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开心”!习近平亲笔禁令仅“活”3天,反腐再遇阻

上月末,习近平一纸亲笔禁令,西湖会所纷纷政改,其中“西湖会”更名“开心茶馆”,以亲民价向百姓开放。然而此景不长,几天后的春节“西湖会”便以服务员人手不够为由,将普通消费者拒之门外,习总的亲笔令仅热了3天。

小众会所与全民西湖的矛盾,其实质是商业开发与公共资源共享之间的矛盾。学者称:小众会所抢占西湖景区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新生的割据,长此以往,西湖将变成市民或游客奢侈一把的地方,显然是与“全民西湖”的理念背道而驰。

“西湖会”,一个略带风雅和诗情画意的词。普通人很难想象到,这是一家高档会所的名字。而去过西湖景区曲院风荷公园观光的游客们,更难想象到,挂着“荷香酒溢”招牌的神秘亭台式建筑,正是“西湖会”所在之地。

会员制的形式、高消费的门槛,今年1月27日之前,“西湖会”一直是普通游客眼中的神秘“禁地”。

为响应杭州市纪委等部门整治“会所中的歪风”行动,“西湖会”率先于1月27日正式转型成为了“开心茶馆”。转型后,茶馆内龙井茶最低消费18元一杯,将“笑迎八方客”。

但是,春节期间,“西湖会”被曝转型“换汤不换药”——有市民想入内品尝龙井茶,遇到了工作人员的劝退,理由是服务员人手不够。

有评论认为,高档会所转型为平民茶馆,不应仅限于表面的变身,而要有真真实实的“内外兼修”。

“西湖会”转型后又遭诟病,是整治“会所中的歪风”行动的一段小插曲。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自1月中旬杭州市开展整治行动以来,不到一个星期,西湖景区内30家高档餐饮场所全部关停、转型。

这些高档餐饮场所是如何悄然兴起的?又是如何轰轰烈烈关停的?

30家会所遭关停

宋代诗人苏轼任杭州通判期间,留下一首名诗:“水光潋滟睛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近千年之后的今天,西湖依然如诗句中所描绘的这般,令人流连忘返。

2004年起,西湖周边陆续开起了一批高档餐饮场所,或隐藏于公园之中,或掩映在翠竹林边,或堂而皇之置身于文物保护单位之内。

这些场所,大部分挂着“××会所”的招牌,以会员制的形式,高消费的门槛,与普通民众划清界限,逐渐成为一处处神秘的“禁地”,有的甚至挂出“游人免进”的招牌,引发游客不满。

今年1月中旬,杭州城内一场关于整治“会所中的歪风”的行动悄然展开。

这场风暴的源头,是中央的一纸禁令。

2013年12月下旬,中央纪委、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发出《关于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严肃整治“会所中的歪风”的通知》。通知指出,一些地方将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变为私人会所现象屡见不鲜,其中存在违法设立经营、侵占群众利益、助长奢靡之风、滋生腐败行为等问题,群众反映强烈。

对此,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加强监督执纪,盯住党员领导干部,严肃查处出入私人会所吃喝玩乐等违规违纪行为,严格责任追究,及时通报曝光,形成威慑。”

西湖30多家高档餐饮场所一时间内全部关停,引起公众哗然。

从关停的会所名称“西湖会”、“吴山会馆”、“莲庄”、“听涛居”、“柳莺玖号”等来看,网友直呼“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些平日里隐藏在不起眼角落的私人禁地,如今赚足了眼球。

1月26日,法治周末记者前往杭州市西湖景区,对关停名单中的部分餐饮场所进行实地走访。

尽管此前报道称有关高档餐饮场所的标识路牌、指路牌等,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已组织人员进行拆除。但是,记者在北山街断桥残雪景点附近的旅游导览图上,还是轻松地找到了关停名单中“抱青别墅”、“菩提精舍”的位置。

骑着自行车沿湖而上,不消多久,记者又看到了一个导览图,其中1月18日关停的“静逸别墅”就位于葛岭路的小山坡上。

此时,静逸别墅门口两侧张贴着“暂停营业”的告示,大门紧闭。记者了解到,“静逸别墅”原为民国时期浙江省政府主席张静江的旧居,别墅依山而建,主体建筑为两栋相邻的欧式风格二层楼房,中间连以曲廊,是远眺西湖的最佳场所之一,于2005年3月16日公布为浙江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随手推了推别墅旁侧的小门,不想门开了,里面有一名60岁上下的男子,是留守在此的保安。他表示,接到上级通知的第二天这里就关门了。记者注意到,别墅大堂空荡荡地放置着一个迎宾台,里面光线昏暗,空无一人。因为保安的阻拦,记者无法进入内室细看。

同静逸别墅一样,“抱青别墅”、“菩提精舍”也大门紧闭,一派安静深沉景象。这两处建筑均建于民国时期,属于杭州市历史建筑。以前,这里是“抱青会馆”、“五洋菩提精舍会所”所在地。

相对于前面三处会所的绝佳临湖地段,阿里巴巴创始人、浙商风云人物马云等人创办的“江南会”,所处位置显得低调而奢华。

在三台山路一带,没有任何一处指示牌标注了“江南会”的具体位置。但是,记者从手机地图导航软件中,轻松找到“江南会”的坐标。

走入翠竹林掩映下的建筑群,不禁令人感慨,此处不愧被马云誉为“风水宝地”——7座小楼隐没林中,白墙黑瓦,檀木门窗,令人有一种误入桃源、时空错乱的感觉。

此处原为杭州旅游景点“先贤堂”所在地,供奉杭州历代先贤。之后,马云等8位浙商发起“江南会”,崇尚书道、茶道、琴道、花道和香道,为会员们量身定制精英级交流殿堂。为配合其高端的定位,“江南会”建筑群的设计师请的也是名人,设计风格似古似今,大堂内随处可见各种年代的古董器物,极为风雅。

记者获悉,早在杭州市纪委整治行动开始之前,“江南会”就已经主动关停。目前,没有任何消息透露其以后的发展方向。

兴起于十年前

一场整治行动,徐徐掀开不为公众所知的私人会所的神秘面纱。到底何为私人会所?这些会所何以神秘而低调?

法治周末记者在西湖景区实地调查期间,联系上了一位高档会所经营者徐枫(化名),他经营的一家高档餐厅已经在整治行动中关停。

在徐枫看来,目前行业内对于高档会所并没有一个严格的标准,常规的大众餐饮中,也有一些很高档的宴席。不过,他认为,马云等人创办的“江南会”,可谓是西湖景区内高档会所的一大代表。“会所应该具有最低消费限制、会员制、私密性、不能随意进入等特点。”

记者了解到,“江南会”被称为浙江第一会所,于2006年成立。

2007年12月,“江南会”试营业,阿里巴巴曾在此摆上市“满月酒”,百余位社会名流聚集于此。2008年,“江南会”大宴15天,每天40人,这次宴席被称之为“名流会”。

“江南会”成立之初,一度神秘而低调,实行严格的会员制,甚至设置了游客止步牌。

遭到投诉后,2008年,“江南会”逐步对外敞开大门。平日里,游客可以随意参观先贤堂风貌。晚上,“江南会”接受人均500元至3000元不等的订餐。同时,还配备了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般的房间设施和无微不至的服务。但是,偏高的消费水平令普通游客望而却步。

这其实并不是杭州市成立的第一家高档会所。作为一种另类的消费形式,景区会所发端于2004年。

有关资料显示,杭州某大厦成立的“商务会所”、某房地产集团投资的“花园餐厅”,属于会所的最初试水。

2007年至2008年,各类会所如雨后春笋般开始出现。

2009年,有媒体发现,位于断桥附近的原欧陆风情咖啡馆,原先为白领所青睐,后来变成了某投资公司会所;原西湖隧道附近的饭馆“采蝶轩”,变成了某律师会所;湖滨名品街“东线西湖最高楼”变成了某房地产公司私人会所,标注了“非邀请不得入内”;“菩提精舍”变成了“五洋菩提精舍会所”;“抱青别墅”成了吃鲍翅的“抱青会馆”……

工商部门注册登记资料显示,2004年至2009年5年之间,西湖景区范围内有各类会所近40家,集中在沿湖南山路、北山路、杨公堤及植物园等黄金地带的就有20多家。

业内人士介绍,这些会所可分为以下几类:房地产企业投资开发的会所、酒店企业投资开发的会所、家电企业投资开发的会所、个人投资开发的会所等。

以上统计,并不包括一些不对外营业、纯粹是企业或私人性质的会所。

调查过程中,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以往在西湖边开办高档餐饮场所,审批环节并不难。

根据《杭州市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条例》有关规定,在符合保护要求的前提下,可以对历史建筑进行合理利用。

条例指出,历史建筑的使用性质不得擅自改变。确需改变使用性质的,不得违反历史建筑保护图则和保护使用导则确定的保护要求,并报市、县(市)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会同同级文物主管部门批准。城乡规划、文物主管部门审批前应当征求同级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保护、国土资源等部门的意见。

另外,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在对高档餐饮项目进行审批时,要求经营者必须遵循两条原则:一是私人会所要对外开放;二是不能改变原先旅游景点的建筑风貌和结构。其余,则是一些排污方面的要求。

于是,大多数会所都是通过这样一个流程取得经营资质:注册一个餐饮公司,通过正常租赁获得场所,只要符合以上几个条件,就能顺利开办。

因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西湖边部分建筑的产权并不是公有性质,如此一来,开办高档餐饮场所则更为容易,只要取得产权所有者的同意就可以了。上述提到的律师会所,其场地产权属于某饭店,律师会所仅仅是租用场地即可,并没有太多限制。

徐枫向记者介绍,部分开办在公园之内的高档餐饮场所,是作为旅游配套项目引进的。“对物业来说,能够吸引一批高档的餐饮公司前来,他们也是欢迎的,一定程度上可以提升公园档次、提高收益。”

但是,既然高档餐饮开办的硬性条件规定了必须对外开放,为何到后来依然是“封闭性消费”?

记者获悉,高档餐饮场所利用其高消费的门槛,阻隔了普通大众前来消费。其中,“抱青别墅”由一家交通企业租下,最便宜的大厅消费一桌就要几千元。

会所转型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针对杭州市风景区、公园、名人故居、文化遗址等公共场所内开办的各类会所等高档餐饮场所,整治“会所中的歪风”行动将从今年1月中旬持续到3月中旬。

其中,2月是集中整治阶段,全市各地将对属于清理范围的每家会所,按照实际情况关停一批、转型一批、优化一批。

3月是落实长效阶段,杭州将修订完善全市公园景点管理办法,从源头上管理景区公园内各类历史建筑等公共资源的租赁行为;并建立常态化专项巡查机制,加强审批监管,杜绝违规行为,确保公共场所真正为市民共享。

在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宣传部工作人员陈志华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三类地方,绝对不允许高档消费场所存在:一类是公园景点内;另一类是名人故居、历史建筑内;第三类是文化遗址范围内。

1月26日下午,法治周末记者来到了西湖景区——曲院风荷公园内,公园中心位置的湖泊旁,正是“西湖会”所在地。

彼时,有十多名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对大堂进行重新布置。

记者走进这栋朱红色亭台式建筑,大堂内已经满满当当摆放好了休闲座椅,一名清洁工正在用吸尘器清理地毯。旁边的展示柜已经被清空。

大堂中心的舞台背景上,依然标注着“西湖会”三个字。转到后侧房间,两排柜子依然满满当当地摆放着青瓷器皿。记者从台签上了解到,这些都是龙泉青瓷。

在“西湖会”门口,记者遇到了被称为许总的负责人。但是,他拒绝向记者透露任何消息,只表示以后要做的就是“老百姓喜欢的东西”。

几天之后,“西湖会”传来消息——转型成为“开心茶馆”。但春节期间,又被诟病“换汤不换药”,以服务员人手不够的理由,劝退前来消费的游客。

“西湖会”是杭州大厦名下的私人会所。在“西湖会”官网上,记者获悉,其会员,由各个领域的佼佼者组成,以政府官员、国有企业的高管、民营企业家和自由职业者为主。

事实上,除了“西湖会”,西湖景区周边早已有高档餐饮场所开始试水转型为平民消费场所。

徐枫向记者透露,在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之后,高档餐饮行业普遍感到了危机感,已经有同行着手转型。“没有这次整治行动,高档餐饮业依据市场规律也会逐步调整以后的发展方向。”

2013年3月,西湖景区的“九里松首席会馆”转型成为了“之江九里松茶庄”,茶庄还在大众点评网上推出了团购双人港式茶点套餐,价格为198元。另外,2012年年底,北山路上的高档餐饮场所“大宅门”已停止营业,以后可能转型为茶道和茶文化经营。

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的陈志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次整治行动并不是让所有的高档餐饮场所关门,而是让经营者们在暂停营业期作出一个“业态调整”,改变以往“门难进、难消费”的状况。

至于“业态调整”的方向,管委会的两个指导意见是“增加社会公益性服务、面向大众服务”。目前,管委会并未出台有关具体细则。

徐枫表示,因目前很多细节并不明朗,如果经营者发生中止合同情况,产生的损失如何计算和赔偿等,这些都还没有操作细则。

徐枫指出,以往从事餐饮行业的经营者都喜欢挂上“会所”的招牌,显得高端一些。现如今,“会所”已经成为了一个敏感词。

记者从杭州市西湖区工商局了解到,今年1月21日,杭州市工商局注册处下发通知,要求对带有会所、会馆名称的企业进行清理,一律要求作出变更,即日起停止对带有会所、会馆字样的企业进行登记注册和审批。

还湖于民

徐枫认为,此次整治行动,让高档餐饮业作出业态调整,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还湖于民”的理念。

实地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十余年来,杭州市政府有关部门一直不遗余力地在为“还湖于民”作出努力。

2002年,杭州市委、市政府开始提出“还湖于民”理念,把“建设环湖绿地,实现还湖于民”列入为市民办的十件实事之一,排在首位。

同年起,西湖景区著名景点如柳浪闻莺、花港观鱼等都陆续实行免费开放。2003年4月,西湖沿湖所有绿地和景观全部免费向市民和游客开放。

之后,杭州投入数十亿元巨资进行综合改造和保护,迁走了大批占用环湖地带的单位和住户,拆除了阻隔游人视线的房屋与高墙,并推进“西湖西进”计划,基本达到了300年前西湖的面积。

改造完成后,西湖景区全天候对外开放。过去,对于西湖景区一些建筑物和旧居的保护上,都是依靠政府财政支持,心有余而力不足。后来,管委会采取招商洽谈以租用方式进行保护。

有关人士指出,这在一定程度上给开办高档餐饮场所提供了空间,导致了西湖公共资源“富贵化”。

2008年,随着西湖边的“会所风”越刮越猛,游客游览过程经常受阻,有关部门开始重视,“江南会”等顶级会所开始逐步对外开放,“门难进”现象得到一定程度缓解。

2009年,杭州市工商局西湖风景名胜区分局开始对辖区内高档餐饮场所进行规范整治。

该局局长诸葛振福近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2009年,景区分局就开始停止审批带有会所、会馆字样的企业。当时,并没有出台具体的部门文件,而是景区管委会有关领导的指导意见。

诸葛振福表示,针对2009年之前已经审批通过会所字样的企业,景区分局已于今年1月16日作出部署,要求对方作出变更登记。截至1月26日,辖区内8家登记名称带有会所字样的企业已经变更完毕。其中一家就是抱青会馆。

有评论观点认为,高档会所转型为平民消费场所,理应“内外兼修”,不能“换汤不换药”。

目前,杭州市有关部门正在面向全社会征集高档会所关停后转型的建议。

浙江大学旅游研究所副所长周永广发表言论称,小众会所与全民西湖的矛盾,其实质是商业开发与公共资源共享之间的矛盾。

“小众会所抢占西湖景区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新生的割据,长此以往,西湖将变成市民或游客奢侈一把的地方,显然是与‘全民西湖’的理念背道而驰。”周永广表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