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农民工与公务员,应该谁的收入高? —— 中国各阶层收入中的话语霸权与民粹主义

中国公务员的收入很少对外公布。网曝湖南冷水江公务员收入为每月2000至4000元,当地某些公务员抱怨说收入低。以三四线城市的物价,这样高的收入还低吗?

与公务员相比,教师抱怨收入低的比例更高。仿佛以为当个老师就该收入多高似的。

对于所有抱怨工资低的人,我的回答一律是:嫌低你辞职呀。

事实是:公务员、教师抱怨工资低,却鲜见他们辞职。他们的所谓抱怨,一是撒娇,二是配合,想为仆人给仆人自己涨工资造势。

在1980年代末,媒体上大量文章指责“脑体倒挂”,比较流行的抱怨是“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我想说:搞导弹的就应该比卖茶叶蛋的收入高吗?搞导弹的你的工资消耗的是纳税人钱财,你的研究更是消耗了纳税人巨额钱财,你的所谓研究给百姓带来什么好处了?你凭啥想领高工资?你享受着荣誉光环,你退休了照样享用纳税人钱财,人家卖茶叶蛋的,完全靠自己谋生,凭啥不能收入高?

所谓“脑体倒挂”,就是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编造出的一个欺骗性词汇。“倒挂”二字显示了其本能地以为自己就应该比别人收入高。凭啥?仅仅凭你多念了几天书,就应该比别人收入高?岂有此理。

1990年代后的20年,所谓“脑体倒挂”现象基本消失,知识分子收入大幅度提高了,这是维稳的需要,同时也是市场的决定。但是最近两年,情况发生细微变化,体力劳动价格迅速上涨,收入往往超过了刚毕业的大学生。可是关于“脑体倒挂”的声音并没有二次起来,为什么?因为有了互联网,话语权分散了,权力和知识分子无法垄断话语权了。

我不是一个反智主义者,不是民粹分子,相反,我自诩精英,我鄙视农民。中国的农民,愚昧而懦弱,被欺压了那么多年,却不敢反抗,如今人家赏赐个仨瓜俩枣,就感恩戴德,一副奴才相。这样的懦弱群体,活该被欺压。从智商上,我严重鄙视农民,从人格上,我坚信人人平等,我希望能尽快唤醒农民的公民意识。

说来说去,我到底赞成谁的收入高?我很自私,我希望我的收入比任何人都高,只是希望,无法实现。至于他人的收入,我坚持一点:一切由市场决定。市场交易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规则。

现在的公务员、教师的收入是高还是低?公务员说了不算,所谓专家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只有市场说了算。有那么多毕业生拼命想当公务员、老师,当不上,这就说明公务员、教师收入不低。

权力不能干涉市场对劳动力的定价。现在的国企高管收入奇高,就是权力垄断的结果,其收入必须大幅度下调。公务员收入也应该大幅度下调,一直降,直到报考公务员的人数降到一个合理的比例。有关观点我在《2014舆论新动向:利益争夺公开化》一文中已经说过了。

市场自由定价后,如果农民工的工资大大高于公务员,公务员必须认账,少扯什么“脑体倒挂”;如果定价为公务员的工资大大高于农民工,你农民工也得认账,别说人家欺负你。搞导弹的收入如果低于卖茶叶蛋的,你可以辞职去卖茶叶蛋;卖茶叶蛋的收入低,想搞导弹搞不了,你就认账吧,谁让你当初不好好念书?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匿名
    2014年2月14日17:12 | #1

    说的很好,不过教育也得改,现在的教育不合理也是一个难题

  2. 匿名
    2014年2月17日22:10 | #2

    猪一样的脑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