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养老保险制度与土地产权

据报导,几天之前的2月7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先生主持召开了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合并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建立全国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此项决定几乎涉及全体国民的利益,事关重大。有文章盛赞“这堪称甲午马年带给7亿中国农民的一份巨大惊喜。”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习李新政的一次大突围 全人类规模最大》。文章作者接下来说:“城乡差别被普遍认为是中国最大的现实不公平,而养老金二元结构又是城乡差别中最大的差别,近年来饱受质疑。城乡统一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对缩小城乡差别很可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它或被最终证明是中国社会发展史上一次里程碑式的突破。”

不清楚这篇文章的背景,估计作者相当年轻,因为他似乎完全不了解中国农民遭受压迫、剥夺的历史。我希望他很年轻,否则,如果上了50岁还写这种文章,那就纯然是坏人了。

如果稍微保持一点思维的独立,不完全跟着当政者的政治套话走,而是凭常识想问题,哪里会有什麽“带给7亿中国农民的一份巨大惊喜”呢?中国农民已经活了几千年,过去是靠什麽来养老保险呢?是靠土地,靠乡村自治和互助,共产党来了,改天换地,把土地从地主富农手中没收,分给贫农,然后再以合作化名义把土地所有权集中到国家手上,最后再以国家的名义抢劫了农民手中那最后的一点使用权,接下来把全民族这份最大的遗产变现,权贵们瓜分了一部分,分给维持这种抢劫制度的军队、警察、法庭、以及各级官员一部分,最后,再把剩下的芝麻撒给百姓,怎麽就成了“带给7亿中国农民的一份巨大惊喜”!

这篇奇文高声颂赞道:“不论如何,统一城乡养老保险制度都是一个值得中国历史记住的时刻。这是全人类最大规模的一次福利制度并轨,是中国对漫长农业历史和巨大人口规模的一次突围。”——这里的每一句话都值得再想一想。不错,以中国农民人口之众,这确实可称之为“全人类最大规模的一次福利制度并轨”;但不要故意忘记,在此之前,中国发生过“全人类最大规模的一次”对农民的彻底剥夺,也不要忘记,现在正在实行的“土地财政”是“全人类最大规模的一次”对农民的公然抢劫。更不要忘记,巨大的城乡差别,也是“全人类最大规模的一次”贱民运动所造成的。接下来的一句话说:这“是中国对漫长农业历史和巨大人口规模的一次突围。”——为什么要“突围“呢?这种绝境,不正是共产党凭藉暴力斩断了中国农业的自然进程而造成的吗?一个正常的国家,不会“分轨”,自然也无须“并轨”,不会被“包围”,自然也无须“突围”。

当今之中国,轨道不止两条,“社保”也分多级,这一次,似乎是把最低的两条轨道,也就是城市贫民和农民“合轨”了,公务员还是公务员,高官还是高官,何来“制度创新”?羊毛出在羊身上,抢走家产,施舍几个保命的小钱,值得这麽天真烂漫地大声欢呼吗?

这篇奇文的后半部分更是精彩迭出,叫人驳不胜驳。耐心读到底,就看出了作者的苦心:“在国家倾全力缩小社会差距的时候,呼吁社会保持清醒……接受一些不完美。而不是反过来……怨天尤人……”

本来,我并不打算对养老保险制度发言,但事关土地产权,而土地产权又直接影响生态环境,不得已说几句。我不想“怨天尤人”,而是想彻底终结这种使农民沦为贱民,毁灭生态环境的土地制度。

——–

习李新政的一次大突围

李克强总理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合并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建立全国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此项决定几乎涉及全体国民的利益,事关重大。这堪称甲午马年带给7亿中国农民的一份巨大惊喜。

城乡差别被普遍认为是中国最大的现实不公平,而养老金二元结构又是城乡差别中最大的差别,近年来饱受质疑。城乡统一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对缩小城乡差别很可能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它或被最终证明是中国社会发展史上一次里程碑式的突破。

中国轰轰烈烈的改革从农村破茧,盛开全国。但农村最终没有跑赢城市。中国东南发达地区的部分农村逐渐有了吸引力,但这类区域的总面积和总人口都在全国农村和农民中处于少数。三农问题仍是中国现代化的核心挑战。

促进农村的社会发展,实现社会公平的革命性进步,政府看来需要扮演关键性角色,只靠农村自身的力量远远不够。这次合并城乡养老保险制度,标志着政府下决心挑起这份担当。如果落实这一制度进展顺利,整个中国的社会面貌将在一定程度上被改写。

应当说,改革开放带来的财富积累,为这一革命性的变化做了相当多的铺垫。但这不意味着中国已经有了立刻消除城乡差别的充裕财力。养老制度统一是对城镇化的又一催化剂,它将使农民工转为市民更为方便,使这种人生转变更有可能一气呵成。它的任务不仅仅是直接缩小城乡差别,而且是为最终消灭城乡差别扫清道路。

尽管政府下了统一养老制度的决心,但完全实现它,政府不可能大包大揽地埋单。中国农村经济需要有新的突破性增长,农村剩余劳动力需要有更多更好的城市就业机会,农民个体致富的机会增多,社保的来源就会更丰富,农民获得与城市居民公平的养老条件才能成为可持续的社会福利。

昨天的这项决定清楚地表明,中国在朝着缩小社会差距的方向大踏步前进,中央政府已经确立这样的决心,社会也积累了一些这样做的资源。从政府到民间都希望这个步伐能快些,再快些,中国上下不存在做与不做这项改革的尖锐对立,中国现在是怎么做,如何做好的问题。

在国家倾全力缩小社会差距的时候,呼吁社会保持清醒、指出一些差距有其必然性的声音也需要存在,并被广泛听到。中国的最佳状态应当是尽最大努力,同时接受一些不完美。而不是反过来,所有人竞相表达完美理想,而再好的结果大家也看不上,整个舆论场怨天尤人。

中国处在民生建设最突飞猛进的时代,同时也是至少新中国成立以来舆论不满最多的时期。这两者需要实现更客观、符合实际的互动,激发中国不断前进的正能量,而不是滋生越来越多的社会情绪以及治理层面的负资产。

不论如何,统一城乡养老保险制度都是一个值得中国历史记住的时刻。这是全人类最大规模的一次福利制度并轨,是中国对漫长农业历史和巨大人口规模的一次突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