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前公安厅长传双规 被直接带去北京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贪腐案,传再有政法高官被查。海外媒体披露,与周永康案关系密切的前辽宁省公安厅长、省政协副主席李文喜,春节前已被中纪委双规(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问题)。而被指参与调查周案的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则升为正部级。

201402130853china1

  海外博讯新闻网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属于副部级的前辽宁省公安厅长、省政协副主席李文喜春节前被中纪委双规,并直接带往北京调查。消息人士指,李文喜是周永康贪腐集团在辽宁的重要核心人物,与周永康及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关系密切。辽宁近百名公安三年前就持续举报李文喜在任省公安厅长期间,涉嫌窃听官员、抢掠矿山资源、私设家族武装、贪赃枉法、刑讯逼供等违纪行为。但因周永康包庇,李未被调查,举报人却遭报复。

  这是继公安部前正部级副部长李东生后,再有与周永康关系密切的公安高官被查,不过内地官方尚未证实消息。而成都锦江区公安分局前局长吴涛,上月因受贿被判监十二年半。消息指,吴涛与周永康亲信、前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关系密切。

  此外,公安部网站消息显示,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已接替李东生,出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擢升为正部级副部长。早前有报道指,刘金国是周永康专案组成员,参与调查周案。

涉周永康案原辽宁省公安厅长李文喜被中纪委双规

博讯记者林中山从中国反肃(贪腐肃贪)联盟东北调查中心得到最新消息:因涉周永康团伙特大贪腐案,原辽宁省公安厅长、省政协副主席李文喜春节前被中纪委双规,并直接带往北京进行司法调查。

201402112358china1

消息人士透露,李文喜是周永康特大贪腐团伙盘踞在辽宁的重要核心人物,同时也是周永康、薄熙来等人设想的未来中国政治棋局中的重要棋子之一,由于周永康在辽河油田及盘锦市任职期间与李文喜结下的利益同盟,加上薄熙来在辽宁经营期间与李文喜非同寻常的上下级关系,使李文喜与周永康、薄熙来等人不仅成为利益共同体,而且由于政治上的共识使这些人成为结盟死党。

据悉,此次中纪委抓捕李文喜的突破口来自于辽宁当地警察系统内部人士的举报。自2011年5月份开始,辽沈地区约有近百名干警通过匿名方式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中纪委举报“李文喜在任辽宁省公安厅长期间,动用非法手段使辽宁省委省政府及各市公安局长等多名政敌深陷窃听门、抢掠矿山资源、私设家族武装、贪赃枉法、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镇压群众、滥杀无辜等令人恐怖震惊毛骨悚然的黑恶犯罪事实,其野蛮行径残暴手段足令举世惊骇。”但由于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的保护,李文喜不仅没有遭到调查,举报人反而遭到各种打击报复。举报者在写给中纪委的信中罗列大量事实证据:

李文喜在上世纪文革期间靠打砸抢起家,初中毕业成为造反派,1971年得到当时辽宁省委一把手毛远新的器重被送进辽宁省“虎班”培养,出来后成为本溪县革委会副主任。1994年,李文喜当上本溪市公安局局长并巴结上当时的辽宁省省长张国光(已被判刑)后,2000年当上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作为交换条件,李文喜安排张国光的弟弟当本溪市公安局局长,2002年5月,李文喜被任命辽宁省公安厅厅长至2011年3月30日改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
利用手中权力霸占、掠夺本溪矿山资源。辽宁本溪“四野铁矿”是李文喜采取非法手段霸占、掠夺的第一个大型企业,铁矿老板是李文喜的侄子李春明,李文喜是真正的主人。 1994年,鞍钢等多家实力雄厚企业竞争“四野铁矿”开采权,时任本溪市公安局局长的李文喜利用手中权力从中操控。李文喜以公安局经侦部门将彻查某银行违规行为威胁,迫使银行向身无分文的李春明贷款1000万元。随后,李文喜向相关部门打招呼由李春明出面成立一空壳公司,为非法拿到铁矿创造条件。李文喜还采取威逼手段将获取的标底告之李春明。为进一步扫清障碍,李文喜还逐一威胁竞标单位领导让其退出。迫于李文喜的淫威,许多参与竞标的单位相继退出。在李文喜的非法操控下,价值上百亿的国有资产以1000万元的超低价格归为李春明,实际是李文喜所有。
将众多正当竞争者以黑社会论处。李文喜对前来合法竞争矿产资源开采权的企业家,利用手中权力强加罪名判刑坐牢。原有价值数十亿的本溪金和矿业集团老板袁成家因与李春明竞争,被李文喜以涉黑罪名逮捕,至今还在看守所,既不起诉也不放人,金和矿业集团也被没收。李文喜利用公权霸占、掠夺国家矿产资源,坐拥以“四野铁矿”为代表的家族产业共六矿二厂,遍及本溪、鞍山、辽阳等地。
家庭企业暴力采矿,动用武警镇压群众。李春明代李文喜掌管“四野铁矿”后,对矿产资源非法掠夺性开采。采掘过程中,为修筑运矿通道砍伐了近100亩森林,采矿掘进中挖断了山脉水系,致使山下300多户村民断了饮用水,村民们怨声载道,不得不到10里以外的地方挑水吃。不久,村民开始陆续上访。不到半年时间,村民自发组织30多次,共4000余人到本溪、省委省政府集体上访。面对群众的合法诉求,李文喜利用国家专政工具镇压群众,当数百名群众找李春明论理时,李文喜下令武警本溪支队紧急出动,全副武装的5卡车武警到现场后与群众对峙并引发冲突,镇压过程中,数十名群众被打伤或致残。
镇压事件之后,为了保证所谓的正常开采,李文喜纵容李春明从各地纠集一批地痞流氓成立了40余人的家族武装,这伙人配备手铐、电警棍甚至自制的手枪等武器装备,身着统一服装,带着打人的工具在采矿区无恶不作,一但有他们称之为“刁民”的村民讨公道,这伙人就威胁甚至毒打。李文喜家族武装至今仍然干着欺压百姓、违法犯罪的勾当。
经营娱乐场所发生大爆炸,庇护亲属违法犯罪。2007年7月4日晚,辽宁省本溪市田师傅镇一歌厅发生大爆炸,造成25人死亡、33人受伤。此次重特大事故不仅暴露出李文喜对爆炸物品管理严重失职,而且他本人参与其中也证据确凿。大爆炸是李文喜亲属私配开矿用炸药所致。发生爆炸的歌舞厅老板是李文喜的侄子李春明。为庇护亲属违法犯罪行为,李文喜教唆李春明应对相关部门的调查,他还指使李春明让其马仔垫背并定下攻守同盟。同时,李文喜还强硬地给检法等部门的领导打招呼:不要深究,公检法三家一定要形成合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样,李春明等人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爆炸发生后,本溪市检察院批准逮捕了27名犯罪嫌疑人。据知情者讲,承担主要责任的曲已明、王景印、张远宁、李亚飞、胡亮等5人并不是主谋,他们是山东来本溪打工的农民,李文喜为了开脱他和亲属的罪责,将这5人屈打成招。李文喜不断给检法部门领导施压,并快速将其判处死刑枪决,至今这5人家属还在上访。
扩张家族企业,阻挠中企重组。李文喜坐拥北台钢厂是公开的秘密,为其管理该企业的也是李春明。李文喜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李春明用非法手段蚕食、扩张、掠夺同类企业,仅用10多年时间,就把北台钢厂做成了大型企业。在鞍钢本钢推进重组过程中,李文喜指使李春明在磋商中狂妄叫嚣:作为本钢的主人,利益分配必须达到所提要求,否则国家休想来重组,不然将带领数万职工闹事。由于李文喜的对抗和阻挠,使原本正常推进的重组严重受阻,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
无视党纪国法,对给自己提意见的省部级领导和公安系统干部动用监听手段。李文喜当上厅长后,辽宁省委省政府领导掌握了群众普遍反映的李文喜袒护亲属强取豪夺、违规办企业等情况,并善意提醒他注意领导干部的自身形象,李文喜却怀恨在心。更为恶劣的是,李文喜非法动用公安机关的技侦手段,对省委省政府领导进行秘密监听、窃听和偷拍。其险恶用心是拿着这些东西要挟和打击报复。据参与监控工作的省公安厅技侦总队民警证实,他们由8人组成的监控小组,曾昼夜对批评过李文喜的4个省委省政府领导秘密跟踪监听长达两个多月,内容涉及电话通话内容、出入各场所视频,这些电话录音和视频至今还被李文喜保存。
李文喜对按正常组织程序反映问题的干警和不按他的指令去为他办私事的基层领导都以涉黑涉赌违反五条禁令加以迫害。在李文喜及其亲信的威逼报复下,有10多个民警被逼致死。其中,沈阳沈河区公安分局局长张保华自残双眼、辽阳佟二堡公安分局局长曹双江跳楼、鞍山市公安局民警陈玉上吊、锦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民警韩会友跳楼、阜新市某派出所民警安福庭服毒自杀。
大搞帮派,任人唯亲,排挤坚持原则提不同意见的厅级干部。李文喜大搞帮派,在辽宁省公安厅成立了“感恩会”,其会员全部是李文喜违规提拔或调入的干警,仅副处以上领导干部就达100多人,遍布全省公安战线各个重要岗位。这些人不执行其他厅局领导的命令,只对李文喜惟命是从。 对于圈子外给自己提意见的领导干部,李文喜则极力排挤。
在警务装备上以次充好,假公济私。2005年,李文喜打着提高警务战斗力的幌子,强行让各市县公安局购买最低档的中华轿车。李文喜置公安部对购买警务车辆的流程及招标规定于不顾,搞暗箱操作,在未经党委集体研究的情况下直接与华晨中华轿车集团签订了300辆配置最低并高出市场价格的中华尊驰轿车合同,据华晨中华集团负责人透露,公安厅的这张订单使李文喜得了300万元回扣。2006年,李文喜同样以暗箱操作的方式再次与华晨中华轿车集团签订了700辆最低配置的中华尊驰轿车合同,获取回扣高达1200万元。因质量问题,大连、沈阳、鞍山等市公安局拒绝使用该车辆,李文喜则以涉黑罪名打击报复大连市公安局局长张继先、沈阳市公安局局长刘和、鞍山市公安局局长朱文杰。最后,张被逼提前退休、朱被撤职,刘和被判死缓后,李文喜安排了自己铁杆心腹也是周永康、薄熙来的死党许文有如愿以偿地
当上了沈阳市公安局长。
2003年,李文喜以打造数字公安系统的名义与东软集团签订合作协议以来,省公安厅每年投入数亿元,到2010年底共投入近20亿元,远远超出当初计划的6.7亿元。李文喜则从中收取巨额回扣。
以治理河流为名在辽河流域和其他支流增设罚款项目,将200亿罚款挥霍私分。2008年以来,辽宁省全力推进辽河治理工作,李文喜认为这是敛财的好机会,将亲信林宝祥(原锦州市公安局副局长)调任辽河整治办公室主任,林以按照李文喜的要求增设了20多项罚款项目,内容包括对水产养殖户正常养殖、粮农正常灌溉用水、建筑用河沙等实行高额罚款。成千上万的挖沙农民被上网追逃,被迫背井离乡,造成辽河流域民怨沸腾。近3年来,李文喜主导的增设罚款项目获取罚款金额高达200亿,这些钱不但没上交财政,而且被李文喜等人挥霍私分。有知情人称,这些资金很大一部分流向了周永康集团。
“三基工程”造假,欺骗中央。2006年,在周永康的部署下,全国公安机关“三基工程”建设展开后,李文喜为所谓政绩,不切实际地制定高标准,盲目高投入,搞假把式欺骗中央。为赢得周永康的欢心,李文喜指使各市县公安局领导以临时租房、借房的形式,一夜之间建成6000多个警务室,上百个假夫妻警务室,同时,将其他十几个市县的警务装备、办公设备充实到要检查验收的单位遮人耳目。随后,李文喜召集一批写手杜撰经验材料上报。公安部工作组检查验收后不到一个月,李文喜下令将租借的房屋及设备全部退还。为此,周永康特地到辽宁考察为李文喜打气,接见辽宁省公安系统在“三基工程”中有“特别贡献”的县区公安局长,树立李文喜在全国公安系统的威信。
记者在辽宁调查期间了解到,虽然李文喜的违法犯罪问题十分严重,最近三年有公安内部人员不断上访、举报,但是由于原来周永康以及辽宁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保护,没有人敢查,就连坊间的非议都要十分小心谨慎,生怕遭到李文喜等人的报复。只有到了周永康彻底失势后,中纪委才对李文喜采取坚决果断的行动。分析人士认为,李文喜被中纪委双规调查,直至进入司法程序,其心理防线一旦被完全突破,将进一步引发辽宁官场的大地震。届时,周永康在辽宁政治地盘上的死党和余孽将被习近平、王岐山彻底清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新闻, 图片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