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的金融摇滚明星朱长虹

一个低调的炒盘者,被媒体热炒。

朱长虹2010年2月担任国家外汇管理局首席投资长,一个火山上的职位,掌握中国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在政治与经济上取得平衡,不容易。1月29日,国家外管局发函证实:“按照计划的安排,朱长虹总监在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央外汇业务中心的工作到2014年1月底就结束。” 在网上,朱长虹只有两张照片,一张大学时代的证件照,而另一张已经满脸沧桑,外管局网站没有朱长虹的任何信息。

这是朱长虹多元化投资的失败,还是寻常的职业转变,或者,是朱长虹本人并不适合为全球最大的类主权基金操盘?

没有人能够坐稳第一操盘手的位置,朱长虹不行,王长虹李长虹都不行。中国外汇储备盘子太大,意见太多。中国外汇储备高达3万亿美元,如江勋所说,超出了美国前100大纯金融机构所管理的资产规模总和,没有任何模型适用于中国外储。朱长虹在PIMCO管理的产品规模方才23亿美元,而PIMCO的主力基金总回报基金(TRF)目前规模为2440亿美元,属超大盘。盘子越大越难管理,基金之神林奇、波顿等人都说规模对收益的负面影响。并且,外管局操盘与中投操盘,一直你争我夺互相抗衡。

人们希望外汇储备获得双重收益,首先是经济收益,其次是政治收益,多个目标指向难以平衡。

每个国人都对外汇储备说三道四,因为外汇储备被认为是国民的血汗钱,收储到外管局手中,很多人认为那是为国民的外汇储备充当操盘手。这个理念不正确,因为收储时手握外币者收到了人民币,但这一理念是如此的深入人心,在货币战争的喧嚣声中,成为全民的舆论狂欢场。每次投资几乎都遭受指责,买美债那是坐等贬值,买欧洲稳定基金是扛欧元区债务国的杠铃,买黄金则是浪费资金,更严重的指责来自于政治层面,购买日债在目前的形势下似乎等同于卖国。朱长虹在美国金融机构的背景也受到质疑。

笔者在某网站看到在美国从事对冲业务的人员认为朱长虹被神化,而截至朱长虹离职前,笔者看到所有的评论都对朱长虹赞赏有加。

朱长虹不可能让庞大的外汇资产在任何时候都增值,由于规模庞大目标明显,被全球围猎是大概率事件。华人圈闻名世界的金融投资家不多,央企航空公司套利交易被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上,甚至交易的老师与席位就是交易对手方。朱长虹优秀,却不可能如华尔街完全市场化建立强大的团队,华尔街人才进入本土体制内,水土不服,而对手盘对外管局、对朱长虹的了解恐怕已经对蛛丝马迹都进行了详尽分析。

欧债危机后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连老马都失蹄,美债动荡不已TRF也屡屡踩空,据彭博数据,2011年因为看空美债市场,基金回报率4.2%,不敌业内69%的同行业绩,导致当年客户11次赎回退还资金共50亿美元,创1993年以来最高记录。2012年该基金获得了10.4%的回报。2013年惨遭滑铁卢,晨星数据显示,TRF2013年回报率为负2%左右,为14年来首见年度亏损,这是该基金自1994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一次,当年报酬率为负3.6%。该基金于12月下降约1%,仅击败6%的同类型基金。

金融市场翻云覆雨,常胜将军少之又少,大多是根据市场情形,各领风骚三五年,据LCH Investments NV的数据,2013年孤松资本管理人曼德尔(Stephen Mandel)2013年为客户赚钱最多,连续第2年登上最赚钱对冲基金宝座,这只从老虎基金分出来的小老虎势头正猛。索罗斯做多日股,旗下量子基金2013年回报高达55亿美元回报率22%。好的基金看的是长期的稳定回报,根据投资公司LCH统计,量子基金自1973年成立以来,累计投资回报396亿美元,稳居各基金之首。 做空次贷的保尔森等风光不再,也许在蜇伏等待下一个巨大的做大机会。

如果朱长虹操作的是自己的对冲基金,无论赢亏自己吃进,投资者或购或赎自行化解,但朱长虹肩负国家重任,难免捉襟见肘,风险来自各方,甚至来自政治外交。

如朱长虹上任以来大幅降低美元资产的配置,核心是降低美国国债的配置比例。2009年底,美债占外汇储备的比例仍达40.30%,2012年年中降到35%左右。江勋估计进入了黄金、欧洲与日本。美债价格趋势是下行没错,黄金需要储备也没错,但黄金被对手做空造成短期亏损,而购入美股不多错过大牛市,购入日债随着美国插手亚洲形势风云突变,而成为臭手。

神也无法让中国外汇资产大幅升值,全球去杠杆之际,群狼盯着的就是这块肥肉。办法或者加速中国汇改,放中国群狼到世界争斗,或者成立多个投资公司分散投资,但缺少人才,多个投资公司还是无济于事。

朱长虹离开使外管局失去核心专业人士,是一大损失。但中国需要的不是外媒所说的金融摇滚明星,而是无处不在的金融人才制造机制,目前的体制使朱长虹或者成为金融官员,或者远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