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开民智不畏死 —— 赞大陆“新公民运动”

作者:英顺

根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22日,大陆“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去年7月即被拘留),被中共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名,重判有期徒刑4年,这是习近平上台以来首例知名活动人士被诉案件,标志法律已经沦为中共统治公民工具,而非公民用来遏制国家权力保护自己利益的盾牌。由于当局残酷无情镇压,新公民运动暂时转入低潮,但是该运动基本宗旨,即推动国家和平宪政转型,倡导现代公民精神(自由公义和爱)建立公民社会,已经产生很大影响,随着社会持续进化民众日益觉悟,历史发展不断向前跃升,中国公民社会的出现以及成长迨已无可阻挡。

国外政治学者曾以三个政治参与类别划分民众(“被动”“消极”“积极”),有着一定参考价值,可以用来借鉴分析大陆民社舆情,本文便于对比起见姑且赋予三个中国名字:草民,顺民,公民。第一类是“被动”类型(草民),这些民众不知世间人权民主自由是为何物,平生不问国家大事,对于政治不感兴趣,也不参与公众事务,安分守己专心经营自己生活,官员面前战战兢兢,坚信大事自有长官老爷作主,跟在政府后面永远没错。封建社会草民居多,独裁专制就是建在这种民众基础之上,清末启蒙学者曾经叹息,中国百姓民智未开,建立民主只是空谈。现代大陆已经开放多年,外界先进思想大量涌进,加上网络日趋普及城乡交流增多,多数民众都知一些人权法制观念,真正封建时代草民已经不遑多见。

第二类是“消极”类型(顺民),他们知悉民主人权自由平等等等现代观点,明白事理通晓是非,比较关心国家事务大政方针,但是怀疑自己力量,认为个人作用十分有限(即使有权投票也难影响选举结果),国家机构十分强大并且高度集权,个人无法施加影响参与政策制定,即使法律法规不公不义,个人也是难以对抗政府,无法改变现状(特别是在专制国家,批评对抗将会招来报复)。认为政府虽恶但不可缺,所以消极服从政府各项政策,不与官员公开作对挑战政府制造麻烦,做个明哲保身顺民。中国大陆目前大概就是这种状况,多数民众对于中共专制,政策不公,官员腐败怨声载道,但是又觉军警凶残国保冷酷监狱黑暗,挑战对抗只能引火上身甚至祸及家人,所以逆来顺受苟延残喘,咽声吞气敢怒不敢言,忍耐下去等待变化。

第三类是“积极”类型(公民),他们同样知晓人权自由等等普世价值,关心国家大事以及公共政策,但是坚信自己力量,认为个人并不渺小,政府也非强大无敌。民众有权参与决策,表达关切影响政策制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遇到政策不公不义,只要勇敢站出大胆维权,无所畏惧抗争到底,引起社会同情舆论关注,小人物一样可以迫使政府让步。公民如果占据多数(就象当代西方国家),就会形成公民社会,公民社会能够有效保护公民的利益不受政府侵犯,也能够限制政府的活动范围。公民社会孕育的自治精神,参与意识,权利义务,法治契约,多元互助等等也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因素。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必然会催生一个与之相适应的民主政治体制。

中国社会现在无论草民还是公民都居少数,顺民属于多数,但是目前公民意识不断觉醒,公民数量正在迅速增多。前年温州发生铁路特大交通事故造成多人死亡,震动整个社会。政府在事故发生以后试图掩盖真相并且延误救援,以及推脱责任归咎于恶劣天气,引起死者家属痛骂以及民众愤怒斥责,部分家人公开拒绝接受政府道歉,要求查明真相严惩失职,还给死者一个公道,更有民众集体前往政府机关和车站广场,扯起白色布条,举着死者遗像,抗议政府救援不力草菅人命。温州还举行了万人烛光集会,表达哀悼和悲愤。一时民怨如潮来势汹汹,凸显了公民意识空前的觉醒。

更早之前河南沁阳8位农民因为举报本村支部书记贪污,受到官方报复打击动员当地公检机关全力介入,野蛮公开挂牌示众并被判刑,后来上级发现错误出面干预,撤消案件获得释放,并发款项作为补偿。这在以前百姓也就罢了,但是这次8 位农民不再接受政府单方面潦草处置(不明不白释放,没有一个说法),坚持当地政府必须公开认错道歉,还给他们清白,政府一日不认错,农民一日不领钱。他们不愿再做封建臣民,不想再把出狱当作恩赐,而是想做一个享有法律权利和监督政府资格,真正有尊严的公民,他们的诉求体现了中国农民的公民意识的抬头。

中国目前正处于“三千年来未有之变局”(梁启超语),农业经济转型工业科技经济,传统文化迈向现代文化,封闭黑暗社会体系改为开放公平社会体系,中共的流氓匪类政府迟早让位于人民的文明法治政府,其中最为重要变化,就是封建奴才草民更新为现代社会中坚公民,而在这个巨变过程之中, “新公民运动”等民运组织开展启蒙教育,宣传普及唤起民众,以至身体力行带头示范,发起参政维权活动(“官员公示财产”,“城乡教育平权”等等),争取舆论媒体支持,扩大影响引发社会关注,对于推动大陆公民意识觉醒,将会起到重要作用。

当民众越来越体认到生命的珍贵价值,做人的基本尊严,权利的不可让与,财产的不可剥夺时,越来越以互相合作的精神不屈不饶的为自己的利益抗争时,现代公民意识以及公民社会的雏形已经出现。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一句名言:“不是坏人太嚣张,而是好人太沉默”,另有西谚“罪恶的胜利所需的只有好人不做事而已”,只要民众相信自己力量,坚守公民权利底线, 团结一致挺身而起,野蛮专制政府即使武装到了牙齿,也是终难对抗公民社会崛起以及历史巨流冲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