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高度重视东莞事件对宏观经济的冲击

在中国经济数据真空期上演的东莞扫黄事件就像一颗定时“炮弹”,轰醒了一些人压抑已久的某种情绪,以至于变成某种集体宣泄。像移动客户终端的满屏都是“东莞不哭”、“东莞挺住”等。

这是怎么了?全民的三观凌乱了吗?还是主张性业自由、卖淫合法化的队伍得以壮大?可能都不是。调侃之余,这也许是社会积蓄已久的、对包括央视CCTV在内的、权力化了的社会评价姿态及社会管理方式的不满与抵抗。试问如此结果:东莞扫黄丢了谁的脸?

虽然很难评估事件背后的动因,也很难甄别一夜之间成为大众热点的东莞扫黄之喧嚣声中哪些是噪音、哪些是信号。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已经不是一宗简单的社会新闻,俨然已上升至经济新闻。瞧,经济学家们开始忙不失迭地评价东莞扫黄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了。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首席宏观研究员管清友在2月11日的民生证券晨会内部发言中指出,近期要高度重视两个问题:重视宏观静默期的捡漏行情。如数据真空:一二月份的数据是一起出,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要在三月初。考虑到三月上旬的两会,政策的变化可能要到三月中旬。目前根据发电量等数据预计,一二月份经济数据不会太好,民生证券已将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下调至7.5%,低于去年四季度末的预期。

政策空档:央行四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央行对经济运行的担忧加深,去年四季度收紧的态度略有缓和,但绝不意味着央行要大幅度放松。

其次是央行最终政策的变化取决于中央高层对经济下滑的容忍度,央行毕竟只是货币政策执行机构。目前看,中央高层对经济下滑容忍度确实提高了。管清友估计,今年7.5%的目标是可以完不成的。

另外一个高度重视便是“东莞扫黄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管清友说,不管东莞事件背后是何动因,这次扫黄行动势必影响全国的色情产业。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常识就能判断。对于东莞扫黄一事,不做价值判断,只分析客观影响。

这里有两点结论:其一,全国色情产业的规模非常庞大。美国经济评论上专门有研究妓女和妓女经济的规范论文。色情产业直接或间接拉动的产业:酒店建设投资、安全套产业、宾馆住宿餐饮、场地租赁、化妆品及日用品销售、旅游、交通等等。

很多研究认为东莞的色情产业规模在500亿左右,至少占当地GDP十分之一。全国的比例略低一些,但规模可能会超过一万亿。

色情产业的统计很多都是隐形数据,无法体现在统计数据上,但有一大部分是体现在投资、消费和地方财政税收上的,扫黄会对上述经济指标产生很大影响,同时客观上增加失业人数。

其二, 东莞事件最终会体现在宏观经济数据上。在中国国情之下,反腐几乎可以看作重要的宏观调控手段,会起到非常明显的紧缩作用,尽管初衷未必如此。反腐对经济的影响立竿见影,非常快的反应,这个现象在2013年看到了。

诸如:2012年12月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至2013年一季度,国内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由2012年四季度15.2%降至一季度的12.6%,其中商品零售由15.2%降至13.08%,餐饮消费由15.1%降至8.72%。按照2012年最终消费支出中政府支出占比27.3%估算,仅2013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变化中,估计有1000亿多的下降与八项规定有密切关系。

管清友分析,扫黄对经济的影响预计也会很快反应到消费乃至投资领域,最快估计三月份的数据就能看出来。影响有多大,还要根据数据来测算,即便是影响十分之一,按全国范围最小的测算,也在一千亿的规模。实际情况,远不止于此。客观上,这对当前经济走势无异于雪上加霜。当然,一部分色情活动可能转入地下或者网络上,这部分是在很难估计。

在管清友看来,反腐、刹四风、扫黄等举措,让社会看到了中央高层铁腕治理的态度,这种影响会是长期,而不是一阵风。曾经有人认为八项规定对消费的影响是短暂的,现在看来这低估了中央高层的决心。因此,“我们必须高度重视东莞事件对宏观经济的冲击。” 管清友说。

最后,管清友认为,微观改革是长期的,宏观政策是短期的,在今后一个时期,宏观和微观总会存在这个期限错配问题。改革很值得关注,不要低估改革的中长期作用,也不要高估改革的短期效果,更不要拿着长期的事来证明短期的逻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