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江桦:土壤污染数据已经没理由不公布

环保部副部长翟青在1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环保部正在按照国务院的要求编制《土壤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行动计划》,其中包括划定重金属严重污染的区域,投入治理资金的数量,治理的具体措施等多项内容。种种迹象表明,继大气污染防治后,土壤环境污染成为我国下一步重拳治理的重点。(2月12日《经济参考报》)

土壤污染治理里面蕴含着一个吊诡的事实,从这次环保部的编制行动中便可看出。既然环保部已然着手编制行动计划,那么我们便可理所当然地推理出:土壤污染分布区域、污染程度等数据至少在国家层面,是明晰的,否则,如何划定重金属严重污染区域,如何估算资金投入量?

虽然可以如此推理,然而吊诡的事实是:环保部或者国土资源部对“土壤污染数据”三缄其口。先是以“国家机密”堵塞悠悠众人之口,后来见不奏效,便以“一旦有结果出来,便公布于众”的承诺敷衍塞责。此次环保部新闻发布会,环保部也脱不了此种行事逻辑,翟青表示,“一旦有数据……”

“一旦”这个时间限制词,何时才能取消?不知道翟部长在习惯地说此句话时,是否意识到了话语前后的逻辑矛盾?土壤污染数据调查自2010年结束,便屡次经受舆论灼热的眼光炙烤,不因别的,就是因为土壤污染,无形无色,难以捉摸,然而却切切实实威胁着民众的生命、财产。如果不披露其数据,那么民众岂不是活在险地而不自知,政府的治污责任岂不是凭空少了本应汹涌澎湃的民意压力?

舆论在与环保部的较量中,先是打败了“国家机密”的借口,却换来了“一旦……就公布”的万能承诺。如今行动计划已然着手,如果土壤污染数据仍然难以被民众获知,那么其污染治理,在民意阙如的情况下,又怎么保证落实到位?

毕竟,当民众遭遇雾霾,闻到水发出恶臭时,便可积极发声、民意汹汹,形成倒逼的压力,如曾经火爆一时的“邀请当地环保局长下河游泳”。这些在一定程度上,敦促了地方环保部门的治污行动。可是,当土壤受到污染,肉体岂能感知?当环保部宣布土壤环境得到改良,又如何取信于民?

治污不单单是政府的责任,《环境保护法》早就规定,要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人民群众的力量何在?不是仅仅从自我做起、一点一滴地保护环境,而更是用人民群众无处不在的监督之眼,敦促政府担责,一旦政府失职,便用民意纠偏。

环保部摆出要出“组合拳”治污的严正态度也罢,表示要“重拳出击”的力度也罢,可是,这都是“自说自话”,让民众如同雾里看花。如果连起码的土壤污染数据都吝啬地难以披露,单方面摈弃了民意监督的力量,即便态度很端正、力度也很大,也难以被民众正确“解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