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断奶”,“绿坝”面临“溃坝”

晨报记者 张昱欣 驻京记者 彭晓玲

  继今年初遭遇侵权官司后,昨天又有报道称,由于经费问题,“绿坝”设在北京的项目组已经关门遣散。一度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焦点、入选“年度十大流行语”的“绿坝”,难道面临“溃坝”?

  昨天,“绿坝”北京项目组负责人、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小盟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否认了“关门遣散”说法。

  陈小盟称,与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合同到期后,大正公司一直都是自己出钱做绿坝软件维护,目前项目组一切运营正常,公司只是为了节省开支而将项目组部分员工上班地点换到了 “一间教室内”。

  尽管如此,记者昨天从部分主要电脑生产厂商处了解到,包括戴尔、索尼等在内的电脑厂商,已停止个人电脑的绿坝软件预装工作,甚至停止了该软件预装光盘的随机发放,“绿坝”已失往日挟 “强制预装令”时的风光。

  [最新进展]

  客服支持目前正常,官网论坛无法登入

  据了解,绿坝项目由北京和郑州两地共同维护,其中北京绿坝项目组主要负责“绿坝·花季护航”官方网站的维护和软件推广。位于郑州的绿坝办公室主要由郑州金惠公司承担,负责该软件的技术、售后、客服等工作。

  记者昨天联系了郑州金惠公司。据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绿坝郑州项目组运转正常,每天仍会处理大量用户有关软件使用的咨询。该负责人同时证实,时至今日,公司方面还未获得今年度的运营费用。“目前我们还在尽力而为,尽可能确保售后服务,如果没有后续资金的话,恐怕很快就要难以维持。”

  据统计,绿坝软件开放下载一年多以来,累积下载量已超过124万次。“如果算上其他网站下载通道及电脑预装等获取途径,目前至少有2000万用户在使用绿坝软件。”业内人士分析,作为一款单纯的计算机终端过滤软件,其市场保有量已不算低,一旦软件项目方关停,这2000万绿坝用户将失去技术和客服支持。

  记者昨天登录绿坝软件官方网站绿航网时注意到,虽然目前绿航网主页仍在正常运营,但需要投入一定资金和人力成本的官网论坛却一直提示“升级维护中”,已无法登入。

  北京项目组辟谣:部门“搬家”,没遣散员工

  昨天下午,晨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中关村南大街甲8号的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大正”)。董事长陈小盟介绍,这里是“绿坝·花季护航”北京项目组的研发中心,而负责绿坝软件运行和维护的小组则在另外的地方办公,本月初运营维护部从位于北三环的华杰大厦搬离,因此引发北京项目遣散的“误会”。

  据介绍,2009年6月30日,北京大正和工信部签订的合同到期后,虽然工信部没有续约,但是北京大正一直在为绿坝软件的正常运行提供服务,包括用户下载、定期升级等。

  陈小盟说,虽然在一年的合同期内,北京大正从工信部那里拿到了1990万元,但实际上北京大正的绿坝软件研发已经做了4年,每年仅研发经费就需要1000多万。此外,还外聘了30多名员工用于“绿坝软件”的运行维护,加上场地费等,每年办公成本就需要700多万元,“那点经费其实是不够绿坝开支的。”

  记者了解到,绿坝软件运维部门最先设在北京富海大厦,面积有280多平米,租金是一年60万元,合同到期后搬到了年租金便宜20万元的华杰大厦。本月初,项目组再次搬家,但具体地点陈小盟表示不便透露,只说是借了一间教室在做运维工作,“能节省点开支就节省一点。”

  陈小盟还表示:“绿坝软件是国家在为上网的弱势群体做好事,如果青少年上网时家长不过滤掉淫秽色情信息,对他们的成长是有危害的。作为企业,就算国家没有给钱,我们也要用技术加以支持,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陈小盟同时否认了“项目组30多名员工已经被遣散”的报道,他称从金融危机至今,除了员工正常跳槽,一直都没有主动裁员。

  网友质疑4170万财政投入“打水漂”

  “绿坝”北京项目组的处境,引起网友热议。在一些亲子论坛上,不少家长询问“绿坝”关停后对电脑使用可能带来的影响。“如果项目方停止服务了,绿坝会不会直接锁掉系统?”网友汤先生表示,自己尝试着删除绿坝,但发现根本找不到卸载按键。

  记者注意到,对“绿坝”的存亡,多数网友并不太在意,他们更多关注的是,“溃坝”之后,是否意味着 4170万元财政支出“打了水漂”。一名IT业网友指出,软件开发的主要成本在于人力支出,“像‘绿坝’这种小软件要花掉政府4170万元?这种小软件就算配备20个人的开发维护团队,人均月工资按1万元计算,一年也只要240万,算上租用办公室及物业、水电等杂费,一年开支350万元已经很宽裕了,4170万元至少够这个团队运作10年。”

  还有不少网友表示,“绿坝”不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相关部门和项目运营方必须拿出账本,对这4170万元财政支出的用途和流向进行说明和公示。

  “绿坝”被指侵权,电脑厂商停止预装

  记者昨天从部分主要电脑生产厂商处了解到,包括戴尔、索尼等在内电脑厂商,已在“侵权门”事件前后停止了个人电脑的“绿坝”软件预装工作,甚至停止了该软件预装光盘的随机发放。目前,只有少数国内电脑品牌的极个别型号电脑明确购机时会附带“绿坝”安装盘。“带有‘绿坝’软件的机器是为学校客户订制的,新生产的个人电脑中已没有这个软件。”一位经销商表示。

  事实上,自“绿坝”诞生后,负面消息不断——影响计算机安全运行、与其他管理软件冲突、无法正常卸载、涉嫌泄露隐私等一系列使用中出现的问题,让“绿坝”频频见诸报端。在“绿坝”推出后不久,相关网站调查显示,超过80%的网友表示不会使用“绿坝”。

  不仅如此,“绿坝”还被国外软件商指责存在“剽窃”嫌疑。今年1月5日,美国互联网过滤软件开发商Cybersitter向洛杉矶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控告研发“绿坝”的两家软件生产商,称其非法盗用Cybersitter过滤软件程序代码用于“绿坝”,并索赔22亿美元。由于在电脑中预装了绿坝,电脑生产商联想、东芝、索尼、华硕等也一同成为被告。

  “绿坝”两大致命伤:被“断奶”,不盈利

  在竞争激烈的软件开发领域,绿坝在同行看来无疑是“太走运”了:2008年1月,原信息产业部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绿色上网过滤软件;2008年5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征集结果,郑州金惠的“金惠堵截黄色图像及不良信息专家系统”和北京大正的“花季护航上网管理软件”两款产品中标(后来这两款产品被组合,并更名为 “绿坝-花季护航”)。

  2009年5月19日,工信部软件司发布《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明确工信部、中央文明办、财政部按《政府采购法》有关要求,使用中央财政资金买断“绿坝-花季护航”绿色上网过滤软件产品一年使用权及相关服务,供全社会免费使用。采购资金高达4170万元人民币。同时,工信部要求2009年7月1日后出厂和销售的计算机应预装绿坝软件。而此前,教育部等多部委也已发布通知,要求各中小学校联网的计算机终端安装运行绿坝软件。

  然而,随着政府购买的一年使用权到期,不再继续投入的选择立即让这个“新生儿”尝到了断奶的苦头。记者昨日专门致电工信部软件司,有人士称,这个问题他们不好回答,需找工信部办公厅。但是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没有得到确切答复。

  除被断奶外,绿坝项目自身造血能力太弱,也是其身陷绝境的重要原因。北京大正陈小盟坦言,北京大正是一家以研发信息安全、搜索、机器翻译等技术为主的企业,产品的市场化程度不高,企业成立10年来只能做到盈亏平衡。目前绿坝北京项目组一年需要700多万元的运营经费,仅以公司的财力根本无法支撑绿坝项目的正常运作。

  “在一年多时间里,绿坝项目方无法将产品转化成经济效益,除非一直靠政府财政支持,否则被淘汰在所难免。”一位IT界资深经理人评价道。

  [记者手记]

  一场“闹剧”

  张昱欣

  围绕一款仅十多兆大小的软件,上演了一幕长达1年多的“闹剧”——如今,闹剧似乎终于到了谢幕之时。在这场闹剧中,“绿坝”是否真的是主角?

  从绿坝软件的介绍上看,“绿坝”的主要职责应该是保护青少年健康上网。然而,在工信部、教育部等部门接二连三下发的通知中,这个职责被迅速扩大化,最后被扩大成所有的网络用户。有关部门的“强推”是否有底气呢?答案是没有,这也注定了“绿坝”最终成为“杯具”。

  在工信部要求电脑厂商在销售电脑时应预装“绿坝”的通知下发后不久,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在***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本意是按市场规则、按自愿的原则办的,装上这个软件以后“可以用,也可以不用”,并指出“不强制安装绿坝软件”。随后,由于“绿坝”与部分教育管理软件有冲突,影响到正常教学秩序,原本力挺“绿坝”的教育部门也松口了,并默许学校自行删除电脑中的“绿坝”。这样一来,主管部门此前下发的通知事实上已成为一纸空文。

  有业内人士指出,商业模式不合理、产品定位策略失败,注定“绿坝”难成大器,而“侵权门”则进一步将“绿坝”推向深渊。面对种种质疑,“绿坝”项目方沉默,而政府主管部门也选择失声或顾左右而言他。“有关部门在作出一项影响全国亿万网民的决策时,似乎忘记了权力须在法律框架内行使,论证是多么粗疏,推行又如此草率,最终贻笑大方。 ”

  本意是打造 “民心工程”,却演变成“闹剧”,值得深思。 (本文来源:新闻晨报 )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