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报道西贝莜面村了吗?

纽约时报在14号发了一条新闻,说:西贝莜面村花2.5万刀在时报登广告,完了就打广告说“《纽约时报》报导西贝莜面村走进联合国”。纽约时报不干,说这是广告不是报道,派记者去核实。西贝不接受采访。纽约时报把这些写成一篇报道:“《纽约时报》报道西贝莜面村了吗?” 现在,这个答案是YES。

一家中国的西北菜餐饮公司可能认为,如果他们宣称《纽约时报》对他们进行了报道,那一定是有益的宣传,尽管事实上他们只是出钱在《时报》上登了一次广告。

在中国,炫耀主流媒体所作的报道是常见的自我营销手段,虽然很多时候,人们会有意或无意地模糊新闻报道和广告的界限。

这一次,西贝莜面村也打算这么做。他们在北京一处繁华商业中心悠唐广场开设的分店打出广告说:“《纽约时报》报导西贝莜面村走进联合国”,并配有《时报》的报头与头版图片。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去年11月,中国烹饪协会组织了一个餐饮业代表团赴纽约举办“中国美食节”。西贝是随行的企业之一。他们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美食节宣传活动确实曾得到中国媒体的报道。

不过,和西贝在悠唐广场分店打出的广告所述事实不同,《纽约时报》并未对西贝莜面村进行过任何报道。事实是,访美期间,西贝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分别出钱刊登了一则广告。回国后,西贝开始在国内宣传中声称美国主流媒体报道了他们。

本来,也许不会有人发现这则广告有任何问题。不幸的是,《时报》驻北京办公室碰巧就在毗邻悠唐广场的写字楼里。

记者致电核实,西贝品牌总监马燕坚称那是新闻报道。但当记者向她指出报道与广告的区别后,马燕拒绝做进一步的评论。

西贝的总经理邱劲美同样拒绝接受采访,只是说自己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

纽约时报公司发言人艾琳·墨菲(Eileen Murphy)表示:“针对第三方对《时报》商标的不当利用,我们一向采取必要的维权措施。但我们对即将或可能采取的法律行动不作评论。”墨菲还透露,西贝11月20日在《时报》上刊登的广告花了大约2.5万美元。

《华盛顿邮报》发言人克莉丝·科拉蒂(Kris Coratti)也向《时报》确认了西贝所谓的“报道”其实是他们刊登的广告,并称将“进一步调查此事”。但科拉蒂没有透露西贝在《邮报》上的广告花了多少钱。

北京外国语大学媒体研究副教授乔木说:“在中国,新闻、评论和广告的界限从来不清晰,公司甚至政府都会利用这一点打擦边球,进行宣传。媒体上可以见到太多的付费软文了,这种局面当然会伤害媒体的公信力。”

乔木补充说,中文媒体在事实核查方面也做得很不够。中国新闻社的报道就照搬了西贝的宣传口径,称美国报纸对他们在纽约的美食节“给予报道”。

不久前的一天晚上,西贝在北京悠唐广场的分店顾客盈门,但很难说这是广告的功劳。刘二伟是西贝的回头客,他说:“我来这儿是因为他们的菜不错,在‘大众点评’上口碑也好。他们广告上的信息,我基本上都屏蔽掉了,不会在意。如果他们做了虚假宣传,我一点儿也会不吃惊。也没人在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和尚
    2014年2月15日13:52 | #1

    挟洋自重,西贝已经走入了俗套,脑残的营销策划,贾请的是什么人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