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信托10亿金融炸弹:投资者称将与建行血战到底

中诚信托的信托兑付风波未平,吉林信托兑付危机再起。

有投资者向21世纪网爆料,其购买的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信托(以下简称“吉信·松花江77号”)出现兑付危机。这起兑付危机,正是源于现在深陷泥沼的山西煤老板邢利斌。

吉信·松花江77号的产品推介书显示,信托资金用于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联盛能源”)受让山西福裕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福裕能源”)子公司投资建设的450万吨洗煤项目、180万吨焦化项目和20万吨甲醇项目的收益权,托管于建设银行山西分行。

2月7日,吉信·松花江77号(四期)逾期,焦虑的投资者把矛头指向了山西建行。

“在购买的时候,我们享受了‘一站式’服务非常的‘强势’和‘有保证’。面对建行专业人员的推荐和承诺,本着对国有大银行的信任,我们将自己的血汗钱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建设银行。但是在融资企业兑付时点出现问题的时候,建行却有违当时掷地有声的承诺,没有了‘一站式’兑付的踪影。”投资者说。

投资者:建行不管就血战到底

1月27日,多名建行高端客户,亦是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投资者,来到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抗议、讨说法”。他们认为,建行作为投资者的项目推荐方、资金募集方,以及联盛的监管方,在项目出现问题时却几经推诿、毫不作为。

投资者表示,出于对建设银行的完全信任,在建设银行业务经理的无风险保证下,购买了该信托产品。购买过程中,产品推介、合同签订、汇款操作等一系列流程工作均在建行提供的“一站式的服务”下完成的。

据悉,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是山西省建行的的AAA级客户,是建行总行的优质客户,基本账户开设在建行以及所属支行。

“在购买的时候,我们享受了‘一站式’服务非常的‘强势’和‘有保证’。甚至有很多支行行长亲自出面进行推荐,说此款信托计划是经过建设银行总行审批通过的信托计划,企业资质优良,是建行AAA级客户,还款完全没有问题,是一款‘无风险高收益’的理财产品。”在投资者发给银监会的一封信中,投资者如此表示。

“但是在融资企业兑付时点出现问题的时候,建行却有违当时掷地有声的承诺,没有了‘一站式’兑付的踪影。”投资者说。

2013年,联盛能源负债百亿的消息曝出,曾7000万嫁女的邢利斌陷入泥淖。投资者说,看到相关消息后多次和建行了解相关情况,建行均表示山西联盛生产经营正常,现金流正常,并强调山西联盛已做好还款资金安排,信托计划按期兑付没有问题。

“但是到了年底,随着信托计划到期,我们并没有收到购买时候承诺的本金和收益,再次向建行咨询,建行的态度竟然发生了180度的转变,从此前的‘服务’‘承诺‘变成了‘推诿’‘拖’‘等’”。投资者对建行前后的表现很不满。

在给银监会的信中,投资者写到:建行并没有认真履行对客户风险监管的承诺和职责。建行内部有一套风险监测系统,用于监管高端客户所面临的风险。但是,从该信托产品存在较高的违约风险,并由从媒体公开报道之日起,我们多次向建行询问和核实风险存在的可能,但建行一直给出无风险回复。这种态度和处理事情的方法实在是不能让人理解。

“几天前我们去找建行,山西建行的领导仍然说不管,如果最后真没人管,我们就去建行血战到底。”投资者激愤地表示。

联盛“暗礁”

吉林信托在2012年4月披露的吉信·松花江77号的管理报告显示,这一信托产品共有6期,总规模为9.727亿元。其中一期规模2.449亿元;二期规模1.395亿元;三期规模0.894亿元;四期规模为2.89亿元;五期规模为1.09亿元;六期规模1亿元。

其中,前四期均已经到期,投资人没能按时拿到本金及收益。第五、第六期将分别在2月19日、3月11日到期。

吉信·松花江77号的产品推介书显示,信托资金用于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下称“联盛能源”)受让山西福裕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福裕能源”)子公司投资建设的450万吨洗煤项目、180万吨焦化项目和20万吨甲醇项目的收益权,托管于建设银行山西分行。

去年11月29日,山西柳林县法院已依法受理联盛能源等12家企业的重整申请,并依法指定了管理人。联盛集团是山西省最大的煤炭民营企业,该集团包括联盛能源与其控股的多家投资公司及下属的多家煤矿企业。

联盛集团是柳林县最大的民营企业,下辖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及其控股的多家投资公司、下属的多家煤矿企业,总产能近4000万吨。

根据柳林县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联盛集团财务状况堪忧,金融负债近300亿,已基本失去债务清偿能力,且面临欠缴税款、职工养老保险金、工程款、材料设备等多项财务问题。其中,与联盛集团有担保关系的民营企业有10多家,所欠信贷资金规模超过200亿。

21世纪网从投资者处了解到,吉林信托发给投资者的通知称,在2月19日人民币1亿元的信托产品到期(第五期)时,联盛集团也将无法偿还投资者。

吉林信托最新公告,目前联盛能源已根据山西省金融办印发的《关于签署(山西联盛战略重组指引)的通知》进行重组,山西联盛、各债权人、各有关机构已在签署过程中,但个别债权银行尚未签署该重组指引。

“重整不是破产,据我们了解的情况,企业资产状况没有问题,企业正在与投资人进行谈判。”吉林信托方面表示。

另据悉,山西联盛重组已有初步方案。

谁的责任

“我们买产品的时候,没有接触过信托公司,更没有接触过联盛,不找建行找谁?”投资者表示。

“如果没有虚假、过度宣传,履行相关风控措施,银行只是代销机构,没什么责任。但此前作为通道,出于信誉考虑,银行也会主动分担责任。”金诺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负责人郭卫锋说。

“销售方是这样,签了代销协议,法律上认为要承担的是销售责任。如果没有误导,银行也诚实地揭示了风险,是没有责任的。”北京一位信托人士说。

“其实问题的关键在,里面的利益划分。比如5个点,吉林信托拿1个点,建行拿4个点。那种情况下信托主体责任已经发生变化了。我们一定要按照实际的、不是形式上的信托来划分责任。”上述北京信托人士说。

“吉林信托的事,客户是信任建行,这件事要看建行有没有尽到尽职调查的责任。”该信托人士说。

“可以说与银行有关系,也可以说和银行没有关系。有关系是因为,当时产品在发行的时候很多银行没有尽到代销的责任,没有把项目和产品说清楚,比如吉林信托这个项目,很多都理财经理是在卖的时候根本没有问是做什么的,直接就打款,最后才发现原来是投了一个山西的矿的项目,如果如实披露的话,可能就没有买这个产品;另外一方面没有关系,这个项目出现了问题,信托公司尽职调查没有做好,和银行没有关系,它只是销售。”某信托经理说。

不久前,中诚信托在大限前3天找到接盘方,30亿兑付危机在最后化解,刚性兑付未能打破。

“现在是刚性兑现的过度阶段,我认为肯定要打破,但现在还没有打破。大家还在看信托公司的隐性担保能力,然后就是责任划分问题。”上述北京信托业人士说。

“集合信托产品出现问题,不刚性兑付就是风险管理不当,会受到惩罚,影响后续业务。信托发展初期,投资者教育不足,又要发展市场,是无奈之举。”郭卫锋说。

资料显示,吉林信托前身为吉林省经济开发公司,成立于1985年,2009年更名为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截至2012年12月31日,吉林信托注册资本金15.96亿元,吉林省财政厅持有吉林信托97.496%股份

“不过吉林信托和中诚信托不太一样,吉林信托没钱。吉林信托是吉林省财政厅下属的一家信托,在全国来说只能说是一般。如果兜底,就看当地政府愿不愿意了。毕竟10亿对当地财政来说不算什么,然后吉林信托再向联盛要。”某知情人士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