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怪题

冉云飞按:今天本来想介绍慕容雪村兄的名文《做爱的经济学分析》,无奈没有找到准确的版本,因为歧出版本太多。政府要管住你我的“二巴”(嘴巴、鸡巴)人生,才会有了整互联网,又来打东莞性产业。言论自由(嘴巴)和性产业(嘴巴)应该怎么对待,世界上早已有完好的宪法和成例来应对,可是这个政府偏不信邪,要搞些违背人性的“中国特色”出来,那是因为管住你的“二巴”能实现他们的利益最大化。但人类的历史已然证明,“二巴”人生只能按西方早有的解决方式来解决,否则就会贻患无穷。

政府无厘头地打压人们的诸项自由,民众也配合他们的打压,虐待狂和受虐狂的古怪组合,成就了中国这么多怪现象。现将几年前谈“道德怪题”的一篇贴上来,让大家看看出卖良心与灵魂并靠谎言支撑自己的央视,夜袭东莞便是制造这等“中国怪题”的温床。

2014年2月10日于成都

据说中国人的智商是不坏的,挣钱堪与犹太人比肩,当留学生玩题可以独步西方,这些伟大的报道不时充斥着国内善于搞信息垄断和玩一面之辞的传媒,老子天下第一都不足以形容我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和发飙的爱国感情。吾国可歌可泣的事情固多,难以尽述,但至少有一项伟大的聪明被忽略了,即中国的聪明人出题的功夫好生了得,我只要说出这些题目,就够蛮夷之邦的高级知识分子喝一壶的,不是噎着就是醉坏,我敢跟你打赌,不会有第二条道路。

老婆和母亲同时落水,你救哪一个先?这题太次了,但就这小概率事件也可搞死你几个脑细胞;饿死与失节哪个更重要?我保准你会答错;舜尧会不会遍布神州?我敢肯定会把你搞晕;道德和金钱是不是敌人?如若是,请你来哥德巴赫乱想,如若不是,那么好,请你来开家道德银行。我猜你会夸奖我好有想像力,在下真是惭愧得紧,这是浙江工业大学的发明,不敢掠人之美。道德银行完全是对银行的“克隆”,有户名、帐号及存入、支出、结余等栏目,币种不叫人民而叫道德。道德币怎么挣呢,参加青年志愿者活动、社会公益活动和其它好人好事都可获得道德币;道德怎么存呢,献血一次可得2万道德币;道德币怎么扣呢,有相关违纪行为,要扣2至10万道德币。除此之外,我道德了还有什么好处呢,当然有,比如享受申请勤工助学岗位、参加学生会组织的各类培训优先考虑待遇、可申请各类知识竞赛和学术讲座门票、获赠一季度学科类的报纸杂志等。献血当然好办,有献血证,做假的成本好像比较高。我扫了次厕所,是否请个同学在旁边站着监督?扶老人过街是否弄个同学来证明?我在公共汽车上让了回座,是否请那位受惠老人写封感谢给学校?我直接捐助了一名失学儿童,写在日记上,你们承不承认?道德银行行长大笔一挥说,行,完全照存。我是个数学上的失败者,但我敢肯定几个回合下来,道德可能没了(互证好人好事实在其乐融融,不这样做简直没天理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银行倒是通胀得厉害,因为大钞很多嘛,献血得二万,扫次厕所怎么也得三千吧。我拿着这道德币还以为在过节清明节呢,因为赶明儿要赛冥币啦。

当然,有人会说我在搞诛心之论,反推归谬,其实这都是高看了我,我完全没准备拿出这把劲头对付此事。据浙江工业大学的领导说,此举是为了解决德育课与现实脱节的问题,真是用心良苦。诚然现在的德育课是假话大比赛,但道德货币化就一定不变成滑稽的造假表演大赛吗?反正我绞尽脑汁也阻挡不住它向假的方向挺进的步伐。当然幸好货币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全中国的道德表演都要到浙江工大去开展了。那么有人会问,德育课在搞比傻表演,道德银行在玩造假花招,究竟要怎样才能解决中国的道德问题?我不是巫师,不能给你念一咒就解决问题。简单点说,诚信要告制度来解决,道德要靠法治来保障。没有制度的所谓诚信都会变成表演,没有法治保障的道德都是道学家的元配。举个通例吧,你如果说美国人生下来就比中国人讲信,打死我也不承认,但你现在说他们大多比中国人讲诚信,我同意,因为他不诚信便要自绝于人民,而我呢,在一个没有法治保障、没有诚信、坑蒙拐骗盛行的社会,你叫我一个人诚信,你不是要让我自绝于人民吗?求求你,不要给我讲什么道德,我是蝼蚁我要活命。你可以说我不道德,但我告诉你,这是经学家在后面给我出点子,每个人都在选择个人利益最大化。自然这种人人坑蒙拐骗的结果,会造成整个社会财富的损失,但个人好像不应该为社会缺失负这么多责任,在一个没有信用的社会里,最不讲信用的还不是个人,在我看来,政府的信用才是我们生活的真正障碍。一个缺乏信用的政府,跟你讲以德治国,你会不会想起中国著名的文化遗产——贞节牌坊?

古人都说仓禀实而知礼节,吃饱了做点好事是应该的。西方人做好人好事做义工,到社区服务,大多是业余时间,在自己的经济能力及时间能够允许的范围内去做的,没有十大道德富翁的评选,更没有人号召你向某某同志学习。因为道德更多的时候是一种自律行为,不是百老汇上演的舞台剧,不要脱离了贞节牌坊,便一定要与货币拥抱。不要道德出了问题,就学胡万林乱下芒硝,多说点人话多做人事,少去弄那些不挨边的大事糊弄人,我认为你就离道德不远了。要是你觉得以上说法,都太麻烦的话,那么我主张将茅于轼先生《中国人的道德前景》,作为中国高校的德育教材,甚至可以当作中国公民道德建设纲要的读本,因为他比我说得利索多了。看了保准你就会知道凯撒的归恺撒,道德归道德,银行归银行,少搞点比傻表演,多弄点聪明有趣的事。

  2003年11月25日夜于成都反动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ish
    2014年2月13日18:06 | #1

    共匪向来是管天,管地,现在竟然要管你的鸡巴了,你还不诅咒共匪早日垮台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