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品本是天注定:揭露唐骏在北邮的日子

按理说以唐骏今日的成就,北邮作为母校应该以其为荣,但老北邮人似乎都多少知道点此人和北邮有过节。但具体什么过节,到也未必人人都知道。

  唐骏的事最近沸沸扬扬,前几天听一个北邮出来在哥大读博士的哥们儿提起这人时一脸的不屑,不由多问了几句,才了了这段过去,也对此打工极品多了份更深的认识。

  当年北邮有名额去日本深造并且公布了候选人标准,唐骏也报了名,而且也达了标,但最后没能被选上。原因好象是唐骏虽然达了标,但在候选人里的排名靠后而名额又有限所以就没能去成。连唐骏后来被媒体追问后自己都承认了他在北邮的成绩比较差,所以这次选拔的排名靠后应该也不出奇。但这位“人才”不认,据说他认为学校既然公布了选拔标准而自己又达标了,那不管自己排名如何都应该让自己去。就这样和学校闹,可惜学校不鸟,结果据说此人居然跑到教育部门口一蹲就是一个月,想找更高级的领导反映情况而且等了一个月还真给他拦到了某领导,最后领导发话,北邮也只好从了,把这哥们送到了日本。只可惜不知他这个名额是北邮新增出来的,还是北邮把某个本来有资格去的学生给“和谐”了。联想起唐骏在日本耗了若干年,最后博士没读下来的事实,不由得想到当初此人本就不属于“计划内”的合格学生,加之在北邮时的平时成绩又烂,最后没能在日本把博士读下来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而不是他自己所说的主动放弃。只是可惜了那个被“和谐”掉的同学或者那个北邮新争取到的名额。

  有人也许会说,唐骏当秋菊,据理力争有何不对?但我不爽的就是,如果北邮的这件事是事实,那我只能说唐骏是个从小就是个什么都要为自己争的人,而且当他要争什么时根本就不会去考虑别人更不用说学校的处境,这可能也是他到现在都没什么朋友的原因。关键的是,你说你争着去哪不好,一个国外的普通大学,而且还是个日本的大学,你就那么急红了眼要去?如果象你说的够自信,你怎么不去考个GRE Toefl去美国的大学,干嘛花那么多功夫削尖了脑袋跑小日本去读书,而且还得从头学日语,难不成你中学大学学的外语是日语不成,唐骏这么急不明摆着感觉自己心里清楚以自己的能力出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么。

  如果唐骏当年不争这个名额,他去不了日本,如果他不是没能力把博士读完,他也许不会去美国,如果他不去美国也许不会搞个野鸡大学来读,自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是非当然也不会做到实际上比李开复要低三级的所谓“微软总裁”。人生都是有得有失,很难说他做的错与对,但出来跑也总得要还,如今的种种也彻底把唐骏还原成了一个脸上写满自己内在美的人。

  以上种种我也只是听朋友所说,如果媒体够无聊,不妨向唐骏的北邮同学求证一番,相信会对唐骏的人格有个更准确的评价。

  成功固然有千完条路,但我想媒体的正义应该追求报道那些光明磊落的道路,而不是厚黑之学,Mr Tang might be a cas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