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幫(1-4)

1

無飯開 下南洋

清末民初,政治動盪,耕地不足,沿海居民,下南洋者眾。當中,潮州人去泰國、柬埔寨,福建人去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同時有潮州人、福建人和客家人,而越南華僑則不乏廣東人。當中有我的父系和母系先人:祖父是到泰國謀生的潮州人,而外曾祖父是去越南做生意的廣東人。兩邊的生意,不約而同,都是米糧,可見無飯開,是下南洋的主要原因。到我這一代,卻是無飯一族,真是愧對祖先。

第二代南洋華僑:身份認同與教學語言

第一代的南洋華僑,為吃飯而下南洋。他們的孩子,在南洋出生,部份是跟當地土著女子所生的混血兒(例如:馬來娘惹)。第二代的南洋華僑,靠「父幹」解決了吃飯。成長過程中,面對身份認同危機(英文:Identify Crisis)。他們的父親,也許心繫家國資助辛亥革命(孫中山:華僑是革命之母!),又或者跟殖民地政權(歐洲人)建立了長期的合作關係,即是共謀(英文:Collaboration)或勾結(英文:Collusion)。作為移民的第二代,面對的問題是:應該把自己的身份,建立在那一種文化背景之上?應該選國民黨、共產黨,還是「其他的東西」?

所謂「其他的東西」,是指西方文化。第二代的南洋華僑,有些從小在出生地接受西方教育,唸洋書,學洋文,以英文、法文或荷蘭文為第一語言,中文程度比較差,可以完全不懂,又或者只是略懂幾句家鄉方言。這類人,部份是混血兒,作風洋派,跟華人父親或中國大陸關係疏離。長大之後,遠走高飛。著名作家董橋(原名:董存爵,1942-)曾任香港的<明報>和<蘋果日報>高層,他是印尼華僑(福建人),寫過不少文章,緬懷南洋的人與事。筆下其中一個例子,是個法文流利和熱愛音樂的越南華僑少年,後來因為戀上有夫之婦(表姊),跟父母鬧翻,離家出走。多年之後,感情破裂,去美國流浪,靠在酒店彈琴解決生計。

另一類的南洋華僑,從小唸華文學校,然後返大陸升讀大學。幾十年前的南洋華僑,升學困難,返大陸是其中一個選擇。另一個選擇,是去香港升讀英國人開辦的香港大學(提示:陸佑堂),請參考張愛玲的<燼餘錄>,收錄於<流言>。也有人選擇投奔新中國,結果被捲入政治漩渦,吃盡苦頭,要等到文革結束,才能離開大陸,因為出生地(印尼、馬來西亞、越南)曾經排華,成為沒有國籍的人,只能在香港生活。也有人逃出大陸之後,經香港移居西方國家。董橋筆下的另一個故事,是幾十年前的南洋富家千金,跟潛伏於華文學校中的左翼學生戀上了,偷走了母親私藏的美金,跟紅色戀人一起投奔新中國,回國之後,被男人拋棄,然後遇上文革,幾乎沒命,要等到中年階段,才能離開大陸,移居香港,靠親友的接濟過日子。她的結局,是成為生意人的繼室,跟隨丈夫移民外國。

幾十年前,南洋有不少華文學校,部份由國民黨的海外支部開辦,又或是得到當地華僑的資助。這些學校,成為了國共鬥爭的戰場,部份被共產黨滲透或赤化,因此上述故事很常見。國民黨教育部官員的說法,是共匪試圖吸收華僑子弟,以及透過他們爭取當年非常短缺的外匯。即是:人財兩得,過橋抽板。五六十年代,有不少南洋華僑子弟投奔新中國,後來不少人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成為了香港人,在東方之珠終老。當中數目最多的,有可能是印尼華僑(福建人)。看過一些專欄文章,作者引述印尼駐港領事館提供的數字,估計居港印尼華僑連同他們的兒孫,人數接近三十萬。要尋找印尼華僑的故事,應該去北角,那裡是「小福建」(五十年初是「小上海」)。至於我父系的泰國潮州幫,則盤據九龍城,那裡是「小曼谷」,是吃泰國菜和潮州菜的地方,也有不少嫁給潮州男人的泰國女人在那裡開店賣食品。中國人的壞習慣,是割據一方,東南亞如是,香港也如是。

李光耀的策略:去中國化

由於部份的華文學校被滲透或赤化,再加上五六十年代中共向南洋輸出革命(提示:馬共+方壯璧),因此南洋各國政府均對華文教育存有戒心,就算不是完全禁止,也是諸多限制(例如:限制每週的中文授課時數)。在這種歷史背景之下,南洋華僑子弟的教育問題,以及教學語言的選擇,成為非常敏感和複雜的政治問題。當年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的策略,是進行「去中國化」,採用英文作為教學與商業語言,避免有排華紀錄的鄰邦(馬來西亞和印尼)有藉口攻擊新加坡。立國之初,李光耀相信,只有跟紅色中國保持距離,才能保證新加坡的生存。

也是基於同樣的邏輯,令李光耀決心整治及改造以華文教育為宗旨的南洋大學(現名:南洋理工大學)。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老華僑的心目中,南洋大學之死,是一頁傷心史。內情複雜,眾說紛紜,欲知詳情,請上網。其中一個版本,是南大被紅色勢力滲透,李光耀要把它消滅於萌芽階段。另一種說法,是把矛頭指向該大學的首任校長,即是著名作家林語堂 (1895-1976),認為他管理不善,必須被革職,才能整頓校政。牽涉入事件中的另一位名人,是前港大校長王賡武 (1930-),有老華僑認為他是協助李光耀殺死南大的幫兇(提示:1965 王賡武報告書)。王賡武是研究海外華人歷史的學者,三十歲以上的香港人應該記得他。

南洋的歷史,香港的公立學校不會教,因為觸及九七前後的兩個宗主國的禁忌。對英國來說,香港人沒有必要知道南洋各國如何推翻殖民地統治。對偉大祖國來說,香港人無必要知道中共如何向南洋輸出革命,直接導致排華,連累華僑受盡苦難。想了解南洋的歷史,必須自己看書或上網,不妨從李光耀的回憶錄開始。他支持鄧小平鎮壓六四,又濫用司法程序對付新加坡的反對派,在公開場合喜歡鼓吹亞洲價值 (Asian Values),是極具爭議性的人物。如果你是追求民主的香港八十後、港獨派、 V 煞仔,也許會覺得李光耀的大家長口吻很討厭,但他的確是難得一見的務實型政治人才,不受意識形態的束縛,懂得如何在亂世中求生。就當自己是參加辯論比賽吧,熟悉對手的觀點和思路,你才懂得如何回應與反擊。

在這種歷史背景之下,新加坡遲至 1990 年 10 月才跟大陸正式建交。而講到在大陸投資做生意,新加坡的企業也遠遠落後於香港跟台灣的商界。李光耀對新加坡貢獻良多,但他也是今日新加坡所面對的種種問題(例如:缺乏新聞自由和創業精神、引入大陸移民令社會矛盾激化)的根源。老李時日無多,他欠新加坡的,將來是否由他的兒子李顯龍來償還(提示:人民行動黨的選舉成績),且拭目以待。這個博客的讀者中,有來自新加坡的網友,想知道你們的看法,歡迎留言。

南洋華僑的第三代或第四代

也許是「新加坡模式」太過成功,又或者是南洋的華文教育實在牽涉太多複雜的政治考慮,許多南洋華僑都向李光耀學習,把孩子送去外國讀書,接受英語教育。有需要的話,再循其他途徑學中文。近年香港的中產和富裕家庭也出現類似的情況,與其讓孩子在學校裡面被洗腦,不如從小就放洋,寧願他們不懂中文和不了解中國文化。有需要的話,將來再想辦法。反正家長們相信,錢可以解決問題。

在學習中文這個問題上,香港曾經是南洋華僑採購中文教材以及替自己添置精神食糧的地方。熱門選擇包括:王澤的<老夫子>漫畫(用來學習四字成語,例如:耐人尋味)、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俠小說(他們的中文比魯迅可靠)、亦舒的愛情小說(她的文筆乾淨俐落)、蔡瀾的散文集(他是新加坡長大的潮州人,自稱南洋人)、TVB 劇集和港產片 DVD。可惜,隨著國產中文(例如:打造、衝擊、優化、尖子、輻射、舉措、危重)大舉入侵,香港正慢慢失去這方面的功能,南洋華僑想採購未受污染的中文課本,可能要去台灣,又或者選擇文言文古籍(例如:三字經、幼學瓊林)。大陸人的做法,是重新發掘民國時期出版的小學中文課本。

南洋華僑的第三代或第四代,在外國讀完大學之後,部份會加入跨國企業來港工作,又或是以香港為基地北上經商。在跨國金融機構中,不難找到這種人,他們的姓氏帶有南洋風味(福建方言拼音),很容易辨認,例如:Ong(王)、Tan(陳)、Goh(吳)。至於南洋華僑在香港的商業、金融和傳媒行業的身影,下文待續。

照片來源:
http://www.lee-kuan-yew.com/leekuanyew-memoirs.jpg

YouTube 精選:

朱崇懋:<星星索>(印尼民歌)(1962)(2:41)

小時候家裡有這張藝聲唱片,朱崇懋 (1922-2000) 是大陸著名歌唱家。

鄧麗君:<甜蜜蜜>(3:30)

原曲是印尼民歌。在陳可辛電影<甜蜜蜜>(1996) 中,這首歌被用來貫穿一段輾轉流離的愛情故事,主角是黎明和張曼玉,片中有 A 貨鄧麗君出現。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題目:東亞華商價值觀
作者:許寶強(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來源:蘋果日報(1999-01-23)
節錄:東亞「華人商業網絡」的發展,被認為是儒家文化影響結果。然而,回看歷史,這種靜態的文化「解釋」難以完全令人信服。另一方面,並不是所有華人商人均以「儒家」文化作為做生意的依據。曾任港大校長的華人史學家王賡武指出,東南亞地區華商,基本上都不是來自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階層。從一個長時段的歷史回顧,我們可以發現華商在東亞及東南亞等地較其他族裔商人「成功」,並非源自不同的精神品質,而是一種與歐洲殖民擴張緊密相連的結果。歐洲人所以要特別打擊本土的貿易商,因為他們與當地的政權關係密切。因此對歐洲殖民者構成潛在的政治威脅;相反,海外華人不但在東南亞沒有政治權力,更得不到中國皇朝的支持,因此在政治和軍事上並不對歐洲殖民者構成重大的威脅。當歐洲政治軍事力量進入這地區並取代當地政權之後,與本土政權關係密切的本土貿易商,便失去他們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政治軍事保護,以及掌握重要貿易商品的特權;相反,與當地政權(除了暹羅以外)以致中國皇朝相對疏離的海外華人貿易商,則成為了歐洲殖民者收編的對象,成為他們的經濟夥伴。

書名:華僑文教研究
作者:戴子安
出版:正中書局(中華民國五十二年四月台灣初版)
節錄:共匪華僑教育的政策,又分二大主要部份:一為鼓勵華僑在各僑居地或假借名義設立僑校毒化青年;一為招收華僑青年前往大陸,接受共產主義的洗禮。二者企圖,無非是把華僑學生訓練成為共匪的工具,供其驅使而已。共匪的爭取僑生,尚有一附帶的經濟作用:爭取到僑生,也就等於爭取到僑匯。

書名:比較霸權:戰後新加坡及香港的華文學校政治 (Hegemonies Compared: State Formation and Chinese School Politics in Postwar Singapore and Hong Kong)
作者:黃庭康
譯者:李宗義
出版社:群學
出版日期:2008 年 12 月 13 日
http://www.cp1897.com.hk/product_info.php?BookId=9789866525049
簡介:與中國有深厚政治及文化淵源的華人社會如何利用學校教育處理與中國的關係?它們的國家掌權者能否以課程政策去除「中國為中心」的意識、建立在地的身分認同?族群政治對學校課程有何影響?執政當局是否可以通過課程改革整合社會、撫平族群衝突的傷痕?通過詳細深入的歷史比較分析,<比較霸權>以二次大戰後新加坡及香港華文學校的歷史個案回答上述問題。

維基百科:南洋大學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6%B4%8B%E5%A4%A7%E5%AD%B8_(%E6%96%B0%E5%8A%A0%E5%9D%A1)

新加坡文獻館:方壯璧千秋功過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727

台灣世界書局:李光耀回憶錄 (1965-2000)(精裝 2000 年版)
http://shopping.pchome.com.tw/DJAP47-A64195595
香港的公共圖書館有收藏這本書(索書號:783.6 4099)。

維基百科:李光耀(英文:Lee Kuan Yew,1923-)
http://zh.wikipedia.org/zh-hk/%E6%9D%8E%E5%85%89%E8%80%80

維基百科:李顯龍(Lee Hsien Loong,195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6%98%BE%E9%BE%99

相關的文章:

楊修
2010 年 9 月 25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9/blog-post_25.html
節錄:由於歷史原因以及政治考慮,1965 年新加坡建國之後,李光耀曾經推行一系列的「去中國化」措施(例如:以英文作為第一語言,結束民辦的南洋大學),讓新生的新加坡跟紅色中國保持適當的距離,以免信奉伊斯蘭教以及有排華紀錄的鄰邦(馬來西亞和印尼)有任何發動攻擊的理由,藉此換取生存的空間。因此,年青一輩的新加坡華人普遍對中國文化的認識不深,不可以假設他們熟讀中國四大名著,更不可以當他們是傳統中國人。

陶傑 vs 梁文道 (三)
2008 年 2 月 2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2/vs_21.html
節錄:陶傑跟梁文道的共通點是他們都走出了國共內戰的陰影,在不同程度上拒絕了父母或者師長的意識形態灌輸,轉而向西方文化尋找安身立命的理念。陶傑選擇了英式理性實用主義,梁文道選擇了歐洲左派。表面上兩人南轅北轍,其實殊途同歸:擺脫上一代的冷戰思維,目光瞄準西方世界,我自求我道,建立屬於自己的世界觀。

姓甚名誰(二)
2010 年 11 月 1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_12.html
節錄:數十年前,有一個歸國印尼華僑的孩子,生於天津,原名林捷。林副主席從天上掉下來之後,街上不斷有人喊「打倒林賊」,普通話「捷」(Jie)、「賊」(Ze)兩個字的發音相近,父親擔心孩子會受影響,於是替他改名林雪。這個名字,據說來自長篇小說<林海雪原>(提示:智取威虎山)。孩子長到十來歲,從天津移居香港,多了一個殖民地政府替他改的英文名字叫 Lam Suet(廣東話拼音)。對了,他就是杜琪峯電影<PTU>裡面的失槍肥警察。

梭羅河
2008 年 1 月 2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8/01/blog-post_28.html
節錄:在坊間可以找到的舊唱片中,這首歌有好幾個不同的名字:<梭羅河>、<梭羅河畔>、<梭羅河之戀>、<美麗的梭羅河>和<天長地久梭羅河>。名稱不同,旋律如一,開頭兩句的印尼語歌詞是:「幫家彎梭羅,咪拜呀波依奇。」因此,這首歌在英語世界的名字叫 Bengawan Solo。<梭羅河>裡面,有殖民地的歷史,有印尼華僑的血淚,也有早逝的愛人。

紅歌(二)
2012 年 10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10/blog-post_11.html
節錄:左佬 1 號,是我父親,他是五十年代歸國南洋華僑。他讀過的那間中學,專收華僑子弟,被國民黨教育部列入黑名單,原因是被共匪滲透。老家的舊書櫃內,還有他的讀物,包括:<紅岩>、<青春之歌>、<蝦球傳>和<霓虹燈下的哨兵>。聽老媽說,本來還有<牛虻>和<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多年前搬家的時候丟掉了。這堆紅色經典,萬一你未聽過,請到「百度百科」。

19/01/2013

2

對於南洋華僑來說,如何處理跟紅色中國的關係,是一生的功課。如果五十至七十年代的主題,是跟紅色中國保持距離(即:李光耀的做法),那麼,八十年代大陸改革開放之後,如何透過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分享中國經濟發展的成果,同時減少(本國及大陸)政治動盪所帶來的風險,便成為南洋富商最關心的課題。

第二代的南洋華僑,解決了基本溫飽和孩子的教育問題,累績了一點財富。他們需要挑選財富管理專家,然後進行資產配置 (Asset Allocation),保住上一代開創的事業,以及為下一代接班鋪路。他們經歷過東南亞排華,如果是返大陸讀書的那一群,更加見識過真正的紅衛兵,明白分散投資的重要性,不會把所有的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面,但是肯定會把部份的資產或家人長期安置於香港或新加坡。

香港和新加坡向來是南洋華僑的財富管理中心。共通點:華人社會,中文通行,政治穩定,資訊流通,稅制簡單,透明度高,治安良好。香港和新加坡都是前英國殖民地,既有英式法制提供資產保障,也有外資銀行提供國際水平的金融服務,可以把家族的資產調動到世界各地。兩地都是亞洲的金融中心,近年銳意發展人民幣離岸中心 (Renminbi Offshore Centre) 業務,提供人民幣理財產品,為在大陸經商的華人客戶提供方便。南洋華僑以外,近年也有不少「走出去」的國產貪官、暴發戶和太子黨移居香港或新加坡,推高了兩地的住宅樓價。他們利用兩地的金融系統清洗黑錢,轉移以及隱藏資產,同時透過設立離岸公司或私人信託 (Private Trust),在海外建立小金庫,詳情請參考國際調查記者同盟(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簡稱 ICIJ)最近的報導。

南洋資金收購香港的華資銀行

在這種背景之下,南洋資金直接收購香港的華資銀行,顯得順理成章,同時亦具備戰略意義,尤其是在西方金融機構(例如:匯豐、高盛、花旗)紛紛唱淡中國經濟,並且退出中國的金融業(即:沽售手頭上的大陸金融機構股份)的時候。

新加坡的金融機構尤其進取,鍾情家族擁有的香港華資銀行。如果你是香港的資深股民,一定數得出華資銀行放售的原因:(1) 08 年底金融海嘯之後,官府加強監管,內部監控成本增加,做生意綁手綁腳。(2) 中資機構入城,有偉大祖國當靠山,可以不跟商業原則辦事。(3) 銀行世家的第三代或第四代,不想繼承祖業,只想趁好價放售,然後擺脫家人,自立門戶,從此海闊天空,做自己喜歡的事。

例子一:2014 年 1 月初,新加坡華僑銀行 (OCBC) 宣布就收購香港永亨銀行 (Wing Hang Bank) 進行談判。最新的消息,是談判的限期延長至今年的 3 月 3 日。以資產規模排名,華僑銀行是新加坡的第二大銀行,僅次於星展銀行 (DBS)。幾乎同一時間,新加坡華僑銀行 (OCBC) 在 2014 年 1 月中,宣布增持大陸的寧波銀行(Bank of Ningbo),股權比例從 15.34% 提升至 20%,涉及的資金 3.83 億新加坡元(約 3.03 億美元),由內部資源支付。

例子二:至於星展銀行 (DBS),早於 2001 年 4 月,已經透過向國浩集團(英文:Guoco Group Limited,港股編號:53)購入道亨銀行(英文:Dao Heng Bank)打入香港市場。而出售道亨的國浩集團,大老闆是祖籍福建的馬來西亞富商郭令燦(英文:Quek Leng Chan)。那次交易,國浩集團勁賺三百億(港元),寫下南洋幫的光輝一頁。郭令燦的作風似公司醫生,會長期持有購入的資產,養大之後善價而沽,不過未必會益小股東。國浩目前持有東亞銀行(英文:Bank of East Asia, 港股編號:23)大約 15% 股份(2013 年中的數字),是該行的第二大股東。東亞銀行的股權分散,而且涉及李氏家族成員(即:李民橋、李民斌)的接班問題,國浩最後能否全面收購,變數甚多。郭令燦是財技高手,也許已經有兩手準備。

從策略管理 (Strategic Management) 的角度看,收購競爭對手的好處是:減少競爭,迅速提升市場佔有率。如果被收購者具備收購者所缺乏的優勢(例如:大陸的分行網絡),更可達致優勢互補,即是:協同效應 (Synergy Effect: 1+1>2)。對於新加坡的金融機構來說,併購香港的華資銀行或持有大陸的中小型銀行股份,有助拓展市場,提供更廣闊的客戶基礎和發展的空間,對於爭取大陸客戶或者打入大陸市場,有很大的幫助。新加坡格局太小,必須衝出去,才能找到新的增長動力。新加坡是香港的競爭對手,特區政府的高官一聽見新加坡就頭痛。

西方金融機構的情況則很不同,它們沽售手頭上的大陸金融機構的股份,原因可以是:(1) 新管理層調整策略,又或者開始看淡中國。原因:增長放緩、地方債務、影子銀行。(2) 歐美市場業務失利(例如:要向監管機構繳交巨額的洗黑錢罰款),於是出售非核心資產填數。(3) 跟大陸的金融機構合作得不愉快,沒有話事權或者被欺負,寧願壯士斷臂,止蝕離場,乾手淨腳。

新加坡主權基金:鍾情中港兩地銀行股

新加坡有兩個主權基金,分別是: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 (GIC) 和淡馬錫控股 (Temasek)。 GIC 由李光耀的兒子李顯龍 (Lee Hsien Loong) 出任主席, Temasek 則由李顯龍的太太何晶 (Ho Ching) 出任執行董事及首席執行長。眾所週知,主權基金 (Sovereign Fund) 的錢,來自國家的外匯儲備,是老百姓的血汗錢。這種「閉門一家親」的情況,曾經被西方傳媒批評為群帶關係、世襲制度、腐敗根源。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淡馬錫集中投資於以下幾個行業:(1) 金融 (2) 電訊、傳媒及科技 (3) 運輸和工業 (4) 生命科技、消費品及房地產 (5) 能源及資源 (6) 其他。其中,金融行業佔投資組合的比重大約是三成,持有的股份包括一些在香港上市的中港金融機構,例如:中國銀行(中銀控股:3988,中銀香港:2388)、建設銀行(港股編號:939)、工商銀行(港股編號:1398)、中國平安保險(港股編號:2318)、渣打銀行(港股編號:2888)。建設銀行和工商銀行是四大國有銀行之一,也是恒生指數成份股,而且是市值很大的「重磅國企」,佔恒生指數的比重分別是 6.85% 和 5% ,加起來是 11.85%。相比之下,最「重磅」的恒生指數成份股匯豐(港股編號:05)的比重也不過是 15% 。某程度上,持有建設銀行和工商銀行的股份,可以用作套戥工具(即是:炒賣恒生指數的替代品)。

明顯地,新加坡看好中港兩地的銀行業前景(洋鬼子則唱淡)。新加坡資金不但直接收購香港的華資銀行或持有大陸的中小型銀行股份,同時也在股市吸納中港兩地的金融股。借用 iBank 術語,其投資策略是 Strong Hold 或 Heavily Weighted 。

在香港房地產市場的投資

南洋富商也許會在大陸投資設廠辦實業,又或者涉足「第一產業」(即:農林漁牧),不過香港是炒賣之城,早已沒有工業,要為巨額資金尋找長期停泊的地方,股票以外的選擇,離不開磚頭(房地產)。如果你是香港的資深股民,一定記得已故的印尼華僑富商林紹良(英文:Leim Sioe Liong)(1916-2012)。他在香港擁有上市公司第一太平 (First Pacific,港股編號:142),現任主席是他的兒子林逢生(英文:Anthoni Salim)。旗下的力寶集團 (Lippo Group) 擁有金鐘的力寶中心 (Lippo Centre) ,外觀似樹熊抱住樹幹,很有特色。林紹良是福建人,商業王國涉及金融、地產、電子及航運等七十多種行業,遍佈東南亞、香港以及大陸。

林紹良的故事非常有代表性。他似胡雪巖,是官商勾結的好例子。在缺乏法治制度以及動盪不安的亞洲國家,商人向政客或軍人尋求保護,得以進軍一些需要專利或者屬於壟斷性質的行業,然後被捲入權力鬥爭之中,最後破產、入獄或被清算,是常見的事。林紹良的靠山叫蘇哈圖(又名:蘇哈托,英文:Suharto)(1921-2008),在獨立戰爭的年代,林紹良向蘇哈圖的軍隊供應醫療用品。之後反共的蘇哈圖成為總統(並且以清共為理由在六十年代中屠殺華人),但是林紹良卻壟斷了印尼的水泥和麵粉行業。往後多年,印尼貧富懸殊,排華情緒加劇。在亞洲金融風暴的背景之下, 1998 年的夏天,印尼雅加達爆發騷亂,林紹良的大廈被暴徒夷為平地。年過八十的林紹良最後移居新加坡,他的兒子林逢生則轉移事業基地到大陸和其他國家投資。官商勾結,向來是雙刃劍 (Double-edged Sword)。押對了,一帆風順,回報可觀。押錯了,斷送身家性命財產,還有兒孫的前途。說穿了,是賭博。亂世中,如何押注,不但考眼光,更需要運氣。不少生意人因此患得患失,容易迷信風水命理。華人社會,江湖術士多,是有理由的。

其他涉足香港房地產市場的南洋富商,還有馬來西亞糖王郭鶴年。他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包括:香格里拉亞洲(港股編號:0069)、嘉里建設(港股編號:0683)和嘉里物流(港股編號:0636)。另一位,是來自新加坡的黃志祥(英文:Robert Ng Chee Siong),旗下有香港上市公司信和置業(港股編號:0083)。這一位,向來是地產界的「超級大好友」,喜歡在樓市接近高峰的時候向官府買入土地,即是「摸頂入市」,令公司幾乎破產。另外,又試過炒賣恒生指數期貨合約虧損十億港元。這種人,港式財經術語叫「明燈」,即:跟他對著幹你會發達!是實踐「相反理論投資法」(Contrarian Investing) 的基準 (Benchmark)。郭鶴年和黃志祥,都是祖籍福建的南洋華僑。

插圖來源:
http://ecomeye.com/wp-content/uploads/2013/09/southeast_asia_map.gif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
https://www.facebook.com/ICIJ.org

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
Who’s Who in China Leaks (Jan 22, 2014)
http://www.icij.org/blog/2014/01/whos-who-china-leaks
Summary: Among thousands of Chinese users of tax havens revealed in the ICIJ files are relatives of the country’s top leaders and some of China’s wealthiest men and women. Find out their links to power and to the offshore economy.

中證網(2014-01-06):
華僑銀行與永亨銀行展開排他性收購談判
(原載:華爾街日報中文版)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cs.com.cn/gg/gsxw/201401/t20140106_4272142.html
節錄:新加坡的華僑銀行 (OCBC) 已就收購永亨銀行有限公司 (Wing Hang Bank) 展開談判,該交易對永亨銀行估值可能超過 50 億美元。如果交易達成,將成為近幾個月來第二宗針對香港銀行的、規模 10 億美元以上的收購案。以資產規模排名,華僑銀行是新加坡的第二大銀行,僅次於星展銀行 (DBS)。永亨銀行的潛在收購方可以借收購交易進入中國大陸的銀行業市場。永亨銀行由香港的馮氏家族控制,永亨銀行的網站顯示,該行在香港有 40 家零售業務分支機構,在中國大陸(主要在廣東省)有 14 家,在澳門有 11 家。

騰訊財經 2014-01-15(簡體字)
「加碼」寧波銀行:華僑銀行佈局「中國跳板」
http://finance.qq.com/a/20140115/005062.htm
節錄:新加坡華僑銀行 (OCBC) 繼上週做出了收購香港永亨銀行 (Wing Hang Bank) 的決定之後,昨日宣布將繼續加大對寧波銀行 (Bank of Ningbo) 的投資「籌碼」。華僑銀行週二表示,同意以 3.83 億元新加坡元(約合 3.03 億美元)增持寧波銀行,持股比例將從 15.34% 提高至 20%,增持資金來源於該行的內部資源。目前,華僑銀行的主要市場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和大中華地區,這家新加坡資產規模排名第二的銀行一直向其他市場擴展業務。2009 年,該行斥資 14.6 億美元收購了荷蘭國際集團 (ING) 的亞洲私人銀行業務,以把握亞洲財富管理業務迅速增長的機遇。有趣的是,在傳統國際大鱷紛紛撤離中資金融機構的時候,新加坡、西班牙等資產規模相對「小型」的銀行卻在加速佈局中國內地的業務。匯豐控股 (HSBC) 繼 2012 年底成功出售所持的中國平安股權後,於去年 12 月出清所持的 8% 上海銀行股權。 2013 年 5 月,高盛 (Goldman Sachs) 清倉工商銀行股票,而花旗銀行 (Citibank) 於 2012 年 3 月拋光對浦發銀行的持股。

華僑銀行 (OCBC)
http://www.ocbc.com

寧波銀行 (Bank of Ningbo)
http://www.nbcb.com.cn

星展銀行 (DBS)
http://www.dbs.com.hk

國浩集團 (Guoco Group Limited)
http://www.guoco.com

國浩集團:郭令燦 (Quek Leng Chan)
http://www.guoco.com/eng/aboutus/directors.htm#queklengchan

維基百科:郭令燦 (194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3%AD%E4%BB%A4%E7%87%A6

湯財文庫:傳奇過江龍 賣道亨勁賺三百億
2001-04-19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22125
節錄:擾攘多時的道亨銀行收購,於上週中旬卒名花有主。新加坡發展銀行 (DBS) 宣佈,以四百五十億元高價收購道亨銀行全部股權。作為道亨銀行大股東的國浩集團,今鋪勁賺三百億元,真箇盆滿鉢滿。國浩集團大股東,是大馬豐隆集團的郭令燦家族。郭家於八二年二月,透過豐隆以十億七千萬代價,收購香港道亨銀行至今。今次出售套回三百二十二億元,還未計歷年收息,投資道亨淨袋三百億,認真和味。於二十年前登陸香港的國浩集團,原是大馬過江龍,由豐隆集團郭令燦家族所控制。郭令燦雖貴為大馬百億富豪,生活卻極之低調及神秘。

題目:越秀購創銀 金管局開綠燈
來源:蘋果日報 2014 年 1 月 10 日
節錄:越秀企業(集團)通過越秀金融控股,向創銀(1111)股東提出收購該行最多相等已發行股本 75%(3.2625 億股)的部份要約交易,已獲金管局批准越秀金融為創銀大股東控權人(50% 以上持股),意即為交易開綠燈。這亦是自去年 10 月,金管局收緊非銀行控股公司任銀行大股東相關條例並刊憲後,該局核准的第 3 宗同類個案。傳聞創銀現有主要管理層,包括行政總裁劉惠民,將繼續留任該行,但消息指,新控股股東委派代表買家的成員(包括主席)加入創銀董事會,有關人事資料亦已提交金管局。本報截稿前未能聯絡到劉惠民回應。創銀昨升 1.73% 至 35.35 元,大股東廖企(194)更升 5.03% 至 15.88 元。

題目:港家族控股僅餘兩間
來源:蘋果日報 2014 年 1 月 25 日
節錄:去年下旬先後證實放盤的創興銀行(1111)及永亨銀行(302),至今一間已放售另一間則「埋門」在望,大新銀行(2356)及東亞銀行(023),將成為僅餘的兩間本地家族股東控股銀行。而上述兩宗交易亦反映,對本地銀行感興趣的內地或者外資買家,大不乏人,不過,鑑於東亞銀行的股權結構較為複雜,故進行收購並不容易,因此大新遂成為最有可能獲買家問津的下一個目標。

東亞銀行 (Bank of East Asia)
http://www.hkbea.com

恒生指數有限公司 (Hang Seng Index Company Limited)
http://www.hsi.com.hk

GIC(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
http://www.gic.com.sg/en/

GIC Chairman – Lee Hsien Loong(李顯龍)
http://www.gic.com.sg/en/about/board-of-directors

Wikipedia – GIC(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
http://en.wikipedia.org

Temasek(淡馬錫控股)
http://www.temasek.com.sg/

淡馬錫控股執行董事及首席執行長何晶 (HO Ching)
http://www.temasek.com.sg/abouttemasek/boardofdirectors#s5

Wikipedia – Temasek(淡馬錫控股)
http://en.wikipedia.org/wiki/Temasek_Holdings

維基百科:林紹良 (1916-201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E%97%E7%BB%8D%E8%89%AF

第一太平 (First Pacific)
http://www.firstpacific.com/

維基百科:蘇哈托(又名:蘇哈圖)(1921-2008)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8%87%E5%93%88%E6%89%98

維基百科:郭鶴年 (1923-)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3%AD%E9%B6%B4%E5%B9%B4

維基百科:黃志祥 (195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B%83%E5%BF%97%E7%A5%A5_(%E5%95%86%E4%BA%BA)

Investopedia – Definition of Contrarian
http://www.investopedia.com/terms/c/contrarian.asp

相關的文章:

南洋幫(一)
19/01/2013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1/blog-post_19.html
節錄:由於部份的華文學校被滲透或赤化,再加上五六十年代中共向南洋輸出革命(提示:馬共+方壯璧),因此南洋各國政府均對華文教育存有戒心,就算不是完全禁止,也是諸多限制(例如:限制每週的中文授課時數)。在這種歷史背景之下,南洋華僑子弟的教育問題,以及教學語言的選擇,成為非常敏感和複雜的政治問題。當年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的策略,是進行「去中國化」,採用英文作為教學與商業語言,避免有排華紀錄的鄰邦(馬來西亞和印尼)有藉口攻擊新加坡。立國之初,李光耀相信,只有跟紅色中國保持距離,才能保證新加坡的生存。

離岸中心(三)
2009 年 1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11.html
透過英國或者歐洲的金融體系匿藏和調動資產的,當然不止前蘇聯的共產黨官僚,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貪官和政客。而香港作為國際金融體系的一份子,又跟大英帝國有深厚淵源,在資金的流轉過程中,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近期的例子,有泰國前總理他信 (Thaksin Shinawatra)。下台之後,他信也間中在香港的高級場所出現。據報導,08 年年底他信的女兒動用 4500 萬港元,在香港購入豪宅(何文田京士柏山 19 號屋,京士柏山的發展商是恒基地產)。

留下買路錢(二)
2011 年 6 月 3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06/blog-post.html
節錄:交保護費,要交給有能力維持秩序的人。這個道理,生意人一定懂。在缺乏法治和治安不靖的地方,生意人的身家和性命都缺乏保障,正常的商業糾紛亦無法透過司法制度解決。生意人為求自保,需要尋找有力的靠山,保護費於是成為必要的開支。這是沒有辦法當中的辦法,商人必須托庇官府或者黑社會,才能保命。「紅頂商人」胡雪巖 (1823-1885) 是官商勾結的表表者。

雙軌制(三)
2011 年 11 月 1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1/11/blog-post.html
節錄:特權階級的孩子早就紮根西方國家,移民不是問題。至於尋常百姓,一時間去不了西方國家,就先去香港、澳門或者新加坡,先住下來,休息一下,調養身體,消費購物,處理錢財,然後再想辦法。利用別人舖橋搭路也好,採用合法或非法的手段也好,總之是跑得越遠越好。這個遊戲叫三級跳,大陸女人玩得非常出色。她們全心全意追求個人幸福,其意志之堅定,足以開山闢石;其氣勢之強勁,足以令鬼神退避三舍。

姓甚名誰(二)
2010 年 11 月 1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11/blog-post_12.html
節錄:如果是來自閩南語系地區,懂得閩南話或者潮州話,準備移居新加坡的內地人,可以採用南洋華僑的拼音法,例如:Ong(王)、Goh(吳)和 Tan(陳)等等。南洋各國的老華僑,不是福建人便是潮州人又或者客家人。這三大族群加起來,至少佔了南洋華僑總數的六七成,內地人如果懂得當中一個族群的方言,改英文名字的時候便可以採用鄉音的拼音法。之後要扮演當地人,又或者融入當地社會,會比較容易。

26/01/2013

3

幸運的泰國華僑

南洋華僑當中,泰國華僑算是比較幸運的一群。印尼華僑曾經被屠殺,菲律賓華僑則經常被綁架,泰國華僑卻可以安居樂業。當然,泰國也有自己的問題,例如:政局混亂和軍事政變,這些都是家常便飯,也會改變生意人交保護費的對象,但是整體上,皇室和官府算是善待華人,所以是適合養老的地方。我祖父是到泰國謀生的潮州人,父系長輩中,有不止一位定居泰國。當中最會做生意的那一位,早已成為泰國人,娶泰國女子為妻。南洋華僑,跟土著女子通婚,是常見的事。以我所知,有居於九龍城的港男(潮州人)到泰國娶妻。潮州人的美德,是節儉。

南洋華僑當中,泰國華僑跟當地人同化的速度是最快的。原因:(1) 看過一些研究南洋華僑的著作,作者估計明末清初去暹羅謀生的華人,一半跟土著女子結婚。誕下的,自然是混血兒。如果長大之後再跟土著結婚,華人血統會進一步被攤薄。去到第三代第四代,已經跟當地人沒有分別。(2) 泰國人九成信佛,性格和平友善,容易接納外來者。泰國盛行的,是南傳的小乘佛教,跟中國的大乘佛教有分別,但是對於經商的華人(潮州人)來說,無謂深究,人在異鄉,見佛就拜,改信小乘佛教,並不困難。(3) 華人跟土著的風俗習慣有差異(例如:剪去長辮、短期出家),但是不難適應。(4) 同化的最後一步,是放棄華人姓氏,改用當地人姓氏,作為身份證明文件上的紀錄,常見的理由:方便營商、持有資產、稅務或繼承安排。上述過程,泰國華僑只需要三代的時間,但是信奉伊斯蘭教以及有排華紀錄的國家(例如:馬來西亞和印尼)則可能不止三代。

泰國人的智慧

泰國華僑另一個比較有利的條件,是泰國政府跟中國大陸關係良好,返大陸投資經商,不怕會被泰國政府找麻煩,跟來自其他南洋國家的華僑比較起來,沒有那麼多的顧慮。大陸官方傳媒對泰國皇室也很客氣,筆下頗多讚頌之詞。其實泰國並非特別厚待中國,只是一貫地有禮。泰國人擁有來自佛家的智慧,知道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的定位,不會像中國人那麼患得患失,表面自大,內裡自卑。

如果你深入研究泰國的歷史(請參考來自英語世界的材料),佛國暹羅是唯一沒有成為西方國家殖民地的東南亞國家(因為英國和法國希望泰國成為西方列強之間的緩衝區),也是二戰期間是唯一沒有被日本大規模侵略的東南亞國家(因為泰國跟日本合作或勾結)。二戰結束之後,泰國跟新加坡和台灣一樣,成為美國的亞洲政策的重要支柱,作用是防止東南亞被共產黨全面赤化,以及成為圍堵中國的橋頭堡。泰國境內曾經有共產黨游擊隊,但是從未對國家構成真正的威脅。

泰國人,受佛法薰陶,合十微笑,慈眉善目,背後卻是上乘的平衡功夫和以柔制剛的東方智慧。泰國人,懂得在南洋鄰邦、紅色中國和西方列強之間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是佛經中的伏虎羅漢(提示:收養老虎的 Tiger Temple)。你以為泰國人菩薩低眉,靠服侍外國遊客賺錢?泰拳(英文:Muay Thai)卻讓你看到他們金剛怒目的一面(提示:Tony Jaa + 冬蔭功)。這門極具實戰價值的武術,據說是古代暹羅宮廷侍衛的必修科。華人社會,惡人當道,善良有禮的泰國人,容易被大漢沙文主義者所低估,視之為永遠不會造反的藩屬或奴僕。

泰國人,不但有智慧,也很有福氣。近代史上,佛國暹羅有不止一位好皇帝。荷理活電影<國王與我>(英文:The King and I)中的太子(電影中跟英國女教師兒子結成好友的泰國王子)叫朱拉隆功(英文:Chulalongkorn, 1853-1910),日後繼承皇位,成為拉瑪五世 (Rama V),任內改革稅制,廢除奴隸制度,修建鐵路和發電廠。泰國歷史上,朱拉隆功是偉大君主,地位相等於日本的明治天皇(英文:Emperor Meji, 1852-1912),二人年紀相若,都是帶領國家走上現代化道路以及面對西方文明挑戰的東方明君。為了紀念他,泰國的國立大學以他命名(中文:朱拉隆功大學,英文: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回頭看同一時期的中國歷史(提示:光緒 1871-1908),你只會搖頭嘆息,因為在中國人社會,改革派的力量,總是被消滅於萌芽階段。中國人,關鍵時刻,永遠選錯,於是世世代代要承擔惡果。你會認同台灣作家柏楊 (1920-2008) 的說法:中國人,是受詛咒的民族。

現任泰王蒲眉蓬(英文:Bhumibol Adulyadej,1927-)是拉瑪九世 (Rama IX),即是朱拉隆功的後人。蒲眉蓬於 1946 年繼承兄長的皇位,當時年僅 19 歲,之前長期在西方國家生活,跟泰國本土的聯繫不多。即位之初,被視為弱勢虛君。但是幾十年下來,他成功地在軍人、政客和百姓之間找到自己的定位,令當初看輕他的人跌眼鏡。蒲眉蓬絕不輕易表態,平時甚少直接評論政治,總是要等到重要關頭,才會出手干預政局。據說他私底下喜歡聽爵士樂,這是顛覆傳統的西方樂種,喜歡玩即興,所以他應該不是墨守成規的人。當然,身為君主,要維護皇室的尊嚴,鏡頭前不便流露太多的情感,於是目無表情。西方傳媒視他為泰國民主化道路上的障礙,但蒲眉蓬贏得老百姓的愛戴,也善待華人,卻是不爭的事實。

蒲眉蓬近年健康欠佳,幾乎長居醫院,令泰國華僑很擔心。他的長子(太子)民望一般,被視為花花公子。皇室第二代中,以大公主詩琳通的民望最高,而且她是中國通,曾經到北京學習普通話和音樂,可惜身為女性無法繼承皇位。她是泰國華僑的理想守護神,換了我是耀華力路的潮州幫生意人,也會押注在她身上。我本來是的,因為父親生於曼谷,童年居於耀華力路。如果他一直留在泰國曼谷,而我依然投胎做他的孩子,今日可能成為頭腦簡單的唐人街小商販,接受香港傳媒的訪問,認為泰國反對派癱瘓曼谷是不對的,因為會打擊旅遊,影響生意。現實卻是父親在家道中落之後,選擇投奔新中國。他最後跟很多到大陸讀書的第二代南洋華僑一樣,成為香港人,所以我是香港土生土長的潮州妹。

泰國華僑第四代:香港的「公職王」陳智思

部份富裕的泰國華商,已經為泰王蒲眉蓬的離世作好準備。被香港傳媒稱為「公職王」的陳智思(英文:Bernard Charnwut Chan)生於銀行世家,參與的公職涉及醫療、社福和保育等多個領域。他是陳有慶之子,祖父是陳弼臣,即是盤谷銀行 (Bangkok Bank) 的創辦人。而陳弼臣的父親陳子貴祖籍廣東潮陽,二十世紀初從中國到泰國謀生,所以陳智思是第四代的泰國華僑。陳氏家族在泰國有不少生意,金融和保險以外,還有商場、酒店、國際學校和私家醫院。由陳智思出任校董會主席的嶺南大學於 2012 年 4 月中向泰王蒲眉蓬的長女(大公主詩琳通)頒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是否公器私用,自己想。

香港的大學,本質上似中環,是利益集團的盤據之地,公帑和資源則成為被瓜分的肥豬肉,請參考 2012 年 8 月 1 日刊出的 OPM (Part 4)。下一任的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曾經為梁振英助選,被歸類為「紅色梁粉」。較早前他首次會見學生,在傳媒面前用「我老闆」來稱呼陳智思,大學校長變打工仔,斯文淪落,連續幾日被專欄作家(例如:陶傑)所恥笑。至於陳智思本人的兩個孩子,則被安排在自設的私校中上學,採用全英語教學,用普通話教中文,課本是簡體字(因為他的太太楊碧鈴是新加坡人)。陳智思對於香港公營教育制度的真正想法,不言而喻。

陳智思是有遠見的人,積極為家族的未來籌謀。 2003 年上場之後,最重大的策略性轉變,是說服家中長輩把家族持有的亞洲商業銀行 (Asia Commercial Bank) 出售,買家是馬來西亞的大眾銀行 (Public Bank)。交易於 2006 年中落實,亞洲商業銀行從此易名大眾銀行。近年南洋資金先後收購了多間由香港家族持有的華資銀行,令真正的港資銀行買少見少,箇中原因,請參考 2014 年 1 月 26 日刊出的<南洋幫>(二)。而另一間由潮州人家族所持有的創興銀行(原名:廖創興銀行,港股編號:1111)已經落實賣盤給廣州市的窗口公司越秀集團。中資入城,收購具備戰略價值的行業,加強控制,是大勢所趨,理所當然。

潮州人開銀行,有歷史原因。香港的地理位置,處於中國大陸和南洋各國之間,於是成為貨物的集散地、中轉站、轉口港。清末民初,潮州人在上環開設南北行(包括我祖父在內),其功能正是互通有無的:把南洋物資北運,同時安排大陸的東西南下。而隨著貨物的流通,需要處理大量的金錢往來,於是又發展出找換店、錢莊銀行、公証行、同鄉會等相關的組織和機構,為同鄉提供一條龍服務。時至今日,香港作為中國門戶的中間人角色早已淡化,潮州幫已經完成歷史使命。銀行業的經營環境也出現很大的變化,家族經營的華資銀行的競爭對手,包括具備規模經濟效益 (Economies of Scale) 的跨國銀行,以及肩負政治任務和可以不跟商業原則辦事的中資銀行,生存空間正在收窄,面對不利處境,潮州幫的後人,毅然退出銀行業,轉戰其他新興產業。而陳智思的選擇,是進軍醫療產業。

陳智思當年出售亞洲商業銀行予大眾銀行,但是保留了保險業務。他把套現的資金拿來發展泰國康民醫院,這家號稱「泰國養和」的私家醫院目前主要為外國人提供旅遊醫療套餐,有計畫衝出海外。陳智思原本看中位於香港黃竹坑的私家醫院地皮,最後因為條件太苛刻而放棄投標。陳智思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康民醫院仍會找機會進軍香港。與此同時,陳智思也有興趣進軍內地的醫療產業,並且得到上海市政府的邀請,研究北上開設醫院,估計資本開支不會高於 50 億元。

泰國首富謝國民的正大集團

另一個近期備受關注的泰國華僑家族,是控制正大集團(英文:Chia Tai Group)的謝氏兄弟。正大集團由泰籍華人謝易初和謝少飛於 1921 年創立,總部設於泰國曼谷。目前的董事長謝國民 (1939-),是謝易初的兒子,是公司的第二代領導人,祖籍廣東澄海。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地區(例如:香港),正大集團的名稱是卜蜂集團(英文:Charoen Pokphand Group,港股編號:43)。謝國民接手之後,把正大集團的生意版圖,從飼料加工和摩托車製造(牌子:大陽),進一步拓展至石油化工、房地產、醫藥、零售、金融、機械和傳媒等多個領域。

若干年前,我在某銀行的盤房 (Dealing Room) 當茶水部妹仔(粵語:丫環),聽過一位股票經紀用「雞記」(不是貨車)來稱呼這間公司,原因是卜蜂在大陸設廠生產動物飼料,是養雞場的供應商。這位大哥是名門之後,留學英國,但是一開口便「炒蝦拆蟹」(港式粗言),跟勞動人民沒有分別。可能有些東西用不完,滿腦子不潔思想。我聽過他唱色情版<月光光>,廣東童謠變<十八摸>(提示:鹿鼎記),港式創意,王晶風格,請參考 2010 年 8 月 7 日刊出的<月光光>。

2012 年年底,正大集團從匯豐(港股編號:05)手上接過 15.57% 的中國平安保險(簡稱:平保,港股編號:2318),成為平保最大的單一股東。由於涉及的金額龐大,明顯超越正大集團的財務承擔能力(原因:交易的金額超過正大集團在中國市場的全年銷售額),惹來很多猜測,質疑資金的來源,質問幕後金主是誰,以及懷疑正大集團是否真正的買家,抑或是「代客泊車」性質(港式財經術語:代客戶暫時保管重要的資產),即是過渡性安排。到 2013 年 11 月中,平保發表公報,指出正大集團已經把 11.23% 的平保股份抵押給瑞銀。換言之,萬一正大集團無法如期還款,該批平保股份當中的大部份將會落入瑞銀的手中,也許會在市場上被拋售,又或者瑞銀會四出尋找買家,可以是一次過出售,也可以是分批出售。平保的股價和前景,於是再添不明朗因素。

偉大祖國,無法用常理解釋的事情,十居其九牽涉政治因素。一般來說,生意人唯利是圖,不會做傷害公司利益的事情。交易中,正大集團扮演了「代客泊車」的角色,是否為了報答某位曾經運用權力「關照」過公司的政治人物?按照中國國情推測,具備戰略價值的大型國企(金融保險屬於這一類),背後必定有某個政治人物或派系做靠山,借助權力自保,打通關節,拓展業務。以下純屬猜測:也許是某人不希望平保的股份落入敵對派系或者外國人的手中,以免對方在查賬的時候發現黑材料,於是由信得過的南洋富商出面,作出過渡性安排,目的是爭取更多的時間,尋找適當的買家。如果上述猜測正確,那麼,正大集團的老闆,只不過是償還較早前欠下的人情債,跟事業版圖的擴展有沒有關係,自己想。

至於這位靠山或政治人物,是否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由於涉及國家機密,我沒有本事查証。關於溫家寶家族成員跟平安保險之間的關係,請參考<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的報導。報導指出,牽涉入溫家寶家族資產網絡的香港富豪,包括鄭裕彤和李嘉誠。溫家寶最近透過香港的左派元老(吳康民)發表親筆信(明報 2014-01-18),表示自己是清白的,對得住國家和人民,心昭日月,絕對不會以權謀私,諸如此類,聽住先啦(粵語:姑妄聽之)。要用到「出口轉內銷」這一招,顯示他的處境不妙。背後是否牽涉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自己想。

正大集團另一次的疑似「代客泊車」,是去年的七至十月間,李嘉誠旗下的和黃(港股編號:13)放售百佳超級市場 (Park N Shop)。有興趣的買家,包括中資的華潤創業(港股編號:291)以及正大集團(財務顧問是瑞士銀行和花旗集團),兩間公司都有經營超市的經驗。對於影響港人日常生活的百佳超市可能落入中資機構的手中,香港的年輕網民,反應非常負面(例如:不想吃遍金屬元素週期表!)。到底正大集團是陪跑,還是真的對百佳有興趣,難以確定,因為正大集團本身有經營超市,而當時正在脫手卜蜂蓮花。當然,你可以用業務重組來解釋,說是策略性評估 (Strategic Review) 也可以。後來由於買家的出價不理想,交易告吹,和黃選擇收回百佳。而最新的發展,是和黃可能會把旗下的另一個零售集團屈臣氏 (Watsons) 分拆上巿。誠哥做事,總有 Plan B。他是否撤資,自己想。

幸好正大集團的老闆是泰國華僑,不怕回家之後被泰國政府找麻煩。如果是西方國家的華僑,如此高調地替偉大祖國「代客泊車」,一定會被英語傳媒和外國政府找麻煩,認為謝國民是替中國共產黨辦事的南洋富商,有間諜嫌疑。之後參與競投外國的基建項目,容易被外國政客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理由叫停,又或者在投標的過程中被洋人踢出局。這種事情,李嘉誠遇過(外國傳媒的說法:取得港口的經營權是為了協助解放軍控制巴拿馬運河),近年輪到走出去的大陸國企(例如:有解放軍背景的華為,英文:Huawei)。所以話,做泰國人,好處多。

插圖來源:
http://thumbs.dreamstime.com/z/statue-sitting-buddha-thailand-26262307.jpg

YouTube 精選:

The King and I (1956) Trailer (2:16)

這是 1956 年的荷理活電影<國王與我>,演泰王的 Yul Brynner (1920-1985)(港譯:尤伯連納)生於俄羅斯,後來死於肺癌,死前拍下反吸煙廣告。演女教師的古典美女 Deborah Kerr(港譯:狄波拉嘉)(1921-2007) 是英國人。

Anna and the King Trailer (1:34)

這是重拍的版本,周潤發演泰王。泰國網民認為故事內容純屬創作,跟史實相距甚遠。對於發哥的角色 (King Mongkut) 在歷史上的評價,泰國人是這樣說的:Our textbook points out that King Mongkut was very wise in how he handled the competing European powers. He had the British who colonized Myanmar (Burma) to the West, and the French taking over Indochina in the East. Like the Japanese in the Meiji Restoration, Mongkut updated his military, technology, and some customs in order to defend his country from imperialist claims. He was successful in doing this.

<冬蔭功 2>香港預告片 Trailer (2:19)

泰文版<幪面超人> MV (2:05)

這個 MV 屬於家長指引級別,與畫面無關,原因是粵語中文字幕非常不雅。

草蜢:<寶貝對不起>(1993) (4:22)

泰國人說:原曲叫 Yin-Dee-Mai-Mee-Pun-Hah (Happy No Problem) (1989)。

ยินดีไม่มีปัญหา อัสนี วสันต์ (4:54)

此乃泰文原裝版,感覺有如身處曼谷。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書名:<下南洋 : 東南亞叢林裡的淘金史>
作者:高偉濃 (1953-)
出版:廣州 : 南方日報(2000)
ISBN:780652021X
香港公共圖書館索書號:577.233 0023

Wikipedia – History of Thailand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Thailand

Wikipedia – Chulalongkorn (Rama V)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ulalongkorn

Wikipedia – Bhumibol Adulyadej (Rama IX)
http://en.wikipedia.org/wiki/Bhumibol_Adulyadej

嶺南大學新聞稿(2012 年 4 月 17 日)
泰國瑪哈‧扎克里‧詩琳通公主獲嶺南大學頒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
http://www.ln.edu.hk/cht/news/20120417/42nd_congregation
節錄:嶺南大學今日舉行「第 42 屆學位頒授典禮」,由校董會主席陳智思太平紳士頒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予泰國的瑪哈‧扎克里‧詩琳通公主殿下,以表揚她多年來熱心社會服務,積極推動泰國和世界各地文化、社會及環境發展的成就。詩琳通公主殿下曾多次到中國探訪,致力向泰國國民推廣中國文化歷史。中國四川大地震後,她曾幫助重建一所地震區內的學校。詩琳通公主對在泰國的孔教學院的發展也貢獻良多。 典禮後,詩琳通公主殿下出席了泰國書展以及嶺南大學與朱拉隆功大學協作的簽署儀式。

陳智思官方網站
http://www.bernardchan.com/

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
http://www.ceo.gov.hk/exco/chi/bernardchan.html
節錄:陳智思,男,四十八歲,現為香港地區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司法人員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主席、活化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主席、健康與醫療發展諮詢委員會委員和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主席。陳智思曾任立法會議員,二○○六年獲特區政府頒發金紫荊星章。

維基百科:陳智思 (1965-)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6%99%BA%E6%80%9D
節錄:陳智思當年出售亞洲商業銀行予大眾銀行,只保留保險業務。他把套現的資金拿來發展泰國康民醫院,該所外形像五星級酒店、被譽為「泰國養和醫院」。陳智思表示,家族在八十年代已涉獵醫院生意:「當年我的姑丈是醫生,向阿爺提議搞私家醫院,結果管理不善年年蝕錢,後來姑姐姑丈離婚,交由五叔接管。」後來亞洲金融風暴,由於泰銖暴跌,令其收費變得低廉,引來了大量海外客人。今日醫院坐擁 100 萬客戶,當中包括多名香港富豪。康民醫院亦想衝出海外,陳智思原本看中黃竹坑的醫院地皮,最後因為條件苛刻而沒去馬,陳說康民醫院仍會找機會進軍香港。陳智思辦了一間私校,該校只有他兩名兒子就讀,採用全英語教學,普通話教中文,課本是簡體字。陳已婚,太太楊碧鈴,有兩名子女。

湯財文庫:泰國第一家族 陳智思鋪路北伐
(原載:壹周刊 1131 期,2011 年 11 月 10 日)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29080
節錄:身為陳弼臣家族第三代的陳智思,有「公職王」之稱。每個月皆到曼谷的陳智思,會說簡單泰文,他說時展示自己的卡片,中文泰文兩面對照,並乘機透露家族的泰國姓氏 Sophonpanich,是泰王御賜給祖父陳弼臣,泰文意思解作「好生意」。陳智思的家族在泰國百足咁多爪,而且全屬行業龍頭,包括盤谷銀行和盤谷人壽等;單計幾間金融上市公司,市值便超逾一千億港元。除染指金融業,香港人熟悉的曼谷購物商場 Emporium,以至私家醫院、酒店和國際學校亦有份。另外,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綠寶橙汁,亦屬陳家擁有。 2003 年,陳智思上場,擔任亞洲金融總裁,立即作出大幅改動,率先將阿爺創立的亞洲商業銀行賣盤予大眾銀行,套現四十五億元。另一個項目,是替曼谷最大規模的康民醫院衝出海外。

明報 2013-06-03:
陳智思慶幸早賣家族銀行
http://tssl.mingpao.com/htm/marketing/hkbrand/cfm/mag3.cfm?File=20130603/mag/ebl1_er.txt
節錄:亞洲金融集團(港股編號:0662)總裁陳智思,出生銀行世家,他說沒有眷戀銀行家的身分,是因為自己感到家族銀行將要面對危機,所以要「止賺」,千萬不要等到蝕入肉才醒悟。他的經驗是作為公司掌舵人要預視未來 10 年的情況,令公司走得比他人更前。陳智思說,當年亞洲商業銀行是本港一眾銀行中排名最尾,雖然可以應付自如,但客戶資產愈來愈多,而且不再局限在香港,當服務要跨國時,便見捉襟見肘,好像香格里拉(港股編號:0069)曾是該行客戶,經過多年後亞洲商業銀行已難以服務香格里拉。他說:「銀行是成熟行業,最重要的是規模。小型競爭者除非找到市場空隙,否則難以生存。」另外,陳智思亦把出售亞洲商業銀行套現的資金拿來發展泰國康民醫院,該所外形像五星級酒店、被譽為「泰國養和」的醫院,母公司康民國際去年股價升了 88%,市值已達 20 億美元。康民國際股東還包括新加坡淡馬錫、迪拜政府等,陳智思以「大生意」來形容這項業務。現時家族生意向醫護及保障發展,定位鮮明,陳智思堅定地說:「我相信成功機會比繼續做銀行大。」

經濟通 2013-12-17:
亞洲金融(港股編號:0662)研究在上海開設醫院,料資本開支不逾 50 億
http://www.etnet.com.hk/www/tc/news/categorized_news_detail.php?category=latest&newsid=ETN231217520
節錄:亞洲金融(港股編號:0662)行政總裁陳智思在接受本地傳媒訪問時表示,正研究在上海開設醫院,為公司拓展新商機。陳智思指,長遠內地醫療改革,私院服務需求很大,加上又獲當地政府邀請,故相當有興趣到當地發展醫院業務。他又指,希望成為首批在當地開醫院的外商,因倘待所有法則出台才申請,競爭較龐大。他透露,現時仍在初期考慮階段,估計資本開支不會高於 50 億元。作為本港的保險公司,亞洲金融未擬到內地發展保險業務,主因內地保險業與醫療不同,競爭已相當龐大,陳智思估計,即使能在內地獲得牌照,亦難以取得銷售網絡,加上要將本港品牌帶到內地發展,成本將高得驚人,故亞洲金融暫未擬到內地搶佔保險市場。

新浪網:陳智思太太辦學推品德教育
(原載:明報 2011-07-10)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10710/-1-2377350/1.html?rtext
節錄:求學不是求分數,但本港教育制度下,考試、功課幾乎已填塞了小朋友的全部生活。一向着重孩子品格成長的陳智思夫婦,兩年前毅然把兩子由主流學校轉到以大自然為主題的「自然學校」,陳太其後更決心走到台前,用行動實踐品格教育,今年 9 月會開辦私立小學培生學校,期望家長與小孩都能透過另類教學,讓孩子多元成長,培養品德。本身為新加坡人的陳智思太太陳楊碧鈴,有感本港孩子學習壓力大,兩歲便要入讀幼兒班,所以自己兩個孩子成長時,她捨棄主流教育,自行教導孩子。

陳智思夫婦棄主流教育辦私校
RTHK 2012-05-14
http://hk.news.yahoo.com/%E9%99%B3%E6%99%BA%E6%80%9D%E5%A4%AB%E5%A9%A6%E6%A3%84%E4%B8%BB%E6%B5%81%E6%95%99%E8%82%B2%E8%BE%A6%E7%A7%81%E6%A0%A1-025600131.html
節錄:陳智思的太太,成立了一間私立小學,教授她兩名兒子。她表示,大部份主流學校課程催谷功課,她不希望兒子學習只著重應付考試。新成立的學校在北角,採用全英語教學,普通話教中文,課本是簡體字,除了有中英數之外,亦引入美國一套課程,灌輸聖經知識及德育,並設有音樂及繪畫堂。上課時間與全日制小學一樣,早上 8 時至下午 5 時,目前全校教師及職員有 6 人,全部已獲得認可的專業資格,學生只有陳智思兩名孩子。未來一兩個月會招生及增聘教師,希望新學年會有更多學生,並有信心他們畢業後可以銜接上主流中學。

維基百科:卜蜂國際 (Charoen Pokphand Group)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9C%E8%9C%82%E5%9C%8B%E9%9A%9B
節錄:卜蜂國際有限公司(港股編號:43)是泰國卜蜂集團旗下一家投資控股公司,在中國大陸管理 70 多間飼料廠房,是中國的主要飼料生產商。公司於 1987 年在百慕達成立,並自 1988 年起在當時的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卜蜂國際及其附屬公司於中國大陸被稱為「正大集團」,自中國於 1970 年代末對外開放起已經於中國投資及經商。時至今日,卜蜂國際在中國最少 26 個省及直轄市建立了據點。另外和北企集團合營公司,洛陽北方易初摩托車有限公司,主要生產及銷售摩托車產品,其牌子為「大陽」。

維基百科:正大集團 (Chia Tai Group)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D%A3%E5%A4%A7%E9%9B%86%E5%9B%A2
節錄:正大集團 (Chia Tai Group) 由泰籍華人謝氏兄弟(謝易初和謝少飛)創辦於 1921 年,總部位於泰國曼谷。正大集團在中國大陸以外稱作卜蜂集團 (Charoen Pokphand Group)。目前正大集團是泰國最大的商業集團。

Charoen Pokphand Group(卜蜂國際)
http://www.cpthailand.com/

Chia Tai Group(正大集團)
http://www.chiataigroup.com/

中國平安近 640 億市值 H 股遭質押 正大財力再遭質疑
大公報 2013-11-14
(原載:第一財經日報)
http://finance.takungpao.com.hk/gscy/q/2013/1114/2037725.html
節錄:今年初,泰國正大集團通過旗下 4 家子公司接手了匯豐控股所持有的中國平安 15.57% 股份,交易金額高達 727.36 億港元(約 93.85億美元),並且以現金支付。當時市場就質疑正大集團的財力能否承載住如此巨額交易,隨之而來的傳聞也不絕於耳。但最終正大集團順利拿下這 15.57% 的股權,成為中國平安第一大股東,而時隔不到一年,正大集團又將八成的中國平安股權質押給瑞銀集團進行融資,這似乎再一次印證了此前市場的猜疑。公開資料顯示,正大集團在中國投資額近 60 億美元,年銷售額超過 500 億元人民幣。這樣算來,中國平安股權的交易額甚至超過了正大集團在中國的整個年銷售額。所以,在整個股權收購過程中,大家最為關注的莫過於正大集團如此大手筆的收購資金從哪裏來,交易背後是否另有其人。從最初的「明天系」介入交易到國開行「叫停」正大貸款融資,再到瑞銀被傳為背後金主,無不圍繞着「錢從哪裏來」的問題。股權質押融資是比較常見的融資模式,但在股權質押融資中,如果質押人無法正常歸還融資款項,那麼企業的股權可能面臨折價轉讓風險,形成股東變更的局面,另外,被質押的股權其價格波動也會帶來一定的市場風險。

中國新聞網 2013 年 11 月 13 日:
正大集團將所持中國平安全部 H 股質押給瑞銀
(原載:中國證劵報)
http://big5.chinanews.com:89/gate/big5/finance.chinanews.com/stock/2013/11-13/5497292.shtml
節錄:中國平安公告稱,正大集團將所持中國平安H股全部質押給瑞銀倫敦分行,但未披露此次股權質押的目的。截至 2013 年 11 月 12 日,正大集團合計持有中國平安 10.69 億股股份 (約佔中國平安總股本的 13.5%),其中累計質押 8.895 億股股份(約佔中國平安總股本的 11.23%)。中國平安與匯豐控股 2012 年 12 月 5 日發佈公告稱,匯豐控股已將所持全部中國平安股份以每股 59 港元、總價 727.36 億港元(約合 94 億美元)轉讓給泰國正大集團。交易完成後,正大集團將成為中國平安單一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 15.57% 。同時,瑞銀為該筆交易的唯一顧問。當時,曾傳言瑞銀是該筆收購案的幕後金主。不過,正大集團董事長謝國民在今年博鰲論壇期間表示,用於購買平安股權的資金均是自有資金。

中國平安保險
http://www.pingan.com/

大公網 2014-01-18:
溫家寶親筆函吳康民描述退休生活 矢言絕不以權謀私
(原載:明報 2014-01-18)
http://news.takungpao.com/mainland/focus/2014-01/2189431.html

The New York Times:
Billions in Hidden Riches for Family of Chinese Leader
2012-10-25
http://www.nytimes.com/2012/10/26/business/global/family-of-wen-jiabao-holds-a-hidden-fortune-in-china.html?ref=wenjiabao&_r=0
Extract: In 2004, after the State Council, a government body Mr. Wen presides over, exempted Ping An Insurance and other companies from rules that limited their scope, Ping An went on to raise $1.8 billion in an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of stock. Partnerships controlled by Mr. Wen’s relatives — along with their friends and colleagues — made a fortune by investing in the company before the public offering. In 2007, the last year the stock holdings were disclosed in public documents, those partnerships held as much as $2.2 billion worth of Ping An stock, according to an accounting of the investments by The Times that was verified by outside auditors. Ping An’s overall market value is now nearly $60 billion.

The New Work Times: The Wen Family Empire
2012-10-25
http://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2/10/25/business/the-wen-family-empire.html?ref=global

The New York Times: Wen Jiaobao News
http://topics.nytimes.com/top/reference/timestopics/people/w/wen_jiabao/index.html

相關的文章:

南洋幫(二)
2014 年 1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1/blog-post_26.html
節錄:如果你是香港的資深股民,一定數得出華資銀行放售的原因:(1) 08 年底金融海嘯之後,官府加強監管,內部監控成本增加,做生意綁手綁腳。(2) 中資機構入城,有偉大祖國當靠山,可以不跟商業原則辦事。(3) 銀行世家的第三代或第四代,不想繼承祖業,只想趁好價放售,然後擺脫家人,自立門戶,從此海闊天空,做自己喜歡的事。

離岸中心(四)
2009 年 1 月 18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09/01/blog-post_18.html
節錄:銀行家來自潮州,戰後在香港創業。新中國成立的那一年,他受一位中國共產黨黨員的委託,接收了一筆來自廣東省政府的五億港元巨款,另外還有一筆數目不明的美元。那筆錢當中有沒有國民政府來不及調走的資金、因戰亂而被凍結的海外華僑匯款,以及共產黨抄家得來的財富,天曉得。銀行家把錢存入香港的獅子錢莊生息,那是大英帝國的金融旗艦。跟銀行家接頭的共產黨員,是個帶兵的客家人,來自廣東梅縣。

去留之間
2013 年 7 月 26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26.html
節錄:香港的營商環境變化多端,風高浪急,充滿挑戰,去留之間,充分考驗生意人的眼光與智慧。八九十年代,英資開始部署淡出。華資接力的結果,是地產霸權坐大,成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未來是否會由往績欠佳以及肩負政治任務的中資接手,有待觀察。近年多宗的跨國收購合併活動均顯示,國家隊高價接貨的一刻,極有可能是派對終結,又或者是某個行業開始走下坡之時。

月光光
2010 年 8 月 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0/08/blog-post_586.html
節錄:講起舊曲新詞,我曾經聽一個壞男人唱色情版<月光光>。慈母變鹹濕佬,蝦仔變蝦女,副歌變呻吟。經典童謠慘變<十八摸>,真係無陰功(粵語:可憐、可歎)。主唱者是股票經紀,地點是錢莊盤房 (Dealing Room)。中秋前夕,交投淡靜,他唱給電話中的客戶聽。這位大哥以創意粗口聞名中環,後來由於涉及金融罪案,被捕入獄,現正服刑。以他的粗口水平,應該很容易融入獄中的社群。

OPM (Part 4)
2012 年 8 月 1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08/opm-part-4.html
節錄:香港的大學,本質上是國企,是政府架構的延伸。不但財政上依賴官府的撥款,連高層的人事任命,也是由官府所控制。因此,政治勢力要干預學術自由,易過借火。政治勢力以外,還有來自商界的影響力。生意人眼中,管治欠佳、作風官僚,難以衡量效益的法定機構(大學),是一堆缺乏監管的金錢、資源、公帑,即是 Other People’s Money,絕對不容錯過,一於收為己用。

07/02/2013

Nanyang 4

思想層面的南北行

曾幾何時,香港是南洋華僑替孩子選購中文教材以及為自己添置精神食糧的地方,也是各門各派的理論交流與互動的地方,陳設也許雜亂無章,但總算是一間思想層面的南北行。那是美好的年代,邵氏和 TVB 的出品遠銷南洋,金庸梁羽生啟發馬來西亞的溫瑞安(提示:四大名捕)。西方國家紛紛在香港設立情報站,嘗試捉摸巨龍的脈搏。各路人馬,穿梭往來。廣東幫眼中,都是過堂風。

已故的流行曲填詞人黃霑 (1941-2004) 講過:從五十到八十年代,香港是唯一真正擁有言論和創作自由的華人社會。英國人的底線,是文化產品的內容,絕對不能教本地人推翻殖民地統治,又或者是「影響香港與鄰近地區關係」(港式官腔:刺激中國共產黨的神經)。英文的說法:Don’t Rock the Boat。港式粵語:唔好搞串個 Party 。只要你不動搖社會的根基,英國人不會過份干預。各門各派的理論,由得你自生自滅。在這種歷史背景之下,香港的文化產品,註定走商業化的路線。

在那個年代,香港的文化產品具備了南洋、大陸及台灣所沒有的優勢,成為極受歡迎的出口商品。服務的對象,並不局限於香港人。當年有些東西,由於政治的原因,在南洋、大陸及台灣是買不到的,只能在香港買,例如:分析大陸政情的報章雜誌(例如:金庸的<明報>、李怡的<七十年代>)、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即:南洋華僑子弟的中文教材)、邵氏的電影和 TVB 的劇集。由於海外需求龐大,足以支持業界拓展規模,令香港成為亞洲區的傳媒行業和娛樂事業的中心。既然有利可圖,在東南亞也有市場,這些行業不難找到南洋富商的身影。

美好年代已經結束

但是美好年代已經結束,從九十年代中開始,香港的傳媒行業和娛樂事業生態環境劇變,水土和養份急速流失。舊的商業模式已經被判處死刑,新的成功方程式還沒有人找到,一切從頭摸索。不少資深廣告人,見勢色不對,紛紛在九十年代中後期轉行或移民。而隨著互聯網的普及化,香港早已經不再是思想層面的南北行,也不再是跨國企業的大中華地區總部,而是還原國際商業中心的本質,成為生意人跟共產黨做買賣、報恩、交心和交保護費的地方。收受利益的一方,利用香港一流的商業基建和金融系統,把金錢物質和好處都轉走。記了賬,大家心中有數,但是沒有甚麼留下,只有服務供應商的收入算進香港的 GDP 。東方之珠,依舊是過堂風的通道,所不同的,是交易的人選,以及談判時所用的籌碼。

今時今日,南洋富商眼中,香港的傳媒機構,不是用來賺錢的,而是用來對沖中國政治風險。走商業路線的文化產業,早已不跟商業原則辦事。南洋富商購入香港的傳媒機構,等於替府上添置籌碼、棋子、過河卒、歌姬舞女,一件次要的資產,Dog Business,諸如此類。大老闆要管理跨國投資組合,又要跟權貴打關係,飛來飛去,忙得要命,平時就由得編採人員自把自為,美其名叫編輯自主,維護言論自由,相信員工的專業判斷。然而,養兵千日,用在一朝。有需要的時候,權貴喜歡,立即奉上,至於歌姬的貞操、聲譽與性命,生意人從來不在乎。不是已經付了錢嗎?公信力?會計師的說法叫商譽 (Goodwill),大老闆聽得懂,但是在他的理解中,已經包括在收購價裡面。生意人跟資產之間,從來不是一生一世。員工的苦苦哀求或激烈抗爭,註定徒勞無功。價值觀南轅北轍的人,只會雞同鴨講。萬一你還不明白,請參考 2012 年 11 月 2 日刊出的<狗咬人>。

犧牲員工的老闆,各行各業都有,但是傳媒行業似乎特別多,再加上業務性質的關係,壞事傳千里,格外深入民心。展望未來,也許一如梁文道所言,香港的主流傳媒會變成喪屍(英文:Zombie):行得走得,失去靈魂,生人勿近。最佳例子,莫過於被疑似太子黨所控制的亞洲電視 (ATV)。珍惜羽翼的一流人才,不想被口是心非、陰陽怪氣的上司或老闆玩殘,然後死於鎂光燈下,會避開這個行業。勢利的中產父母,會阻止兒女入行,以免淪為犧牲品。餘下的,是試圖用青春換取名氣,然後轉換人生軌道的大小男女朋友,又或者是貼錢唱歌演戲的富二代。整體質素下降,是必然的後果。香港,不再是星工廠,也不再是思想層面的南北行。回歸之後,傳媒行業變質,東方之珠的經濟實力下降,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至於當權者,收拾了主流傳媒之後,需要直接面對網上世界無數難以收買的鍵盤戰士,是泥牛入海也好,人海戰術也好,本來就是打游擊的嘛,如今不過是換了戰場。天理循環,果然不爽。兜兜轉轉,回到起點。物競天擇,理所當然。

百年老榕樹:邵逸夫 (1907-2014)

在這個叫行內人心痛欲絕的日子,回顧南洋幫在香港傳媒行業的影響力,實在有點白頭宮女想當年的味道,既然懷舊,就由剛去世的邵逸夫 (1907-2014) 開始。他是真正的娛樂大亨,也是一株百年老榕樹,今日無數的香港電影人,只要稍為有點名氣,不管台前幕後,九成出自其門下。邵逸夫 (1907-2014) 不是南洋華僑,而是生於上海的寧波人,但是一生事業與南洋淵源極深。他跟很多南洋富商一樣,把後人和資產分別安置於政治穩定的新加坡和香港。如果你讀過邵逸夫的生平資料,一定知道他十九歲的時候,跟兄長一起穿梭於南洋的小鎮與農村,用流動放映車播放電影,然後慢慢建立起屬於自己的電影院線。 1957 年,邵逸夫來港接管家族的電影業務,購入清水灣的地皮,建立起自己的電影廠,往後的輝煌歲月,已經寫進歷史。萬一你太年輕,沒有看過邵氏出品,請上 YouTube。

那是動盪的年代:大陸反右、飢荒、文革,死傷無數。台灣戒嚴、軍管、黨禁、報禁。南洋各國開始脫離殖民地統治,而亞洲區的另一個理財中心新加坡還沒有建國。環顧亞洲,當時只有英國殖民地香港適合發展娛樂事業,邵逸夫眼光準確,可見一斑。大陸改革開放之後,六叔(他的外號)只捐款,不投資。大學校園內不知建了多少棟邵逸夫樓,但是從來沒有打算北上拍攝電影。很多人批評他抄襲荷理活的片場制度,旗下的公司剝削員工,但是邵逸夫對中國電影的心得(即:娛樂至上)和對中國政治的洞見(即:送錢就夠),他的外國同行學也學不來。從文化傳承的角度看,邵氏的電影是傳統中國文化的載體(例如:李翰祥的作品)。英國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雜誌如此評價邵逸夫:在紅衛兵橫行的火紅年代,他的電影展示了一個古老而優雅的中國,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邵逸夫的競爭對手和生意夥伴中,不乏南洋富商。香港電影專家會告訴你,在五六十年代,有一間叫電懋的電影公司(提示:宋淇、張愛玲),曾經是邵氏的競爭對手。老闆叫陸運濤 (1915-1964),是南洋富商陸佑(提示:香港大學的陸佑堂)之子,上世界三十年代在英國的劍橋大學修讀文學及歷史。 1940 年回到新加坡,接管家族事業,名下的生意包括:橡膠園、錫礦、地產、銀行、酒店和娛樂事業,而電影是其中一環。電懋成立於 1956 年,拍攝過不少國語電影,例如:改編自文學作品的<星星、月亮、太陽>(1961)(作者:徐速 1924-1981),講抗日戰爭年代一個男人跟三個女人的故事,是史詩式文藝愛情片,三位女角:尤敏、葛蘭、葉楓。葛蘭 (1933-) 是歌舞片的台柱,她唱過中文版的<卡門>,媚態與風情,至今無人能及。男演員則包括日後在王家衛電影<花樣年華>(2000) 中客串演張曼玉老闆的雷震 (1933-),此外還有:陳厚、張揚、喬宏。萬一你太年輕,未聽過他們的名字,請上網。但是 1964 年夏天發生於台中的一場空難,帶走了陸運濤夫婦和電懋的班底,改變了國語電影的行業結構,造就邵氏成為一方霸主。

郭鶴年:電視企業、南華早報

另一位跟邵逸夫有關的南洋富商,是馬來西亞糖王郭鶴年 (1923-)。郭鶴年祖籍福建,在香港涉足地產、酒店、物流和傳媒等多個行業,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包括:香格里拉亞洲(港股編號:69)、嘉里建設(港股編號:683)、嘉里物流(港股編號:636)和<南華早報>(英文: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港股編號:583)。

郭鶴年和邵逸夫本是朋友, 1988 年他應邵逸夫的要求,從澳洲幫龐雅倫手上接過電視廣播的前身「香港電視」三成一股權,邵逸夫則持有三成四股權,是大股東。後來,「香港電視」分拆成電視廣播 (TVB,港股編號:511) 和電視企業 (TVE) 兩間公司。前者經營免費電視,後者經營出版和音樂(提示:博益、華星)。郭鶴年看中電視企業 (TVE) 持有的清水灣電視城地皮,從九十年代開始減持電視廣播的股份,到 1996 年二月中,在沒有知會邵逸夫的情況下,用旗下的<南華早報>向電視企業 (TVE) 發動敵意收購。一輪討價還價之後,邵逸夫在三月底同意讓<南華早報>全面收購電視企業 (TVE),套現四億五千萬(港元)。兩人從此關係惡化,不再是朋友,也令到清水灣電視城地皮的發展計畫受阻。電視企業 (TVE) 後來被拆骨,連累<博益>出版社突然死亡,大批書籍版權被迫陪葬,令文化人非常傷心。商人老闆無情,出版行業缺乏前景,<博益>是好例子。

被郭鶴年用來發動收購戰的<南華早報>,是他於 1993 年,以嘉里公司的名義向新聞集團 (News Corp) 購入的。現任董事總經理兼執行董事郭惠光是郭鶴年的女兒。新聞集團的老闆叫梅鐸 (Rupert Murdoch 1931-),第三任老婆叫鄧文迪(哇塞!),較早前離婚了,內情複雜。有人說,梅伯對中國傳媒行業有幻想,如今夢醒送走虎妻。西方八卦傳媒的版本,卻是梅伯戴綠帽。欲知詳情,請上網。

扯遠了,說回來。郭鶴年入股南華早報之後,調整了該報的政治立場,中國版成為重災區,拒絕配合大老闆的編採人員相繼離職(提示:林和立 Willy Lam),情況跟今日<明報>大老闆張曉卿撤換總編輯(提示:劉進圖)大同小異。現時的<南華早報>總編輯 (Editor-in-Chief) 王向偉是內地人,曾任吉林省政協委員。在他的領導下,李旺陽的新聞,篇幅被壓縮,令員工抗議。<南華早報>本是歷史悠久的英文報章,如今卻被行內人戲稱為「紅早」,還有沒有公信力,自己想。

胡文虎後人:報業女王胡仙

<南華早報>以外,香港本來還有另一份英文報章叫<英文虎報>(The HK Standard)。原來的老闆,是南洋富商胡文虎(提示:萬金油、虎豹別墅)的養女胡仙 (Sally Aw Sian)。1954 年胡文虎病逝後,胡仙接掌<星島報業>(港股編號:1105)。她曾經是報業女王,一度擁有七份報章,包括:<星島日報>、<星島晚報>、<英文虎報>(The HK Standard)、<快報>、<天天日報>、<華南經濟新聞>以及與大陸合資的<深星時報>。1998 年,受到亞洲金融風暴影響,胡仙於地產及股票投資嚴重虧蝕,再加上惹上官非捲入「胡仙案」(案情:高層誇大<英文虎報>銷量,串謀詐騙廣告客戶),被逼出售<天天日報>,其後再將<星島日報>售予全國政協何柱國(提示:何英傑),買賣雙方都是福建人。

由於當時的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決定放棄起訴胡仙(藉口:不想星島集團的二千名員工失業),引發一場政治風波,令法律界人士非常不滿(原因:胡仙跟大陸官方關係良好)。<英文虎報>(The HK Standard) 於 2007 年 9 月宣布改變經營模式,轉型成為免費派發的報章,並且改用小報 (Tabloid) 尺碼。導火線是港交所修改上市條例,容許上市公司直接在自己以及交易所的網站刊登業績通告,無須再於中英文報章刊登相關的文件。當互聯網取代了印刷傳媒的功能,進入無紙化和即時化的年代,傳統報業不得不轉型求生,栽員減薪根本無可避免。當年梁愛詩的說法,不過是愚弄公眾。而一個自稱掌握社會脈搏的機構或行業,要靠說謊來保住主要的收入來源,證明它早已脫離市場,冒險誇大銷量,不過是垂死掙扎。

圖左:邵逸夫 (1907-2014)
來源:http://images.takungpao.com/2014/0107/20140107105820930.jpg

圖右:金庸 (1924-)
來源:http://a2.att.hudong.com/60/37/01200000033508121197370912944.jpg

YouTube 精選:

邵氏電影:<貂蟬>(1958) 預告片 (1:26)

這部<貂蟬>是邵氏的奠基之作,導演李翰祥 (1926-1996) 是邵逸夫手下的一員猛將,擅長拍攝古裝電影和歷史題材。女主角林黛 (1934-1964),原名:程月如,藝名「林黛」譯自她的英文名字 Linda,祖籍廣西,是國民黨將軍李宗仁(提示:桂系)的秘書程思遠的女兒。林黛曾經贏得四屆亞洲影展女主角獎,代表作包括:<貂蟬>、<不了情>、<千嬌百媚>、<江山美人>。

邵氏電影:<倩女幽魂>(1959) 預告片 (1:06)

另一部李翰祥作品,八十年代末被徐克重拍(演員:張國榮、王祖賢、午馬)。李翰祥選角有一手,也很會教戲。跟他合作過的演員說,連女人勾引男人的戲,他都可以演給你看。在他的指導下,林青霞演賈寶玉,張艾嘉演林黛玉,梁家輝演咸豐,劉曉慶演慈禧。李翰祥年輕時學美術,曾經對故宮寫生,日後在邵氏片場內重建畫棟雕樑。他的電影傳承了中國文化,令改革開放初期的大陸同行驚艷。

葛蘭:<卡門>(國語版)(3:37)

這是王天林執導的電懋電影<野玫瑰之戀>(1960) 的片段,當年他費了不少唇舌,才能說服能歌善舞的葛蘭 (1933-) 演壞女人,結果成就這首經典歌曲。葛蘭有出席王天林 (1927-2010) 的喪禮,透露當年她叫他肥哥哥。較早前,王天林的徒弟杜琪峯(提示:黑社會)帶著這部電影出席法國的電影節,於觀摩環節放映,讓外國人觀賞恩師的佳作。港產片專家會告訴你,王天林的兒子是王晶。

邵氏電影:<大醉俠>(1966) 預告片 (1:06)

胡金詮 (1932-1997) 是另一位具備深厚美術修養的導演,<大醉俠>是他的首部武俠片,也是鄭佩佩 (1946-) 的代表作。鄭佩佩是上海人,中學階段習舞六年,於六十年代初來港,然後考入邵氏當演員。她有舞蹈根底,身手靈活,成為武俠影后。多年之後,她接受李安的邀請,在<臥虎藏龍>(2000) 中飾演奸角碧眼狐狸,並且憑這個角色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女配角獎 (2001)。

羅文、甄妮:金庸武俠劇主題曲 Medley (7:33)

這是八十年代初 TVB 拍攝的金庸武俠劇的主題曲,包括:<鐵血丹心>、<世間始終你好>、<問誰領風騷>,頭兩首是顧嘉煇 (1933-) 的作品,第三首是黎小田。羅文 (1945-2002) 和甄妮都是香港樂壇的巨肺,聲音嘹亮、強而有力、咬字清楚,配合編曲採用中國樂器,營造出金庸筆下氣勢磅礡的武俠世界。

鄭少秋:<決戰前夕>(陸小鳳之<決戰前後>插曲)(3:28)

這是七十年代末 TVB 拍攝的古龍武俠劇的插曲,作曲:顧嘉煇,填詞:盧國沾。當年演陸小鳳的劉松仁透露,是他向編導王天林提議用鄭少秋的,原因是拍攝第一輯的時候,他本人(陸小鳳)、黃元申(西門吹雪)和黃允財(花滿樓)都很突出,第二輯需要一位份量十足的演員站在對立面,才能平衡戲劇效果。劉松仁說,他是演員不是明星,不介意鋒頭被搶。王天林接納了他的建議,起用鄭少秋演葉孤城,跟黃元申決鬥,一個鏡頭直落,對拆二三十招,全程慢鏡,白衣翻飛,劍氣縱橫,成為經典。<陸小鳳>日後不斷被重拍,但是都無法超越這個版本。鄭少秋的劍法學自劉家良(黃飛鴻第四代傳人),較早前以徒弟的身份出席後者的喪禮。黃元申於九十年代初在香港的寶林寺出家,目前行蹤成謎。

<打擂台>GALLANTS TRAILER (1:53)

<打擂台>是向邵氏功夫片致敬的港產片,獲得 2011 年第三十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獎。演員陣容包括多位六七十年代的武俠片男演員,例如:梁小龍(周星馳電影<功夫>中的火雲邪神)、陳觀泰、陳惠敏。Auntie 口味另類,看上冷傲的陳惠敏,他身上的紋身很精采,萬一你未見過,請上 YouTube。

Kill Bill – Official Trailer HD (2003) (2:33)

鬼才導演 Quentin Tarantino(港譯:昆頓塔倫天奴)情迷功夫片,拍出這部向邵氏致敬的<標殺令>,連片頭都照抄。港產片專家會告訴你,女主角決鬥時所穿的黃色戰衣是模仿李小龍的經典造型,而這位一代武打巨星是被邵氏放走的(原因:開價太高)。而捧紅李小龍的嘉禾電影公司,創辦人叫鄒文懷 (Raymond Chow 1927-),本是邵逸夫的得力助手,七十年代初自立門戶。鄒文懷日後再捧紅了成龍,把港產片打入歐美市場。香港演員劉家輝在這部<標殺令>中一人分飾兩角:白眉道士和蒙面殺手。他的代表作是邵氏電影<少林三十六房>(1978),片中的練功過程啟發日後無數動作片,包括近期的荷里活卡通<功夫熊貓>。

延伸閱讀/參考資料:

題目:<金融雲端:變質的算盤>
作者:丘亦生
來源:蘋果日報 2014 年 1 月 9 日
節錄:過去香港在東南亞財閥的心目中,是一個重要的市場,一來香港是貿易樞紐,二來香港對發展內地生意,是一個很有利的位置,他們當中不乏把總部設於香港,希望在這地建基立業,因此積累的政經資本,是意圖左右本地的遊戲規則,令其更有利於自身在港的可持續發展。不過,在大國崛起後,他們的投資重心不斷北移,在香港的利益相對溝淡,在港的政經影響力,變成可以兌換內地利益的籌碼,香港對他們來說,不再是利益共同體,而是被碌卡(刷卡)找數(結賬)的地方。這種質變,對於如何詮釋他們日後在港的部署及主張,或有不少啟示。

香港電影資料館
http://www.filmarchive.gov.hk

Death of a film mogul
Kung fu fight king
Sir Run Run Shaw made his mark on Hollywood and the wider world
The Economist (Jan 11th 2014)
Extract: Before the war they had produced films in South-East Asia, but in 1957 Sir Run Run moved to Hong Kong. There he built the studio that would produce hundreds of films that began a global craze for martial arts. Bruce Lee(李小龍), refusing to work under Shaw Brothers’ strict terms, achieved fame with a rival studio, but that too was started by a former Shaw associate. “Everybody owes a debt to the Shaw brothers and Run Run Shaw,” says Bey Logan, a Hong Kong film producer. Perhaps his subtlest influence may have been to provide, at the height of Mao’s rule and beyond, an alternative vision of China to the world. For many, the Qing dynasty and Republican-era tableaux of Shaw Brothers films were the images that endured long after the Red Guards had gone.

題目:<娛樂大亨:邵逸夫傳奇>
作者:貝加爾
日期:Jan 7, 2014
http://sparkpost.wordpress.com/2014/01/07/shaws-legend/
節錄:他在十九歲的一個暑假飄洋過海,到新加坡幫兄長邵仁傑設立電影院線。電影發明了不過十多年,成功轉型為商品在西方也只是新鮮事,對於華人社會來說更是聞所未聞。他們竟如此大膽對這新事物投放如此精力和時間,不能不欣賞他們的企業家精神。他們不僅買入電影,在新加坡成立院線,也在當地興建了遊樂場,又在婆羅洲、爪哇、泰國等地建立據點,又在上海成立「天一電影公司」,製作了可能是中國史上首部有聲對話電影<白金龍>。可以說中國的電影史從開始至今,一直有邵氏兄弟的身影。日本入侵,電影生產幾乎停頓,他們都總算熬過難關。一九五七年,邵逸夫看到電影人才及資金都因大陸赤化後湧入香港,便來到香港自立門戶,成立了「邵氏兄弟電影公司」,從此寫下香港電影黃金一頁。

維基百科:陸運濤(Loke Wan Tho,1915-1964)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86%E8%BF%90%E6%B6%9B

陸運濤空難改寫香港電影史
http://secretnite.wordpress.com/2013/05/05/081122%E7%A5%9E%E7%A7%98%E4%B9%8B%E5%A4%9C%EF%BC%9A%E9%99%B8%E9%81%8B%E6%BF%A4%E7%A9%BA%E9%9B%A3%E6%94%B9%E5%AF%AB%E9%A6%99%E6%B8%AF%E9%9B%BB%E5%BD%B1%E5%8F%B2/

題目:<邵氏邏輯>
作者:梁文道
來源:蘋果日報 2014 年 2 月 9日
節錄:且不論「邵氏」在拍電影的年代貢獻過多少足以傳世的佳作,就說他經營影視帝國的邏輯好了。簡單地講,就是用最低的成本去榨取最大的利潤,把創作人和藝人當成「畜牲」來用(陶傑語)。如果真要花錢,那就非得等到有對手爆了出來,使點橫手把對方幹得全盤掠回;或者不惜抄橋,只不過以本傷人,同人哋鬥大,直至對手完蛋,再回復到正常的血汗農場狀態。這套邏輯到了方逸華手上,更是登峰造極。加上一路保持住和官府的友好關係,能在必要時借助其力營造對己友善的環境,於是才有了現在的帝國。

題目:<當傳媒倒下>
作者:梁文道
來源:蘋果日報 2014 年 1 月 19 日
節錄:有大水喉照住,主流傳媒一時三刻是倒不了的,它們只會變成既沒有真正受眾市場也沒有人相信的殭屍喉舌。等到香港主流傳媒一一倒下的那天,香港人最能信靠的訊息來源大概就是 Facebook 了,而且信的還不是那些來自傳統報刊的片段,卻是網民自發的「爆料」。面對這樣的狀況,請問掌權者又能做些甚麼呢?你用盡心機收編了全部傳媒,以為這樣就能「打造美好友善的輿論環境」,結果卻是賠上了所有老牌傳媒的公信力,最後還要直接應付更加流動更加險惡的網上信息;用共產黨的老話,這叫做「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題目:<第四權的殞落>
作者:溫曉連
來源:明報 2014 年 2 月 16 日
節錄:近兩年,傳統傳播媒介裏的熱門話題,是新媒體對他們的衝擊,擔心傳統媒體最終被淘汰,眾多老牌報紙與電子傳媒,於是增加資源,大力發展新媒體業務。可惜,絕大部分傳統媒體找不到問題的核心,或採取駝鳥態度,他們每天高調宣揚的所謂轉型,其實只是換了一件外套,但他們的身體,長期躲在辦公室裏,或整天在會所內跟精英主義的權貴們吃喝玩樂,由外皮到大腦底層正不斷腐化,跟社會主流脈搏愈走愈遠,這才是傳統媒體被唾棄的關鍵。內地民眾,早已對傳統媒體死心,在高速發展的新媒體世界裏尋找自己的空間,如果香港傳媒生態按照現時的趨勢發展下去,香港人早晚要走向類似一條道路。

維基百科:郭鶴年 (1923-)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3%AD%E9%B6%B4%E5%B9%B4
郭鶴年 (1923-),香港以及馬來西亞企業家,出生於馬來西亞柔佛新山,以經營白糖業起家,有「亞洲糖王」之稱。旗下資產最大部份都在香港,包括大量的香港豪宅、商場、酒店、辦公室、南華早報、香格里拉酒店集團等。1971 年,與友人在新加坡創立香格里拉酒店。1977年,開始在香港投資地產及酒店,在尖東購入地皮興建香格里拉酒店。1993 年,郭鶴年以嘉里公司之名義向新聞集團購入 34.9% 的南華早報股權,三年後 (1996 年) 又透過南華早報收購無綫電視附屬之 TVE 公司,在香港傳媒行業佔據一角。

維基百科: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SCMP)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8%8F%AF%E6%97%A9%E5%A0%B1
節錄:<南華早報>(港股編號:583)(South China Morning Post,SCMP)和星期日出版的<星期日南華早報>(Sunday Morning Post)是香港銷量最高的英語報紙。其主要對手為<英文虎報>和<亞洲華爾街日報>。現時的總編輯(Editor-in-Chief)為王向偉。二次大戰結束後,滙豐銀行成為<南華早報>最大股東。 1971 年 11 月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1987 年梅鐸的新聞集團將<南華早報>私有化, 1990 年重新上市。 1993 年 10 月郭鶴年嘉里傳媒有限公司買下<南華早報>控股權, 1994 年到 1996 年間,<南華早報>由香港鰂魚涌英皇道 979 號遷入大埔工業園。 1997 年末,郭鶴年兒子郭孔演成為該報主席。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http://www.scmp.com/frontpage/hk

明報
http://news.mingpao.com/

維基百科:明報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98%8E%E5%A0%B1
節錄:<明報>是香港的中文報紙,由查良鏞(筆名:金庸)和沈寶新在 1959 年 5 月 20 日創立。本為香港上市公司明報企業旗下刊物,於 2008 年 4 月 23 日,該企業更名為世界華文媒體。<明報>內容以香港本地新聞為主,兩岸、國際新聞為輔。香港中文大學的調查指香港市民及傳媒業界認為明報在香港報章中持有比較高的公信力,報導亦屢次獲獎。其副刊版「世紀」在香港報紙中較為突出,以文學、文化藝術創作等人文科學的探討與政治專欄為主。<明報>歷任總編輯為潘粵生、梁小中、王世瑜、董橋、張健波、劉進圖,現任總編輯為鍾天祥。

BBC 中文版:
香港觀察:<明報>撤換總編震動港媒
2014 年 1 月 14 日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mobile/hong_kong_review/2014/01/140114_hkreview_mingbao_editor.shtml

Wall Street Journal
Silence Reigns in Hong Kong Print Protest
2014-01-21
http://blogs.wsj.com/chinarealtime/2014/01/21/silence-reigns-in-hong-kong-print-protest/?mod=WSJBlogExtract: Founded in 1959, Ming Pao(明報)has traditionally been the most trusted outlet among the city’s vibrant Chinese-language press. It has multiple overseas editions serving communities in North America, first set up in the 1990s following the arrival of thousands of Hong Kong residents seeking refuge in advance of the city’s 1997 return to Chinese rule. Ming Pao is known for its critical reporting on the government and HAS also pushed for more local democratization. The paper is controlled by Malaysian-Chinese tycoon Tiong Hiew King(張曉卿), who has invested in mainland China for years and additionally owns palm-oil businesses in Malaysia. Mr. Tiong couldn’t be reached for comment.

Hong Kong journalists protest erosion of press freedom
Feb 14, 2014
Jessica Chan
http://www.brecorder.com/articles-a-letters/187/1153278/
Extract: Journalists in Hong Kong are staging public protests for a second month over concerns about erosion of press freedom and growing influence over Hong Kong media by China’s ruling Communist Party. About 100 journalists held a candlelit vigil outside the offices of Commercial Radio(商業電台)on Wednesday and others protested Thursday over news that the station had fired radio host Li Wei-ling(李慧玲), a popular government critic. Commercial Radio chief adviser Stephen Chan denied on air that political or commercial pressure was behind the decision to sack Li.

維基百科:胡文虎 (1882-1954)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3%A1%E6%96%87%E8%99%8E

維基百科:胡仙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3%A1%E4%BB%99
節錄:胡仙博士,OBE,JP(Sally Aw Sian),祖籍福建省永定縣,是東南亞企業家,前全國政協委員,胡文虎的養女,曾經擁有香港大坑道及新加坡的虎豹別墅及七份報章,當年人稱「報業女王」。由於兄長胡好早逝,胡仙成為胡文虎家族的繼承人。 1954 年胡文虎病逝後,胡仙接掌星島報業,並在 1972 年令星島報業在香港上市。胡仙一度擁有七份報章,包括:<星島日報>、<星島晚報>、<英文虎報>、<快報>、<天天日報>、<華南經濟新聞>及與大陸合資的<深星時報>。 1972 年 7 月胡仙在香港創立胡文虎基金會。基金會是以非牟利慈善信託基金的形式註冊,所有善款全部來自胡仙個人。 1998 年,受到亞洲金融風暴影響,胡仙於地產及股票投資嚴重虧蝕,加上惹上官非捲入「胡仙案」,被逼出售<天天日報>,其後再將星島日報出售予全國政協委員何柱國。

維基百科:胡仙案 (1998)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3%A1%E4%BB%99%E6%A1%88
節錄:「胡仙案」事件發生於 1998 年 3 月 17 日,有關一宗三名星島新聞集團行政人員的貪污案件。廉政公署拘捕星島新聞集團三名現任或前任行政人員,指控他們誇大<英文虎報>和<星期日英文虎報>的發行量,串謀詐騙廣告客戶。星島新聞集團主席胡仙女士被當局認定是串謀者。然而到起訴時,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卻以證據不足和公眾利益為理由,決定不檢控胡仙,其餘三人最後被判處入獄四至六個月。律政司司長梁愛詩明顯偏袒胡仙,因為其餘被告的起訴書中,起訴的罪行中有「與胡仙合謀」等字眼。而當局考慮的「公眾利益」包括:一旦胡仙被起訴,星島新聞集團的 2000 名員工可能會失業。民主派認為事件是對香港法治的嚴重衝擊,也有人認為胡仙與中方的關係令她能被免於起訴。

相關的文章:

狗咬人
2012 年 11 月 2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2/11/blog-post.html
節錄:生意人進軍傳媒,動機並非謀利,而是貪圖金錢以外的好處,例如:要脅需要民望的政府官員、向某個政治集團或者派系投誠示忠、參與政治、打擊敵人、介入商業糾紛、公器私用、扮文化人、提高個人的影響力與社會地位,又或者是替兒孫鋪路,好讓他們日後跟官府周旋的時候,有更大的議價能力。簡單地說,易手之後的傳媒機構,變成一個非常龐大與複雜的利益輸送和交換網絡的一部份。生意人以為,進軍傳媒,等於用錢買權力。

雞肋(二)
2013 年 8 月 17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17.html
節錄:既然只是踏腳石或者中途站, A 行業的僱主和僱員,一開始就缺乏信任,互相計算,各懷鬼胎。在這種情況之下,士氣低落,是必然的事。既然並非最後的歸宿,會有很多的僱員,每天上班的動機,只是為了替下一站舖路。有人埋頭研究攻略,想在付出最少的情況之下,得到最多。他們只想盡快過渡,對眼前的工作並不上心,總之有貨交便算。也有人玩潛規則,向高層獻媚,希望盡快上位。更有人騎牛揾馬、以權謀私、經營副業、忙於炒賣。

南洋幫(一)
2013 年 1 月 19 日
http://xiaoshousha.blogspot.hk/2014/01/blog-post_19.html
節錄:也許是「新加坡模式」太過成功,又或者是南洋的華文教育實在牽涉太多複雜的政治考慮,許多南洋華僑都向李光耀學習,把孩子送去外國讀書,接受英語教育。有需要的話,再循其他途徑學中文。近年香港的中產和富裕家庭也出現類似的情況,與其讓孩子在學校裡面被洗腦,不如從小就放洋,寧願他們不懂中文和不了解中國文化。有需要的話,將來再想辦法。在學習中文這個問題上,香港曾經是南洋華僑採購中文教材以及替自己添置精神食糧的地方。

来自小收煞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资料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