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见闻续

河北东部某县
楔子—-这次回家时间比较短,就在家呆了4天,但是收获很大。感触很多。
在华北东部沿海一带,一到冬闲时节,每个村庄的东墙根儿都有一群人。他们或立或蹲,目光犀利,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过往的行人。这群人大约从早上9点开始陆陆续续的过来,中午回家吃饭,到下午2点左右,再转到南墙根儿,就如向日葵一样,立过热闹的春节,立过寒冷的冬天,立过一年又一年。在农村,这种群体是一个公众广播平台,任何村上的大事小情,家长里短都在这里传播。除了传播消息,其主要的聊天方式是抬杠,因为大家如果不抬杠,实在没啥说的。
我每次回家,都得找机会走到这个人群里立上个半天,和老少爷们交流一下。一般是以他们提问,我回答的方式进行。比如今年这次,走进这个人群,和大家打了招呼,首先是张二爷,直接就上来问:你一年能赚50万不?我说不能。他说,你这就不如我儿子了,我儿子在中国医药集团,卖药,现在在英国,去年卖了1亿5千万的药,赚了50多万。我说我是早就听说医药销售赚钱,但是没想到这么赚钱,然后表示非常羡慕。张二爷听完我说,没有表态,继续刚才的表情,直钩的看着前面,偶尔还用那个大手闷子擦擦眼睛(张二爷是个瞎冒眼儿,总往外流东西。我发现农村的瞎冒眼儿很多,可能是不讲卫生的原因)。然后杨二叔接过话头儿问,你一个月能赚2万不?我说不能。他非常惊讶的说,你念了这么多年书,还不如小沈阳?我知道这人是在拿我开玩笑,在这儿,消遣别人也是聊天的一种方式。我叹了口气说,人和人不能比,二叔你看,你是农民,赵本山也是农民,你就不如赵本山。你要是比赵本山牛逼,小侄我也就跟着牛逼了,肯定比小沈阳还牛逼。不光我赚得跟不上小沈阳,习近平的工资也没小沈阳多。而且,由于国家大力整治腐败,我和习近平今年的奖金都急剧缩水,大不如前了。因为我们都是在国家的企事业单位,小沈阳是私企,人家可以随便发。不知道为啥,我说完这话,杨二叔好像有点不高兴,端着胳膊,甩着右腿,吧唧吧唧的走了(杨二叔脑血栓,走路甩右腿)。众人嘿嘿的笑,王老二好像觉得不过瘾,说:“老杨,别走呀,说到关键地方咋还走了。”然后井二大大开始说了,他家一亲戚,是一医学博士,专门讲课,发了大财,讲一天能赚三四百,承包了一个医院,有十万多人。我问医院在哪?他说在石家庄。。。。我靠,我才发现这几个都是老二。
我回家主要的时间是和我儿时的小伙伴们玩。他们有好几个都在打工。一年难得有这几天闲工夫。因为我家就在渤海边上,这十几年一直在建港口,所以他们打工都不用去外地,每天都是骑摩托,据说工地上有近一半的年轻人是开着轿车去的。
和我最要好的哥们叫小刚,他在港口的工地做钢筋工,一天能赚个一百七八,一年能赚5万那样。他说他的理想是干足二十年,赚足一百万,要是能有一百万,就啥也不怕了。我觉得在农村要是有一百万,好像真能财务自由。我问他还种地不?他说种地就一天就能把家里的十来亩地全搞定,而且,现在连种地也承包出去了,种一亩地大约30块钱。省事。小刚准备这两年买个车,因为村里年轻人基本都买车了,小刚邻居买了个4万多的轿车。他准备买个价位5万的。
前两年就听人们传说我们那儿可能要“平改”,就是把土地集体承包出去,大家全去住楼。我问小刚是啥态度。他说他希望这样,能住楼房了。而且现在从地里根本就下不来多少钱,主要是打工赚钱。但是村里很多老人不喜欢住楼。现在庄稼活以60岁以上的老人为主,家里的年轻人都以打工为主,很多都在城里买了楼,基本不懂咋种地了,要是这帮老人退出了历史舞台,城市化几乎是必然的。
晚上的主要娱乐活动是打牌看电视,那天我去小刚家打牌了,说说当时牌桌儿的格局:我,小刚,小刚媳妇,小刚妈(65岁一老太太),大光两口子(都在50岁上下),小刚大姨姐的女儿(11岁)。玩一副牌的抓红A,我们玩的很欢乐,但是玩到半夜,我就感冒了,小刚家太冷。其实我每次回家都感冒,现在已经不太适应农村的冬天了,以后打算夏天回家,冬天不回家。第二天小刚找我玩,我问他有相好的不?他说没有,整天一群大老爷们打工,连个女的都看不到,就是有接触的机会也不行,庄前村后大家都认识,整天互相监督。我说城市和农村就是不一样,在城市,楼上楼下都不认识,城市越大,人口约多,对人的隐私保护的越好。然后小刚给我看了一个他手机里的视频,是我们前村一哥们偷情时自拍的。他无聊的时候就偷着看看,我说这个没啥意思。
我在家的这些天串了几个亲戚。回来的前一天晚上去了我本家四叔家,聊了起来,家长里短,飞短流长,婆媳关系,一地鸡毛,这都不用说。聊到了我另一本家的二大大,我二大大和我二大妈总吵架,我四婶是主要调解员。我这个二大妈脾气不好,歇斯底里,而且脑子还有点进水。伊说她已经完全摸透了我二大妈的秉性,是个顺毛驴,知道咋劝架,比如上次他俩又吵起来了,四婶先是顺着二大妈说:二嫂子,你看你多辛苦,整天不顾天不顾地的为了家里忙活,为他们老X家生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孩子们又都成家了。我二哥能摊上你啊,这是他积了八辈子福了,全庄里有几个能比得了你的?上次那个xxx和你闹矛盾,我看也全怪xxx,她可不是个人了,其实全庄人都知道你这人人品最好,耿直,都敬着你,balabala….然后我四婶话锋一转,继续说,二嫂子呀,其实我二哥人也很好,你是不知道呀,你这个四弟,脾气可大了,又馋又懒,不会过日子,比我二哥连半个犄角都不如,其实二嫂子你的命比我的好呀,你现在就应该好好享清福,别的啥也不用想。。。。。我没头没脑的问了句四婶你读过红楼梦没,我四婶问红楼梦是神马?我立刻觉得我是一猪头。

苏北(或者说苏中)某百强县级市

新农村建设:拆宅基地住宅,统一建设新的集中居住点,讨价还价于老房子折多少钱,给几套新房指标。新建住宅为两间三层的联排(一套几十万),点缀一些多层板楼(主要用于安置没钱购置联排的村民),都是砖混楼,建筑质量比较差。我家的房子15年前盖的造价20多万,现在估价太低,且联排指标给的少,尚未谈拢。宅基地拆完要平整成大片农田,但现在很多拆不动,政府也不敢逼太紧,所以很多农田现在是垃圾场。大部分村民愿意拆的,像我家原来房子质量好宅基地大的人家,不愿拆。目前我家的村子已拆80%。

农村的人口:平时完全没有年轻人。我们那里比较重视教育,有条件的都会尽力把小孩弄到县城上学,如果中青年在镇以下混,除非是公务员或者较好的工厂,否则肯定会被认为是没出息。乡镇一级的工业基本上衰败,除非靠近县城的工业园区。乡镇中学的高中只保留了3-4家,其余都在县城。

村里的汽车:平均三家门口有两辆,都是城里开回来的,牌子参差不齐,从凌志奔驰到五菱都有。

县城餐饮:我们那里比较重视吃,美食较多,但受八项规定影响,有所衰退,但还可以。

县城房地产:去年去了一家前几名的房企,盖了一个盘,高层,普遍嫌户型的房间小,不适应,但小区做的不错,卖的很好,精装7000元/平。一般的新盘5000-6000,别墅洋房项目较多。现在农村的到城里买二手房,城里卖二手房买新房,或者拆迁得钱买新房,也有学区房概念,价格稍贵,租金略高。城市建设新城区雏形初现,但商业中心还在老城区。新盖一个四星或五星级酒店,过年聚会打牌流行去酒店定个房,过年期间一房难求。从我一个屌丝角度来看牌打的比较大,一晚输赢上万,我吃红还还几百。

县域经济:制药应该还可以,有几个工业园区,从过年鞭炮来看,工人实惠不如往年。大部分厂能正常运转。

小结:县域支柱产业往往单一,如果是外向型的更加起伏,产业好些还能吸引一些年轻人留下来,不行的话都往大城市跑;县域领导的思路还是拉项目上投资,基本上没有中期规划更不要说长期;各种关系盘根错节,这个局长和那个镇长联姻、子女认干亲,科级干部至少身价数千万,一个学校校长一年收礼都能过百,普通老百姓虽然生活水平也在提高,但哪有人家快;外地人比例越来越高,以前多是安徽的,现在东北的四川的也很多。

基本上是一些片段,没整理。

山东某县

家乡这几年变化巨大,特别是08年后,基本上算是天翻地覆吧,新建了开发区,搞了不少企业,大力搞房地产,村里基本拆完了,农村到处盖新楼,一般是大社区性质的,周边几个村在靠城的村附近盖小产权房.现在小产权价格已经到了3000每平米左右,要求全款。有房产证的也接近3800,可以贷款,比市区只便宜1000块钱
基层反腐搞得比较厉害,听说公务员工资都降了不少,查的也比较严,很多饭店干不下去,纷纷倒闭,好像都意见比较大,习总书记搞的很深入,希望坚持下去吧

周边亲戚朋友家家都买新房了,现在过年都不讨论房子的事情了,家家全款买的,听说北京住的比较差,都纷纷同情北漂。。。

好多农地都开始卖了,卖了盖楼,5万5一亩,有邻村的卖了地,拿到好几十万,然后挥霍,现在也没工作也没土地。大家都纷纷说,应该按照每年给多少麦子来算补助,但仍然是一次性的发钱。大家靠卖地也纷纷有钱了,村里拆房子一般是把宅基地抵房子,一般是补几万块钱就可以上楼了。

工作方面,大部分在县城工作,收入从2000-6000不等,都是固定工作。45岁以上干建筑散工的,每天收入300左右,但年轻人没人干了20多岁的都干不了重体力活,现在40以下的年轻人基本没人种地,也不会种地。预计5-10年后,土地将只能规划化经营了。去外地打工的年收入都6-20万左右吧,出国的很多,出国的一般7-10万一年。

现在周边7-8个村的小孩子才能凑一个班,小学生数量骤减,很多都去县城或外地上学去了。

农村现在每年交300块钱,65岁以后每年领1100还是多少,没记住。村里给老人发养老金。大概每月能有100多块钱吧。

买车的也很多,估计2-3年后,大部分家都会有车。市政修的很好,堪比大城市,舍得砸钱。

省内连锁大商场超市也进驻了,精神文化比较贫瘠,不过县城的两个电影院很火爆,团购网也进驻了。空气还算好,大片的绿地和树林,重工业工厂远离市区。

但整体还是跟不上大城市的节奏,上淘宝的人不算多,大家都不大热衷于网购。暂时想不起啥来了。。。

四川北部山区

老家四川北部山区农村,10多年前搬到镇上。此次回家呆了10多天,去了市、县、几个镇、几个村子。所见所闻都是自己接触到的例子,本人是学工科的,学识有限,欢迎各方解读。

交通

市县都通了高速,从成都回去确实方便了太多,以前要花一整天时间,现在基本上在4个小时左右;乡镇之间的道路都是水泥路,路面普遍较好;绝大部分村子都通了水泥硬化道路,路面不错,但普遍较窄,会车需要非常慢的错开;村村通开出了很多支线到户,也基本上都是水泥路面,不少农村家庭都到户了。如图所示,左边是村道,右边弯路是一条入户(多户)道路。

老家镇上买车的非常多,大街小巷停满了车,面包和国标比例很大,但是奥迪之类的好车也有,村里买车的也很多,面包占主流,下图是我家老邻居的房子和他家的种地车及入户道路。

1

2

这张图片是我村大款和他哥的座驾,到他家的户户通还没有修好,车停在我堂兄未完工的房子边上了。橙色屌丝车是另外一邻居家的 。

3

下图是去我老丈人家村子的村路,该路已硬化到我站立的位置,余下部分是这次我看到的唯一未硬化的村道,我们车开不下去,只能徒步去给他老人家烧纸了。

4

这家的车库还不错哈。土坯房是川北农村以前的典型民居,正在逐步消失。

5

新农村建设

老家现在搞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每个乡镇都有部分村子在试点搞。我老家所在村还没有搞,但80%以上的家庭都在镇上购房或者新修了楼房,老式土坯房还在使用的已经不多,正随着风雨消失,所以农村破败和兴旺同时出现。下图可见新修的住房和老式土坯房。

6

下图是离镇子5公里远的一处新农村。开有一些农家乐,在这个胜利公社里吃了一顿饭,结果搞拉肚子了。据我了解,这些房子是统一规划,道路绿地政府出钱,房子自己出钱,政府补助2万。

7

下图是镇子周边的农村,住土坯房的家庭已经很少,大部分都自己修盖了楼房。

8

农村人口进城进镇及土地问题

以我老家为例,以前人口大约800人左右,现在村里生活的不足100人,且大多为老人儿童,连中青年妇女都少见,春节前后例外。土地撂荒严重,老人们耕种一些条件较好的田地,产点粮食自己吃。生态环境恢复得相当不错,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植被。

9

政府也正在想办法把土地和柴山从农民手里收回去。60岁以上的农村户口补交3.8万即可领取养老金,每月大月400元左右,前提是土地柴山上交回国家,不到六十岁的也可以买断农村的土地和柴山。

城镇化

10

好像地方政府并没有主动强迫农民进城进镇,基本上是农民自发进城进镇。我家所在小镇90年代中期人口不足5K,只有两三条街道,现在最长的一条道路有3.5公里,人口至少3、4万左右,下图是小镇的一部分。小镇基本上没有规划,房子修得乱七八糟,下雨天泥泞不堪。塑胶跑道部分是镇中学,我念书的时候是相当烂的一个学校,高考基本上是光头,偶然能蒙上一个。现在是全镇规划最好的部分,整个学校跟我念书时完全变样,只有一个池塘我还认识,现在每年能考上不少二本以上大学生。由学校可见,政府确实比以前更重视教育。前几年,镇上原先有房的人纷纷拆掉旧宅,修成小高层,然后自住小部分,余下的卖给进镇的农村人,没有产权,销售非常火爆,房价一直走高,一些人发了点小财。近两年,一些当地小开发商开始像大城市一样修建花园小区、电梯公寓等,这些小区有房产证,有钱的农民纷纷赚买这种小区房,现在前一种民房基本上卖不动了。据我当副镇长的堂兄讲,小镇上这样卖不出去的房子至少有3K套。

11
镇中学的教学楼

当地经济

纯农业,有一些小作坊式加工业及建筑业等,民工经济发达,我家县总人口60万左右,在外务工人员估计在20-25万左右。我大哥开一个小工厂,目前遭遇高利贷困境:银行不好贷款,只有借高利贷,我大哥本身有些臭毛病,比如大手大脚、赌等,现在因为一起意外事件导致运转失灵,不知道能不能挺得过去。我二哥在镇上开一家餐厅,在镇上颇有名气,受禁吃禁喝影响,生意大打折扣,春节前后及暑假是他生意的重要时段,以前春节前后营业额在35-40万之间,今年只搞了22、3万,有些小郁闷,但是他餐厅门面是自己的,所以不论怎样,能够坚持下去。我老婆一个姐家也在市区开了一家餐厅,春节前房东猛涨房租,他们觉得如同鸡肋,已经关张,目前正在想下一步营生。建筑业依旧很红火,镇上到处都是工地。各种茶楼很多,小超市很多,童装品牌店、孕婴专卖店、影楼、广告制作店等也开了不少。

务工收入

我只讲我了解的一些,因为是堂兄,所以能够直接张嘴问,其他人不好意思问,所以不具有普遍性。一个堂兄在青岛支木,11个月挣了8万,他儿子挣了6万,另一个儿子在工地上摔伤,没有干活,工方支付了医药费用,修养了半年多,恢复得不错,但是没有挣到钱,前面停大奔的房子就是他家正在修的,据他说房子已经花了20万左右;另外一个堂兄也是支木,一个人一年挣了14万,在镇上购房;还有一个堂兄在内蒙乌海一个国营煤矿当个小班头,底薪7.5K,奖金另算,他说一年20万问题不大,已在内蒙安家;还有一个堂兄跟人合伙在镇上开了一个制碳小工厂,年入10万左右,有小面包一辆,在镇上购房。另外我二哥餐厅服务员工资1.5K,管吃不管住,有一点奖金,厨师6K。我大哥厂子里工人底薪1.2K,计件拿奖金,普遍能挣2-3K,管一顿饭不管住,必须买工伤医疗险;技术管理的底薪2.5-3.5K,另按月销售提成,普遍能拿3.5-5K。

腐败与反腐败

当地没有工业,就业主要是建筑行业及一些服务业,还有就是学校、医院、政府等单位。进后面一类,基本上是拿钱开路,据我以前的了解,大学毕业要到镇中当老师大约是5-8万,当年级主任之类得另外掏钱;大学、卫校毕业去医院,价格是3-5万,进政府明面是考试,但是猫腻不少。以前本镇从未听说谁腐败被拿下的,去年已经拿下一个建管所所长,一个村书记,前者据说数额在1KW以上,后者家里搜出现金120万。镇中校长和医院院长各吐出百万左右的现金后安全退居二线。我一个堂兄是副镇长负责全镇的国土规划管理,在去年他的工作搭档建管所所长出事之后一直很惊恐,我二哥跟我私下透露,我这位堂兄有点危险,现在就看能不能找人保他。

环境污染

回家另一个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小镇的环境污染非常严重,甚至比大城市都严重,一是生活污水直接排放,镇上的小河流的全是黑浆奖,散发恶臭;二是生活垃圾随意焚烧,以前镇上有一个垃圾处理点,但是现在垃圾处理点周围的村民不干了,封路不让垃圾车去了,就直接在垃圾车里焚烧,垃圾车的密度很大,有时候镇上全笼罩在垃圾焚烧的烟雾和气味中,离开镇子,空气立马变得非常清新。另外一个污染就是农村的生活垃圾没有办法专门处理,只能随意堆放,农村到处可见垃圾小山。
医疗
过年由于意外我脚受了伤,然后我父亲又生病打点滴,所以跑了好几趟医院,整个镇子片区人口大约7、8万,只有镇上一个像点样的医院,5层小楼吧,反正我看见走廊都住满了病人,医疗资源应该是比较短缺,设施也比较陈旧,厕所等明显年久失修。但是医生护士等的态度还是相当不错的。农村住院好像可以报销70%。

东北,农村

1、过年回家,路过h市,省会,去看望二姨。二姨家有一个表弟和三个表妹(全部已婚)除了一个表妹夫妇是农村小学教师外,都是生意人。
1.1 首先说二姨家,二姨家是15年前搬来哈尔滨,一开始是买书,买无版权的大部头,比如什么四库全书之类的,卖给政府或者事业或过期的领导们,回扣20%,他自己的毛利50%,挣了第一桶金。后来竞争多了,开始做别的,开过烧烤店,后来地痞和派出所的收钱收的太狠,改行地下商场麦服装,挣了些钱,但是taobao活了就不大好卖,主要价格上不去,现在卖牛羊肉。一年大概能盈利15w左右。
1.2 表弟和两个表妹买猪肉,就是在菜市场租摊位,能挣多少,让我吃惊。表弟做的最差,一年也能有25w,主要利润来自冬季,几乎全年利润来于此时。
1.3 表妹夫妇都是小学老师,农村小学,但他们在市区买房。月工资居然有3-3.5k,老师这么高工资吗?他们没有必要说谎啊。而且他们讲,因为学校的安排,他们不能讲太多,所以呢,就补课,相当于双倍工资。
2、在二姨家住了一晚,会农村老家。父母一般冬季不在老家,去市区,夏季在老家,因为有土地,也因为习惯了农村生活。
2.1农村的感觉就是没落了,没落的原因就是人口少了,不是因为财富少了。明显的是孩子有多半都去市区上学,农村的学校都归并到一起,还是小班,只有15-20人一个班级。人少了,感觉过年就没有意思了。但人少的好处是土地可以进一步集中,外出打工的有一部分人土地会卖给留下的,这样留下的人种地会多点,大概一户可以种20-30亩左右,因为是平原,因为全过程都有农机,只需要人去操心以及整理收到家的粮食。我父亲讲,及时他快60了,如果能买到地(500元/亩/年,但不好买,买的人多)他可以种500亩都没有问题,的确,我们那里已经完全机械化了,收到家如果不想折腾可以收获即刻卖掉。所以土地绑住了多少人?
2.2 家里那边超生严重,超生说是罚款,大概是5k,但是没人交。我回去时我妈讲了个joke,A为了要孙子,生了3个,乡里要罚款,被他骂走,“老子当年超生你们罚,现在儿子超生你们还来,罚我们几辈子?”,乡里没有办法,因为不交公粮,补贴什么的直接到他的账户,呵呵,所以他们不怕。基本生有儿子的家庭就不再生,但是没有的几乎都生到有为止或升到4-5个就算了。就看是否执着了。
2.3 我们那边生了男孩就不再生有个重要原因就是结婚费用高,一般需要男方拿出20-30万,钱主要用来在县里或市区买楼,因为农村喜欢攀比,所以婚后无论种地还是打工都买楼。一个儿子还能负担起,两个就不行了。大家都说如果土地不在变动只是继承的话,那么比计划生育好用,一个孩子就一人全继承,两个就对劈,农民们对土地很精明,娶嫁都会找独生子女的,可惜我党不敢固定土地,怕失地农民从隐性失业变成真的失业。
2.4 农村高利贷横行。高利贷月息10-30%,主要是借给赌徒,不指望收回只想着以此获得赌徒的房子和地。有对农民的贷款,利率大概有8-9%,那些穷困农民非常喜欢。先说说穷苦怎么来的,因为那边土地较多,稍微勤快的基本不会贫困,除非遇到大的家庭灾难,甚至疾病都不会让人贫困,大病基本放弃治疗的。导致贫困的主因是赌博,一般每年都有1-2户因此破产,所谓破产就是人一夜间就跑了,房子地都不要了,然后大家知道他欠了几十万的钱。有些没有欠那么多,不用跑,但是家境几乎就毁了,种地就从银行贷款,有的贷了款想去赌场捞本,基本上就是跑路的前奏了。
2.5 农村的青年是没有土地的,因为他们出生就不分地。现在种地也不用人工,因此他们几乎全部是外面打工。有好有坏吧,有的迷恋上电脑网游因此沉沦,有的女孩和人跑了,有的就挣个辛苦钱就算是好的,其实挣钱很不易的,网上经常说什么缺乏劳动力什么的,你一个月给人家2k左右,人家去了吃住能攒下几个?有个据说是中介的家伙吹牛说5k找不到人(无需技术),哎,我帮我老乡找过工作,58同城上超过3k的我带他面试,每个都是骗子,什么培训费啊保险费啊办卡费啊,就是为了骗200块钱。
2.6 新农村。这个话题比较热,我们那里也在搞,有个村子一般的居民上楼了,所谓上楼就是房子卖给NB公司,土地卖给NB公司。这个NB公司呢就是所谓的典型新农村好公司,实际呢就是非常有关系能拿到政府的钱,政府的人来检查他们能骗过去或者政府的人喜欢被他们骗过去。NB公司搞了大棚,雇佣上楼的农民,现在还不错,但是瓶颈也就如此了,新上楼的农民没有办法再安排工作了,因为经营性的东西不像是小农经济,土地集中了就根本无需那么多人了,隐性失业就变成真的失业了。劳动力无法就业是这个NB公司无法扩大上楼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扩大了政府也还支持这么多,因此就这样就好了。NB公司在田边改了一排板房,说是水泵房,实现水浇地,实际上里面是空的,呵呵。当地农民买的车辆都挂靠NB公司,获得国家新农村补助后一人一半,呵呵。未来什么样子的,当地农民不知道,我也想不到,走一半算一步,但这么多的人口,怎么弄国家都麻烦,呵呵。
2.7 农村的治安越来越差了,主要表现在偷盗,都是本村人干的,因为有些很穷了,就投,偷鸡鸭鹅狗,偷猪牛羊,偷粮食。但目前没有抢劫的,主要是都是一个村,抢劫了就看到人了,就知道谁了。
2.8 说道农村就避不开上访。为啥上访呢,我以前以为有事就起诉啊?事实是法院根本不接诉状,尤其是涉及土地的投诉,据说法院的规定。于是被乡镇的强人们(主要是官员,黑社会的占了农民不敢说啥)占了土地后,他们只能靠上访。
2.9 政策透明度。在这里,上有对策下有政策非常简单,因为老百姓根本不知道上面有什么政策啊,乡镇的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比如什么补助的比例,医保的比例什么的,就是上面给多少是多少。估计上面的政府也喜欢这样,否则直接把这些关于农民的规定放在网上公开,大家一目了然不是挺好吗,何必留下空子给乡镇的钻。
2.10 乡镇干部工资很低,比我当老师的表妹差不多。主要搞灰色收入和搞土地。搞土地一方面是把农民土地抽回然后私分,另一方面把各个村庄集体土地分点。灰色收入种类繁多,主要靠基建,卖地,承包集体土地给个人,办婚宴寿宴等。初中同学的舅舅是镇长,一次酒宴收入20多w。
2.11 选举。对于一直在外的我政治选举还是蛮陌生,农村比我们民主。强人(黑社会或有亲戚是官员)在选举上是天然的候选人,别人谁敢参选那就是自找麻烦。选举开始后农民会获得一些好处,比如多年未修的路被撒上些石头子,比如每家发1-2百,没办法,小地方穷,新闻里面发黄金那是不用想了。闹哄哄的,选完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反正大家也无需和他们打交道,他们也不和农民有关系,选上的就琢磨如何捞钱挣回成本加预期盈利,于是小手就伸向村里面的未承保给农民的土地和林地。

累了,就写这些吧,呵呵。

湖南某五线贫困县的一些现状
我的老家,基于一些见闻。湖南某国家级贫困县,大部分是山区,没有工业,有矿产资源。人口大概30多万(估计)。

1,最近两年,房地产大规模开发。政府将原有县城抛弃,在原有县城旁边建设新县城。建设豪华办公楼,将原有的大部分政府机关搬迁到新办公楼。政府大楼门前是巨宽的广场,基本气势上向天安门广场看齐。
2,随之配套的是大量的家属住房,每个单位都在集资建房,基本都是140-200平的大户型,还带车库,给政府机关单位的职工(包括我家,可以住房贷款,首付十来万)。直接结果就是,在政府单位工作的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两套或两套以上的住房,一套在旧县城,一套在新县城 (新旧县城挨着)。个人认为,基于目前的城镇人口,住房明显过剩。目前房价大概是两千多,一般两居的租房价格大概是5,6百。
3,公务员的工资大概是2k-3k,但腐败比较严重。社会阶级基本就三种人:公务员,做生意的(主要是矿产),和农民。公务员比较强势,是消费的主要群体。一般消费不高,但烟酒的消费档次很高,一般都抽芙蓉王。
4,农民年轻人大部分都前往广东打工,留下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小孩。
5,赌博比较严重,包括麻将,地下六合彩 (我一个亲戚六合彩输了数十万)。
6,新县城的建设损害了农民的利益;所需的大量资金存在较大的隐患。由于拆迁,出现了有农民跑到大城市威胁幼儿园杀小孩以表达诉求的事件;政府与房地产商的勾结导致腐败严重。
7,车子开始增多,甚至开始出现堵车。前两年开始设置红绿灯。政府前段时间给每个单位团购了刚好18万的迈腾 (刚好卡着公务用车的标准,话说我也想买这么便宜的迈腾。。。)。由于目前的反腐的高压势态,政府开始有所收敛,在过年的时候将所有公务车钥匙封存,往年的公车私用受到了一定的遏制。
8,政府在过年的时候还举办了很高大上的春晚,据说场面很震撼。
9,由于没什么工业,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但实际影响有限。目前有两条高速公路开通,可能会对经济有所提升,但明显不能有质的改变。

总而言之,这是中国的小县城的一个缩影,政府通过开发房地产来获得政绩,农民的生活正在被改变。由于土地财政不是万能,这种畸形的经济模式很难持续。

胶东半岛某市

胶东半岛就三个市,除了青岛,就剩两市,哈哈。其实跟明说了一样^.^支持下版大的工作。

海边的人对过年很看重,说更看重谷雨,有些言过其实。还是过年更隆重些。往年进小年就鞭炮声不绝,今年一直到年三十都不怎么兴旺。肯定不是中央所说的人民素质提高了,猜测有两个原因:一是经济不景气,鞭炮较贵,买的人就少;二是往年有人能弄到不花钱的鞭炮,是否今年形势较严,不大容易了?

说起形势,回家和人吃了个饭,有两位体制内的小干部在座。其中一位,上次见开的是帕萨特,这次开了个迷你的雪佛莱。另一位的座驾情形也差不多。两部车的通用特点是脏兮兮的。席间听说一个故事:某区局的小干部驾车去打高尔夫,走在路上发觉后面有人跟踪,赶紧找就近的出口下高速,冲进村里“检查工作”,搞得村委书记莫名其妙。大家一致认为纪委工作趋严。在座几位体制内年前下班最早的是年三十中午,其余都上满了全天,说是纪委早上还去检查过考勤情况。

假期临结束正好国务院发布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统一的政策。《齐鲁晚报》说了下本省的情况。山东城乡居民养老、大病保险均走在中央前面。其中,全省大病保险政策是2013年7月30日发布实施,养老保险政策是2013年12月30日发布实施。作为省内试点,我们那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政策已实施了几年,最低月领60元。基本是地方财政出钱。山东是东部沿海地区,按此次的新政策,中央补的也少。

说起财政,作为胶东半岛的两个地级市,经济较发达,GDP排名不差,财政上交的不少,至今无动车、无高铁——不说出省的,省内的也没有。不清楚原因。据说,2015或2016年先会修城际将胶东半岛三个城市联起来。等着吧!等着人家拨米粒儿吧。

大基建项目上,说是烟台到大连的海底隧道要开了——这是《中国日报》昨天的消息。我不解的是,海底隧道与渤海轮渡(汽车、火车)都在开工,这么建设不重复吗?渤海轮渡最近又获了四千多万的财政补贴。此外,听说全国最大的核电站要开工了。当然在海边的某镇。联想到之前的部分事件,我们那里人真老实。让征地就征地,让建核电站就建核电站,什么污染、安全等,只是自己担忧。

听其他媒体说,烟台港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全国第一大化肥出口港。没见有人宣传,当地媒体基本没反应,也没见谁给规划规划未来发展。

房地产么,市里往郊区的路上,满是设计的高大上的居民住宅。除了居民住宅及不远处的海外,几乎什么也没有。没见过有人从这些楼里出来。据家人说,这里的房子也不下七千。离市里开车也得二十分钟,前提是不堵车。商场、超市、医院、学校什么都没有,公交车都少见,实在不懂谁会在这儿买房子。

郭省长的金融政策不晓得,没听说,也没听见谁说起过。倒是本地去年发生了一起非法集资案,涉案金额近五亿,其中就有我朋友的五十万。主犯跑了,目前还没抓回来。

节前私家车限号,比前几年的限制天数增加了。

再就是吃喝都好,乐不思京。踏进北京的第一脚——怎么一股新烧出来的煤灰味儿?

山东某百强县

这是一个地处渤海湾的一个县级市,好多年来一直是百强县,在山东也算富裕县。农业尤其发达,虽然不如工业产值,但农业赚的钱大部分进入了农民腰包。一个蔬菜大棚造价约15万~20万,一般情况下一年最多不到两年就可以收回成本,而葡萄棚的收入就低一点,当然投入的劳动力也少。一个大棚一般情况下夫妻两人打理就够了。有些人手下好几个大棚,这就需要雇人了,劳务市场上五六十的妇女一天一百元,工作时间约七八小时。
企业也很多,有个钢铁厂,里面的最普通的工人月工资至少3000,4000多的也不少。我那个小学毕业的同学,在校期间从来没考过倒数第二名,现在也拿肆仟多的工资。在我们那里,一般情况下最低工资就得三千,少于这个数的很少,例如在工厂看大门的老大爷。拿京沪的最低工资,到我们那里是几乎雇不到人的。所以社会基层人民生活很富足,村里的汽车也很多,满大街都是车,当然超过10万的车是少数,奇瑞、小面的占很大比例。
化工厂很多,不过都聚集在化工区,听说污染非常严重。
人民富了,生活水平也高了,对家庭装修标准也越来越高。有个朋友做装修,说一般家庭装修的工钱在5000元,平均每天可以赚300元,每年可以做200多天。由于装修黑幕重重,一般人认为装修工人一天可以赚500元。

以上只是道听途说,样本不大。

湖北某县

前几天发现大家都在谈论回乡见闻,我也大概谈谈今年的感触,鄙人走马观花,数据恐有不准,勿见怪。

1、衣食住行
衣:本地人穿衣服还是很讲究,以快销品牌为主,高低端都全,而且年轻新生代对淘宝的使用率大大增加,很多网购客出现,一个年轻人往往成为家里其他中老年人的购物渠道。

食:食品价格分化严重,腊月28街头卖青菜的2块钱一把(约1斤),但是牛肉卖到了401斤(还注水),而那天北京青菜平均都得5块一斤起,牛肉最好的腱子肉25.8一斤。其他小吃价格略微上涨,小面7元了。水果基本都是全国价,最爱吃的小橘子8元一斤。

住:房子据说有5000的盘子了?但是中位价大概3000多,比起北京不算贵,但是也有众多三四线崩盘的传闻。回家问了问几个自己盖房子的,一个是盖的楼房,一个盖的农村的平房,自己住材料用的稍好,算人工费平均1500一平米了,如果算上税和土地价格,卖3000也挣不几个钱吧。所以如果真要腰斩房价感觉没人会自己建房子了。

行:买车和外地开车回来的人太多太多了,城市道路几乎崩溃。正月初三去邻县一路还畅通,初四回来双车道的县道堵了15公里,一级公路真是迫在眉睫。另外本地人开车不守规矩太多,乱插队造成的拥堵比比皆是,问候一下没有素质的驾驶员,瞎抢你妹的道啊。本地摩托还是很多,而且走亲戚的时候不少喝了酒的农村大叔还是骑着摩托上路了,各种不安全,我完全不敢自己开车在城里上路,不是怕撞人,是怕被撞了。另外据说去年那个撞上路边停靠的大车而死的无证驾驶的小伙,最后找大车索赔了。。觉得大车好冤。

2、风俗
走亲戚应该是本地最大的事儿了,任何红白喜事都得请客,于是乎单单正月初三那天就走了3户,而且人情钱早涨到200-500了,走不起人情啊。打牌依然是主流,麻将有多种打法:晃晃、赖晃、血流,花牌,扑克,花样越来越多,赌注也越来越大,输个几百上千完全不眨眼。年轻一辈人,在外面打拼的还好,在家的基本都是沿袭了父辈们的传统,打牌走人情,抑或是打游戏,玩老虎机等等,求上进的很少,啃老的大有人在。

3、现代化
随着工业化和现代化的进程,农村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热闹,公路是通了,家门口停汽车的比停摩托的多了,但是生活上没有多大的提升。农村的环境进一步恶化,乱扔垃圾直接导致了很多水源污染,路边垃圾很多,曾经清澈的河流早已经成臭水沟,工业产品的进入几乎是在毁灭家园。农村家里通网线的不多,偶尔有家庭添了电脑也是孩子们打游戏为主。家里鲜有人用无线网,农村数字化还有很大空间。3G网在较多农村已经覆盖,不过信号依然有限,很多区域只能是2G。用手机的大多数还是数年前的功能机或者低端智能机,智能机小米见的最多,其次是有点钱的买苹果。挑了一个手机社交软件,看了看附近的人,比起两年前多了很多,上照片的年轻人虽然打扮的很潮流,但是说话出口成脏,没有什么修养。貌似没有见到玩单反的人?快递业务是蓬勃发展,不过开网店的不多,收件为主。

能想到的大概这么多了,胡言乱语,请勿拍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