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你们中国人!” —— 那些全球抢房的中国移民

陈思进

前两天,全美广播公司电视频道(MSNBC)报道,由于受华尔街的鼓动,再加之宽松信贷标准的火上加油,美国房价在20世纪90年代和新世纪之初急剧上涨。但“好景不长”,房屋市场自2006年7月突然掉头向下“痛苦”下跌,至今,房屋价格连续5年下降,使大多数民众的资产严重受损,而且房价还在继续跌跌不休,预计还得下跌15%到20%,甚至25%,跌回1998年或1996年的价位。

这一现状对于美国人来说,颠覆了前些年许多“专家”所鼓吹的,拥有房产是最好的投资保值之理念。有将近25%的美国人认为如果有机会从头开始,他们决不会在房价高位时去“凑热闹”买房;而33%的人则后悔买了房子,认为买房根本不是什么投资。对此,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执行长莫尼翰(Brian Moynihan)在4月12日全美总检察长协会上说,人们本不应当把房子看作一种资产,“应当把它看作一所住处”才对。莫尼翰的由衷之言,恢复了欧美人对持有房子的传统理念,买房不过是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它和买一辆奔驰没有本质的区别。

2000
(据新闻报道,当地时间11日,加拿大政府公布了2014年年度经济计划,正式宣布计划终止联邦投资移民计划和联邦企业家移民计划。数万中国富豪的加拿大“移民梦”将受影响。)

不过美国“老大哥”的痛楚,丝毫也不影响“小弟”加拿大,特别是温哥华和多伦多这两大海外华人比例最高的城市。在我居住的多伦多,去年平均房价持续疯涨至43万加元,涨幅达12%,温哥华的涨幅更高至18%。就在全美房屋均价跌破18万美元之机,加拿大的房屋均价却飙升至33万加元,几乎是美国的一倍。

这是为什么呢?这里先讲一个小故事。

我的同事麦克是个挺神气的大帅哥,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是我所在部门的系统管理工程师,年收入7万多加元,比加拿大同龄人的平均收入高了一倍多。麦克6年前结婚,之后添了一男一女两孩子,3年前买了一栋大洋房,生活可谓美满幸福,典型的北美中产阶级。

可是,近来他像变了一个人,瘟鸡似地时常唉声叹气。按说在欧美不能随便打探别人的隐私,但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之下,昨天忍不住开口问他:Is something wrong?

没想到他瞪了我一眼,说道:“都怪你们中国人!”

我一愣,不会吧,忙问怎么回事儿。

原来,多伦多的房价这些年一路飙升,已然大大超过了当地收入的增长幅度。麦克购买房子时,房价已经高处不胜寒,因为北美多年来,房价一直维持在平均家庭年收入一到二倍之间。而他买房时,多伦多房价却已超过他们夫妇年收入的4倍了!按北美人的生活习惯,孩子大了必须分房而居,享受各自的自由空间,麦克只能硬着头皮买大房。当然啦,收支相抵的日子过得紧绷绷。而且由于房价上涨了,政府收取的地产税也水涨船高。最倒霉的是一年前他老婆被裁员,直到六个月后才找到新工作,但薪水比先前少了不少,家庭收入缺了一大块。

想想也是,麦克太太的收入只够请人看孩子、伙食及零用;而麦克每个月税后拿回家4千块钱(税前收入7万多一点,税后5万左右,已属高收入群体了),扣去房屋贷款、房屋保险、地税、汽车贷款和汽车保险几项大开支,再加上旅游度假娱乐等等,每个月都有几百块钱的大缺口,日子过得入不敷出。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白人家庭,生活按部就绪,上学、结婚、生子,然后养孩子、养狗,工作、付账、听歌剧、看电影、旅游、减肥、看病、吃药……在他们的观念里,人生就该如此这般。

“但这和我们中国人有什么关系呢?”我反问。

麦克说,你们中国的有钱人,来到这儿有了一套房子还买第二套,买了两套还想买三套,甚至四、五套,一门心思靠炒房子投机赚钱,一个新楼盘一开盘,70%的买家都是中国人;一套二手房一上市,中国人就争先恐后拼命地抢;中国人可以不上馆子、不进电影院、不去歌剧院、不购买图书、不到体育馆看球赛、不出去旅游、不上健身房,一心一意买房子买房子,哪怕自己没钱也要四下借钱去买房。多伦多的房价就是这样被你们抬高了!害得我们都住不起了!我父母已经退休了,原本准备在老房子里安度晚年的,结果他们的房子也涨了,地税也随之涨了一倍多,搞得他们入不敷出,只能将房子卖了,多伦多待不了了,搬去了伦敦(安大略省的一个小城),害得我每次去看他们都不方便了!我今天的生活状态全拜中国人所赐,逼迫着我像你们那样生活。不怪你们我怪谁?

听了麦克带有偏见的情绪宣泄,心里很不是滋味,从来都不曾想到,在当地人的印象里,我们华人的形象会如此不堪。本想立刻反驳,但看着平时温文尔雅的麦克涨红了脸说出这等重话,显然是被逼急了。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打了个哈哈就此打住。回头仔细一想,麦克说得也并非不无依据。

其实,房价飞涨,别说对当地人往往弊大于利。对于中国移民本身也一样,别说越来越买不起,就是起先买的起,结果也不一定好。我一个好朋友,为了让孩子能在好学区受教育,夫妇俩十二年前在纽约上州,买下一幢 50 万美元的房子,与克林顿总统退休隐居的地方是同一个社区,可以算是克林顿夫妇的邻居,可见地段之好。前几年房价猛涨,他们房产的市价一度高达100万美元。有一次聚会相见,我恭贺他们成为“百万富翁”了!没想到他们苦笑道:“有什么好祝贺的。这几年 Property tax(房产税) 随着房价年年涨,本来一万五千美元的税,现在房价一百万,现在每年要交三万美元。再这样下去,明年我们可能就住不起啦!”他们话音未落,“幸好”房价开始下跌,目前他们房子的市值,已回落到6、70万美元,这才松了口气,可见房价飞涨会出“大事”的。

这几年,欧美绝大多数城市的房价都在下跌,唯独中国移民群居之地不降反升。全球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聚集之地,如纽约唐人街、皇后区的法拉盛、布鲁克林的八大道,旧金山和洛杉矶的唐人区,以及加拿大的温哥华、多伦多,澳洲的悉尼、墨尔本等地,房价都高高吹起。在全球经济危机之际,偏偏中国人还在抢购房子,形成了一道“亮丽的景观”。

这种情况令欧美人开始无法忍受。在澳大利亚,从去年7月开始,对外国人实施房子限购令,这在号称自由市场的西方国家实属罕见,是对外国人(其实就是以中国人为主)在澳洲炒房忍无可忍的具体措施;在温哥华,这段日子英文媒体大幅报导华人(尤其是中国内地买家)在温哥华的抢购房产潮,已有开发商收到本地人士的抗议电邮,指房价过高遗祸下一代,且华人已太多,应该限制移民,有人甚至扬言要炸毁开发商的办公室。因为传统的欧美人用于房子的支出不超过税后收入的三分之一,现在房价疯涨得令他们买不起房子,或不得不改变原来的生活方式,气愤在所难免。前几天,温哥华市议员及市长候选人Peter Ladner明确表示,鉴于温哥华房地产价格飙升,政府应限制外国人,特别是中国人购买房子。他指出,大量来自中国的炒房者是导致房价高升的主要原因,“由于房价飙升,本地人已经大量迁出,同时阻止了 新移民的进入。最后你得到的,已经不是我们曾为之自豪的城市。”

事实上,加拿大自1995年开放的中国大陆人直接移民,父母团聚从原本3年拖至到当今的13年。记得前些日子,一个问卷调查的结果是只有9%的加拿大人喜欢中国移民,离开“黄祸”之说不远了。谁能想到,千百年来中国人勤劳的形象,被投机取巧代替了。

也就是说,中国人的“爱房”情结,与欧美人的生活习惯已经发生了激烈的碰撞,俗话说“入乡随俗”,身在异国他乡,我们不能要求别人来适应中国人。假如有一天真把人家惹急了,也就不能阻挡别人反对中国人移民和限购房子的措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