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艺文:从东莞结束,在全国生长

最初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东莞不哭这样的字眼,我以为东莞地震了,后来才知道是扫黄,一个打击涉黄的事件在这两天变得大家都乐于讨论,一方面桃色的东西自古以来就是天生的谈资,这次夹杂着政治元素,基本涵盖了男人聊天的两个最主要的要素,不是政治就是女人,东莞的事情成为一时热谈是难免的的,就和当时摇滚乐和警察的故事一样,小姐和警察的对抗从一开始就是抓人眼球的,而同时,央视的作用就是凸显了妓女的弱势群体的特点。

在大学的时候,我们一个宿舍的同学一起看《一路向西》这部片子,讲的便是东莞的事情,后来贾樟柯在《天注定》一片中也表现了东莞的繁荣气象,可见东莞的这件事情早已经享誉大中华,早有”性都“的名望,性都不是一天练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样的道理都不懂吗?

其实海南的海天盛宴也好,东莞也好,为什么有这样的事情,这是一时的问题么?解放后取缔八大胡同以来,娼妓一直存在,从古至今就有的东西,不一样的是,东莞这个事情现在大多进入公众视野的是小姐和央视这两个词汇,至于背后的利益链条和之前那么多年的经营怎么不去管呢?那些得到好处的庇护者和政府官员怎么不去查呢,怎么不去政府暗访呢?为什么不以色情业的角度去暗访政府部门呢?以前央视干嘛去了?

这事情前因后果,央视和公众积怨已久,以前央视暗访还不招致公愤,这次这个也不行了,央视新闻除了某些节目还好,基本处于干啥啥不对的状态,另外,这种暗访伤害的说到底还是弱势群体,从黄光裕到东莞小姐,我们不都是个弱势群体,其实对不对道理都在政府,你要讲道理他跟你讲法治,当你要讲法治,他又跟你讲道理,道理和法治都在那边,弱势群体都和小姐一样,都是政策的问题,不是这世界变化快,只是我不明白,历史都没搞明白,现实更是一趟浑水,看不清,对于别人的历史央视和我们都清楚,看自己反到不行了,别人干坏事条条罪状都列出来,自己的就是看不到,牺牲的还是边缘和弱势群体,和小姐过去不去,还真不如解放前的取缔八大胡同人性化。

再看看后来的抓捕行动,600多警察抓了六十多个小姐,平均一百个人抓一个,是东莞的小姐太厉害呢还是东莞的警察太窝囊呢,这么缺心眼的数据警方还公布出来,算这么简单的一个除法就发现着实可笑。警察和小姐的数量相形之下不是说明东莞的性都地位与涉黄之严重,恰恰证明了原来东莞的是被大家误解了,一个大城市六十多个性工作者着实不算是多吧,这也相对的证明了我大中华的纯洁高尚,反倒是央视大题小做了,算算记者走过的地方也不止六十个吧,难道警察抓人是根据电视台录像做的辨识?

在2014年的开头,东莞制造了第一次的网络大众的语言和恶搞狂欢,我们没想到这一年的开始的关键词成为了东莞的小姐,九十年代赵铁林做过一个摄影计划,将摄影家的镜头对准了海南的小姐,赵铁林的这本摄影机我在高中时阅读,误以为会窥视到小姐的欲望生活,后来看了皆是眼泪,再看看电视中的东莞,二十年过去了,我们的镜头从人文关怀成为了一把刺向弱势群体的尖刀,央视的主持人义正言辞的演说结合画面,我看到了一个冰冷的祖国。扫黄打非本不是什么坏事情,但是我想,但凡一切都要服从人性吧,为什么在牺牲掉弱势群体的同时,隐掉了对于权力部门的追问呢?

整个事件中,央视成为了中国城市中大多城管一样的角色。再回望东莞,那么多酒店在没有多少旅游资源的东莞何去何从呢?

有时候反观这些事情,我想艺术家何尝不是这样呢,艺术家占领工厂,将废弃工厂建设成为艺术区,然而最早被赶走的却是艺术家,我们忘了798的事情和宋庄的拆迁了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