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信托业岌岌可危

迟早会有人因为投资了中国信托产品而亏钱。

在一个问题中国信托产品受到紧急救助后,另一家影子银行吉林信托(Jilin Trust)未能在一款投资产品的几个批次过去几个月陆续到期时进行兑付。下周还有一批将到期,吉林信托也将无法兑付。这款问题产品也与一家陷入困境的煤炭开采商有关,而且也由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之一销售给投资者,其代售行是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

这款产品共发行了六批,规模接近人民币10亿元(合1.65亿美元),而上个月被神秘第三方救助的工商银行(ICBC)代售的一款信托产品规模为5亿美元。工商银行所发售那款信托产品的投资者在利息方面遭受损失,但拿回了本金。不排除吉林信托的信托产品会通过类似的方式让投资者拿回本金。吉林信托对投资者表示,与这款信托产品有关的煤炭公司在努力偿债之际,正在进行重组。这款产品的最后一批将在3月份到期。

有关部门也可能会让投资者承担较大的损失。即使它们没有这样做,也必然会有更多的信托产品陷入困境,这将给中国政府带来考验。Bernstein Research估计,今年近人民币10万亿元(合1.649万亿美元)信托产品余额中,有大约40%将到期。这些信托公司自身的资本非常单薄,其权益仅相当于所管理资产规模的2.6%。这可能引发一个恶性循环:投资者会避开新信托产品,这会使信托公司无法滚转向陷入困境的借款者所提供的贷款,进而引发更多违约。

而对于中国大型银行来说,只要他们坚持不对其代售的问题信托产品负责这个立场,就不会受到影响。如果银行被发现参与了救助,投资者将有理由质疑这种表外活动在多大程度上需要计入表内。

理论上来说,中国信托行业对经济是有帮助的,他们向那些无法从侧重服务国有企业的银行获得信贷的公司提供贷款。实际上,信托业倾向于充当生产率低下行业的最后借款人,而银行被要求避免向这类行业放贷。中国信托业协会(China Trustee Association)说,信托业资产有35%投资于基建、能源、 采矿和房地产行业。野村(Nomura)经济学家张智威认为实际比例在50%以上。

好消息是,中国投资者对风险有了新的认识。问题是,信托业的上述状况能否避免引发广泛的信心危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2月14日15:05 | #1

    中国共产党该下台?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