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健翔:逼上梁山了

这是今年春节期间冬奥会比赛后写的一篇。因为不想惹事,自我和谐了。今天,不是看热闹的不怕麻烦大,是被逼到墙角了的人没办法只好捅破一切。不是还有人振振有词地坚持说是我当初的所谓“解说门”事件给国家惹了外交纠纷吗?逼着我说出来,那就说呗。大家先看着,我还有话说呢,比如,当初我的“道歉”是怎么回事……不让我过,就都别过了。

昨天忙了一天,没有就冬奥会上我国短道速滑接力击败X国夺金在围脖里说话,居然有朋友电话来催我说点儿什么。呵呵,荣幸。今天写一个完整的放在博客里。

为什么大家这么高兴?因为我们战胜的对手在各体育赛场上一贯不择手段举世闻名。更有甚者,2007年亚冬会她们战胜本土作战的我队后,居然当着满场中国观众打出一标语:白头山(长白山)是大XX国的领土。对了,还有端午节,还有中药,还有孔子,还有曹操,还有还有……

2002世界杯X国打意大利是我解说,平静接受因为一切早在意料之中;后来打西班牙,主持人建宏忍无可忍面对黑哨怒批:这不是亚洲足球的光荣!第二天人家驻华使馆提交抗议,我外交部居然迅速当作大事给转来广电总局了,结果建宏被批。我是外交学院毕业,根据我的相关知识,还真不知道这事也归使领馆负责,好像不记得我国使领馆因为国外的解说采取过什么动作,因为那样做太掉价,没有大国风范。后来通知我们解说和评论不许再谈裁判问题。动用外交渠道抗议他国体育解说,举世罕见;真的竟然受理的恐怕也只有宽宏大量克己复礼的我们了。

最可笑的在后头:世界杯结束后录制聊天节目里,一向稳当的白岩松居然忘了纪律提起裁判问题,我赶紧接话说不是能力问题,看后来比赛都挺好,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不想播出时恰好被某巨官看到我说的话,立即电话时任台长点名怒批我“不服管理”。真是别人偷驴我拔橛。台长震怒,狠批体育频道负责人,我也从此上了黑名单。不知那位当时点名的高官现在何处,还记得此事否?现在想想您至于的吗?关键是我说的这段话,棒子都没投诉呢。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位、多大的官,为了一句关于足球裁判的话生那么大气发那么大火儿,连累我们台长都被尅。无微不至兼威武啊。

过去读书说晚清落末,于是“百姓怕官,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我就纳闷了,怕洋人也罢了,连棒子也怕,还不如李鸿章袁世凯呢。对我们一小老百姓抖起威风来那叫一个雷霆万钧。国内的哈X风气,这样的官员多少负有责任。

还有呢。2004亚洲杯在我国举办,建宏不幸又解说了一场X国的比赛,结果人家大使馆又一次抗议过来,说建宏的言语里有不尊重他们运动员的地方。那场球我从头听到尾,解说没有一点儿毛病,只是因为他们被伊朗队给灭了,找地方出气而已。外交部又接受了他们的抗议并转交“有关部门”:他们对待外国人无理取闹的态度,比信访办对待上访群众的态度真是好多了。

那以后我就知道,原来X国驻华使馆还兼职我国广电部门监听监看小组成员呢。

2006年又是世界杯了,希丁克带某队遭遇意大利,全世界媒体的话题都是意大利队“复仇”,唯独我们被告知不许提4年前的事。甚至连什么“报仇”、“雪恨”、“某国”、“四年前”都不许说,仿佛四年前的比赛不存在。

这难不倒我。我只字不提他们和四年前,最后照样把气出了。只有健忘的假球迷想不明白而已。

所谓又“惹祸”了。“惹祸”怎么了?惹完还不是得我来解说两场1/4决赛、半决赛和最后的决赛?This is it。就是这样。当然,上述这些不是“出事”唯一的原因,这么大一件事,总归是很多事综合作用发酵而成的。但是,这确实是重要因素之一。

在这里必须补充说明的是:我们某些国际主义精神很强的同胞兼同行,在那场解说风波后不断电话去澳大利亚大使馆提醒人家,你们怎么不通过外交渠道抗议黄健翔的解说?

结果人家的文化参赞接电话说:我们没觉得他说的有什么问题,没理由动用外交手段;而且我们看球时对希丁克的保守畏缩的谴责比他还强烈呢!最后,这就是一场球赛而已,就算他真的不喜欢澳大利亚队,也没什么,这是他的权力。请你们不要再打电话来了。搞得检举我的同胞十分郁闷,就差骂人家“澳奸”了。

今天我告诉这样的同胞:你以为人家澳大利亚民主政府的驻外使馆跟你或者X国使馆一样BT和土鳖呢?动用外交渠道抗议一个体育解说,那是侵犯人权,动用国家机器迫害个人,会被整个西方民主世界当作笑料的。人家要是照你说的做了,我下半辈子就可以不用工作,直接去澳大利亚拿着当地政府津贴养老去了。

有些事情是躲不开的。今年春节前,中国足球32年来第一次击败X国的3:0 ,由于AV不直播国足比赛,还偏偏就是本人在新浪给全国网友解说的。我一个退役解说都没错过这样的历史时刻,真是天可怜见。这就是天意!

我当初大学毕业时宁可北漂也不去外交部。假如我在,又赶上某国外交渠道抗议我国电视台的足球解说,我会这么回答:我们认为我国解说员的解说与评论是公正客观准确的。而且,一个体育解说不可能是代表政府去评球的,比如他说:这个球踢的真离谱啊——难道也是代表本国政府?这政府也太累了。照此标准要求,西方电视台的解说员非得害得他们的女王或者总统、首相和总理们天天道歉不可。最后,因为国际公约里没有涉及体育解说的相关条款,这不是新闻、社论,建议你们以球迷身份尝试与他交流,不要走外交渠道。我们可以提供帮助联系到他本人并提供场所。同时会有批量中立的中国球迷及对方球迷(意大利、西班牙乃至伊朗的)到场,以保证交流的公平友好环境。——大家觉得我这样答复是不是很“外交”啊?

最新可靠消息是:这次冬奥会我短道速滑接力战胜她们夺取金牌后,该国使馆又来抗议了:你们不许说自己是战胜我大XX国队夺金的!不是你们战胜的我们,是裁判!你们不许说打破我们18年的垄断,你们只赢了一次,等你们赢18年再说打破!

抗议有效。外交渠道转达给广电系统,传达到冬奥报道前方,准备好的系列庆祝节目都被拿下,语言措辞一审再审,千万不要让友邦不开心……

我们宽怀大度,不与小国计较。

好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任何比赛里赢了他们以后都特别痛快的原因了,其实,围棋界的英雄们古力、孔杰等人,同样值得我们致敬,连续灭他们多少年了,解气。

这几天建议大家在夜店里多玩这个游戏:棒子!棒子!老虎!……棒子!棒子!棒子!……棒子!棒子!鸡!(原文结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bobo
    2010年7月20日23:49 | #1

    哈哈,支持健翔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