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放缓打击亚洲新兴市场

印度尼西亚泗水——这些天,随着中国对原材料的需求开始降温,泗水等印尼大港的码头变得比以前安静了。
不过,开车向内陆行驶一个小 时,你就会看到农业巨头嘉吉公司(Cargill)正在加速建设一个可可豆加工厂,一家大型方便面厂也正在开足马力,以便满足规模庞大且日益壮大的印尼中 产阶级对方便食品的需求。这家方便面厂属于Suprama有限公司,该厂总经理特均·苏勒斯图(Tjun Sulestio)说,“我们现在很难跟上需求的增长。”
在全球各地的很多新兴市场当中,都可以看到这种隐约的汇率危机迹象与国内市场强烈 需求形成的鲜明对比。由于投资者担心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和美联储(United States Federal Reserve)减少资金注入的举措会使全球各地的众多发展中国家陷入困境,最近几个月,布宜诺斯艾利斯、雅加达、马尼拉和伊斯坦布尔等地的股市和币值都 有下滑。
就像努力钻过低矮横杆以图重新站直的林波舞者一样,新兴市场必须渡过商品出口低迷、资本外流的难关,以便恢复平衡,让国内市场对汽 车、电子产品、方便面等产品的强劲需求再次推动经济发展。问题在于,国内的顾客和企业会不会继续消费,国际问题又会不会以它们无法控制的方式影响国内经 济。
“我们不希望横杆降得太低,”印尼欧洲商会(European Business Chamber of Commerce)主席雅各布·F·索伦森(Jakob F. Sorensen)说。“降得越低,情况就越艰难。”
我们有理由保持乐观态度。很多新兴经济体的股市都在过去一周出现了回弹。国际问题还没有导致银行挤兑和国际投资者大规模撤退,这些情况曾导致极其严重的危机,比如1997至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新兴市场的中央银行已经在想尽办法积累应急美元资金和其他外汇。除去中国这个显著例外,新兴市场的银行监管机构已经对借贷实施了更加严格的监管,严控影子银行的操作。
虽然新兴市场可能受到国外问题的影响,但在其中的很多国家,国内消费达到了此前少有的强劲程度。许多公司甚至很难找到足够的工人。
去年5月,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本·S·伯南克(Ben S. Bernanke)表示,美联储将开始减少促使长期利率保持历史最低水平的举措,之后,也就是从夏天到秋初,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币值和股市出现大幅下滑。伯克南的警告促使海外投资者将资金转入美国。
此后,印度和印尼已经大幅削减了经常账户的赤字,这是衡量贸易及融资状况的一个宽泛标准。去年夏天,两国任由本币大幅贬值,致使进口商品价格抬高,出口产品更具竞争力。
因此,两国金融市场对更多外国投资的需求有所减小,不过,如果海外投资者撤回已经投入的资金,它们仍可能受到损害。
“美联储减少刺激措施的举措和中国增长的降温肯定会带来影响,”孟买艾克塞斯银行(Axis Ban)首席经济学家绍加塔·巴塔查里亚(Saugata Bhattacharya)说,“但与九个月前相比,印度如今肯定有了更为充分的准备,可以应对外来的冲击。”
政治动荡是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国市场下跌的原因之一。这个因素也对亚洲产生了影响,最明显的是在泰国。数周以来,曼谷一直挤满了抗议者。
然 而,迄今为止,泰国旅游业似乎挺过了这些困难,表现出色得令人惊讶。旅游公司亚洲胜地(Destination Asia)的总经理蓬提普·希兰耶基(Pornthip Hiranyakij )说,“尽管大家都说中国和印度的经济有问题,我们依然看到了这两个国家游客人数的增长。”
目前的关键问题是,中国的增长还会放慢多少。中国需求的大幅缩减不仅会影响新兴市场对中国的直接出口,还会导致新兴市场的煤、铜、棕榈油等大宗商品的全球价格进一步下跌。这些商品的价格本来就已经在不断下滑。
上周,瑞穗银行(Mizuho Securities)驻香港办公室的经济学家沈建光指出,中国的所谓影子银行业是中国经济增长今年面临的最大潜在威胁。
到目前为止,中国设法把影子银行业的崩溃限制在少数几个城市之内。但在出现崩溃的地方,问题都很严重。例子之一是位于中国西北的神木,去年夏天,那里的汽车经销商都倒闭了,只有一家幸免,另外几十家企业也已关门大吉。
根 据全球性银行汇丰银行(HSBC)的计算,目前,中国经济的增长对全球年需求的贡献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两倍,同时也远高于欧盟虚弱的经济。“中国必须保持高 速增长,如其不然,美国和欧盟的增长就必须实现实质性的上扬,这样才能弥补差额,”汇丰银行亚洲经济研究联合主管弗雷德里克·诺伊曼(Frederic Neumann)说。
对南亚和东南亚的发展中国家而言,避免受商品出口疲软影响的办法之一是取代中国的煤、铝和其他矿物生产商,这些中国厂商的成本已经越来越高。这个方法已经部分变成了现实,因为中国周三宣布,1月份进口出现了大幅增长。
新兴市场的另一个策略是开始取代中国,成为服装、鞋和电子产品等出口货物的首选生产地。过去十年,中国蓝领工人的工资增加了至少五倍,促使包括制衣和制鞋在内的一些行业开始向东南亚转移。
然而,在电子消费品行业,中国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依然在增加。这一点可能会发生变化,变化的速度却不足以在今年帮到新兴市场。
印 尼贸易部副部长巴尤·克里希那穆提(Bayu Krisnamurthi)在雅加达接受采访时说,台湾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正准备在印尼兴建一座大型工厂。富士康是苹果(Apple)设备及其他一些电子消费品的主要制造商。“其他品牌也会随之而来,”他说。
周五,富士康在一封回复采访问题的邮件中称,“我们目前正在同当地的潜在合作伙伴及政府官员进行讨论,这一过程有望在2014年结束。”
印尼曾经是一个象征,体现着依赖大宗商品的国家在困难时期可能出现的一切问题。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银行倒闭和民众骚乱迫使该国发生了政权更迭。
不过,至少是从目前来看,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依然有劳斯莱斯(Rolls-Royce)在大街上行驶,依然有在建的公寓大楼。
每当全球经济问题带来威胁时,“印尼总是有人呼喊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嘉吉印尼分公司主管让-路易斯·吉尤(Jean-Louis Guillou)说。“迄今为止,我还没看到相关证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