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为信托地雷买单

美梦总会醒,信托项目委托人不再高枕无忧。在中国整肃金融秩序、调整资产负债表的过程中,那些不看项目获得高收益的投资者,必将付出惨痛代价。

钝刀子割肉,很痛苦。

1月27日,30亿元的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全额兑付本金,第三年剩余部分7.2%的利息不兑付,对投资者来说已是上上大吉。这款传闻破除刚性兑付迷雾的首款产品最终兑付本金,背后是地方政府、工行、信托的全力拯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月7日,“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四期)”逾期。该信托项目共6期,规模9.727亿元,截止2月7日到期的第四期,连续四期无法按时兑付。将于2月19日、3月11日到期的五期、六期不容乐观。

涉煤信托很有可能打响不再刚性兑付的第一枪。

煤炭价格下行使涉煤信托成为重灾区。松花江77号计划用于帮助山西大型民营实现焦煤、煤化行业上下游链条的煤炭帝国。但这些资金进入了庞大的多元化帝国,现在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由于严重资不抵债,2013年11月29日,山西省柳林县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受理山西联盛能源有限公司及其下辖公司等12家企业的重整申请。根据吉林信托最新公告,目前联盛能源已根据山西省金融办印发的《关于签署(山西联盛战略重组指引)的通知》进行重组,山西联盛、各债权人、各有关机构已在签署过程中,但个别债权银行尚未签署该重组指引。

退潮之后的祼泳者不该受惩处,但欺诈者应被停止执业资格,否则庞氏骗局将难以终结,中国金融业不可能进步。

吉林信托的诚信纪录让人生疑。2月12日,笔者进入吉林信托官网,主页之前是雄壮音乐声中的广告,声称“风险最小、效益最大、回报最高”、“恪尽职守、诚信为本、客户至尊”,上其官网,信托产品介绍为零,找不到松花江77号项目。

2011年,因为吉信·松花江78号南山建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市场掀起轩然大波,《中国经营报》2012年6月4日刊文《吉林信托骗贷案曝金融掮客淘金术》,质疑该项目暴露严重的内控风险。此项目在2012年3月7日 清算完毕,兑现本息。次日,《证券日报》刊文,再次指出,吉林信托由于南京联强集合资金信托产品未能按期“偿付”,最终通过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接盘得以兑 付。另一款艺术品信托产品——“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项目融资方有关负责人,因涉被调查传闻而受到业内质疑,该项目提前清盘。吉信这两 年资产规模大涨,该公司的狼性与低水准的风控相结合,成为糟糕而可怕的组合。对执业信用监管滞后暴露无遗。

具体到吉信松花江77号项目,风控措施只有“本信托计划项目由山西福龙煤化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由山西联盛实际控制人邢利斌、李风晓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没有固定资产抵押、只有公司及个人连带责任担保。实际上,该信托项目发行到第六期时,2012年3月煤炭市场波动,显示出震荡中下行的趋势。恰恰此时,联盛集团董事局主席邢利斌风光嫁女,当时媒体报道花费7000万,邢利斌2014年接受采访时透露为1500万。

时至今日,吉林信托还在强调,“重整不是破产,据我们了解的情况,企业资产状况没有问题,企业正在与投资人进行谈 判。”委托人对于风险、亏损程度一头雾水。由于邢利斌夫妇承担的是无限连带责任,资产财富是否已经转移对债权人而言至关重要,此时强调邢利斌的公益贡献意 义不大,一码归一码,公益不能成为无限扩张无上限欠款的理由。

面对一团乱麻的债权债务关系,当地政府的态度至关重要。2月12日,《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其指出,山西煤炭企业债务重组正在进行,而“联盛债权风险化解工作正稳步、有序推进。金融机构、实体经济和政府三者要和谐共赢。银企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繁华时锦上添花,萧条后落井下石,都是缺乏大局观的表现”。

凤凰财经报道,解决联盛集团债务问题的方案很可能是庭外重组,邢利斌需要让渡股权和管理权获得资金注入和银行利息减免和债务延期。面对强硬的信号,委托人希望足额获得本息的概率几乎为零,能否拿回本金都不好说。

不仅吉林信托,一些急于扩张规模的信托公司在涉矿、涉地、涉房信托项目上十分激进,信托公司、委托人都在火中取栗。某些信托公司前身是各地隶属于财政部门的公司,或者隶属于大型央企,面对昏昏然的内控,混业经营步伐加快,包括吉林信托在内,已有四家信托公司控股期货公司。

不打破信托刚性兑付,不清除金融蛀虫,允许信托公司蛇吞象以极低的注册资本不断做大规模,不建立信托业内部刚性的信 用监管体制,风险总有一天会高不可攀。目前的信托业急剧扩张是融资成本上升、企业规模扩张期的独特产物,没有信用没有风控只有吸血能力的金融模式,注定难 以持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