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大国全民发工资的真相 —— 天堂里没有红包飞

周轶君

中文脱口秀里听来这个笑话:一中国游客来到瑞士,一下飞机就晕了过去。救护车赶到,护士为他输氧,中国游客挣扎着摆手:“No,Chinese!”(错了,是中国人!)瑞士护士会意,立即接上救护车尾气排放管,中国游客长长吸了一口,带着满足的笑容重抖精神。

中国民间是不乏自嘲精神的。从另一个角度理解,这个笑话反映了中国人对瑞士空气质量的想象:好得“我伙晕”。

还记得一个上海阿姨的表情。她听说朋友圈里有人移民瑞士,一刹那就像被人猛打小腹,满脸扭曲牙根紧咬:“福利不要太好喔!”其实她也不知道瑞士福利制度怎么回事,反正一定是好。

关于空气的笑话和那位阿姨的表情,构成多数中国人的瑞士概念:自然环境绝佳,社会福利周全。去年年底,在某中文网站上,瑞士又“被天堂”了一把。网站抛出一则新闻作引:“如果你是瑞士人,那么你可能很快会在每月收到相当于1.7万元人民币的生活补贴,无论你是否工作。全民发工资计划的目的并不是想让人不劳而获,而是让人做自己想做的事,过真正想要的生活。”

最后两句“心灵鸡汤”相当振奋,引来近90万次点击。网站接下来的话题表决是:“要不要全民发工资?”当天参与投票的人数中,20708人(86%)压倒性赞成,反对票数只有3295。网站为话题选配的画面,是人们在满地金币上滑雪。

2000
(图片来源:“Swiss to vote on incomes for all – working or not”,By Imogen Foulkes BBC News, Bern)

天堂里兮,红包飞。不用抢兮,人人有份。看看两万多条赞成留言,没人愿意先搞清楚这则新闻的真假——无需搞清楚,它存在的意义,就是编织躺在金币上,被飞来飞去红包砸得满地找牙的幸福感。《私人定制》里宋丹丹词:“买房就一定得住啊,我就不能空着啊!”“买一个扔一个”、“喝一碗倒一碗”,糟蹋性大富足,才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中国人梦。

瑞士发红包的真相是什么呢?当地一帮音乐家、艺术家发起公投提案,瑞士公民不论工作与否,每个月都该领到2500瑞士法郎,所谓“无条件基本工资”(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 如果你的收入已经超过2500法郎,那么没什么影响,如果你的收入低于这个标准,则会涨工资。2500法郎在当地,也就刚够一个人生活,谈不上宽裕。要是一个家庭,人人白领2500法郎倒是可以过得蛮不错。发起者认为推行“无条件基本工资”有很多好处,如不用审查领钱人的资格,省下一大笔政府开支;创造人人平等悠然自得的社会,降低犯罪率,更进一步深远意义是要“改变资本主义形态”。

说到这里先补一课。全民公投,乃瑞士民主一大特色。任何参众两院通过的提案,异议者百日内凑齐五万个签名,就可以付诸全民公投,重新表决。集齐十万个签名,就有机会修改宪法。所以,瑞士人每年都可能为奇奇怪怪的提案投票,比如“表兄妹能不能结婚”、“清真寺能不能保留尖顶”等等。当然,大多数公投事关重大,十分严肃,比如如何对待外来移民、最高工资标准设定等等。由于程序严格,瑞士频繁公投,却没有影响宪法连贯性,社会稳定性,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出乎绝大部分围观点赞的中国网民意料,“全民发工资”提案在瑞士遭到强烈反对。当地主流报纸《新苏黎世报》做的调查显示,近两万名受访者中,63%表示会杯葛提案,理由是“这只会弄出一个懒人乌托邦”。一名瑞士经济学家说,瑞士人知道“收入不会从树上长出来”,所谓“无忧无虑的生活”有违人类天性。

一名父亲说,如果我儿子每月不用干活就可以拿钱,我怎么说服他好好上学呢?大家仔细再琢磨,发现提案在技术层面上也存在漏洞:这笔钱从哪儿来?原来得先交多一笔税收,再谈论分钱。而有些享受现有福利制度的人,可能反而会吃亏。

说了半天,瑞士人是不打算“让红包飞”了。这要是让上海阿姨心目中的天堂景象幻灭,那么再来点更残酷的: 三年前,瑞士人还否决了另一桩公投,即每年带薪假期从四星期延长到六星期。

多数瑞士人认为过多假期会破坏经济运行,最后反而令大家日子过不好,所以选择了“不要更多假期”!

2013年一桩提案建议,同一家公司最高与最低收入差距,不得超过十二倍,限制豪发花红。这桩充满道德感的均贫富提案,也没能通过公投。瑞士人一边嘟囔有钱人富得有些不像话,另一边又担心限制自由经济,吓坏外国投资者,艰难地投下一个“不”。

这还叫什么天堂呢?没有红包飞,没有长假期,仇富都搞不起来,瑞士人是不是太把国家当成自个儿的了?公投搞多了,选择的权力大了,人们反而学会了理性思考,责任感也更重。

人间确实有红包乱飞的天堂。只是它不在欧洲,而在南美洲的委内瑞拉。查韦斯时代的委内瑞拉,号称最低工资全拉美最高,工作时间全拉美最短,吸引周边国家农民工涌入。而移民获得委内瑞拉身份的重要条件(一说“唯一条件”)就是大选的时候,投查韦斯的票。查韦斯的石油红包飞起来,今天分房子,明天发彩电,大家跳舞唱歌天天赛过节,就是没人拍脑袋想想,国家年度财政赤字占GDP总量20%,世界第一,这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国家经济运行依靠随意的分配,鲁莽的设计,缺货、哄抢是家常便饭。被红包砸中的委内瑞拉人,毕竟是少数,更多贫困人口在蔓延无尽头的贫民窟里等待。在那样的“天堂”里,纵身抓紧红包,千万别往下看,脚下可能万丈深渊。

话说回来,中文网站上“躺在金币上漫天飞红包”的新闻,已经不再有人追究。消费完了,意淫过了,才发现这事在原产地还停留在提案阶段,表决日期都没敲定,而且十有八九通不过。

可是没有人在乎。正如前一阵子散播朝鲜“犬决”张成泽或三胖暴政的各种传说,事情的另一面,是美化那些我们认定的“天堂”,证明“天上是会掉馅饼的”,心里一阵麻酥酥。除了对瑞士的臆想,网上还常常流传“美国教育”神话。美国人怎么把孩子个个教育成了乔布斯。乔布斯1970年代上公立学校,那确实是美式教育黄金时代的尾声。但后来教师工会太过强大,现在每2400个教师中才有一个可能失去教师资格(相比之下,每56个医生、每94个律师中可能有一个不合格被吊执照),教师素质成了美国人担忧的大问题。美国学生的数学成绩是发达国家最差(芬兰第一),自信心却是第一。奥巴马几次全国性发言讲到要改善教学质量。真相是什么呢?美国教育有鼓励自由思考的一面,也有烂到不像话的无奈。但假如你不是“五毛”,大谈美国教育弊端,会遭到许多狐疑的眼光威逼:你是不是变节了?

说一点哪边都不挨的真相,就是这么难。或者说,我们不需要真相,要的只是结论,“来点简单的”,要的只是站队,“跟谁一伙的?”

记得小时候,上海“大世界”游乐场一进门有一排哈哈镜,每个照出来扭曲的样子都不同。如今由中文媒体看国际社会,常常觉得眼前一排哈哈镜,没人理会真相,左右都是一乐。以哈哈镜眼光理解世界,中国人活得格外理直气壮,世界在我们手中随意塑形。比如,“英国也曾经雾霾”、“美国也曾经食品制假” ,由此说明“一切丑恶都是社会发展必然阶段”。同样一副舌头,话峰一转,还会吐出 “中国特殊论”,对一切西方产物“决不能照抄照搬”。

于是,一切简单的、公式化的、振振有词的论调,总是特别流行,摸透了我们“天堂里必须有红包飞”或者“三胖必须犬决”的世界观。比如埃及局势动荡,有人出来额手相庆:“民主救不了!”不讨论,不探究,更不需要等待,要的就是这么一个粗暴印证,在解放广场上抓了民主的现行:“看,我逮着这个流氓了!”等到“阿拉伯之春”始发地突尼斯,风波渐止,新宪法酿成,获得联合国好评,你发现说话的人已经扭过头去,忙着在泰国在乌克兰“抓现行”。如果有一天泰国乌克兰度过劫难,别担心,世上还有伊拉克阿富汗,他们心中永远水深火热的乌托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2月8日19:33 | #1

    舔屁眼做得太好了

  2. 匿名
    2014年2月8日23:46 | #2

    文中所述就是所谓的confirmation bias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