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周刊:凭低俗现象走红的社会成因

日前,传出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在华中师大的讲座中举例直指凤姐及某些婚恋节目低俗并应坚决叫停低俗电视节目,凤姐将“被封杀”的消息。凤姐将“被封杀”,事因“低俗”。 慎重起见,我百度了“低俗”: 低级且庸俗,与“高雅”相对。没有出乎我对“低俗”的认识。于是,凤姐因“低俗”而将“被封杀”就出于我意外了——难道现在对“低俗”还有“封杀”的手段?我还以为现在越低俗越吃香,越招人待见呢——事实不是如此么?穿上衣服的兽兽成了抢手的香饽饽;才关上艳照门的主角一个个又粉墨登场;连日本AV女优都被誉为“德艺双馨”了。我自觉现在说别人“低俗”才显得俗气呢!

而现在,凤姐因“低俗”而将“被封杀”,不得不让人重新定义低俗和高雅的界限在哪里,凤姐何以触及了那个界线。好在凤姐面对封杀一点都不悚,她质问广电局:“我为什么会被封杀……究竟有什么方面的罪状如危害社会公众安全、制造过激言论,要有法律依据才能封杀,不然就侵犯了我的正当权益。”凤姐的这段话,才是我今天要写这篇文章的动因,因为广电局要封杀的不是一个“低俗”的凤姐,而是一个极有思想观点的女孩。看看,她没有和一脱成名的兽兽们比,更没有和艳照门里的“业余AV”女郎比,她是用一个遵纪守法公民的道德底线来衡量自己,这将使多少大红大紫的明星们相形见绌?

为了观点的公正,我特地翻阅了凤姐的所谓“雷人雷语”,确实如此——绝对没有“危害社会公众安全、制造过激言论”,充其量有点大言不惭。但这和“低俗”有什么关系呢?说一般人不敢说的话难道比亮一般人不敢亮的身体部位还低俗?即便是大言不惭,比起官员的“雷人雷语”来,凤姐连大巫面前的小巫都算不上,论危害简直就更是天壤之别了。不仅如此,凤姐面对广电局的打压所表现出的机智勇敢,恐怕会让指责她“低俗”的人自愧弗如。她一语道破什么才是低俗:“我不低俗而是社会低俗”,并以退为进:“我觉得他们应该从整个社会文化着手,而不是打压我们这些混口饭吃、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可怜人”。我想,这样清醒有力的言辞,是任何一个脱了内衣再脱内裤而没被封杀的娱乐宠儿们望尘莫及的。令人疑惑的是,要封杀凤姐的广电局未必能像罗玉凤认识到的“这个社会既然制造了这样的低俗文化,那么就说明肯定是有它的道理的,会有这样的一些人他有这方面的需求,要我倒下去了,肯定他们也会找出另外的一些人,让这个低俗文化继续延续下去。”可见,凤姐对于低俗文化产生原因的分析,已经超出了一些主张严打低俗的学者。

这不得不使我们对凤姐刮目相看,她不像人们嘲讽的不知羞耻,而是发现并利用了“社会低俗”这个缺口。她看见了那些为了追求收视率和点击率而不择手段的电视台和网站,邀请一个比一个低俗的角色做节目,当嘉宾,把她们捧为座上宾,然后在这些节目中故意让她们大谈特谈自己的拜金主义。所以凤姐敢说:“我是网络红人,我是社会大众捧出来的,是一个个网民顶帖顶出来的,所以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低俗,而是社会。你今天把我罗玉凤按下去了,明天就有下一个这样的人冒起来。”一个被广电局认为“低俗”将“被封杀”的凤姐,居然说出了“社会低俗”这一现实,这不应该仅仅是一种尴尬吧!究竟是“低俗”的凤姐们把社会弄低俗了,还是“社会低俗”让她们不以低俗为耻,反以为荣?更重要的是以低俗取胜而走红的现象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我相信,把广电总局取消了,中國就不會有低俗文化了。

广电总局的存在,中國文化就會象一頭亂撞的無頭蒼蠅,

因為广电总局指定的方向是行不通的,而我們走的方向是不被允許的,於是滯留下來久了,低俗就有了它富堯的土壤。

年轻的时候,我以为自由很重要,年纪大了才发现,宽容也很重要,甚至比自由更重要.因为如果没有你的宽容,就没有别人的自由,没有别人的宽容,也就没有你的自由.

既然你们相信,一个凤姐倒下去,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凤姐站起来,社会有这个需求,那你们替凤姐操什么心呢,反正还会有人来接替。人都是需要管理的,放任自由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小孩需要家长管理,人民需要国家管理。有人会说,管理也要按照法律,广电不能想怎么管就怎么管。如果这样,那人也太被动了。法律是要为人服务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凤姐也是在钻法律的空子,在挑战道德的底线。指标与治本,能治标的时候为什么不治呢。为什么被管一下大家就那么难受呢。像凤姐,AV这种东西,有了就有人回去点击。没有多好,大家都省心,因为你凤姐真的没给我们带了什么,AV也是。只是在它们存在的情况下,大多数人手痒忍不住而已。既然没什么好处,为什么要放任她们的存在呢。艳照门的应该算受害者,这是别人的私事。如果说是有策划的炒作,那又另当别论。当初封杀汤唯,可不就收到了应有的效果,汤唯现在多乖。再说了,将如当初没封杀汤唯,后来鬼知道会有多少低俗的影视剧跟风呢。所以,明知得病了,吃药打针也是必需的。

光电局封杀的只是凤姐的行为,不是思想。思想是不能被封杀的,但她可以回到家去表达她的思想,去对家人说,对空气说,而不应该利用媒体来传播她的思想,因为传播本身就侵犯了他人的思想权,导致他人的思想受到干扰。

如果一定要认为凤姐的行为就是她的思想,那么,广电局封杀她的行为,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思想的表述,为什么有人只允许凤姐表述“思想”,不允许广电局表述思想呢?这好像用不同标准在衡量事物吧?

任何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和思想的权利,除非是生活在专制的体制下。既然你无知般地说表达思想,那么凤姐为什么不能通过媒体表达,到底为什么?侵犯了他人的思想权,好搞笑的创新,别人说什么,媒体感兴趣传播了就侵害了思想权,什么叫思想权,侵害了危害性又在哪里?你的意思是思想权是不允许别人在媒体里传播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一副极度无知的闭门造车创新型人才!

广电总局还表达思想,我晕!作为强权机构,作为执法机构,怎么可能像人一样到处乱说,要知道你的威严何在?

纯粹无知的人,混淆个人言论自由和国家执法机关的区别,企图把机关人化,到处乱注鸡血,还什么思想权,同情总局,仿佛总局是受气的小姑娘不能表达思想,那是鳄鱼,知道不,不是可爱的小姑娘!
引用: 隔岸观火

光电局封杀的只是凤姐的行为,不是思想。思想是不能被封杀的,但她可以回到家去表达她的思想,去对家人说,对空气说,而不应该利用媒体来传播她的思想,因为传播本身就侵犯了他人的思想权,导致他人的思想受到干扰。

如果一定要认为凤姐的行为就是她的思想,那么,广电局封杀她的行为,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思想的表述,为什么有人只允许凤姐表述“思想”,不允许广电局表述思想呢?这好像用不同标准在衡量事物吧?

你懂什么叫法律,什么叫道德?低俗,你认为你自己,你们广电总局认为低俗就低俗,想封杀就封杀?你哪来的权力,哪条法律给你们的权力。还大言不惭地说钻法律空子!懂得什么叫言论自由,懂得什么叫低俗,知道总局这个行政机关的权力有多少不!一副天下老子最大的脑残样,还钻法律空子!

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通过报刊媒体发表言论自由,限制条件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和国家相关法律规定。自己去查查,凤姐那句话违背了这些规定,那些话违背了道德。行政机关要合法行政,要有法律依据,要给相对人较低程度的损害去执法。哪个法律给你权力,自己下定义去规定低俗,一拍脑袋就去执法的了,亮出你的法律依据!

你们从来就不习惯按法律办事,你们把自己定义在法律之上,你们乱用权力的时候从来都没考虑法律,不讲道德。按你主子的习惯做法得了,还搬出法律道德之类的笑话。做婊子还立牌坊!装B会被雷劈!

可以把广电这个行为理解为笑贫不笑娼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