们没时间,接着就开始指责我太不懂事了,再工作三天,等他们发工资怎么了,非要闹,把公司惹急了,他们不给你钱让你走仲裁程序,拖你 个一两个月,你等得了吗?

我质问他:你们就这么没用吗?难道你们管不了这个工厂吗?他们明明存在那么多违法的地方。你们对他们没有约束力吗?管不了他们吗?你们不能去查他们 厂吗?

工作人员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说你这点事算什么事?这里比这个厂黑的工厂多得很,每天那么多罢工的,跳楼的,自杀的,我们还管不过来,你这点事本来你 去上班就得了,给搞得这么麻烦。(实际情况是,对于工厂普遍存在的违法情况,劳动部门基本上是不管不问的状态,除非出了事情,要做做样子)

我说我都已经和工友们说了要到劳动部门投诉,结果投诉了没一点用,以后他们还怎么相信你们劳动部门,你们还有什么用。

工作人员抽着烟,一幅懒得理我的表情。这是他的电话响了,厂里打来电话,说我12,13号可以不上班,14号可以去领工资,但是11号那天肯定是旷 工,肯定要扣工资。工作人员向我转述了厂里的意见,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要不接受只能去仲裁了。

我想了想,也只能先这样了,看来再在这里闹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要仲裁的话,我实在也拖不起。

尾声:

6月14号,到厂里领工资,保安大哥原来和我一个宿舍的,买六合彩,天天在宿舍里研究码报,当年也是疯狂的看《天线宝宝》,应该有很多年码龄了,对 我的辞工很奇怪,不过也没说什么。

到三楼财务领工资,我一共在工厂工作18天,按照劳动法,我计算的我的工资应该是1286.9元,按照公司的规定,我应该拿到工资1027.2元, 但实际我拿到手的工资为836元,厂子确实扣发了我三天的工资。

厂长似乎精神不错,还和我打趣:今天穿的真干净啊,有时间来玩儿啊。气氛似乎还不错。

领到工资我要到车间里转转,给工友们讲述一下经历,也向他们宣传一下。到车间里,刚打了招呼,告诉他们我拿到了工资,还没说几句话,组长就把我叫到 一边,问我拿到多少工资,然后就厉声赶我走。我跟组长磨了半天,组长都不允许我再跟工友们说话,组长说:车间里到处都是摄像头,被厂长看到我在车间里,他 肯定又要被叼的。我也理解组长的苦衷,厂里是不愿意我再有机会和工友们讲维权经历的,只有离开了。

此行一共拿到工资836元,在深圳花费包括吃饭220元左右,办理假证件40元,交通上网等费用50元,从郑州到广州火车200元,从广州到深圳汽 车50元,从深圳到北京车费260元。单以此计算,此行收支基本相抵,有小额赤字。

由于刚到深圳及辞工之后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朋友家寄居,完全白吃白住,此项费用未计算在内,估算约为200元左右。

总结

总结这次下厂实践,进工厂之前心中其实没有明确的目的,在工厂里待了一周左右以后,初步为自己设定了体验,了解,再反思三个目标。

1、  体验

首先是体力劳动的体验,在工厂之中,几乎每天手上都要受点小伤,第一天小指上就被砸了一个血泡,后来砸伤,磕伤,挂伤,烧伤统统没有落下,脚上还被 小车磕肿,被线轴砸破。还好没收什么太大的工伤,刚开始收线没有经验,有一次手被线缠住,还有另一个工友及时把机器关停,后来想想还是挺后怕的。工厂里还 有可能被电到,为了检验电线的绝缘性能,有专门的火花机做击穿试验,但是火花机如果操作不当,会漏电,并且有些火花机本身就有一定的质量问题,我还没有被 电到过,但做的时间稍微长一些的工友都被电过,那可是6KV的电压啊。

刚上班的时候很不习惯,太累了,一直站着,觉得腿都要肿了,晚上下班之后往床上一躺,什么都不想干,晚上八点多就睡觉了,一觉睡到早上六点,又该起 床上班了,好痛苦啊。

刚到工厂的第一天,就被组长指派去搬运线轴装车,三个人,另两个人很精明的挑选了推线轴和摆线轴的工作,而我则负责把线轴从地上搬到车上去,轻的线 轴还好,稍微重一些的要攒足了劲才能举起来,有那么一次,举到一半手上没劲,眼看就要掉下来砸到自己,还好司机大哥过来帮忙托了一下。

讨厌的工作是搬运铜丝轴,虽然可以滚来滚去,但需要用手扳动方向,有好几次,面对500斤的线轴,一个人怎么就弄不动,真是无助。不过后来才发现, 这个工作是有技巧的,大量搬运的时候甚至有专门的工具,只是自己太笨,力气太小而已。


毛重265.1KG,这个家伙曾经让我伤透了脑筋

痛苦的工作是机器断线,要把卧式炉打开重新走线,炉子的常规温度是350度,炉盖打开,一股热浪袭来,觉得胡子好像就要马上糊了一样。机器突然断线 时,有可能被线抽到,还有可能被灼热的铜丝烫到。


炉盖一打开,一股热浪袭来

二、了解

了解工人的生活状态,工作状态和思想状态,总体上这个目标达成的不够好,因为在工厂里待的时间有限,加上我这个人不太爱说话,更工友们的交流也不 够。时间有限,和工友们的关系不够亲近,有些问题也不太合适去问。

工人的组成

在深圳市,女工的比例要远高于男工,在我所在的工厂,女工比男工略少,工人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也有白族,彝族等少数民族同胞。年龄主要在18-24 岁之间,可以称之为第二代工人。

进厂的途径有通过朋友同学介绍来的,也有自己看到招工广告进来的。文化水平至少都是初中毕业,有相当一部分是高中毕业或者中专毕业。

工人们对于劳动法基本不了解,或者不太清楚,对于他们有哪些正当权益,如何维护也不清楚。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即使是我们重点大学 毕业的本科生研究生,他们对于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往往也是一知半解……

工友们的工作状态也一般,每天完成工作任务就可以,即使有产量奖金,但大多数人并不看重,甚至工厂中普遍存在偷懒的现象。跟在工厂里干了一年多的一 个工友送货,把做好的成品线从一楼送到四楼,到四楼之后,如果电梯里没有其他人,他总是会在出电梯之前摁下一楼的按钮,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再四楼等一会电 梯,休息一下……

工人的生活状态:

工厂的工作很辛苦,每天的加班时间很长,所以工人们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每天下班之后去上网打游戏时最主要的娱乐,大部分的男工友都打网游,有些 打得还很凶,甚至有晚上打通宵,白天上班打瞌睡的情况,工余要么玩玩手机,要么在厂门口打台球。

他们没有时间娱乐,也没有时间看电视,看报纸,甚至对于广州本田罢工也没听说过。

他们的月收入并不高,相当一部分工人都是月光族,等到发工资的时候手里基本没剩什么钱,发了工资就要还债,买衣服等等,由于都是年轻人,消费欲望都 很强,买衣服花上在三五百也不奇怪。

工人目前的工资收入让他们无法完成在城市的简单再生产,让人精疲力竭的长时间工作,甚至周末也不能得到正常的休息,几乎没有闲暇时间,不能和家人和 亲人相聚,工人不仅把自己的全部生活都献给了工厂,换取的不够维持生计的工资,也失去了”像人一样生活”的权力。他们把青春和血汗留在工厂里,等到他们年 纪稍大,就再也不能找到工作,

工友们普遍状况就是不停的换厂,在厂里干得不爽,或者这段时间想歇一歇,就辞工不干,歇一段时间把钱花光了,就再进厂。

其实工人们的要求并不高,如果每天八小时内的收入可以满足工人生活的基本需求,不需要那么长时间的加班。工友们的生活就会好很多,他们有工余时间可 以娱乐,可以读书,可以运动。另外再把相应的工伤,失业,养老,医疗等福利保障建设完全,让工人能过上基本的有尊严的生活,这样基本的经济目标就可以达到 了。

这一代新工人独立意识都比较强,对工厂对领导没有太多的畏惧服从意识,你可以骂我,但我可以完全不听你的,实在不爽的话,老子就不干走人了。

工友们对于社会主义的看法没有深入交流,他们一谈到这个就说全是扯淡而已。

工人们没有形成独立的阶级意识,他们还往往会站在国家的,甚至资本家的立场思考问题,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力量所在。

他们还看不清他们处于这种境地的原因,虽然大多数工人已经不再相信个人奋斗,但他们仍旧相信这个社会灌输给他们的价值理念。自己生活过得不好是因为 自己学习不够努力,不够勤奋,而那些资本家们过得好也是有道理的。

更多的工人对于工人权益的看法,对于社会的看法,对于未来的打算都没有交流到。我本身也是一个比较不善言谈的人,更多只是看到的,听到的,真正自己 主动去询问了解的有限。

三、再反思

其实是想站在工人的角度对自己原来的想法进行再反思,站在工人的角度再去认识这个世界,但因为在工厂时间太短,所得有限。

那天中午吃饭路过商店,看到电视上在播放上海世博会的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狗屁SB会,跟我一个工人有屁关系

从工人的角度来看,对工人来说提高待遇是主要的。但我们之中的很多人会想,工人待遇提高了,工厂是不是要搬到柬埔寨孟加拉啦,我们的出口是不是下降 啦,国家竞争力是不是没有啦等等。

(没太多内容,不拿出来献丑了)

其他杂记:

1.在工厂里参加了一次培训和一次全厂大会,在培训中厂长讲话表现得很坦诚,直言***公司的待遇还不太好,但强调他们一直在努力提高工人的待遇, 看起来是一个很好的人。每一个单个的资本家或者地主作为个人,表现出来可能都是坦诚的,友善的。但一旦他们以阶级的面目在社会中出现,尤其出现利益冲突 时,他们的本性就会暴露无疑,即使一个资本家想对工人好,资本主义竞争的本质也决定着他们必须增加工时,压低工资才能在竞争中获胜。

2.在全厂大会上,厂长专门讲了富士康的问题,讲了压力的问题。厂长大讲那一套如今社会广泛流传的理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子,你改变不了环境,只能 适应环境,这个社会是适者生存,你们只有去适应它,要知足常乐,不要期望过高云云……

3.在深圳的最后几天,去登了沙井旁边的一座死火山,山上竟然还有一座烈士纪念碑,纪念的是沙井镇参加东江纵队抗日,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牺牲的烈 士,碑是沙井镇政府01年新立的,碑文上还写着什么特色社会主义,为共同富裕,共产主义奋斗云云,我心中不禁失笑。

看着山下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工业区,这里埋葬了多少年青人的血汗和青春啊。在看看那一个个烈士的名字,他们牺牲的时候也正年轻,大概和山下工业区的工 人们年纪相仿,但他们看到今天的沙井,能够瞑目吗?这是他们当年所追求的吗?

工厂花絮:

1.                  车间里机器轰隆隆响,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就唱歌,尝试把国际歌三段完整的唱下来,尝试回忆《咱们工人有力 量》的歌词,唱得还蛮High的其实。

2.                  在和厂长吵架的时候,厂长揶揄我说:你去劳动局了吧,你看那些劳动局的公务员工资高啊,一个月三四千,你 怎么不去考公务员啊,让你当年不好好读书,只能出来做普工吧……打工还不好好打……我很无语……

3.                  在工厂里的最后一天,老板带着两个貌似印度人的南亚人到车间参观,大概是外国的客户。我在肚子里酝酿了一 肚子的英语想要控诉这个工厂的单词语句。后来印度人没朝我这边走过来,再看看印度人那一副成功人士的感觉,还是算了……

4.                  在深圳期间,大街小巷都是播放《爱情买卖》这首歌,不少工友的铃声也都是这种歌,我终于明白了这类歌的市 场所在?莫非这才是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

个人观察和思考

除了在工厂里之外,在深圳也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南方工人的一些情况,在此做简单补充。网络上有更多更翔实的资料,大家可以自己搜索。

整个世界全球化以来,全球的资本家们早已经联合起来,而工人们长期处于一种一盘散沙的状态。

中国的资本家有政协,工商联,各种商会等组织,还有各种的培训班,一部分知识分子们也和资本家勾结起来,深圳经常有”应对劳动合同法研讨会”等活 动。

资本家们可以互相沟通信息,交流经验,对于应对工人的反抗有比较成熟的应对策略,据说在某些地方,资本家手中还有一份黑名单,专门记录那些喜欢闹 事,组织反抗的工人名单。

工伤

在深圳期间,随某NGO的工作人员去了一趟沙井医院,深圳的手外科是全国最先进的,尤其是断指接活,移植技术。因为医生们有足够的机会锻炼。李成瑞 老人撰文写过一首诗《千人断指叹》,在深圳大大小小的医院里,每天都收治大量的断指断臂工人,看到这些年轻的工人,虽然他们有时候还面带笑容,但我的心里 却在不断抽搐,年轻的花朵就这样残缺了,其中还有一个小男孩,他说他有16岁了,我根本就不相信,刚进工厂两个月,指头也残了,谁之过?

在深圳市职业病防治医院,有更多惨不忍睹的景象,除了之前炒得沸沸扬扬的深圳尘肺门事件外(大 学生尘肺病调查小组http://nmworkers.blog.163.com/)。 在职业病防治医院,有大量接触白电油(正己烷)和香蕉水等化学物质中毒的工人,有二十多个在同一个工厂接触白电油中毒的女工,现在患有严重的肌无力,手脚 无力,肌肉萎缩。她们走起路来,双手耷拉着,两腿也外掰,那情景就像我们在恐怖片中看到的僵尸的姿势一样,是谁造成了这种人间恐怖?

罢工

南方工厂的罢工其实很多,各种层次,各种规模,几乎每一个存在罢工土壤的企业都出现过。在深圳遇到的一个工友,他们的工厂在三个月内发生过四次罢 工。

(略)

在目前的情况下,如果有带有一定阶级觉悟和组织能力的人能够参与组织,目前工人运动的状况将大有改观。所以如果有一定理论水平和觉悟的青年能够走入 工厂之中,同工人们真正结合起来,大有作为。

青年下厂

这种下厂包括长期下厂和短期下厂。要想真正取得效果,我们需要一批有较高阶级觉悟和奉献精神的青年走入工厂之中,通过五年,十年的努力,为工人争取 经济权益和政治权益,改善工人的生活状况,推动中国工人运动的发展。

作为较高知识水平的青年学生,到工厂中,即使不是到工厂里做一个普工,到各种企业中做一个技术人员,我们同样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在工厂里,与普通的工友们打好关系,建立小组,经常交流,传播革命理论,组织参与经济斗争(已有的众多罢工多是有中层管理人员或者技术人员参与鼓 动)。推动工会建设,把官办的黄色工会变成工人自己的工会。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启发工人阶级觉悟,宣传马克思主义,甚至发展马克思主义,为更长远的工人阶 级政党和政权做准备。

除了长期下厂之外,短期的下厂也是比较可行和值得提倡的。

在短期下厂的过程中,受到最大教育的下厂青年,通过短期下厂,体验工厂生活,同工人交朋友,了解真实的社会状况和工人状况,走出知识分子的圈子,在 实践中检验自己头脑中的理论和概念,完成自我改造。同时这种短期的下厂对提升工人觉悟也是有意义的,现有的经验表明,短期下厂的青年,通过刻意制造在一定 限度内的与厂方的冲突(要自己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冲突的激烈程度),比如拒绝加班,要求改善工作条件,或者辞工讨要工资,在冲突过程中,尝试做到对工人的 启发,以冲突为话题与工友开展交流。

中国目前的工人运动条件要比当年的韩国强很多(参见中国工人运动与韩国相比的优势http://blog.renren.com/blog/268934027/475305929?from=fanyeOld), 我们广大的左分子(当然也欢迎中和右分子)大有可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资料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