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利率自由化的下一步

一些市场人士认为,中国已进入金融改革的「大爆炸」时期,将在未来短短几年实现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完全可兑换。这种乐观预期,实际上就是期待中央将很快完全放开存款利率。存款利率上限是中国一项主要金融管制政策,目前设为政府基准利率的1.1倍,无论市况如何,中国的银行均受此限规定。这些乐观人士需要重新整理思路,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中央在推进金融自由化过程中,还需要达致微妙的平衡。

国际经验表明,存款保险制度是取消存款利率管制的先决条件。日本和美国在取消存款利率限制前都建立了存款保险制度,韩国和台湾则是两者同时进行。中国现已达成政策性共识,下一步可能就会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中国的首要任务是让市场力量逐步决定存款利率。在这方面,虽然步伐不大,但中国已迈出第一步,于2013年12月在银行间市场推出可转让存单业务,但交易仅限于在银行间市场进行。下一步自然是把可转让存单业务引入二级公开市场,让大型企业和超高净值储户参与买卖。日本的利率自由化之路,即始于向大储户推出可交易的可转让存单。

接下来,中国或许会考虑取消大额长期定存利率上限,如五年及以上的定期存款。 1986年美国取消Q条例前就采取了如此做法。由于长期定期存款占银行存款总额比重不到1%,因此此举对整个金融系统的潜在影响应该很容易控制。

中国利率自由化的规划是一回事,但何时实施及实施顺序却完全是另一回事,这是因为中国必须在自由化过程中平衡赢家与输家的利益。利率自由化加上其他金融改革措施的好处显而易见,应有助提高资本配置效率。而且,利率自由化也是中国深化资本市场、建立适当风险溢价定价体系的先决条件,并能为实现资本账户开放和人民币可兑换奠定坚实基础。

然而,利率自由化会重新调整赢家与输家的位置,从而改变游戏规则。中小企业和有净储蓄的家庭可以获得信贷和高回报,因此将得益最大。但金融管制的主要受益者银行和国企应是输家。由于输家将是系统中的既得利益集团,因此可能导致利率自由化实施过程中出现困难。

金融管制为中国的银行制造了最少300个基点的存贷款息差,确保银行能够得到垄断性的利润,但却牺牲了家庭利益。由于各个不同细分市场都争取资金流入,因此取消存款利率上限将推高存款利率,从而破坏银行的垄断利润。国企也会因融资成本大幅增加而受到巨大打击。

过快推动利率自由化,可能加剧地方政府债务所构成的风险。自2010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已给中国公共债务增加了大量负担。要确定公共债务的长期可持续性,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名义利率和名义GDP增幅之间的差距。目前,中国总体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为53%,处于可控范围内。但利率自由化可能令利息成本激增,推高公共行业债务占GDP的比例,从而威胁到这种可持续性。

鉴于中国正面临这些挑战,中国领导人应谨慎推动利率自由化。逐步实施利率自由化,能够让输家调整自己的行为,同时政府可以继续维持关键改革的势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